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二一零不求惊世也要动天

二一零 不求惊世,也要动天

“……不过半个时辰而已,这里变得已经跟先前完全不同了……单单这死气,只怕常人进来,就会瞬间丧失心智!”

沈言缓缓的贴着墙角挪动这脚步,一边在心中暗道。

贴着墙壁走,就可以避免后方突然出现一具行尸,而他又反应不过来……本来沈言在这种负面气息萦绕整个镇子的情况下,就算不死,应当也是奄奄一息了。

可惜偏偏有着九转金丹这种逆天之物,所以沈言不但没有因为这些死气变得虚弱,反而随着时间的推移,体内的真气越来越充盈。

九转金丹炼制之时,似乎里面的药材也有着一种清心定心的作用,所以沈言的思维,也随着药力的散发而越来越清晰。

所以虽然现在的情况看起来岌岌可危,但只要他自己小心谨慎些,暂且还是没有什么大问题的。

沈言唯一担心的就是,那僵尸是不是还有后招。

如果对方真的铁了心的想要杀了他泄愤,那么他真的能从这个镇子逃离出去么?这只僵尸的实力,既然已经达到了至少塑体阶七层这个地步,那么对方隐藏的手段,也不是沈言可以轻易判断出来的。

……

沈言猛然定住脚步,而后赶忙闪进了另一条岔道。

他的面庞之上,也是浮现出一抹骇然之色。

“这……怎么一回事,为何这些行尸的气息,突然在一瞬间增强了这么多,按照现在的气息来看,几乎都达到了普通养身阶三层修者的地步了!”

沈言感觉到了一丝不妙,虽然养身阶三层他也可以轻松应付,可问题显然没有这么简单……因为他发现,这些行尸的气息变化,和周围的死气浓郁有着丝丝缕缕的联系。

而且不需要刻意的去感觉,就能发现周围的死气不断变得更强烈。沈言觉得,这种情况如果再持续下去的话,说不定这些行尸都有可能达到养身阶五六层的地步。

如果这样子的话,沈言想要以雷霆手段灭杀对方,根本就不是轻易能做到的事情。想要让那些行尸连周围的环境都无法传递给那僵尸,绝对极其困难。

养身阶五六层,沈言用尽全力,想要一招毙命,几乎也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现在还好,只是养身阶三层,属于养身低段的地步,沈言还是可以用雷霆手段灭杀看到他的任何人。

但若还不能想出一个合理的解决方案,那么之后随着时间的流逝,待得所有的行尸实力成长到他不能一击毙命的时候,想要离开这里,就更为艰难了。

因为现在,就算遇到了有行尸挡住前进的路,如果只是一两只,沈言可以轻易的灭杀其中之一,而后继续前行。

但若不能将其一击毙命,那么他根本就不敢像现在这般,只能避开所有一切被阻拦住的道路。

那样一来,他能走的巷道,就必然会更少。而且需要绕的路程也就会更多,所以沈言,并不想让局势发展到那样的地步。

“塑体境还是锻骨境……若是可以知道他真实的实力,那就好了……”

沈言心头略微叹了口气。

他手中还有着一张神行符印,日行五千里。这个速度,是足以将塑体境九层的修者都甩在身后的。

但若是到了筋骨如钢的锻骨境,那么绝对可以将沈言追上。到达了锻骨境的修者,和塑体境界的修者,根本就是两个概念。

锻骨境,骨如金刚,拳脚之上,根本连真气都不需要运转,都能有千钧之力!呼吸间三四里路,就跟玩儿一样。

而且这种速度,还是不需要真气加持的。完完全全靠着肉体自身的能力,就能以这样的速度前行。

沈言虽然手中持有一张神行符印,但是他也不敢去赌,若对方的实力真的是锻骨境这个地步,那么他主动出逃,必然是自己暴露自己。

虽然靠着神行符印加持的速度,他可以轻易的甩掉这整个镇子中的其他行尸,但那僵尸若是追来,不用花费多少工夫,就可以赶上他。

一旦被对方追上,沈言几乎是不可能有半分反抗之力的。

所以,不到万不得已,这张神行符印还是留着为妙。而且在这镇中,好歹也有着可以藏匿的地方,出了镇子去了平原,那可就真的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了。

“……看来还得想一个万全之策!”

沈言感受着四周越来越浓郁的死寂之气,心头虽然略感烦闷,但还是忍住了那份焦急。这种时刻若是慌乱起来,可以说只有死路一条。

……

一座高耸入云的山巅之上,站立着一名白发白衣的男子。他的穿着,他的一切,都是那样简单的令人发指。

云雾缭绕间,那一抹白色,却足以让任何人将目光凝聚在其上。这山巅冷风凌厉,白雪皑皑,一眼望去,只能够看见无尽的云海。

男子身边的雪地之上,插着一柄长剑。长剑如同他自己一般朴素和简单,没有任何的装束,有的只是那一截凌厉的剑锋。

“月华之晶……”

随着这一声叹息,男子的目光中却是流转不尽的无可奈何。他的目光在话音落罢后,再度转向了面前的无尽云海,而后一动不动。

山巅之上呼啸的狂风,卷起一地白雪而后又飘散……不消多时,他的身躯已经被不断卷起而后落下的白雪覆盖了起来。

白发白衣白雪,一望无际的白,一如既往的白。男子的身形没有任何变化,他的目光亦没有丝毫波动,所有的一切,似乎都如同先前一样。

唯一不同的,只是他的身上,已经落满了一袭风雪。

“罢了……罢了……若不再去一次,又怎会甘心!”

许久许久。久到连山巅的狂风都停滞,久到连面前的云海都变得朦胧。

随着这一声长叹落罢,男子的身形却已然渐行渐远,唯一留在原地的,却是那从他身上抖落一地的风雪。

“……劫难,或许也不是劫难!或许你来到宗门之时,为师早已经离开多时……但剑神一笑,道法自然。若我不在,且修你想修的道,逆你想逆的天!”

“我的弟子,不求惊世,也要动天!”

男子怀中抱剑,一缕雪白的发梢掠过他微微起了皱痕的眼角。他的身形终于是走进了深邃的云雾之中,再看不见丝毫的影子。这在无垠雪地之上的喃喃自语,却又不知是说给何人而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