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二二八烟雨上云楼

仙誓 二二八 烟雨上云楼

沈言蓦然抬头,却发现自己在这城墙之下,竟恍若一只蚂蚁般渺小。

目测之下,城头至城角,应当足足有五十八丈的高度。怕是也只有这样的浩瀚和宏伟,才配得上上云城之名。

周边修者来往络绎不绝,不过大多数都是进城,出城之人极少。因为除了骆驼峰,其实还有其他道路可以来到东城门。

但出城,走东城门是最傻的做法。西城门之后是各大宗门的山门所在,大部分宗门都在西方……北城门,南城门,则是通往另外的地方。

沈言从骆驼山取路来此,到了御寒草原却也能看见许多修者。

在数百丈之外沈言看这东城门,修者极多,好似已经水泄不通了一般。不过到了城门之下,方才知道自己的想法有多么可笑。

且不说城门之高,单单城门的宽度,便足有三十二丈。

离得远了,看着数百个人也只道城门只有这么宽,但到了近处,却发现数百人,分散而站之下,连半边城门都没有占到。

沈言抬头看着那几乎不能触及的城头,深深的吸了口气,而后错过身边数人,连走了数丈,才真正的将城墙甩在了身后。

虽然积雪极厚,而且天空终年飘雪不绝。

但也只有城中的屋顶等地,才能看见茫茫的积雪罢了。至于街道之上,尽是时时刻刻有着轰然出现的滚滚热流,直接蒸干了其上的白雪。

这分明就是阵法之力,笼罩了整个上云城的所有街道,让其不沾染半分雪痕。

沈言站在东城门口,看着面前的主干道,几乎已不能言语。

他一人站在此处,竟如同沧海一栗般渺小。

前世的大城池,主干道能供十六马并行已是不得了之极。但沈言目测之下,这上云城东城门的主干道,莫说十六马并行,纵然再多上数倍,也是枉然!

他大概估计了一下,若真要算起来,这一条主干道,最起码可供一百八十六马同时奔行,而且还不会太过拥挤。

这大道笔直的让人感觉不可思议,而且一路望去……尽是那沉淀了数万年的幽深青色,街道之上的青砖,也弥漫着一种沧桑古老的气息。

周遭尽是白雪茫茫,唯有这一条通透笔直的幽青色大道不沾半分霜雪,更显脱俗。

人来人往,时刻不休。

沈言一边顺着正道往前走,一边观察着身周的许多修者。一路看下来,竟然没有一个强身阶七层以下的修者,最低的一个,居然都是强身八层的修为。

看来在上云城这种周围历练地点极其凶险的地方,没有一些实力,是根本不敢来此的。

强身阶八层,其实对于沈言来说并不算什么。他此刻到了强身阶一层,靠着手中的九转雷霆诀,以及雷动九天拳法和蚍蜉雷窍的神奇之处,完全可以轻松将其撂倒在地。

但最低都是强身阶八层……也就代表着,其实这城池中来往的修者,大多都是强身九层以上,甚至塑体阶的存在。

没有达到这样的实力,想要去雪海山脉,甚至是雪云沼泽历练,是极其危险的事情。

(塑体阶……怪不得上云城可以算是苍云西郡最繁荣的地方!若要按照武力来算的,只怕上云城在苍云西郡,也算是顶尖武力的汇聚地点之一了!)沈言心中暗道。

其他的地方,自然就不外乎万剑宗这类顶级宗门。相比之下,万剑宗的力量只怕比上云城还要更甚一筹。

但和苍云郡城比起来,却又算不得什么了。

……

沈言一路行来,想要找一间客栈休息一番,却发现大部分客栈之中,多时普通人,文人墨客走卒贩夫都有。

偏偏就是没有修者立足的客栈,直到走出很远之后,他才顿住了脚步。

风雪凝天地,烟雨上云楼!

沈言静静的站在青砖铺就的大道之上,看着面前这一座顶着厚厚白雪的酒楼。酒楼足有九层,门前两根门柱之上,刻画着这大气凛然的两句话。

刚刚看见这十个字,沈言便瞬间被吸引住了。

字迹显得平凡无奇,但前世他是什么境界,渡劫期巅峰……可以斩破天劫的存在!纵然修为已经不在,但眼界也绝非常人可比。

虽然这十个字看似平凡,但其中却蕴含着一种气息,这种气息很淡很淡……但沈言却感受的分明。

从这十个字中,沈言便能看出写出这字的人那凌天的傲气,还有广阔的胸襟。

这十个字显然是最后工匠按照模子雕刻上去的,但还能有着这样的气势,真难以想象,那原本的字迹,又是怎样让人难以忽视了。

风雪凝天地,何等之大气磅礴,却又是那样自然的让人折服。风雪凝聚而成的天地,也正附和这苍云西郡之景。

烟雨上云楼。风雪茫茫,兼着几行烟雨,更是不由得便使人感慨起这天地浩瀚,万物沧桑。这酒楼,或可称云楼,也可称之为上云楼!

烟雨上,云楼。烟雨,上云楼。

这酒楼沈言不消多想,便知道是整个城池中最大的酒楼。而且很显然,如此之宏伟的城池中,显然不止这一家酒楼。

沈言抬眼望去,这上云楼的第一层,居然热闹之极,而且其中落座之人,皆是强身境界,没有一人例外!

(好恐怖的地方……一共九层,莫不然第一层是招待强身阶修者,第二层则是塑体阶修者?如果这样看来,只怕这上云楼中的强者也不少!)沈言虽然不觉得此处会有周天境界的强者出现,可至少锻骨炼髓境的修者,应当不少。锻骨境,炼髓境!也代表了整个修炼界,中低端力量中最为强盛的两个境界!

看天赋,从何处来看,就是看这年龄与境界,若是能在知天命前达到锻骨境界,便是俗世里少有的天才,而立之前进入锻骨境,就是各大宗门的天才人物。

虽在大宗门里,这锻骨炼髓两个境界也算不得什么。可在外界,尤其是在俗世,锻骨炼髓境,已经是许多人终生不得其门而入的境界了。

(在这里似乎隐藏气息的人极少……二三楼的人数似乎也不少,到了四五层虽然也有人,但比之前三层,却是冷清了许多!)二楼的谈话声可以听见,大概也能判断出几分。三楼以及其上,大多数修者却是都没有隐藏自己的气息,所以沈言倒能感觉到。

至于五层以上有没有人,他却委实不知了。毕竟到了那个地步,就算不隐藏气息,沈言也是很难感应到的。

而且这上云城中,似乎有着一种冥冥之中的力量,在压制着灵识的感应范围和体内真气的运转。沈言无需多想,便知道这是阵法之力。

如同各大宗门的护山阵法一般,这上云城中,自然也有防御阵法。不过却不像宗门那般显露,只是属于一种压制类的阵法罢了。

在这里面动手,外来者若是不能破阵,实力自然要受到几分压制。而上云城中的守备力量,却可以百分百的发挥出来,显然是占据了极大的优势。

不过这阵法,也只是一个作为一个摆设罢了。至少……沈言觉得应该不可能有人敢在上云城动手。

如立云端,可不是简简单单的一句话而已。

若是上云城被人进攻,只怕万剑宗顷刻便会派遣无数弟子前来支援……万剑宗里的太上长老,并不是简简单单作为一种震慑力量的存在。

他们动起手来,也是丝毫不会含糊。

沈言一步跨入酒楼之中,只这一步,便恍若换了一个天地般。

身上的冷意居然完全消散了开去,沈言此刻纵然不运转体内的真气,也感觉不到丝毫的寒冷气息。

(又是阵法……好大的手笔,居然设了隔灵阵!)且不说身上的寒冷消失了,就连带着空气中的灵气,也是浓郁了几分。沈言虽然对阵法并无钻研,但多少也看过许多书籍。

这隔灵阵,也并非是什么秘密的大阵,所以书中也略有记载。

隔灵阵的作用,就是隔断天地灵气,达到改变灵气浓郁程度和温度的效果。这阵法,在宗门之中,一般是用来培育灵草之类的东西才会设立的。

改变气候,对于那种需求环境极其挑剔的灵草是极为省事的一件事。若是没有这阵法,有些灵草的培育,还不知道要多费几番周折。

但是这阵法设立在酒楼之中,却是有些大材小用了。

而且还是整整九层楼……若全部用这隔灵阵改变气候和灵气浓郁程度,只怕耗费的灵石也不会是一件小数目。

说道灵石,其实沈言还没见识过。

他只知道灵石和丹药一样,是修炼界常用来交易的,类似俗世里金银一样的东西。不过金银比之于灵石,就如同粪土一般。

灵石可以让阵法运转,可以提取其中灵气用来修炼。这只是它最常见的作用罢了,至于还有的用途,倒也不是那么重要了。

……

在上云楼中站定,沈言看了一眼,更是惊讶。在外界看来这上云楼也并非很大,但是进入其中之后,才发现别有天地。

整个空间,好似扩大了数倍有余。

其中强身阶的修者,只怕不下数千……但并不能将上云楼第一层挤得水泄不通。沈言扫了这充斥着一种古朴气息的酒楼一眼,找了一处靠窗的位置,而后落座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