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二零三古怪的镇子

二零三 古怪的镇子

当然,这一切,沈言都不知道。

经过数个时辰没有停歇过的赶路,此时沈言已经来到了一个名为繁云镇的镇子上……此时已是日斜远山,走进镇中,只有稀疏的来往路人。

沈言随意的在镇子里的大道上走着,周围的行人大多都远远避开他来。毕竟他身上已经干涸的血迹,的确有些渗人。

幸好常人也见惯了修者经历过一番杀伐历练之后,返回镇中修养,一身血迹的情况。所以普通人虽然面露惊色避开了他,倒也没有谁极其的关注他。

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这一点,无论何时何地,似乎都不外如是。

……

不过让沈言奇怪的是,来往的行人都是面色怪异……周围安静的也有些让人觉得奇怪,虽然并不是一丁点儿声响都没有。

但觉不是傍晚之时,街道上应有的情况。

所有人无论是赶路,亦或者是买卖东西……皆是轻言轻语,而且每一个人的面上,除了谨慎就只剩下防备,连丝毫的笑容都没有。

这种违和感,让沈言觉得怪异之极。

但他的心底深处却没有任何危险的感觉,所以沈言也只是莫名其妙的摇了摇头,而后随意的走进了一家客栈。

……

按理说,这种时间,客栈中理应是热闹之极,喧哗入耳……但沈言踏入门中,却发现只有为数的不多的几人。

且不说这景象的奇怪之处,就连仅有的数人,也是飞快的吃着桌上的饭菜,好像下一秒就吃不到了似的。

(事出反常必有妖……虽然没有危险的预感,但这镇子给人的感觉未免有些太过奇怪了……)

沈言心中暗道,不过这个时间,似乎也没有其他的地方可去了。想要填一填自己那饥肠辘辘的肚子,似乎也只有按捺下心中的疑惑了。

虽然不吃东西倒也可以,但毕竟他还只是养身阶……每时每刻都需要蕴养身体,所以感觉饥饿是必然的。

何况没有达到内息境的时候,谁也不可能做到真正的不食。不过十几天,数十天不吃东西,依靠体内的真气,还是足以做到的。

可沈言不成,他还要赶路,加之养身阶的身体,还做不到依靠真气来维持身体机能的正常运转。

何况……还有一天一夜的时间,他手中的神行符印也还没用。沈言打算今夜在此歇息下,好好休息一夜,明日再用神行符,直接赶往万剑宗。

此时要是离去,那只有露宿野外了。

虽然遇到危险的可能性很小,但难保某些妖兽不遵循人类与妖族默认的律例……昨夜为了躲避同沈园交易的那人倒也罢了,但现在却没那个必要了。

到了客栈再离开,那可不是沈言的作风。

甭管这地方到底多么古怪,总而言之沈言还没有看到它所能产生的危险之时,是不可能当即离去的。

……

随意的找了一张桌子坐下,沈言立刻皱了皱眉头。桌上的茶碗里,居然有着厚厚的一层灰……反观桌子本身,虽然略显陈旧,倒也干净整洁。

不过这明显透露着一件事,那就是在这个地方吃饭的,大部分都没有动用茶碗酒杯……是赶时间?还是……

连茶水和酒都不喝,显然他们只是急匆匆的吃完饭便离去,这扑朔迷离的一切,倒是让沈言越发的好奇了起来。

在他坐下之后,那站在柜台前无所事事的小二终于是走了过来。

这小厮身穿一袭灰白色长衫,肩上搭着一条白巾,这一切都没有什么问题,不过他的面色,却平淡的有若一杯清水。

若是掌柜的看到这般表情的小二,只怕早已经不知道让他滚蛋多少回了。可这小二却偏偏依旧在这里,沈言心头纳闷不已……

“……吃些什么……”小二的声音有些冷淡,似乎并不多么欢迎沈言。

不过沈言此时早已饥肠辘辘,所以倒也没有在乎对方声音中的冷漠。

“切一斤牛肉,炒几个拿手的菜色就行了……再来一壶好酒!”沈言想了想,而后如此道,虽然在沈家他不怎么喝酒。

但是前世,沈言却是无刀无酒不欢。

无论是那陈年女儿红,亦或是上等竹叶青,他都来者不拒。

沈言虽不是酒鬼,但这一世却也许久不曾沾过这杯中之物,所以一时心中倒也不由有些痒痒。

且料那小二,居然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待得沈言再问一句,那小二方才摇了摇头。

“没有……”

沈言神色一滞,而后眉头一挑。

“牛肉没有还是酒没有?”

“都没有……”

沈言不由的暗自笑了笑,而后指了指身后的数人。

“若是没有,他们吃的是什么?”这倒不怪沈言有些生气,毕竟面前这小厮一副爱理不理的模样,让他也不由得有些愠怒起来。

“主食只有米饭和白面馒头,肉只有猪肉,素只有白菜……”

那小二也没什么过多的反应,悠哉悠哉的对沈言说道。

后者回过头去注目一看,那数人的桌上,纵然摆着数个菜色,但仔细一看,却都是白菜所做。

(好荒凉的感觉……看着镇子的繁华程度不下于湘云镇啊,怎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莫不然此地发生了什么变故?)

沈言收回目光,心头一边思索,一边示意那小二随意的弄点能吃的东西。

待得小二离去,沈言便不动声色将目光投向了门外……街道之上来往的行人,似乎都透露着一种隐隐的急迫感。

此刻已是傍晚,正是热闹的时候,可偏偏现在给人的感觉,却是这个镇子已经清冷到了极点。

还没来得及细看,却发现店中唯一的几位客人,居然任意留下了一些钱两。而后急急忙忙的便走了出去,看那模样,似乎是想要离开这镇子!

沈言虽然不认识那数人,但看其行头,大致也能猜测出几分……应当行南走北的游商,不过如此匆忙离去,却也甚为奇怪。

以至于,现在整个客栈中,也便只剩下他一人罢了。

等了少顷,那小厮端来了两碟白菜,一大碗白米饭,放在了沈言的面前。虽然菜色普通,但沈言饥肠辘辘,也不讲究许多,暂且放下了心头的疑惑,开始用起饭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