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百九九后患

百九九 后患

“……该死的娘们,等我回宗,非要让宗门长老将你和那木妖千刀万剐!”

直到青萝两人的身形消失在自己的目光中许久后,地上的三人才缓缓站起身来。

为首男子的面上满是阴厉,丝毫没有磕头求饶的屈辱感和被青萝放掉之后的千恩万谢。有的,只是骨子里那种蔓延而出的深深的怨毒。

修炼一途,要么狠,要么更狠。

这是至理,不敢说全部,至少百分之九十九点九的修者,都要做到这一点。无论你是真的狠,还是佯装出来,你都必须要懂得这一点。

能忍下屈辱,能知进退,心性狠毒。这才是立世之根本,至少在这个丛林法则体现无疑的修炼界是这样。

所以被青萝放掉之后,三人并没有丝毫的感激。

而是更深刻的怨怼,他们所想的不是别人放了他们怎么怎么好……而是若没有这个人,他们便不会受此等侮辱。

为首男子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回禀宗门先辈,夸大其词一番,将个人荣辱上升到宗门荣誉的地步,用那木妖和青萝的鲜血来洗刷他们的所受的屈辱。

“在此久留,不是上策!我们还是速速离去……此番有那树妖的存在,找不回水晶球,也不能怪在我们的身上!”

“回宗!”

为首男子面上浮现出一抹余悸,而后也不再深想,迅速的对身边两人说道。

不过让他诧异的是,身边的两人居然没有回答他的话。男子心头一颤,迅速的转过头去,眸子中只来得及流露出一抹绝望之色

……

青萝跟在木南山身后一脸沉思,所以到是没有看见前者面庞一闪而过的冷笑。

这只树妖用树藤刺入了下方的土地中,半响之后方才淡笑着点了点头。那树藤从地下收回来的时候,却是反馈给他一股浓郁的生命精华。

还有树藤顶端,那一根洁白的羽毛。

木南山疑惑的探察了一下,却并没有发现那羽毛之上有什么奇怪的地方。不过这东西显然是人类修士的一些特殊宝贝,他自然不懂得使用之法。

再说了,这也算是赃物,若是被对方师门之人撞上,免不了一番大战。虽然天大地大,但有些事情,谁也说不准。

木南山想了想,旋即在这根羽毛上设下一道禁制,而后将其放在了沈言的胳膊上封存了起来。

他觉得这东西,也算是作为一些回报交给沈言吧。毕竟他留着,也无甚大用。至于那禁制,则是木南山觉得沈言修为实在太过于弱小而设下的。

毕竟他直觉这羽毛也算是一个小宝贝,难免会被其他人眼红。所以也就留下了一个禁制,要等的沈言的实力稍微提升一些,才能知道自己的手臂上居然封存了这么个东西。

“看你这一下,似乎打的不清,这小子应当还需要一个时辰才能醒过来吧……”木南山看了看沈言的模样,当下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

沈言不醒来,他也不可能随意的将其仍在森林中。毕竟森林如此之大,就算这一片的大多数木妖畏惧他,但毕竟不是全部……

更何况,沈言身上散发的这股浓郁血肉精气的味道,绝对对许多妖族有着致命的吸引力。再退一步讲,沈言现在昏迷着,就算是一头野兽都有可能要了他的性命。

这森林中的野兽也是欺软怕硬,平常修者路过之时根本不会遭受到袭击。因为它们也知道修者可以轻易的屠戮它们,换做一个普通人,在这种地方,简直是每走一步都提心吊胆。

“我害怕下手轻了,以他的体质可以很快恢复过来……那个时候,我也害怕他真的触怒了你,若是一不小心丢了性命……”

话没有说完,但木南山如何不懂身后这女子的心思。

“倒也罢了……不过可惜的就是,这小子可不知道什么你的一片痴心!”木南山一边走着,一边调侃道。

“……比起他先前所做的一切,我这些付出,又算得了什么……”

青萝摇了摇头,目中情思流转万千,不过片刻后,却又转为沉寂。

木南山也不由哑口无言。

青萝已经给他讲过了事情的进过,所以他也知道沈言为何会跑去他的领地。

且不说三滴精血之事,就说为了能让身后追杀青萝的三人被战斗的动静吸引到走入陷阱这一句话的承诺,沈言居然敢跟他动手……

木南山相信,即便自己最开始受了伤,沈言也不可能不知道自己到底有几斤几两。

但他还是毫无犹豫的去做了,不为什么。只是有些话说过了,便一定要做到而已。

如果这些还不够的话,那么最后让青萝站在自己身后,以强弩之末的身躯遮挡在女子身前,面对着巅峰时期的他,这简直……不是一个寻常修者能有的勇气。

木南山直到此刻,还是不懂沈言到底是为了什么。

或者说,是什么给了他如此的力量,居然敢直面恢复了实力的他。那种明知必死而不退半步的气势,木南山自然分得出真假。

女子也许是因为心中某些朦胧的情愫,但沈言呢?又是为了什么……他已经亲口承认过,心中对青萝并无意!

这一点,木南山也自然知晓沈言并未说谎。

那么只有一个解释,便是沈言,是一个将承诺看的比性命还要重的人。只因为还没有完成对青萝所说的话,所以便忘却了生死。

也正是因为如此的信义,所以木南山,才会改变了自己的初衷。

直到最后他发现青萝也是那样一个与他格格不入的女子之后,木南山才真正的收起了自己那份垂涎之心。

青萝太纯洁,太善良了……木南山觉得自己同她根本就完全不一样,前者如清莲似白玉,后者只是一棵心中所装的东西越来越复杂的树妖。

不知是这个世界改变了他,还是成长原本就应该这样。

可为什么……青萝偏偏就是不同,这样的与他格格不入。或者说,与这个早已深邃如海,不测如渊的世界格格不入。

……

只是几句话而已,两人同时没有了交谈下去的意思。

青萝是在平复自己那越来越紊乱的心思,木南山则是心中暗叹一声

(这样的心性,要么被这世界同化,要么被这世界驱逐……是孤独还是堕落,这抉择的权力总归还是在于你的……)

(我所能做的,也仅仅只有帮你彻底解决掉那三个修士而已……若是照你的初衷放了他们,只怕后患无穷……)

木南山回头看了看青萝,女子的头略微低着,面庞被青丝遮掩的根本看不清楚。看到这里,木南山终于是露出了一抹笑容……

他觉得,这一次,他所做的决定并没有错。

他第一次感觉到自己活得有个人样,不!或者应该说是妖样……第一次抛却了欲.望的引诱,跟随自己的本心来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