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二一五死亡剑道

第一卷 章 节二一五 死亡剑道

“我命休矣”

沈言再度挣扎了一下自己的身躯,却发现仍是徒然。眼见着面前僵尸已经伸出了自己僵硬无比,透着森森黑气的手臂,他心中无奈的长叹一声。

“你毁了我的镇子……就用你的性命来赔!”

沈言不怕死,但他怕的却是,他死了之后他的承诺,他的梦想,他的追求……所有的一切,都会破碎。

但此刻,他却只有等待死亡。

……

“好浓郁的死亡之气……这……居然还夹杂着尸气!”

一袭黑衣的男子,忽然面目一滞,而后忍不住的出声道。他的声音中蕴含着一抹生硬和冰冷,就仿佛许久不曾说话一般。

“若是吸收了这些气息,我的剑道,必然可以再上一层楼!”

男子面对可以提升自己实力的机会,那如同坚冰的脸庞之上,却也是露出了一抹热切。

一个修者,哪怕他不爱财,不爱.色……但对于实力的追求,是每一个修者,每一个在这逆天之路上前行的人,都不会抛却的。

……

僵尸直接一把将沈言抓了起来,后者的面上倒是没有丝毫惧怕之色,有的只是无尽的无奈和眷恋。

嘴中的利齿再度冒了出来,僵尸猛然将头一低,而后眸中泛着一抹血色,迫不及待的就往沈言的脖子上凑去。

“死亡杀剑断魂!”

一声漠然的轻吟从远处传来,随之而来的,便是一股极度危险的感觉。

“吼”

僵尸猛然怒吼,而后直接扔掉了沈言,顷刻间暴退数丈。沈言看的真切,就在对方松开他的一瞬间,原地便掠过了一道冷厉的墨色剑芒。

虽是墨色,但在如此皎洁的月光照耀下,却也看的真真切切。

沈言虽然不能有什么剧烈的动作,但是他的瞳孔还是忍不住猛的收缩了一下。这一道剑芒所过之处,从那僵尸身上逸散而出的黑气,居然全部消失不见。

(塑体……绝对是塑体阶!而且,必然在七层以上!)

沈言的眸子猛然紧缩了一下,而后又舒展了开来。他丝毫不怀疑这突然而来一道剑芒的主人,有着塑体阶的实力。

如若不是塑体阶,绝不可能轻易逼退着几乎半步锻骨境的僵尸。而且沈言敢赌,如果前者先前不立时作出反应而暴退,只怕连其手臂都要被直接斩下来。

虽然已经骨如精刚,但谁也不敢托大去硬生生的接下和自己同境界强者的一招。更何况,还是突兀而来的一招。

也算是这僵尸反应足够快,否则只怕他刚刚抓着沈言的右手,已经不在了。

……

风,倏然静止。

一袭黑衣的男子,此刻方才缓步行来。纵然那僵尸的气势不断攀升,他的步伐也未有丝毫凌乱,甚至连每一步的距离,都与先前一样。

苍白的手,握着漆黑的剑。

他手中的长剑斜指地面,随着他一步步的朝前走来,手中的长剑竟在地上划出了一道浅浅的沟壑。

站定,剑指前方数丈处那怨气滔天的僵尸,男子眸中的淡漠,转为了凌冽的杀机。

一人一僵尸,谨慎的互相打量着。

男子心中虽然因为这僵尸的实力而略显惊讶,但面上却不动声色。

至于那只僵尸的目光,却是显得更为愤怒了……先是一个沈言,现在又莫名其妙的跑出来一个剑客。

而且还都让他不得不终止自己的计划,这叫他如何不怒?

不过这僵尸显然不是一个无头无脑的家伙,虽然愤怒。但却没有如同对沈言一般立刻动手,因为他从这黑衣男子的身上,觉察到了一缕恐怖的气息。

“苍云一郡,莫非我人类疆土!”

“我道是何物,原来是从僵界偷偷溜进来的一只下等僵尸……那又是谁给你的胆子?敢在我人类修者的地盘上,肆意屠杀修士?”

黑衣男子的话音越来越冷厉,其中蕴藏着的杀机也越来越盛。

这无关任何东西,完全就是一种荣誉。

人族与异类,平常相安无事。但若是有一方违背了规则,那么另一方,必然会震怒!这是关乎种族的荣誉和声威,只要还有着一丝血性

便没有任何一个人类,会容忍异类在人类一方的疆土上,屠杀自己一方的修士。

“此事……与你无关!速速离去,本王不与你计较!”

那僵尸似乎也感觉到面前突然出现的剑客不好惹,在心底衡量了一下,还是谨慎道。

“好一个与我无关!!!你擅闯我人类疆土,意图格杀养身阶修士吸食血液提升功力,这等行为,举族不受!”

黑衣男子仰天狂笑一声,长剑遥指前方。随着这一声大喝,周围冷却的夜风,也是瞬间开始肆虐了起来。

他的衣襟再度猎猎作响了起来,在这夜风中,竟也不绝于耳。

“好一个王!!!区区一只黄.眼僵尸,竟胆敢在我人类地盘上称王!我大宋王朝的王者,哪一个不是那名震寰宇的强者!”

“莫说你区区僵界,纵然魔门妖族合力,又能拿我大宋王朝如何?”

黑衣男子冷声而笑,声音中满是不屑和嘲讽之意。

(大宋王朝的王者……那个级别的存在,又是什么样子的?)

沈言虽然不知道大宋王朝的王者是什么境界的强者,但却也被黑衣男子这一番话说的心头颤然不已。

震慑魔门妖族,名震寰宇,这又是何等的威风和实力?

怪不得连冷淡到如此地步的黑衣男子提起大宋王朝的王者之时,也是一脸的敬佩之意。

“你……在找死!!!”

那僵尸似乎被说到了痛处,目光也从先前的谨慎转为了厉然。

“……我时刻与死亡并肩而行!”

“一直都是!!!”

黑衣男子沉声道,话音中,竟是透露着一种绝望和死寂。这一瞬间的感觉,竟然盖过了那僵尸身上逸散而出的死气。

“且念你杀罪未成,我可饶恕你此次恶行,就此离去亦或生死一战!我……奉陪到底!”黑衣男子虽然并没有绝对的把握拿下面前这僵尸,但未战之前,气势上绝不能弱给他人。

……

僵尸的眸子闪烁不定了起来,不过在他看见躺在地上的沈言之后,神色却是一下子从犹豫转为了坚定。

毕竟有着这样充足血气的肉.体可不是那么容易遇见的,而且沈言体内似乎还藏有另一种极大的好处。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但这只僵尸对生灵的血气和精气,却是感受的很清楚。

他清晰的觉察到,原本被他一招打成重伤的沈言,居然一点点的恢复着。而且那速度极快,虽然他不在乎沈言的实力恢不恢复。

但他却知道,沈言体内必然隐藏着什么,否则他这蕴含了极重死气怨气的一招,普通养身阶的修者,只怕早已奄奄一息了。

哪里还能像先前的沈言一般,居然还可以挣扎几下。

纵然这黑衣男子给他一种极为危险的感觉,但毕竟还没有达到死亡危机的地步……所以这只僵尸也并不害怕对方可以轻易解决了他。

更何况,他吸收掉那死气形成的镇子,还没有完全吞噬掉其中的尸气怨气。还有许多死气在他的体内流转着,所以这只僵尸也不怕这一次战斗。

毕竟僵尸一族大多靠着肉.体战斗,但面前这黑衣男子显然是要利用真气使出剑招的!一旦后者的真气消耗到一定的地步,就不得不以身体本身的力量来决出胜负。

但同等阶层下,比肉体的力量,能比过僵尸一族的,还真没有多少。

何况他体内未吸收完的死气怨气,也可以在战斗中一点点的将其同化。可以说这场战斗,他是相当于处在一种不停恢复的状态下,这样要是还不敢打,那他还修炼做什么?

只要吞噬了沈言的血肉,他的实力必然可以进入下一个境界。

对于近在眼前的利益,这只僵尸是没有理由放弃的。除非,黑衣男子可以完全的震慑住他,或者比他强悍无数倍。

这样的实力差距才能让他转身就跑……但可惜,黑衣男子只是和他同阶。更何况他是塑体阶九层,可谓半步锻骨……

面前的黑衣男子,估计比他塑体阶巅峰的实力还要弱上一些。

所以……虽然人类修士的战斗能力相较于其他种族要多变一些,要强悍一些。但真正的想要决定胜负,也不是简简单单取决于这么一点差距。

“死亡剑道!”

“血食尸道!”

目光相触,黑衣男子和那僵尸先后暴出了自己的修炼之道来。这是一种尊重对手的表现,无论如何,毕竟两人都感觉到了对方所带来的压力。

当然,如果有人太过于高傲,那么不报出自己修炼之道,也是可以的。那样虽然无异于是对另一方的打脸,但也显得你气度狭小,目光短浅。

黑衣男子虽然冷傲,但真正的战斗起来,也是不会轻视任何一个人的。

在这弱肉强食,宗门无数的大陆上,轻视别人,就等于忽视了别人的底牌,就等于让自己时刻处于危险的边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