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百九七忍辱

百九七忍辱

青萝一脸戏谑的柔柔笑意,含着几分淡淡的妖娆。

但在三名男子眼中,女子的笑容里,完全就是讥讽和嘲笑。不过为首的男子好歹也算识趣,喊出先前的话语后,便是闭上了嘴。

毕竟木南山给他的威压,实在是有些太过于强大了。

(莫不然……这娘们被这树妖抓了,居然直接就屈服了?……否则这树妖,怎么可能会跑来此地,而且还对我们虎视眈眈的!)

为首男子心中已经有了计较,不过他还是略有些不敢相信。

毕竟青萝在他看来,实在不像是那种只要能苟且偷生便随意屈服的女子。否则,他们从苍云东郡到苍云西郡的这一路上,也不可能这么艰难。

青萝的反抗之心,实在是太过于强烈了。

不过偏偏水晶球又是绝对不能丢的宝贝,所以三人不得不一追到底。哪怕跨越横穿整个苍云郡,也在所不惜。

但现在的局势,似乎并不是他们一方占优势。

更甚者,为首男子甚至觉得,如果稍有不对劲,只怕他们三人就会殒命于此。毕竟,如果青萝真的屈服了这树妖,对方出手杀了他们,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

毕竟,苍云东郡离此,距离不知道有多远。就算繁雨点星楼的先辈想要查,但若是三人直接被毁尸灭迹,那也无从查起。

正因想到了这一点,所以为首的男子,才不敢再放肆下去。

毕竟,水晶球没了……他们可以不回繁雨点星楼,凭他们的本事,在俗世里也可以享尽荣华富贵了,回不回宗门都无所谓。

但若是小命没了,那才真的叫做数十年苦修一遭丧尽。谁知道再入轮回,是个什么情况,也许连人都做不成。

(看这三人惊讶的表情,似乎这松萝一族的小妖并没有骗我!这繁雨点星楼,只怕真是苍云东郡的一个小门派……)

(这样一来的话,杀了也便杀了……话说欠着人情的滋味还真是不好受呢,似乎连修炼的心境都时刻在紊乱着……)

这边为首的男子在思索着脱身之法,木南山自然也没有闲着。

(还是赶快还了这小子的恩情为好……按照现在他们的表现来看,似乎是在想着脱身之法,那么必然可以肯定,就算杀了他们,那宗门也不一定能知道具体的情况!)

果然还是要道一句姜是老的辣,木南山只是观察着面前三人的神色变化,居然已经猜测了出来,他们是在想着脱身之计。

不过显然,木南山此次是决计不打算放过三人了。

毕竟,所谓的人情债最难背……在俗世尚且如此,对修炼之人来说,约束就更加大。

……

“这位木妖一族的前辈,在下所作所为或有不当之处……还望前辈海涵,若前辈不与我们计较,在下回宗之后,必然会有重报!”

为首男子神色闪烁,旋即咬了咬牙,再度躬身说道。

木南山的眸子里泛起一抹淡淡的不屑,旋即挑了挑眉头,意思是说来听听看。

“甲乙木属性的百年灵根一株……”

百年灵根,也就是生长了百年以上的木属性植物。它们没有成妖,但却有着无比充足的木属性灵气……

这种东西,不单单可以炼丹,可以培植,对木南山这等木妖一族,也是大补之物。

木南山轻轻摇了摇头,神色之中没有丝毫动容之色。

“三株……”为首男子咬了咬牙,而后忍住肉痛之感,谈起了条件来。毕竟他此刻认为,既然木南山没有立刻下杀手,那就是还有希望。

木南山冷冷的哼了一声。

“前辈……你这……”话还没有说出口,男子便看见木南山阴沉的盯着自己。当下在心中权衡了一下,旋即再度说出了条件来。

“只要前辈放过我等……我必然会从宗门之中,求取一株千年灵根,用以报答前辈!”为首男子面上一脸犹豫之色,不过却还是说出了这番话来。

(给你?给你我才真的是白痴了……三株百年灵根你不要,简直是贪心不足蛇吞象,既然如此,等我回宗,便让宗门长老灭了你!)

千年灵根,顾名思义,也就是生长千年之上,却没有开启丝毫灵智的植物。如果说百年灵根可以成为宝贝的话,千年灵根,绝对算的上天材地宝。

繁雨点星楼就算是有,也不可能交给一个木妖,否则就真的是暴敛天物了。

(给我……真当我木南山一点见识都没有?看你们三人的修为,就算在那宗门里面地位不低下,但也不会有多高……)

(还想决定千年灵根的归属,简直就是个笑话!就算你们的师尊之辈再怎么疼爱你们,也不可能随手拿出这种东西交给你们!)

木南山当然没有上当受骗,他的思绪虽然不停的转动着,但眸中却是一片垂涎之色。

……

三名男子的目光莫名对视了一下,借着不约而同的淡淡一笑。

他们三人在一起良久,彼此之间有些话,不用说出来也能猜到对方的意思。

为首男子想要回宗之后,再找师门长辈杀回来的想法,其他二人自然能知晓。更何况,如果这木妖真的包庇青萝……

那么他们拿不到水晶球的理由,自然就充盈了许多。

而现在木南山眸中的垂涎之色,显然让他们以为对方已经对千年灵根满是憧憬。毕竟这等天材地宝,对木妖一族,绝对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有实力装大爷,没实力就要装孙子……这孙子装的越像,别人对你的警惕也就越低!这木妖看来也是一个草包……)

为首男子心中冷冷一笑。

话虽然不中听,但事实上,就是那么个意思。没实力,还要去装硬气的,一种是真正的置之生死于度外,一种就是真正的白痴了。

不过他们三人显然不属于两者,那么自然就只能装孙子了。

对这木妖越恭敬,活命的机会也就越多。

在这弱肉强食的修炼界,只要小命还在,那么一切皆有可能。说不定到了数个时辰后,繁雨点星楼的先辈,就直接杀了过来。

所以,不得不说,三人的心性倒也适合在这修炼界中闯荡,吃的了苦,忍得了辱,这样的修者,虽不能让人敬仰,但至少不会莫名其妙的就死掉。

(木大哥……你可千万别被他们迷惑啊……)

青萝只看到了木南山眸中的垂涎,倒也没有深想,不过她认为那千年灵根,怕是不动心的木妖会很少。

所以女子心头一边如此念叨,一边抬起头来,看了看在木南山躯干之上挂着的沈言。后者一脸静谧,在沉睡中,终于是流露出一抹常人所不能见的苦涩和落寞……

那份苦涩,让青萝心中,也隐隐的泛起一抹酸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