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二零九不妙的局势

二零九 不妙的局势

“雷闪……”

右拳之上光芒一闪,一人再度殒命。沈言的身形,也是瞬间窜入了这人身后的巷道之中……他不想杀人,但此刻却是不得已而为之。

沈言也不是那种将善良当成至高标准的人,他所做出的一切对他人有益的事情,是基于不会影响到自己这一条准则之上的。

若是在自己的安危和他人的性命之间做出一个抉择,那么沈言必然不会心慈手软。更何况,这些人也算不得一个正常人了。

他已经有种猜测,这些被吸食了血液的人类,体内的生机应该完全来自于那只僵尸,如果对方一旦停止了这种联系,那么所有人就会瞬间死亡。

这样,也就可以解释,为什么想要逃跑的人,都会在瞬间变成干尸了。因为他们体内的生机,在倏然间就被这只僵尸全部阻断了。

“先前离开的慌忙,却是直接跑反了方向……”

沈言一边屏住自己的呼吸,隐藏在巷道的角落之中,一边喃喃道。

他入镇之时,走的根本就不是这边。所以此刻沈言,已经丢失了方向……而他也不敢直接跳上高出来观察,那样简直是自己暴露自己的位置。

那僵尸只要不是白痴,自然不可能一条巷道一条巷道的找他,必然是在高处寻找他的踪迹,站得高看得远这一点,沈言自然明白。

方向反了,那么到那镇子的入口处,也就更加的困难了。

虽然这镇子的入口和出口显然不止一两个,但沈言却只记得自己进入之时的那一个。与其去寻找其他的入口出口,还不如浪费时间想想,怎么从这里绕回去。”

周围已经完全被控制住的镇中居民,此刻发出了让人心中渗然的声音。他们似乎是想要嘶吼,但却只能发出低低的哀鸣。

或者说,这声音中更多的,也是透露着一种怨气。

他们被那僵尸吸食了血液,受到对方操纵而产生的一种怨气。此刻他们等于死了,也等于没有死……

所谓生不如死,大概如此。

一人的怨气也许并不可怕,但整个镇子上的局民,又岂止万千……沈言几乎走到任何地方,都可以听见这低沉闷然的嘶鸣声。

他又不敢将凝聚在自己双耳之上的真气散去,一旦他对周围僵尸步伐的掌控力变弱,那么躲避起来,也就变得更加困难。

找出一条安全的路线,并非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沈言必须计算,怎么样才能尽量不被那些人的目光触及到……

而且,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就算撞见,那么可以在第一时间看见他的人,也只有一个而已!只有这样,沈言才能将其瞬间击杀,而后脱离。

否则,只有等着那已经极度愤怒的僵尸来收取他的小命。

沈言丝毫不怀疑,那僵尸会否杀了他……对方显然已经被他的行为举止给深深的激怒了,可以说,一旦被擒住,殒命几乎是必然的事情。

……

一种无形的怨气和死寂弥漫在这一片天地间,沈言感觉体内的真气和外界灵气的沟通,都被阻断掉了。

不过所幸,他心脏处的九转金丹,似乎也是感受到了这种莫名的气息,而不断的颤动了起来,一股股精纯到了极致的灵气,随着一次次的颤动,让他体内的真气再度充盈起来。

而且九转金丹中,似乎还蕴藏着一种冷冽的清心药力,每一股药力化入体内,都让沈言那有些被这无形怨气搅得烦躁的心情,舒缓了下来。

若非如此,只怕这短短一刻钟的时间,沈言已经被逼的心神紊乱起来。不是说他的心性不够坚定,而是这股怨气,实在是太剧烈了。

他的修为,还不足以抑制住这股足有成千上万人产生的无穷怨气。更何况,僵尸本就是世间至阴至邪之物,有着如此怨气,也是极为正常的。

幸亏这九转金丹乃黄级九品的无上至宝,否则沈言此刻,哪里还能心静如水的分析自己该怎么躲避这满镇的行尸。

他此刻早已经没有了先前杀人的一丝愧疚感,因为随着时间的推移,大概就是在一刻钟之后,沈言便发现,镇子上的人类气息,已经完全消失了。

死气。

只有一种浓郁的死亡气息,夹杂着无尽的怨气和戾气。这样一来,沈言自然明白,这满镇的人,早已经都成了尸体……

不过是因为受到那僵尸的操纵,还能行动而已。

也就是说,每一个尸体的目光,只要可以在看到沈言的瞬间观察出周围的环境,那么那僵尸也会同时知道。

但幸好,沈言早已经料到了这僵尸寻找他的手段。

所以每一次一旦被某个镇中居民的目光触及到,他就会暴起击毙对方……这样一来,对方只看到了他的脸,同样不知道他在何处。

也幸好此时是深夜,而且天空中的明月也隐入了云中,否则沈言必然不可能躲藏的如此轻松,要知道,有一点亮光和没有光的时候,是完全不同的。

可以说,常人此刻进入这个镇子,绝对是目不能视。

因为不但没有月光,没有灯光……甚至仅仅的那一丝细微夜光,都被无尽的死寂之气给吞噬了。

这镇子,现在已经成了一个死亡之地。

除了那僵尸,也就只有沈言一个还有着自主意识的人了。不过两人的实力,却根本不对等……更何况,前者还有着这满镇的行尸相助。

“似乎这怨气和死气正在不断的加强……但现在没走一步,几乎都要躲避半天!”

沈言心中也不由的有些焦急。

他也不知道九转金丹对这种负面气息的抑制是不是一直有效,现在才不过一刻多钟而已,若是等到半个时辰之后,一个时辰之后呢?

加上因为死气的蔓延,这些行尸的动作也是迅速了许多。沈言虽然还依稀记得到他进入镇子的入口处,但想要赶过去,也不是简简单单的事情。

他不可能走直线,不但不能走,更要不断的绕来绕去!有时间往左,有时间往右,甚至还要倒退……否则就会被大量的行尸看到。

纵然心性极为坚毅,但沈言现在一时半刻,也想不出什么好的办法来脱身。他只有暂且先按照先前的想法,一点点的靠近这镇子的入口之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