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二百醒转

章 节二百 醒转

贪天地,论有无。

中而言之,苍天以为正。令五帝,戒六神。身与欲同存,道不同谋千万乎?上下以天地划分有无,前后以是非论断黑白。

惜言,言之首,首为诵。

……在这寂寥空旷,蕴藏着无止尽浩荡之气的声音中,沈言蓦然回复了思绪。他没有在第一时间睁开眼,脑海中,还在不断的回想着那重复了无数遍的一段话。

到底是在说什么,沈言根本不懂。

单单理解这段话的意思并不难,但修者本就逆天而行,这等怪事若是在凡间,只怕也被百姓当做鬼神之乱敬而远之了。

但沈言偏偏感觉,并没有那么简单

“……你这个白痴……”正在思索间,沈言却是听到了熟悉的一声呢喃。摇头苦笑了笑,而后仿佛忽然想起了什么一般,沈言蓦然睁开双眸。

“青萝”

如果没有记错,他似乎是被青萝打晕的。女子想要做些什么,沈言自然知道,所以他还没有看清楚周围的情况,便是一声大喊出口。

(千万不要……千万不要已经落入了木南山的手中啊……)

沈言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如此焦急,也许只是单纯的不想青萝这样好的一个女子,落入木南山的手中吧。

不过心中刚刚念罢,沈言便是感觉身上有些略微的沉重。

他忍不住的看了过去,此时的天色已经朦胧了起来。他的手臂分明就搭在泥土之上,其上沾满了有些冰凉的清晨雾气。

至于身体之上的沉重感,却分明就是来源于青萝。

女子显然已经困极,双腿蜷缩着盘膝在地,一头青丝凌乱,一双藕臂叠在一起,恬然的趴在沈言的胸膛上。

沈言的衣衫上的血迹,却是已经将青萝侧贴在他胸口的脸庞染成了鲜艳的红色。一夜下来,这血液早已干涸,不过女子却根本没有在意。

还没有看个仔细,女子却已然醒转了过来,看见沈言直勾勾的盯着自己。青萝一边粉嫩,一边沾染着鲜血的面颊忍不住微微一红……

恰时,天际那一抹微煦的阳光,似乎也透过了无数枝繁叶茂的树木,在青萝的身上洒落下点点光斑来。

纵然女子的藕丝罗裙已经满是尘土,青丝也已经凌乱不堪,但沈言却分明被青萝这一刹那所展露出的绝美,给惊呆在了那里。

藕丝凌乱云鬓乏,冷雾初晨魅如霞。

点点煦光霓裳舞,恰似晚雪照春华。

青萝显然刚睡下不久,但见沈言醒来,她却仿佛没有了丝毫的睡意

。 毕竟昨夜木南山说沈言一个时辰就能醒来,但青萝明显等了不止那么久。

最重要的是,她担心沈言。

所以现在看到沈言并没有因为被她偷袭而继续昏迷下去,青萝心中一下子就平定了下来。沈言看到青萝略有些疲惫的眼角,心头忍不住一颤。

这时候他才收回了目光,虽有心想要伸出手去擦一擦女子脸上干涸了的血迹和清晨的薄雾,但沈言的手臂只不过刚刚抬起,却又收了回来。

青萝看在眼中,心中却没由来的一阵苦涩。

分明沈言只是刚刚有这个想法,常人也许只是认为对方是抬了一下手臂,但青萝感受的分明,前者先前绝对是差一点便触摸到了她的脸庞。

不过一夜而已,青萝发现,面前之人的身影,居然已经紧紧锁在了自己的心房之中。

怎么样也抛却不了,或者说,就算可以抛却掉,她也不会愿意。

沈言运转体内真气活动了一下略有些僵硬的四肢,而后方才站起身来,四处打量了起来,当他转过身体的时候,却是蓦然一愣。

木南山正睁着双眸,向往的看着周围那树叶的间隙之中洒落的光斑。

沈言看了看青萝,而后又看了看木南山。

女子心头一紧,赶忙摇了摇头,而后指了指木南山,又指了指沈言……接着指了指身后,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紧张沈言的看法。

或者说,应该是害怕沈言会再度和木南山起了冲突吧……毕竟沈言的性子,青萝多少也了解了一些。

虽然青萝只是胡乱的指了一圈,但沈言发现,自己居然对她的意思一清二楚。

知道女子并没有屈服,他也是忍不住的松了口气。

毕竟做了那么多,要是结果还没有改变,那未免也有些太冤了

……

沈言看着木南山向往的神色,心中却没由来的生起许多无奈之感来。

“有些东西,得到了并不一定美丽……也许,只有不完全的,才是完美的!你向往阳光,但若是走出这森林,接触久了之后,可能你又会改变看法……”

“这些许光斑,虽然少……但他一定被你所珍惜,被这一片的无数林木珍惜……”沈言说到这里,却是有些怅然的叹了口气。

“至少,你还能得到……若是连丁点儿的希望都没有,那才叫做可悲……”

沈言话音落罢,木南山还没有答话,却让青萝心头一颤。

……

连丁点儿的希望都没有……那是在说自己么……若是说可悲,只怕被他人告诉自己没有丝毫的希望,才叫做真正的可悲吧……

青萝心头也不知是什么感觉,只是突然间有些心如刀绞。

一时之间,竟不忍再去看沈言的脸庞,侧过目去,只差没有流下泪来。

沈言却不曾知晓,自己没由来的一句感慨,居然会让身旁女子的心思千回百转。若是知道的话,或许他也不会说出这一番让青萝伤心不已的话了。

“……这些我自然知道……不过我却是想说,有些东西,该珍惜的时候就要珍惜,不要失去了才知道后悔……”

“错过了……也许就没有下一次了……”

木南山挑了挑眉头,目光还是从树叶的间隙里仰望着天穹,看都没看沈言一眼。

(……若是心中没有她,这般岂非更是为难……虽与霓裳两界相隔,但为期五十载,不定有见面之日……)

(现在再去顾忌儿女情长,却是为君子所不耻了……)

沈言虽然心中略感诧异,但还是忍不住的叹息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