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百九六又见面了

百九六 又见面了

青萝设立阵法之处,三名男子蓬头盖面,神色之间一片颓靡,。

“大哥……这阵法……”话音刚刚传出来,便被为首男子一声冷厉的喝声打断。

“该死的……总算是出来了,!若是抓到了那个娘们,老子便将她囚禁在门内,无论是谁,都能随便去折磨她……”

他身后的男子将嘴角的一丝血迹擦去,而后心有余悸的看了看身后。

“大哥……说实话,咱们是不是应该给宗门长老们提提意见了!若是不传授丝毫与阵法相关的知识,我们再遇到这种情况,可能还会这么惨!”

“提提意见?那些老顽固你感去提意见?……再说了,我繁雨点星楼里面,别说弟子了,谁懂丝毫与阵法相关的知识?”

为首男子撇了撇嘴。

“不可能吧?连门主对阵法都没有丝毫了解么?”话音落罢,顷刻间便是引起了身后两人的质疑。

“……嘿,你俩还不信我……大长老对我讲过很多事情,我繁雨点星楼之所以无人知道与阵法相关的知识,是因为走的修炼道路,和阵法有所排斥!”

他身旁的二人似乎瞬间被引起了兴趣,有些兴致勃勃的看着男子。

“阵法,又叫做天地棋局……说白了,就是顺天之道!我们修的道,在旁人看来,就是旁门左道……”

“繁雨点星楼中的修炼之道虽然称为奇门百道,但实际上,留存下来的仅仅也就是十数种奇门之道罢了……”

那男子得意的卖弄起来自己从大长老处听来的东西。

“奇门之道,胜就胜在一个奇字!奇怪,奇特!不论是追踪之道,或者是毒术,亦或者是易容之道,都比不上那些专门为战斗而生的修炼之道!”

“正如同修炼了杀伐剑道就不能再去修炼阵法之道一样……它们是驳斥的,!但杀伐剑道,却可以懂一些阵法相关的知识!”

男子说到这里,忽然皱了皱眉头,见身边两人的期待的神色,不由按捺住心头的那丝不安,再度讲了下去。

“但我们繁雨点星楼,却连看都不能看,接触都不能接触……我们的道,说白了,就是偷奸耍滑之道!就是旁门之道……”

“这么来说吧……杀伐剑道,是逆天之道,同阵法相逆!他们即便去学阵法,也不可能成功,但是那些相关的知识却能被他们记住!”

“但我们……如果去学阵法之道,就会立刻被天地棋局大势抹去了自己所修的旁门之道!总而言之,正反不两立,所以虽然学不会,但了解还是可以的!”

男子苦笑了起来,却是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

“而我们,是旁门之道……也就是说,如果去学习杀伐之道,就会被逆天修炼之道同化,去学习阵法之道,就会被天地棋局之道给同化!”

“所以说,阵法,绝对是我们的软肋!”

话音落罢,身边二人也是同时点了点头。

“不错……幸亏这一次那女妖没在,否则她掌控着阵法的话,可能我们想要出来,就更加困难了,说不定还会被她一网打尽!”

“话虽如此……”

为首男子坦然的笑了笑,刚要说些什么,突然眸中泛起一抹凝重。

“但我总感觉有些不对劲……”

……

“不对劲?是不对劲……”

沉闷的声音从三人身侧传来,他们转过身去,瞬间便流露出惊愕到无以复加的神色,。

“树妖,化出了人脸……至少是炼髓境的大妖,我们不是对手……”为首男子瞬间低声同身边二人说道。

“大哥,试试看能否说通,妖族和人类不是一直相安无事的么……虽然我们是苍云东郡修士,就算跨越地界,也轮不到妖族来管吧?”

为首男子深深吸了口气,忍住心头的那份骇然,往前走了一步。

“这位妖族的前辈……我三人乃是繁雨点星楼的弟子,深夜路过此地,无意打扰前辈清梦……人族和妖族,世代平和,前辈若有所需,只要是我三人能做到的,但讲无妨!”

木南山阴森森的笑了笑,而后躯干直接弯了下来。

这也是修炼到一定程度才能做到的事情,到了木南山这个地步的树妖,躯干早已经如同人类一般柔韧了。

那张巨大的,仿佛陷入树木之中的深褐色人脸,距离三人只有不足一尺。木南山眼中的杀意,却是让他们忍不住的齐齐后退了一步,

“前辈……我等三人,绝没有做出任何对妖族不敬的行为!前辈若是还要妄下杀手,且不要忘了我们背后的师门,绝不是可以任意拿捏的!”

为首男子忍住心头恐惧,强硬道。

毕竟他是二人的师兄,也是大哥,这种出头的事情,只有他来做。更何况,他也觉得面前的树妖应该不会是想要对他们动手。

一般来说,再搬出了身后师门的情况下,加之澄清自己只是路过,并没有做过什么其他过分的事情,都是不会有什么大问题的,。

毕竟到了这个地步的大妖,都不愿意一身修为付诸东流。

妖族和人类那不约而同默认下来的条约,一把情况下是没有谁会去违反的。

“师门……你指的是所谓的繁雨点星楼么?”

木南山不屑的呼出一口冷风,将面前的三人吹得打了个寒颤,说完这句话后,他再度直起了身躯来。

“你……你怎么知道……”

为首男子目瞪口呆,他连自己的宗门还没有说出来,对方居然已经知道了。

(难不成……苍云西郡的妖族和人类宗门又达成了什么协议?比如说遇到越界的修者,可以随意杀戮?)

(但……这也不成立啊!若是这样的话,岂非没人敢出宗门了!又哪里来那么多浪迹天下的修者……)

心中迅速的思索了起来,半响之后,男子还是没有一个准确的答案。

“不单单知道你们是繁雨点星楼的弟子,还知道你们的宗门在哪里呢……”随着惹人遐思的软语,青萝缓缓从木南山的背后走了出来。

繁雨点星楼的三人目瞪口呆,紧接着是无穷的怒意。

“该死的松萝妖……快把水晶球叫出来,否则定叫你生不如死!”为首男子似乎忘记了木南山的存在,直接厉声喝道。

“……水晶球是什么呀?你可不能随意诬陷人家呢……”青萝佯装不解的道,而后嘴角弯起一个狭长的,有些妖娆的弧度。

“不过很高兴……咱们又见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