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二一四会说话的僵尸

二一四会说话的僵尸

“汝……是何……是何人?”

那僵尸居高临下的看着躺在地上,面色惨白,气若游丝,口中还不断逸散着鲜血的沈言,断断续续的冷声道。

沈言虽然被对方一招打成了重伤,此刻却也不由得有些诧异。他没想到,这僵尸居然还会说话……纵然话音断断续续并不完整,但也足以让人感觉吃惊了。

“咳

沈言只是剧烈的咳嗽了几声,呛出胸中的淤血,却是没有回答这僵尸的问题。

“为何……要……毁了我的镇子……”

那僵尸眸中血光一闪而过,似乎又想到了那镇子已经化为虚无的事情。所以沈言此刻,甚至已经感觉到了一股犹如实质的杀气。

沈言心头苦笑一声,他已经郁闷到了极点。

这僵尸的意思好像一切都是他的错一般……可问题是,他如果早知道那镇子里面有着这么一个怪物,他也不会进去啊!

就算是晚上露宿野外,也比弄成现在这幅模样要好多了。

沈言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僵尸,所以也只是无奈的摇了摇头,意思就是说,这关我的事么?明明就是你自己搞砸一切的好不好!

“你……为什么……不让我吸食你的血液……我能感觉到你体内旺盛的精气,如果能吸食了你的……你的……血液,我就能大幅度的提升自己的实力!”

那僵尸愣了愣,似乎也没搞懂沈言想要表达什么。反而一脸愤怒的看着地上那张已经惨白如纸的消瘦脸庞,沉声道。

沈言的脸瞬间成了苦瓜。

若不是此刻连动一下都困难,沈言真的很想跳起来问一问这僵尸是不是智商有问题……合着他好像就应该自己束手就擒让对方吸食血液一般。

“为了抓你……我毁掉了自己凝聚了很长一段时间才出现的死气之镇!若你的血肉精华不足以弥补我的损失……”

僵尸眸中寒光一闪而过,尖利的两颗牙齿再度露了出来,散发着一抹渗人的意味。就连带着他说话之间,却也是利落了不少。

“我就会连同你的魂魄一起吞噬掉!”

吞噬魂魄,实际上是极其恶毒的手段。一旦魂飞魄散,可就真正的被断绝了转世的可能性……魂魄消散,那可就是真真正正的灭亡了!

沈言这句话倒是听懂了,这僵尸的意思也就是说……如果他血肉里的精华让对方满意,对方就留他的魂魄再入轮回。

反正入了轮回,也就记不清现在的仇怨了。所以一般来说,除了需要吸纳魂魄来修炼的一些魔门修者,是没有人会对一缕残魂赶尽杀绝的。

若是不满意,那自然一切皆休。

对方先前说的话,沈言反正一句没搞明白,就感觉一个字

冤!他觉得对方似乎是把所有的事情,都莫名其妙的变成他的过错了。

不过现在,沈言却是明白了一点。

这僵尸已然不可能饶他性命了,那么最后的结果显然只有两种了……到底是真正的魂飞魄散,还是留下一缕残魂再入轮回却依然是未知数。

……

说完这些话,僵尸眸中终于是泛起一抹渴望。

他能感觉到沈言身体之内,蕴藏着的那种无限的生机和旺盛的精华。

虽然他的身体也蕴藏着巨力,但同沈言不一样……他所有的一切,都是残次的,身体的力量也只是通过不断对筋骨的摧残而换来的罢了。

不过他乃是僵尸之身,本就不在乎身体的柔韧性,只要力量足够强大,那么一切都不是问题。

但沈言却不同,沈言的身体是通过九转金丹那强盛到极致的药力蕴养,加之龙象金身诀的逆天作用,才会拥有不符合和他修为的巨大力量。

他的身体成长是均衡的,是真真正正的血肉在变强。从内部改变,而不是单单是在外表上镀了一层钢铁。

在这僵尸的眼中,沈言身躯的每一寸角落,几乎都有着无穷无尽的吸引力。那种充满精纯灵气的血肉,对他有着致命的诱.惑。

僵尸低下了头来,那散发着森然寒芒的利齿也带着几分嗜血的意味。

沈言虽有心反抗,但却一丝力量都提不起来。他此刻,简直恨死那张莫名其妙出现在他手中的白纸了。

莫不然,他根本不可能突然停下脚步来观察那东西。不停下脚步,自然也不可能被面前的怪物一招给打成重伤了。

(今朝殒命,真可谓是滑天下之大稽了……)

沈言不后悔救了那数人,但那张白纸的的确确出现的太过于莫名其妙了。所以面临现在的状况,他也只有无奈的在心中苦笑了起来。

说到白纸,沈言努力的转动了一下脑袋,却发现那纸张已经因为他倒地之时没有抓稳而飘落在了离他约有数丈之远的地方。

这东西沈言根本不知道有什么用,加上现在似乎也不可能再将其捡回来了,所以只是看了一眼,沈言便收回了目光。

他使劲的挣扎了一下,但却没有丝毫的成果。

身体内虽然真气还算充盈,但这僵尸的力量实在是太过于巨大了。这一招,足以让他不能动弹分毫……

体内的九转金丹似乎每一次在他遇到危险的时候,都会源源不断的散发着自己的药力来滋润他的身体。

但那僵尸对他身体造成的创伤,已经牵扯到了内腑,绝对不是简简单单的药力流转就可以恢复过来的。

再说了,九转金丹也不是专门恢复伤势的丹药,它最主要的作用还是增强修为……而且还是日渐增长,对于伤势的恢复,只是因为丹药的药力太过于强大罢了。

黄级九品丹药,每在身体中流转一次,对沈言来说都是有着好处的。因为现在对于他来说,黄级九品丹药绝对是有着极大作用的。

虽然经过九转金丹精纯无比的药力在体内流转,沈言逐渐感觉到了一丝轻松,体内的伤势也似乎开始缓和了下来。

不过他即便用尽全力,也只能稍稍的做出一些简单的动作罢了。

沈言猜测,如果想要恢复到可以挣扎着站起来的地步,估计还需要一刻钟的时间。但一刻钟的时间,足够这僵尸杀掉他无数次了。

且不说他恢复了之后是不是僵尸的对手,就说一刻钟的时间,沈言又从哪里来?

半步锻骨境的强者,想要灭杀了他,绝对只在挥手之间。

“……吸食了你的血液,吞吃了你的血肉,我就可以步入下一个境界了……”

那僵尸舔了舔自己的嘴唇,露出一种渗人之极的目光,森然的盯着沈言。

后者虽然连有大动作都难,但他却是回望了过去,眸子里没有半分惧怕……纵然是有,也只是三分可惜,七分不舍罢了。

……

冷风飒飒,明月如刀。

无垠的平原之上,一名男子缓步前行。他的眸子,自始自终都一如既往的望着同一个方向,不高不低,不偏不倚。

甚至一路行来,连半分的变化都没有。

男子一袭黑色长衫,显得异常单薄,这渗然的夜风让他的衣襟猎猎作响。不过他却恍若未觉,仍然是一步步的朝前走去。

孤傲,冷漠,死寂。

这是他给人的感觉,也是唯一可以让人觉察到的东西。

他每一步的间距都一模一样,不多不少,形成了一种诡异的平衡。一头漆黑如墨的长发被夜风撩起,有时间甚至遮挡住了他的眸子。

纵然如此,男子依旧没有半分动容,他的视线,仍未改变过半分。

夜如斯,人如斯。

长发遮挡住了他的脸庞,但却依旧可以看见那一对没有任何情感的眸子。

如同这深邃无比的夜一般,让人看不真切。这眸子,居然深邃的让人心底发寒。这种寒冷,不是惧怕,而是从心底深处蔓延而出的一种寒冷,一种死寂。

就仿佛被这种死寂的感觉爬满了全身,不得不觉察到的寒冷。

黑衫,黑发,黑色的眸子。

甚至,连他脚下的鞋子,都是没有丝毫改变的黑色。

若非那一对漆黑的眸子中不断的闪烁着一种傲然不羁的寒芒,只怕他站立不动的话,都有可能因为融入这夜里而消失不见。

所幸,他一直在朝前方走着,从未停歇。

男子的身上,除了死寂还是死寂,除了深邃还是深邃。就如同死亡一般,没有任何人可以真正的接触到。

因为接触到的,都已经真正的死去了。

一声并不多么明显,但却无比清澈的剑吟声响起。在这寂静深邃的夜里,却显得是那样的清晰。

男子终于止步,目光中终于有了他色。

苍白如夜,深邃如夜。

那目光,竟已幽深到了如此的地步。

他蓦然反手抽出背上不断颤动的长剑,而后半响未动。

他的剑,一如他的衣衫一般,漆黑如墨。剑刃漆黑,剑柄漆黑。

唯一不同的,是他的手。

这男子的手,竟光华如玉一般,犹若绫罗绸缎,不起尘烟。他的手,雪白细腻的如同二八年华的少女,如同初生襁褓的婴儿。

这个全身上下,漆黑如夜,充满了死寂气息的男子,居然会有着一双白的令人不敢置信的手,仿佛初升的朝阳一般,满载着希望。

苍白的手,漆黑的剑。

细细盯着手中长剑看了半响,而后他的身形,倏然化为一道残影,居然是放弃了继续往前走,反而是朝着右边而去了。

ps:铛铛铛铛

晓财主童鞋的龙套,流.浪剑客希麟,横空出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