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百九四一切有我

百九四一切有我

“莫

我随你便是……”

沈言还未有所反应,青萝便是急急忙忙的喊了出来。

她现在已经很满足很满足了……至少,她没有看错沈言。能在这种情况下,仍然义无反顾的站在她面前的男子,足以让他心甘情愿的去做出这一切。

毕竟……沈言不是木南山的对手,沈言被对法废去修为,最后结果还是不会变。所以她宁肯只牺牲自己一个人……

木南山狂妄的笑了出来,而后目光再度打量起青萝来。

女子身上的衣衫即便已经凌乱不堪,而且还沾满了灰尘和沈言身上的血迹,但仍旧是那样的惹人遐思。

青萝正待上前,沈言便是转过了头来,将手臂横在了女子身前,而后狠狠的瞪了她一眼,目光中的坚决,不言而喻

“一切有我!”

沈言的话音虽然平淡,但却让青萝呆滞在了原地。

不知道多少年……不知道多少个日月……她一个人孤独着,早已经成了习惯。若非青冥九幽镜可以隐藏自身的气息,恐怕她早已经不知道被哪一个妖族给抓了去。

所有的一切都是她自己承受着,自己背负着。

雨萝她们的仇恨,还有那让她自己都迷惘的前路。这一切,太沉重太沉重了……无奈,她必须要咬牙,生生的背负起所有。

人,只能够靠自己。

这是青萝告诉自己无数次的道理……但这一次,她的心乱了。

从未被人这样的关心,从未有过这样的悸动。她是一只妖,一只松萝女妖,还是一只化形的松萝女妖。

以前青萝也遇见过许许多多的人类修士,但是……没有人像沈言这般,哪一个不是对她起了祸心,哪一个不是想要得到她?

妖与人,虽然种族不同。

但是一颗追求欲.望的心,却是相同的。

青萝没有在沈言身上看到这种欲.望,她所看到的,只是一个永不服输,挺起脊梁,对抗这天与地的男子!

一切有我。

恍惚之间,青萝感觉自己的眼角有什么东西滑落。伸出手去,却只接住了那一滴刚刚滑落便已经冷却的泪珠……

一句话,一句话而已。

可为什么……为什么这句话,会让自己觉得,哪怕是为他放弃一切,都是值得的?青萝心中没有答案,她自己根本找不出答案来。

这一刻,她终于知道她错了。

她本以为她已经懂了很多,比如人性的丑恶,人与妖共同拥有的欲.望,自私与薄情寡义……但现在,她却发现,她连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一切都解释不了卫生。

沈言的一句话,让她心中别无所求。

即便此时,沈言转过身来杀了她,青萝只怕也会带着笑容。那是一种从未有过的温馨,那是一种从未有过的温暖。

……

木南山嘴角抽搐了两下。

“……你可知道,接下来你会承受我怎样的怒火?”听闻青萝的话,他已经将树藤收了回来,但是看到沈言的动作,他已经不知道该怎样去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了。

愤怒绝不是全部,更多的,还是一种去奇怪。沈言刚刚的回答不像有假,那么若是他心中没有青萝,又怎么会如此倔强的站在对方身前与自己对峙?

木南山也不懂,他此刻的心情,同样有些犹豫。

“现在退去,你我的条件,任然有效!”

沈言淡淡笑了笑,而后漠然的望了望木南山。

“……除非,你踏过我的尸体,否则……休想触碰到她一根手指!”

沈言的话音很平淡,但却蕴藏着一种毫不掩饰的决心。既然已经做出了要暂且守护这个女子,实现自己承诺的决定,纵然是天地不容,沈言也不会动摇半分。

青萝早已经热泪盈眶,她的眸子中,满是感动。

“仅仅只是为了守护自己所要守护的东西?没有半分它意?你若说出一个理由来,我便罢休……”

木南山突然转变了语气,神色之间的不解完全展现了出来。

“我站在这里,只因为我知道……她不想受到你的束缚,她还有着许许多多未尽的事想要去做完!”

沈言深吸了一口气,而后冷声说道。

他此刻已经提起了十分的战意,即便不敌,也要战个痛快。

可惜的是……手中无刀。用惯了断天刀,沈言发现,所有的刀,都仿佛废铁一般,以至于,他手中连一柄兵器都没有。

唯有靠着自己的双拳,轰轰烈烈的战一场了。

所要做的,仅仅是在自己还能站着的时候,不让身后的这个女子,受到半分的委屈。

话音落罢,沈言突然发现木南山一动不动,好像陷入了沉思。他心中灵光一闪而过,而后稍稍退后了一些,站在了青萝身边。

“青萝……等会儿我同他战斗起来的时候,你便逃吧!虽然我和他修为差距极大,但拖住他须臾,还是没有问题的……”

“逃得了自然是好……逃不了的话,沈言在此也只能对你道一声歉了!若非我自作主张跑来这百丈之外,也不会多生这许多事端……”

半响,青萝没有丝毫的反应。

沈言不由奇怪的转过了头来,却见女子一对美眸紧紧的盯着他。眸子中的晶莹沈言看的真切,不过他却是不知道为什么青萝会突然落泪。

“你……没事吧……”

出于关心,沈言小心翼翼的看了看青萝的神色,见女子只是默默的盯着他而没有其他动作,方才低声询问了一句。

青萝没有回答,连她的神情都没有丝毫变化。

沈言心中略微有些愕然,半响之后方才勉强笑了笑

“你是……紫萝还是青萝……”

身后蓦然传来响动,沈言也没有来得及等到青萝回答他。听闻身后树藤在空中挥舞的声音,沈言面色凛然的再度转过了身去。

这一战,虽然必败无疑,但只要能让青萝逃走,也已经足够了。

沈言的心中,没有丝毫想要让青萝舍弃自己而换取他一条生路的想法。既然已经做出了决定,他自然会坚持到底!

“白痴……我是青萝……我是青萝啊……”青萝看着沈言孱弱的背影,终于是忍不住一下子喊出了声来,她手中,也是顿然聚集起一片璀璨的光芒。

“逃……君待我如此,青萝怎么会逃,怎么能逃……”

“只愿此后,你还能记着青萝,便已然无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