仙誓

章节百九二珍重珍重

百九二 珍重珍重

“不!不!停下……错了,错了啊!他没死……他还没死啊……”

幸好木南山不是焦急之中就慌乱的站不住脚跟的人物,所以他细细的回想了一下青萝所说的话,便瞬间知道女子是以为沈言死去了,方才不顾一切的发出这誓言来。

而且此刻女子身上的气息已经和天地灵气引起的过共鸣,木南山丝毫不怀疑,青萝将誓言发完之后,天道会应允。

这样一来,纵然青萝日后万劫不复。但他,也几乎是必死的啊!

青萝可以不在乎万世不入轮回,但是他木南山可不想就这么白白的死去!他还想修炼有成,真正的化为人形!

所谓病急也不能乱投医,对症下药才是根本。

几乎是在木南山话音落罢之时,青萝神色之中的那一抹沉暮和死寂,终于是渐渐的消散了开来。

“你说什么……他……”

随着女子开口打断了自己未说完的誓言,木南山顷刻间便是松了一口气。天地之间的那种冥冥压迫感,倏尔消失不见。

……

“青萝?……是你么……”

女子的话还没有问完,倒在地上的沈言,便是颤抖着动了一下自己的身躯。此刻他的身体上,几乎已经没有了丝毫温度。

所以青萝先前接触到他之时,才会以为他已经陨落了。

九转金丹……若不是九转金丹,沈言哪里有如此之快便恢复意识。黄级九品的丹药,那源源不绝的药力,让沈言觉得仿佛自己心脏处蔓延出来的精纯药力,是无限的一般。

消耗了这么多药力,沈言也还是没有感觉到九转金丹有丝毫的变化。

不愧是修炼龙象金身的至宝,这等浩荡的精纯药力,简直就是修者梦寐以求的宝贝。

青萝几乎是瞬间,便反应了过来。

“你没死……太好了……没死……没死就好……”

不知道是因为伤心还是高兴,青萝眼角再度泛出了泪痕,她说话的时候却也语无伦次了起来。沈言苦笑了笑,而后挣扎了一下,摇摇晃晃的战了起来。

“……幸不辱命……”

沈言嘴角扯了扯,而后朝着青萝作了个揖。

他的本意是想要让青萝笑笑,但没想到,后者眼中的晶莹却是更加的泛滥了。

“你这个白痴……你这个白痴……”

青萝喃喃自语了起来。

沈言似乎也是感觉到了气氛有些微妙,识趣的没有再去接过女子的话茬。

“木南山……你答应我的……”

见青萝神色还是有些恍惚,沈言不知所谓的摇了摇头。他却是不明白为什么自己没有死,女子却还是嘤嘤啜泣着。

“我发了毒誓,自然会遵守……”

说到誓言,木南山此刻还吓得不轻。他没想到,青萝居然真的可以达成那么多首要条件,从而发出死誓来。

但说毫无保留的放弃一切,心无杂念,这就是绝难做到的事情。

毕竟……谁能毫无保留的为他人奉献一切呢?木南山想到此处,心底却是不知所谓的摇了摇头……好像还是一只妖为一个人舍弃一切。

“不过……这松萝女妖,是我木族绝佳良配!……当然,也许你也喜欢她,但人妖相恋是禁忌,所以……不如还是将其交给我吧!”

木南山丝毫不在意的提出了这件事。

他虽然隐隐感觉到了青萝的情意略微有些过头,但是却也和他没关系……毕竟沈言和青萝想要在一起,除非扳倒了人妖两族共同驳斥的条例。

人妖在一起,便是禁忌之恋。

禁忌,就是绝不容许存在的东西。一旦存在,必须抹杀。

青萝面上微微一颤,她倒是忘记了这一点……此刻沈言还活着,她自然不可能再如同先前那般视死如归了。

……

木南山的眸子,死死盯着青萝那张绝美的脸庞,若不是沈言还站在一旁,只怕这只木妖已经将青萝用树藤抓起来了。

木妖一族对松萝女妖的垂涎,绝对是沈言难以想象的。

而青萝却是避开了木南山那灼灼的,毫不掩饰的目光,其中的欲.望,仿佛瞬间就能将她拔干净吞噬了一般。

“我想……你是答应了……首先谢谢你不反对我的提议,虽然你们俩可能是朋友,另外预祝我们后面合作愉快……”

木南山见沈言低垂着头一言不发,而后如此说道。

青萝面上泛过一丝不解和凄然,她有些疑惑的看着沈言……却没有看见后者的面庞,只看到那在黑暗中略显消瘦的身影。

(……不怪你呢……青萝不怪你……明知不是对手,若还要顽抗的话,必然是自取灭亡!那么……希望你记着青萝,记着在日后帮青萝报仇,洗刷掉那份耻辱!)

注视了那身影许久许久,却没有丝毫的动静。

女子的神色之间泛起一抹浓浓的失望,转而是坦然。

既然已经因为沈言回头,那么她自然不会再去奢求什么……沈言现在还活着,青萝至少已经无愧自己的本心了。

“我木南山可不是其他肮脏的妖族,随了我的话……我必然对你一心一意,绝不可能将你贡献出来让他人享用!”

木南山的话音都是那样的赤.裸裸的,没有丝毫的羞耻之意。

青萝面上的淡然没有丝毫的变化,眸子深处的那一抹失望已经转为了绝望。

她不怪沈言对她不管不顾,但她却不想看到沈言一言不发的逃避……因为她心目中的沈言,不是这个样子的啊!

即便只是相识了半晚,但青萝已经深深的觉察到了沈言的那份重情,那份重义,那份明知必死而不退的勇者之心!

可现在……为什么会是这样……

“我随你便是……只求你莫要伤他性命!”半响之后,青萝咬了咬下唇,而后莲步轻移,缓缓的朝着木南山走去。

沈言仍然一动不动,他的身形仿佛都凝固在了那里一般。

“我自然不会取他性命……”

木南山欣喜的点了点头,沈言的性命他是不会伤的。毕竟……沈言也算是帮了他不小的忙,更何况……还有着誓言的约束。

不过青萝听闻这句话,还以为是因为自己的缘故,木南山答应了不会再次对沈言动手。

所以,她的面上泛起了一抹淡淡的轻松,而后是一种沉入心底深处的绝望。

(……如此短暂的相逢,却不知,在无数年后,你还能记得记忆里,那个名为青萝的女子么……那么,就此别过了,愿君此后……珍重珍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