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二零四异类

二零四 异类

日暮远山,。

眼看着夕阳的余晖一点点的消散开来,沈言刚刚放下碗筷不久,顿然发现外面街道上的行人,居然瞬间全部都不见了。

吃饭之前他还注意着,街道上至少也有数十人来往。但只不过一刻钟而已,居然连个人影都找不到了。

“客官……若您不是这繁云镇的人,便赶紧走吧……”

那小二见沈言吃完了饭菜还不起身,忍不住的上前提醒道。

沈言这下子,反而觉得更加奇怪了。

“……这里可有空下的客房?这天色已晚,你叫我往何处去?”他可不想再出去露宿一晚,而且,这事情明显有几分古怪。

沈言还偏偏对这种没有危险的鬼怪事情,好奇不已。

危险……他并没有察觉,所以沈言此时,倒也没有多么的惧怕那隐藏在背后的未知。

那小二愕然的看了沈言一眼,而后结结巴巴的看着他

“你……不知道这里发生的一切么?听我一句劝吧,乘着此时太阳还未下山,赶紧离去吧,要是晚上还在这镇子中,那就想走都走不掉了,!”

沈言目光蓦然一寒。

“听你的意思,这镇子中莫非还有人恃强凌弱?我沈言偏偏最见不得这等渣滓……我倒要见识见识,这人是何方神圣!”

谁料那小二闻言,却只是苦笑一声。

“掌柜的……您出来劝劝这位小哥吧……”

随着小二的声音落下,不多时柜台旁的帘子便被掀了开来。一个年逾半百,却不显老态的中年人走了出来……

那人似乎是在后面听到了沈言所说的话,此刻倒也没有再去询问小二什么。

他径直走到沈言的面前,略显歉意的笑了笑。

“这位小哥……我这开客栈的哪有不让客人住店之理,不过若是太阳真的落山,你想走可就迟了……”

沈言却是无所谓的淡淡笑了笑,而后不在意的摇了摇头。

“夕阳已落,这位大哥能否告诉我,此地到底发生了何事?若是有那等强权恶霸,我沈言定斩不饶,!”

前世的沈言,便是一个嫉恶如仇的人,现在的他,虽然实力连前世的万分之一都没有,但想要惩处一些普通的恶霸,却也是极为容易的。

那掌柜的看了看窗外,却见最后一丝光亮,也已经消失在了天际。当下也不急给沈言解释,急急忙忙的招呼小二,关好了门窗。

事罢,他方才示意沈言坐了下来。

“……若是强权恶霸,倒也罢了!这来往的修者,少不了那等行侠仗义的好汉,但让繁云镇变成如今这般模样的,却不是……人!”

掌柜看了沈言一眼,而后一字一顿的道。

沈言面上一惊,神色之间略有些诧异。

“不是人?莫非是作恶多端的妖?即是这样……那这一片地区的宗门,理应派遣门内弟子前来处理此事啊!”

虽然妖族进入人类领地并非不可以,但却不能做出任何影响凡人的事情来。否则就是触犯了规矩,所以按道理来说,妖族在此为祸的可能性,实在是很小。

“却也不是妖……”

男子苦笑了笑,而后无奈道。

“非人非妖!莫不成……是那魔门之辈?”

沈言神色立刻阴沉了下来,若真是魔门之辈在此兴风作浪,纵然不是敌手,他也非要管上一管了。

“不是人不是妖,不是魔也不是鬼!”

许久未说话的小二,此刻也插嘴道。

沈言这下子反倒糊涂了起来,若是作乱的话,抛却了这些,那还会有什么?

“是异类,!”

掌柜见沈言面露惊异之色,也不再迟疑,而后直接解释道。

“异类?”

沈言神情一滞,语气也是凝重了几分。

“在此地徘徊已久的……是一只黑夜出没,专吸人血的怪物!他虽然是人形,但却没有丝毫的人性,只知道杀戮和吸食血液!”

那掌柜的也不再卖关子,彻彻底底的全盘托出。

“镇子里的人,都将其称为僵尸!意为僵硬了的尸体……可偏偏耸人听闻的是,这僵硬了的尸体,居然力大无穷,健步如飞,还处处饮人鲜血!”

“此事已经持续了有三月之久……这里有僵尸出没的消息,也早已传了开来!你见路上来往匆忙的行人,过路补给为多……”

“一到傍晚,本镇的人都会立刻归家……日落之前,外镇的人若是不想被牵连进来,便要速速离开!”

男子无奈的看了沈言一眼,而后摇头叹了口气。

“若是日落之后呢?”

沈言倒是没有在乎这些,反而出声询问了起来。

“可惜了……那僵尸不杀人,只是吸血!可以说整个镇子之上的人,都是被他养起来的血源……几乎每一个人,都被他吸食过鲜血!”

“也没有人死过,但是一旦有人想要离开这个噩梦般的地方……就会立刻全身干枯而死,就仿佛鲜血流尽一般,!”

沈言面露惊骇之色,这倒是他第一次听闻此等异类。

“但外镇之人,来往却不会受到这样的威胁……前提是他们在日落之前离开!若是到了夜晚,你就走不了了……”

男子指了指沈言,而后叹了口气。

“那僵尸会记下日落之前没有离开的外镇人的气息,到了夜晚之时,便会第一个吸食你的鲜血,一旦被他种下了这印记,那么你就再也不能离开了!”

沈言冷冷一笑。

“我倒要看看这是个什么鬼东西……”

他虽然觉得这事情略有些骇人听闻,但那怪物也不至于说强悍到一种极端的地步。否则也不可能龟缩在一个镇子里,说不定就会到处肆虐了。

“万万不可啊……”

男子急忙摆了摆手。

“先前也有许多抱负满满的修炼者想要自告奋勇的除掉这个祸害,但无一例外,全部都被其残忍的吸干了鲜血……”

“所以我劝你还是老老实实的在镇子里生活下去吧……好歹也没有性命之忧!若是想要挑衅那个怪物,就得做好接受死亡的心理准备!”

沈言不置可否的笑了笑,突然他想起另外的一件事来。

“据你所说,已经三月之久了,难道你们没有通知过这一片区域的宗门么?就算那怪物的实力再如何强劲,若是大宗门出手的话,也一定可以消除的吧?”

ps:写着写着就爬着睡了一会儿,累的很,更新太晚,很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