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二零六相遇

二零六相遇

沈言静静的坐在客栈的屋顶之上,看着天空中那一轮并不皎洁的明月。

听那掌柜之言,这镇子中的僵尸今夜来吸食他的血液,几乎已是必然之事。沈言虽然明知道自己不是对方的对手,但他也不会束手就擒。

此刻离开这里,沈言不是没有想过。但他却有另外一个猜测,如果他这么做了,恐怕最后的一线生机都会消失掉。

因为……他此刻的自信,完全来自于知道那僵尸出没的时间是子时。一旦此刻他想要离开,说不定便会直接将其逼出来。

这样一来,敌在暗己在明,若是被对方暗地里偷袭,沈言可不觉得自己能在一个实力至少都在塑体阶七层以上的强者偷袭下活命。

正面相对,知道对方在何处,那还有很大的机会。

“已经亥时了……”

沈言抬头看了看上方的朦胧之月,低声喃喃道。那月色比之先前,却是又模糊了三分……此刻仿佛已经要缩进云中一般。

(但愿我猜测的事情,不是真的……否则可就糟糕了!)

紧了紧掌柜给找来的长衫,沈言心中却是没由来的有些寒意。

未知,总是让人心中没底的……亦或者,这份寒意是来自于那份莫名的孤独也说不定。

……

时间静默的流逝着,随着体内真气莫名的感应到周围发生了一种玄奥的变化,沈言顿然知道,子时……已经到了!

在这种交替的时候,天地间的灵气自然会发生改变。此刻,乃是一天之中的起始点,也是阴气最重的时候!

所谓子夜,月黑风高。果不然,天空中本就迷蒙的月亮,瞬间隐入了云中。

而这镇子却是连丝毫的灯火都没有,除了犬畜的叫声之外,也是没有丁点儿的响动。那种莫名的寒意,越来越重。

沈言眸中冷光一闪而过,周身真气暴转,已经到了蓄势而发的地步。

(……虽然刚刚的感觉是有点奇怪,但似乎我的猜测失误了呢……不过这样也好,至少不用面对更多的……)

心中念罢,沈言神色猛然间凝滞,带着一抹骇然,紧紧的盯着东北方。

尽管,那里只有一片的无尽深邃的夜色。

不过沈言却早已经被那个方向所散发出来的无尽怨气,戾气,阴气给震惊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这种气息似乎蔓延了整个镇子,常人根本感觉不到。甚至心性不够通明的修者,也是无法察觉的。

但沈言却感应的分明,且不说对方的实力,单单这无尽的怨憎之念,无尽的戾气,都足以证明对方的恐怖之处。

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才会出现如此强大的一个怪物。

沈言心头虽然骇然,但却强自压下心底的那份震惊。不说今生,纵是前世,他也没有见识过如此恐怖的阴戾之气,说一句冲天而起,都不为过。

无尽的恐惧,无尽的死寂。

(已经……来了么……)

沈言的眸子里闪过一抹凝重,所有负面的情绪,都被他强行压制在了心底深处。

这种情况下,想要离开这个镇子,那么一丁点的失误都不能有,否则一旦被吸食了血液,就会被对方种下印记,这绝不是沈言可以接受的事情。

……

随着那股阴森的戾气不断攀高,沈言也渐渐的听到了巨大的声响。

这声响分明就是急速跑动之间,才能发出的……沈言将真气运于双目,面前凛然一清。虽然仍然看不清远处的情形,但至少数丈之内,一清二楚!

不过片刻,一个健硕的身形便出现在了他的视线之内。

对方行为举止,以及穿着与常人无异,但一对眸子,却是黄.色的。那种很深邃的黄,沈言甚至不敢多看几眼对方的眼睛。

那深邃的黄.色瞳孔,仿佛带着一种无尽的死寂,要将他的心神都吸入其中一般。

“吼

随着沈言的眸子望了过去,对方似乎也注意到了他,当下便是嘶吼了起来。这低沉的吼声中,带着无穷的不甘和怨念。

(……看来,我的猜测果真错了……如果是这样的话,从这里逃出去,似乎也并非很困难的事情……)

在这一声嘶吼之后,周围再度静谧了下来。

这只僵尸好像也在打量沈言,似乎是想要探察一下他的实力。虽然吸食人血,成了一只僵尸,但其智慧却与常人一般无二。

(这僵尸实力虽强,但似乎并不能察觉到我的真实实力……这样子一来,他似乎也不敢轻易动手……)

沈言佯装一副安如泰山的模样,倒也有几分唬人的意味。

不过好在那僵尸好像丧失了探察他人实力的能力,所以此刻还没有直接对沈言发动攻击……而是处于一种观察的状态。

沈言心中想到这一点,当下也不心急,目光沉静如水,略有些冷厉的紧紧望着那僵尸略显苍白的脸庞。

他没敢去看对方的眸子,那一对黄.色的瞳孔中蕴藏着的死寂,连他都无法轻易忽视。

一旦露了怯,可就先机尽失了。

之所以会形成现在的局面,有两点原因。沈言知晓了对方出没的时间,所以干脆直接在客栈的屋顶等待着对方的出现。

这么做,主要就是为了拉平双方的位置,让两者对等。否则这僵尸隐藏在暗中,沈言就无计可施了。

第二点,是他心性,定力极佳,纵然明知对方实力强横,可以瞬间灭杀了他。但沈言也没有露出半分怯色,反而一副大义凌然,横眉冷目的模样。

这幅姿态,完全震住了那没有办法探察他气息的僵尸。虽然可能托不了多久,但显然,留给沈言反应的时间,还是足够的。

(现在就逃……似乎有些不太合适!这个距离,只怕须臾间他就能抓住我……落在了对方手中,纵然有千般手段,也不可能离开此地了!)

沈言并没有急着和这僵尸来一场追逐游戏,此刻就跑……明显就是露怯,一旦有了退意,那僵尸必然知道他的实力很低……

若对方来追,如此近的距离,沈言成功甩脱对方的机会,是极小的。

(……既然他也吃不准我的手段……那就可以瞒天过海……只需要片刻时间,就足以让我消失在他的视野里……)

沈言体内真气急速运转着,同时脑海中,也是瞬间做出了最适合现在这种情况的决定。成或者败,尽在此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