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二零五锻骨境的存在

二零五锻骨境的存在

且料那掌柜闻言,却只是苦笑一声。

“没有?怎么可能没有……众所周知,每一片区域里的城镇,除了受到王朝的保护以外,也同时受到这一片区域中的宗门保护!”

“……我们早些时日也拜托过往的路人,去通报了这片区域的宗门!但问题是,带回来的音信却都是宗门人手不足……”

沈言心头一震,他忽然想起陨星天障一事来。

万剑宗,百花谷,千草门无数强者几乎全部前往了那个地方……但现在听闻面前之人所言,似乎这件事的影响还远远不止这些。

“大宗门的强者不来,小宗门的弟子又不敢来……如此一来,我们根本就找不到任何外援来解决这个怪物!”

“听说苍云郡和邻郡略有争执,王朝也在协调……正因为两方都抽不出丝毫的空闲来,所以才会让那异类在此整整呆了三月有余!”

沈言面上的神色略有些凝重起来。

“难道无人同那怪物交过手?”

“三月之久,怎会没有人想要降服那怪物……一些仗着自己修为尚可的修者也在深夜同那怪物战斗过,但无一例外全都不是对手!”

“可知那怪物大致实力如何?”

沈言刚问出口,却又是无奈摇头。这掌柜明显就是一个普通人,普通人家若是没有极多的财富,是很难走入修炼之路的。

纵然那些流通在俗世的未入流功.法,也不是寻常人可以修习了。

所以对于修为的划分,这掌柜的自然不可能给出一个直观的答案了。

果见那掌柜略微一愣,沈言心中筹思片刻,而后灵光一闪。

“想要降服僵尸的修者和那怪物交手之时,你们应当都看见过……不如这样,你且说一说,你们看到的战斗情形是怎样的!”

掌柜的沉思了一会,突然间神色一喜。

“我虽然看不出那怪物的实力到底有多强……但是他纵跃之间,却可以轻易的跃起三五丈的高度……”

“最厉害的修者同他战斗的那一次,我倒是记得真切!那修者动手之间,隐有狂风之势,闪转腾挪之间,仿佛御风而行!”

“可是那僵尸,居然一跃数丈,直接一把抓住了那修者!只是瞬间而已,那挣扎不已的修者,便瞬间成了一具干尸!”

此刻说起来,男子神色里还有着挥之不去的惧怕之意。

(平地而起一跃数丈……看其腿上的强劲力道,应当不止强身阶!那修者动手之间,竟有狂风之势,想必也窥到了一些自己招式的端倪!)

(但却还是被对方一手擒下,瞬间杀死……看来这只僵尸的实力,应该达到了塑体阶,不!不止,他的实力至少是塑体七层以上的地步……)

沈言神色明灭不定。

(或者还有更恐怖的猜测……这怪物已经达到了筋骨齐鸣,骨如精钢,内外周身经脉通畅的锻骨之境!)

若真是锻骨境,那么堪称恐怖。

虽然大宗大派里面并不会缺少这样的强者,但在俗世里,一个镇子中,绝对是异常灾难。除非真的遇到那些浪迹天下的强悍修者,否则一般人绝不是对手。

而这样看来,一些宗门对付不了,也情有可原。

陨星天障一事,沈言虽并不清楚具体的情况,但至少知道一点,就是各大宗门的大部分强者,全部赶往了那个地方。

如此一来,宗门内剩下的弟子,自然不可能有多么高的水准。

而镇守宗门的强者,也不会因为一个镇子出现了一只僵尸,而冒着宗门被入侵的风险跑来这地方行侠仗义。

(若是这样的话,那么此地的情况也便可以解释了……)

沈言心中念罢,却不由暗自叫遭。

如果那只僵尸是锻骨境的修为,那么他绝对不是对手。哪怕再来十个沈言,结果都不会改变……这种差距,已经上升到了一种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地步。

他此刻也不由的暗自骂了自己一句,太过于相信所谓的预感了。

先前没有感觉到危险……只怕也是因为这掌柜所说的,那僵尸在没有入夜之时,不会残害过往的路人。

虽然并不知道为什么,但想必也是害怕惹上什么不该惹的人吧。

不得不说,这只孽畜的心思还是很玲珑的……他只是吸食鲜血,但却不杀人。所以那些宗门,还有王朝也不会太过于重视!

而且他挑选的时机,太过于巧妙了,在无数宗门的强者悉数赶去陨星天障的情况下,他的实力,几乎可以说是不容忽视的。

想除的除不掉,能除的没时间。

这只僵尸,完完全全就是钻了时间上的空子,所以才会活的如此滋润。

(看来……得像个法子,离开此地了……)

沈言心中仔细衡量了一下,觉得此事他根本束手无策。锻骨境的实力,绝不可能是他所能对付的……

虽然略有些不地道,但现在这个镇子里的人似乎也没有危险,所以他自然不想留在此地了。更何况,若是这时候被对方留在此处,就不是沈言所希望的了。

“对了……据你所说,那僵尸是会记下这个镇子里夜晚没有离开的生人气息,想必现在整个镇子中的外来者,也只剩下我一个了吧?”

沈言心中念罢,反而没有那么焦虑了。

掌柜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并不知道他为何会有此一问。

“这样说来,这孽畜今夜就会来找我了……那么他出没的时间,你知道大概是什么时候么?”沈言眸子一亮,沉声道。

“这……我……”

掌柜断断续续的念叨了半天,却也没有说出个所以然来,似乎忘记了对方出没的时间。

“以血为生,夜晚出没……这样看来,他每一天最早的时间,就会吸食血液!这么说来,他出没的时间,并非今天的夜晚……”

沈言眸子里闪过一抹寒光,而后言辞灼灼道。

“而是……今夜与明日的交界点,子时!明天最早的时间……他便会出现在这里,准备吸食我的血液么?”

“这……”

那掌柜略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沈言。

“告诉我,是不是!”沈言知道这一点很重要,因为他此刻没有丝毫预感到危险,这样子看来,他的预感好像并不针对那僵尸。

所以掌握到对方出没的时间段,是极为重要的事情。

“是!”

子时。昨与今的交替,阴与阳的对换。

沈言看着面前男子略有些诧异的神色,嘴角露出了一抹微不可查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