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百九五被偷袭了

百九五 被偷袭了

沈言刚刚转过身去,身后的青萝便猛然一掌拍在了他的脖子上,。

前者所有心思都放在面前的木南山身上,怎么可能还会留意身后之人的动作。所以这猝不及防的一掌,直接让沈言晕厥了过去。

青萝缓缓从身后抱住沈言,而后将他轻轻的放在了地上。

“……这件事,本就与他无关……他的修为不过养身阶,你若是杀了他,妖族在这一事上并不占理……”

“所以希望你……高抬贵手放了他……只要你放过他,无论你想怎么样,我都依你……”青萝面上,泛过一抹浓浓的不舍,却又带着一抹淡淡的笑容,。

(你这个白痴……青萝能为你做的,只有这些了……以你的性格在这弱肉强食的修炼界中,不知道还要吃多少苦头呢……)

她心中念罢,而后回过头去再看了沈言一眼,方才走向了木南山。

……

“罢了罢了……这等修者,我木南山却也下不了手,去伤他半根毫毛!”见青萝朝自己走来,木南山沉沉的叹了口气。

他面上的凛然,在话音落罢后,转为了平淡。

“更何况……他也算是治好了我的伤势!既然他执意想要保护你……我木南山也不见得便是那等狼心狗肺之人!”

这只树妖摇头晃脑起来。

“待得帮他除掉身后追杀他的几只木妖……他治好我伤势的情分,也算是两清了!”

“至于你……哪里来,便哪里去吧……你身上,此刻沾染着我的气息,这方远百里之内的木妖,却是不敢出面纠缠于你了……”

木南山躯干之上的树藤猛然伸了出去,直接缠绕住沈言,而后将其放在了挂在了自己的身体之上。

青萝此时,却是陡然顿住脚步。

她心中不是木南山转变想法的喜悦,而是一种淡淡的酸楚。这滋味来的莫名,连她自己都觉得有些不解。

木妖……哪里是追杀他的木妖,明明便是繁雨点星楼的三名弟子……三名人类,居然硬生生的成了木妖。

原来这个白痴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帮自己……好傻好傻……傻得让她魂不守舍,傻得让她心如刀割,。

“……没有人追杀他,身后也并非是三只木妖,而是三名人类修者!”半响之后,青萝方才如此说道,她的眸子,略有些泛红。

木南山正一颤一颤的往前走着,青萝的话,却是让他突然止住了步伐。

“人类修士……这么说来,追杀这小子的并非什么木妖……不,根本没人追杀他,这三名人类修士,只怕也是为了追杀你吧?”

木南山微微眯起了眸子,而后不解的摇了摇头。

“真不知道这白痴为什么会不顾一切的帮你……为了让我答应他的条件,居然硬生生的逼出了三滴精血……”

“若非他体内那黄级丹药的强横药力,只怕这小子此刻已经陷入昏迷了!”

青萝美眸中瞬间透露出一抹诧异,心中那份酸楚,又浓了三分。

(三滴精血……同我木妖一族的生命精华一般,都是关乎根底的东西,他居然愿意为了让这木妖帮我除掉身后的三人,而硬生生的将其逼迫了出来……)

(……你这个白痴……这份情义,你要让青萝……怎么还?)

不知不觉,女子那早已泛红的眸子中,再度浮现出朦胧的水雾来。

知道沈言和青萝身后的其实是三名人类,木南山也不由得沉思了起来。木妖他杀了也便杀了,毕竟妖族内斗也不算少。

更何况他乃是树妖,可以说是木妖一族中最顶尖最顶尖的族群之一。就算杀了身后的三人,也绝对没有什么大问题。

但现在,如果他贸然动手除掉三名人类,那可就是破除了妖族和人类默认的律例,。牵扯到的问题,可就多了。

单单那三人身后的师门,就不是容易忽视的。

更糟的,还是那三人身上有着师门中的强者赐予保命的东西。杀不成三人,反倒被对方给灭了,那可就真的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了。

但问题是有诺在先,纵然目标从妖变成了人。可木南山也不想轻易的背弃自己答应沈言的条件,毕竟后者所作所为,实属难得。

三滴精血为一只女妖换取一个除掉仇敌的条件,这种做法,又有几人会愿意?至少木南山自己就不会,哪怕体内有着丹药时时刻刻恢复着损耗,他也不会去做这等吃力不讨好的事情。毕竟,怎么想来也有些得不偿失。

“我且问问你……那三人师承何处?可有万剑宗,千草门以及百花谷的弟子?亦或者自在魔门,魑魅宗之人?”

这五个门派,绝对是苍云西郡的庞然大物,妖族就算势大,也不敢轻易觎其锋芒。所以木南山就算再怎么不愿意背弃诺言,他也不可能回去和这三个门派间接对立上。

还是那句话,毕竟修炼了这么多年,不容易。

青萝肯定了摇了摇头,那三人皆是繁雨点星楼的弟子,这一点她可以肯定。

“不是……”木南山眸子轻微动了动,心头却是松了口气。只要与苍云西郡那五个庞然大物没有关系,他就不会多么惧怕。

毕竟,其他郡地的门派,或者是苍云东郡,北郡南郡的门派,如果想要把手伸过来,还是非常麻烦的。

万剑宗。苍云郡顶尖门派之一的名头,也不是白叫的。那举宗全修的杀伐剑道,绝不是一般修者可以轻易抵挡的。

“他们师承一个二流隐秘宗门,繁雨点星楼……这个宗门所修的主要是旁门之道,据我所知,他们对追踪之道,炼毒之道都异常精通……”

青萝见木南山的模样,感觉似乎还有那么一丝希望,当下也不带木南山细问,。收起自己心头的那份酸涩,将身后三人的大致情况说了一下。

毕竟,她也不希望沈言白白付出了这么多。

“繁雨点星楼……好像不是苍云西郡的门派吧……”木南山神色中的厉芒一闪而过,而后便是大摇大摆的朝前走去。

“这个宗门所在之处,是苍云东郡……”青萝一边跟上,一边对前方庞大无比,每走一步都仿佛地动山摇一般的木南山说道。

(苍云东郡追到这里……你还真是能跑……)

木南山心头不由打了个寒颤,而后冷冷笑了笑,头也不回的甩出了一句话来

“既然如此,还有什么好怕的……他们三人的命,我收了!也算是给这小子一个博取你芳心的机会……”

木南山的话,让青萝神色一滞,转而却是绯红满面。

不过刹那间,青萝似乎想到了沈言所说的话来,面上的绯红,再度转为了一抹化不开的惆怅和酸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