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二一一血芒

二一一血芒

随着时间的推移,沈言骇然的发现了一件事。

那就是他现在看到的所有行尸,都已经从先前常人的形态转变了真正的尸体。现在所有出现在他面前的,都是散发着恶臭,衣衫褴褛,蓬头垢面,脸上腐烂大片的真正尸体。

所以此刻空气中不但尸气死气浓郁,还夹杂着那种让人无法忽视的恶臭。尸臭味即便是沈言屏住呼吸,却也不能完全阻隔。

因为那种气息会自然而然的散入他的周围,侵入他的鼻中。

“……原来,从一开始我就错了!”

沈言心头不由得泛起一阵恶寒。

这整个镇子,原本就已经不存在了……是一个彻彻底底的死镇。所以那些宗门还有王朝才不会管顾,而这里面的所有居民,也全部都死去多时。

那僵尸似乎统率着这里的一切,而沈言误入此地所看到的一切,其实都属于一种假象。不过对方受到某种限制,白天的时候,并不能对他动手。

所以沈言一直没有察觉到危险,而等到察觉到的时候,却已经迟了。

正因如此,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死去多时的尸体才会慢慢的变化为原本的模样。否则怎么可能在短短不到一个时辰的功夫,变得全身腐烂呢?

“看来,必须得尽快从这里出去了,九转金丹虽然能清心明性,但问题是这股越来越浓郁的尸臭,足以击溃我的信心!”

沈言心头念罢,而后眸子微微闭了起来。

周围的行尸,此刻的实力已经隐隐达到了养身阶四层的地步。养身阶中段,到了这个地步,沈言想要以雷霆之势一招灭掉对方,已经有些困难了。

一二三层为初段,四五六层为中段,其中的差别也是极大的。

须臾之后,沈言终于是深深的吐出了一口气,而后蓦然睁开双目。尽管在这恶劣的幻境中已经徘徊了尽一个时辰,但是他除了对这环境越来越厌恶之外,并没有其他不适的地方。

一切,都因为那堪称逆天的神物,九转金丹。

沈言思索罢,而后蓦然纵身跃上了屋顶。

落在屋顶之上的时候,沈言身形猛然一蹲,而后右手按在了屋顶的瓦片之上。借着夜色和视野的阻挡,加之没有发出巨大的动静,所以倒是没有行尸抬头朝上方来看。

这整个镇子中的行尸都是没有思想的,他们的一切行为都依靠着那只僵尸的操纵。

可能也对方没有料到这种情况下,沈言居然还敢直接跳上屋顶,出现在高处的原因,才没有注意上方吧。

若是常人在这种情况下,只怕会想着能跑多远便跑多远。但沈言却没有丝毫动作,他在想,到底是等着这里的死气越来越浓郁,而他在里面一点点的艰难前行,还是就靠着这一次做出一个决断。

在下方,沈言若是想要躲,虽然困难,但也不是不可以。整个镇子如此之大,总有空隙可以让他躲避。

就算绕路,但也绝对可以去到镇子的入口之处。

不过主要的问题不是这些,绕路与否都是次要的。但有一点却是致命的,就是这些行尸的实力,会成长到一种什么地步。

那僵尸最低也是塑体境界的强者,按道理来说,这些行尸的实力,都有可能达到强身阶的地步。

若真的等到所有行尸吸收了足够的死气和尸气成长到他根本对付不了的地步,那可真的是丝毫的机会都没有了。

“试图侥幸出现,只怕最后事情反而会朝最坏的方向发展!”

沈言眼中毫光闪烁,纵然周围的环境已经恶劣到了一种无法忍受的地步,他也没有丝毫的慌乱。

虽然这些行尸实力可能会成长到强身阶这一点是他的猜测,但沈言却不想试一试自己的“运气”到底是好是坏。

“雷爆!!!”

少顷,沈言终于是蓦然站起身来。他居然直接运转体内真气,而后凝聚于双拳。

伴随着这一声凌厉大喝的,却是那雷光烁烁的刚猛一拳。

他竟然直接在空中出拳,每一拳都发出了一声巨响,仿佛雷霆崩裂一般。将这死寂的夜,终于打破了开来。

这镇子中除了那行尸的哀鸣声,惨嚎声,终于再度多出了一种至阳至刚,震颤人心的声音,一拳接着一拳,雷鸣阵阵

随着沈言不断在虚空击打,一圈圈的蓝白色光线,不断的荡漾开来,将这深邃的黑夜映衬的犹如白昼。

轰隆隆

这响声一点点的扩大开来,随着时间的推移,已经蔓延到了极远处。现在道路之上所有的行尸全部停止了动作,茫然的抬起自己那早已腐烂的头颅,望着沈言所在的方位。

“吼

恐怖的嘶吼声从极远处传来,瞬间将沈言凝聚了半天才弄出的巨大声响给震散了开来。这嘶吼声没有丝毫振奋人心的力量,反而更让人恐惧不已。

那种嘶吼,仿佛喉咙都已经腐烂一般,完完全全就如同一只嗜血的野兽,或许比野兽还要更加危险。

沈言蓦然收手站定,他的心头也是猛然间凝重了起来。

如果说不惧怕是不可能的,但强者,总是在所有的事情都过去了之后才会害怕。在事情还没有发生之前,便惧怕的,那叫做懦夫。

沈言可以很好的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即便是处于极度危险的情况下,也可以百分之百的发挥出自己应有的水准。

无论实力高低,只有努力的去拼搏,任何时候都不是没有丝毫机会的。

可要是连自己都放弃了,那么也就只有等待灭亡了。

“来了……成败,就看我的猜测对不对了!”

沈言眸子里的了寒芒已经完全凝滞成了一点,若是猜测失误,纵然实力不及那僵尸,他也绝不是束手就擒之辈。

话音刚罢,借着手中那还未散去的雷霆之光,沈言已经遥遥的看见了远处一个身影,直接在半空中飞驰。

奔腾之间,只需要脚尖在屋顶轻轻一点,便瞬间出现在数丈之外。跑动之间,居然也发出了隐隐的风雷之声。

恍若一个常人,面对一头发怒的豹子一般。

沈言几乎是刚刚看清对方的身影,那面容扭曲,一对黄.色眸子早已经是黄中带赤的僵尸,便出现在了百丈之内。

百丈,对这僵尸来说,可以说瞬间就能来到沈言的身边。

“若这便是他的极限速度,那么八成可能性是塑体阶九层……两成可能性是锻骨境界,但隐藏了自己真实的速度!”

沈言看着那越来越近的身影,没有丝毫慌乱。反而在心头冷静的计算起对方的移.动速度来,不过看这僵尸如此愤怒的模样,隐藏真实速度的可能性,实在不大。

“动用神行符印,半个时辰内可以完全将其甩开!他追不上我的可能性,是……九成!”沈言眸中冷光一闪,右手从怀中摸出了那张符印。

体内真气凝于指尖,瞬间而已,神行符印的启印指诀便被沈言掐了出来。那符印化为一道微不可查的金芒,而后没入了沈言的双腿中。

来如雷霆,去如风。

沈言感觉自己的身体,仿佛蕴藏着一种极为强悍的力量。那僵尸此刻,离他的距离也只不过剩下了不足五十丈而已。

淡然的留下一个笑容,沈言的身形倏然化为一道残影。

日行五千里,在常人的眼中也只能看见一道残影罢了。

“吼

那僵尸一愣,旋即一声凄厉的嚎叫声传了出来。而后面容蓦然扭曲了起来,头颅在空中摇晃着,嘴中赫然露出两颗尖利的牙齿。

而后他那黄中带赤的眸子,猛然射出一道渗然的血芒。在空中迎风便涨,瞬间已经变为了数尺长宽……

这血芒所过之处,连夜风都被绞成了粉碎。沈言留下的一片残影,瞬间便被吞噬了个一干二净……其速度极为之快,瞬间便追至沈言身后。

就在要触碰到沈言的后背之时,这血芒终于是消散了开来。

身后那僵尸的眸子也是略显疲惫了几分,不过更多的还是愤怒。略一迟疑之后,对方居然直接从下方摄来数只行尸,而后双手之上光芒闪烁,那几只行尸瞬间化为了齑粉。

僵尸眸中的神采,也在片刻之间恢复了正常。

且不提这僵尸在做些什么,那道血芒消散在身后的时候,沈言的面庞之上,早已经是冷汗涔涔。

这血芒差一点触及他的后背,沈言那个时候,已经感觉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危险气息,就如同他是在刀刃上行走一般。

就差一点,就差一点而已。若是被那戾气凝聚而成的血芒沾上,今日绝对是必死无疑。而且极有可能,连魂魄都被这僵尸摄去吞噬掉。

险,险之又险。悬,悬之有悬。

只是不到一尺的距离,就直接决定了生死,沈言再怎么能控制自己的心性,也还是差一点便脚下一软。

好歹这神行符印加持的速度并不需要他去可以控制,而是一个既定值。所以沈言虽然心头大汗淋漓,但还是保持着刚刚的速度前行。

那僵尸并没有在原地停留多久,吸食了几只行尸恢复之后,便一脚蹬碎了下方一大片屋顶,发出一声巨大的轰鸣,就朝着前方的沈言追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