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二一六封魂斩魄

第一卷 章 节二一六 封魂斩魄

“夺命剑封魂!”

无数次的试探交手之后,黑衣男子总算是率先忍不住了。手中漆黑如墨的长剑之上泛过一抹冷光,而后身形倏然围着那僵尸闪烁了起来。

他的速度太快……在沈言的眼中就仿佛是瞬间从这个地方出现在了另外一个地方一般。瞬间而已,那满面凝重的僵尸四周,便出现了四道身影。

其中只有一面是黑衣男子的本体,另外三个方向都是他留下的残影。不过这残影,却诡异的没有顷刻消散。

在他们手中的长剑暴起一阵厉芒之后,随着一阵冷风吹过,三道虚影瞬间如同烟雾一般,一点点的飘散了开来。

四柄长剑,同时朝着中间的僵尸激射而去。

其中三柄皆是虚影,只有纵身跃起的黑衣男子手中的剑,才是真正的实体。

……

“血影拳风指芒!”

僵尸发出一声低吼,嘴中的利齿瞬间伸了出来。身形转动间,三拳击出……顿然三道散发着淡淡血芒的拳影,轰然迎上了那黑色的剑芒。

两者相触即散,只是让周围的灵气剧烈的波动了一下而已。

击出这三拳,僵尸眼中血色光芒骤然出现。变拳为指,指尖之上顿然出现了一道红光,散发着浓浓的滔天怨念。

不过瞬间,他的食指与中指,就触碰到了黑衣男子那冷厉如斯的一剑。

一声凄厉的剑吟声传了出来,黑衣男子手中的墨色长剑,居然不断的颤动了起来。虽然颤动的幅度极其细微,但速度确实极快。

剑吟声不断的响起,黑衣男子面上的神色也出现了一抹慎重。如此恐怖的肉.体,只怕在这个阶段下,也只有僵尸一族才可能拥有。

“无双剑斩魄!”

黑衣男子眼见手中长剑的颤动越来越剧烈,他知道这一招已经算是被这僵尸无声无息的化解了,细细看去,对方的指尖之上,也只是出现了一点白芒而已。

虽然明白对方将身体内的尸气加持到了指尖上,但若是没有恐怖的肉.体作为支持,只怕这一剑直接就能削去他半个手掌。

既然先手出招,自然不能让对方夺回先机。

黑衣男子居然是右手一松,而后直接后退半步。一拳极大在了剑柄之上,那墨色长剑受这股巨力,一下子迸发出了巨大的威力。

僵尸的指尖却也不可能轻易的将其抵挡住,被墨色长剑的这股力量直接震得后退了半步。他的面上却也是露出了一抹愠怒之色……

仔细看去,先前那只有一丝白芒的指尖之上,此时却是渗出了一些略微有些凝稠的红绿色血液。

尸气和鲜血混合自然会变成这般诡异的颜色。

这点伤势虽然无伤大雅,但毕竟双方的交手,是他先有了外伤,所以有一丝怒气也是极为正常的。

不过此刻显然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随着他被震开一步。黑衣男子也猛的再度抓住了长剑,而后纵身一跃,身形跃上半空数丈。

只是微微一挥,天地间倏然出现漫天剑影。

但这却并没有让地上站立着的僵尸眼花缭乱,他的目光始终没有变动,紧紧的盯着黑衣男子握着长剑的右手。

万千剑影聚合,一道虚幻的黑色剑芒顿然将黑衣男子手中的长剑包裹了起来。

就仿佛是那墨色长剑扩大了数倍一般,不过却是一道凝如实质的剑影。这剑影之上,充满了一种危险之极的气息。

巨大剑影刚刚凝聚了出来,黑衣男子直接顺势斩出。

天空中一道巨大剑芒顿然呈九十度角,斜斜的斩了下来,一时之间,威风无两。

(好恐怖的一剑……斩魄!若是这僵尸有魄的话,只怕也会惧怕这一剑的声威吧!)

两者多番拼斗下来,沈言虽然仍然躺在地上,却也因为九转金丹的强大功效而恢复了一些。看到这声威惊人的一剑,他终于是忍不住的在心中暗道。

所谓人有三魂七魄。

不过这僵尸,只怕只有魂,而无魄。

魄主人七情,魂主人性命。这僵尸分明是超脱生死,有命无情。所以这斩魄之剑,其实对他的作用,是甚微的。

虽然沈言的想法大致无错,但僵尸的修行却并非这么简简单单。他们的魂魄牵扯极为之重,但因此时无关紧要,权且按下不表。

……

剑与拳的碰撞。

肉.体之力与剑修的较量。

两者的修为不相上下,许久之后,却是各有损伤,可以说谁也没有占到便宜。而黑衣男子显然要更为落魄一些……

毕竟他要使用剑招,对体内真气的消耗是极大的。而这僵尸是动用肉.体的力量,只需要一点点的尸气加持就足以了。

况且他体内那些还没有吸收殆尽的死气和怨气,足以恢复他的消耗。

黑衣男子自然懂一直战斗下去,对自己是没有一点好处的。可是他纵然全力以赴,也只能堪堪将这僵尸逼退几步罢了。

赢不了,也输不了。

至少目前是这么一个情况,但若是再这样持续下去,等到他的真气消耗干净,而又无法恢复的话,那么等待他的结果,自然无需多说。

这也正是为什么,沈言修炼龙象金身那么苦难的缘故。肉.体的力量,受到的限制是极为之大的。

因为动用肉.体,只要生命不衰竭,足以一直战斗下去。但修者却不一样,动用一些灵诀,战技,都是需要真气支持的。

虽然修炼到后期,真气缺乏的情况不大会出现。但是在塑体阶的时候,一个需要真气充盈才能发挥出完整战斗力的剑修,面对一个只需要一点点尸气加持便能以肉.体战斗的僵尸,绝对是处于弱势的。

罢手。

自然不可能,现在就算是黑衣男子想罢手,这只僵尸也不会如此轻易的收手。想要在修炼界吃得开,要么就是装一个彻头彻尾的孙子,要么就是当一个心狠手辣的屠夫。

一旦开始战斗,必须斩草除根。

留下对方姓名,是修炼界最忌讳的事情。因为……你并不清楚对方的背景。放了对方一条性命,可能不久就会见证你自己的陨落。

这僵尸又是异类,加之现在在人类修者的地盘上动起手来,而且还是为了吸食血液,一旦被人类强者发现,可以说殒命是必然的事情。

虽然僵尸不死不灭,但外力直接摧毁了他的一切,那么他自然也就活不成了。更何况他是僵尸这种异类,想要再入轮回都不可能。

三魂七魄不全,投胎转世都是一种奢望。

……

既然不能罢手,那么自然要继续打下去,可问题是怎么打!如果和先前一样消耗下去,那么等待黑衣男子和沈言的,自然是死路一条。

沈言碰到黑衣男子几乎已经是天大的运气了,碰巧后者又是修炼的死亡剑道,对死气极为敏感,所以才会碰巧暂且救下了沈言。

又因为对方想要杀掉沈言,黑衣男子不希望对方在人类修士的地盘上如此肆意妄来,所以才**差阳错的和那僵尸战斗起来。

但想要再遇到一个修者,明明感应到了这里战斗的气息,还往过来赶的,却几乎是不可能了。且不说此刻,已经是深夜。

就算有修者来此,只怕修为也不足以对这僵尸造成威胁。

塑体阶的修者虽然在大宗门内不算什么,但在俗世间,绝对称的上强者二字了。

……

“怎么……不继续动手了……”

那僵尸似乎也松了一口气,毕竟黑衣男子给他的危险感觉还是极重的。此刻觉察到对方似乎真气消耗过大,他也轻松了几分。

不过说话之间,他的声音里却满是戏谑。

“你不动手……那么换我了!”

说话之间,先手之势瞬间逆转。

不!没有逆转……黑衣男子在他说话之时,眸中已是厉芒一闪。此时居然是直接纵身前来,长剑之上剑气横飞。

周围的空气,似乎在他们两人的气息萦绕之中,都带上了一种浓浓的死寂之意。

一者是不死不灭的僵尸,一者是修习死亡之道的剑客。

两人身上,每一个角落都蕴藏着一种名为死亡气息的东西。无论是尸气怨气,无论是修习死亡剑道所凝练而成的死亡之气。

全部都是那样的令人心惊胆颤。

……

(看来局势并不太乐观……)

沈言此刻的伤势已经恢复了近乎一半,毕竟此时也过去了近乎半刻钟。他的伤势在九转金丹的药力之下,也是痊愈的极快。

但他却是没有从地面之上起来,因为现在一旦起来,无论引起谁的注意都是不妙的。那僵尸看见他,必然会闹闹的盯紧他。

若是打扰了正在战斗之中的黑衣男子而让其分心,可能对方会立刻因为这一点点的破绽而被那僵尸直接拿下。

(如果照现在的情况发展下去,那么这男子取胜的几率……怕是不足四成啊!)

沈言眉眼之间,也是流露出一抹焦急之色。

毕竟刚刚他已经近乎绝望了,此时有了希望自然不可能那么轻易的放弃。

(这还是在一刻钟之内……一刻钟之后,半个时辰以内,胜率恐怕至多只有两成半!半个时辰之后,只怕也不需用打了,那个时候分出结果几乎是必然的!)

沈言在思索,以自己这一点点微薄的力量,怎样才能最大限度的帮助到黑衣男子。

毕竟他们现在的情况,可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