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百九三微不足道的守护

百九三 微不足道的守护

沈言仍然是一动不动,恍若未闻。

青萝终于是收回了自己的目光,而后自己朝着木南山走去……她知道,现在已经和对方撞了面,根本就没有丝毫可能逃脱的机会。

从一开始她决定回头来的时候,就已经不在乎这些了。

若是青冥九幽镜中还有着九幽之气的话,可能还有那么一丝机会逃离……但现在,青冥九幽镜中的青冥之气都所剩无几,根本就是插翅难飞。

……

“该死……居然会在这个时候突破……”

沈言的身形一动不动,根本看不出什么异样来。不过他的心中却是无奈之极,九转金丹的强大药力,居然在他逼出了三滴精血后,将他的修为再度推到了瓶颈。

而且还是逼他立刻突破的那种……沈言不得已,只有在这并不十分安全的地方将心神沉入了脑海中。

“这股力量如此强大……而且还是来自与我血脉融在一起的九转金丹,突破之后也不会影响基础……”

这九转金丹的药力实在是太过于精纯了,精纯到沈言连炼化都不必,就可以直接吸收。所以这一次的突破,需要的只是一点点的时间而已。

毕竟养身阶,只要到了瓶颈有足够精纯的灵气融入体内,突破是很容易的事情。

……

青萝终于是走到了沈言的身边,后者还是没有任何反应。

女子心中微微的叹了一口气,而后缓缓的再度朝前走去……

(哪怕……说一句话也好,这个样子的你……我真的无法接受啊……)

木南山躯干之上的树藤,已经在天空中甩动了起来,若是青萝自己走入了对方的怀抱之中,那么就等于成了木南山的妻子。

按青萝这种性格,哪怕不是自己真心愿意,她也会无怨无悔的跟着木南山一辈子……某些时候,这就叫做原则。

不离、不弃。

……

曾几何时,沈言若没有踏出这一步,也许此生今世,便缘尽于此。

周身经脉豁然畅通,体内真气流转不息。沈言的气息,略微的出现了一丝变化……

在九转金丹的强大药力之下,他的修为,没有丝毫阻碍的突破到了养身阶第九层。因为突破带来的好处,所以体内的那份虚弱,也已经消除了不少。

睁开双目的那一刹那,沈言身形倏然一动。

而后便是一把拉住青萝的手,将其扯到了自己的身后。

女子面上的死寂和默然在突然察觉到这一切的时候转为了惊喜……她就知道,沈言绝不是那种苟且偷生之辈。

在将青萝一把拉扯回来之后,沈言便立刻松开了手,而后松了一口气。

先前的话他全部都听见了,可是因为在突破之中,所以才没有任何的反应。

可能有些人类修士……对于妖族有成见。但沈言根本就不会在意这些,妖与人,皆有善恶!若以众生之念为己念,那沈言,也便不是沈言了。

不知为何,当沈言松开手的时候,青萝看了看自己手上沾染到的血迹,心头却是有些怅然若失,仿佛在一瞬间,缺少了些什么。

……

木南山面上的欣喜陡然间凝滞,而后杀意凛然的看着沈言。

后者笔直的站在青萝面前,没有丝毫怯懦的与之对视。眸子中的傲然,一如往昔。

“你阻我?”

“我只是想要守护我自己想要守护的人或事,仅此而已!”沈言摇了摇头,再度重复了在登天台时,所说的一番话。

让他守护一生一世的,是沈如烟,以及沈正天。青萝……虽然只是一个过客,但这个时候,沈言且会后退半步。

他既然答应了女子,便要将承诺完成。

若弃之不顾,这逆天之路,不走也罢。

“你要知道,她可是松萝妖……是同我同属一脉的木妖!”木南山躯干之上的树藤不断的飞舞着,他话音中冷意,没有丝毫的掩饰。

青萝心中一紧,所有的注意力顷刻间集中在了沈言的身上。

“妖?”沈言喃喃自语。

青萝思绪猛然一阵紊乱,她竟然有几分惧怕,更多的却是期待。

“管她是人是妖,我沈言想要做事,从来不需要理由……我心中这般想,便这般去做了!”沈言笑笑,而后抬起头来,斩钉截铁道。

木南山躯干之上的人脸,微微眯起了眸子。

“这么说来……你今日,定然是要阻拦于我了?”

“……如果你非要这样想的话!”沈言目光中也同样泛起一抹冷意,明知木南山比他修为高深无数,但他也依旧不会畏惧半分。

只因为,他对青萝的承诺,还没有完成。

“……你对她有意?”木南山居然没有动手,而是若有所思的看着沈言,“若非如此,我实在想不到还有其他什么理由……”

“不过……你人类修者,美若天仙的女子多的是……为何非要同我争夺好不容易遇见的松萝女妖……”

木南山的话音落罢,青萝的俏脸之上,却是微微浮现一抹羞意。即便刚刚木南山那般赤.裸的话语,也没有让她出现这样的神情。

沈言蓦地一滞,心中瞬间便是浮现出了两个影子。

一个……是柳霓裳。另一个,是沈如烟。

(怎么……会想起姐姐来……不过,我心中似乎早已经被她们装的满满的了,又怎么可以容下她人……)

心中思索罢,沈言便是缓缓摇了摇头。

青萝心中莫名一黯,眸子里的神采似乎都弱了几分。

木南山森然一笑,而后厉声大喝

“难不成……你是在戏耍我么?不是对她有意,那还会有什么理由……让你站在一个松萝女妖的面前……不要忘了,你是人,她是妖!!!”

“有什么理由……可以让你毫无反顾的面对比你强大了这么多的人,难道仅仅是心中那丝可怜的正义感么?”

木南山身上的气势随着他的厉喝开始攀升,瞬间沈言便感觉到了一种无法言喻的压力。先前对方受了伤,还没有多么明显的感觉,但现在……

沈言知道,即便再来一个自己,也不是对方的对手。

守护……近乎可笑的一个词语。即便此刻他站在青萝的面前,但是相信身后女子心中那份安全感,也并没有多少。

“你彻彻底底的激怒了我……就算杀不得你,也要让你修为尽废!”

木南山身周的树藤轰然窜了出来,而后直接朝着沈言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