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二二九城主欧阳岚

二二九 城主欧阳岚

窗外的景色,仍然是那样的迷人。

雪景,无论怎样去看,怎样去琢磨,都是那样让人心痛,那样让人心醉。

沈言坐在窗边,一时之间竟是沉浸在自己的心境中不能自拔。

直到片刻之后他才恍然一愣,而后方才注意到身边站立着的小厮!这小厮唇红齿白,一袭蓝色长衫着身,居然如同一个知书达理的公子一般。

纵然沈言半天沉浸在自己的心境中没有回应他的话,但这小厮居然没有丝毫不恼,而是一直端端正正的站立在原地。

“这位公子,有什么可以为你效劳的?”

那小厮言语之间,不卑不亢,丝毫没有因为自己的身份而感觉低人一等,也没有因为沈言的修为只有强身阶一层而轻视他。

不愧是上云楼!

沈言心中暗叹一声,这就是档次……是专门为修者而设立的酒楼,普通人纵然家财万贯,也是不可能进来的。

伺候修者用餐,在普通人看来,也是极光荣的事情。

“……行路多时,难免腹中饥饿!随意做上三五个小菜,而后来上一碗白米饭便罢!”沈言倒也没有那么挑剔。

他来这上云城,主要就是为了见识一下这城池到底是何等模样。

至于打尖住店倒是其次,不过既然看见了这上云楼,沈言也就顺路进来坐坐。这上云楼倒也没有落了自己和上云城齐名的名头,无论是从外观和手笔,都足以配得上这三个字。

“却不知公子是用普通饭菜,还是灵食?”

那小厮却没有就此离开,而是站在原地,略带几分歉意地询问道。

“灵食?”沈言眉头一挑。

“普通饭菜,便是俗世里普通人食用的菜肴……灵食,则是专门为修者而做的菜肴!”那小厮也不因为沈言见识浅薄而嘲笑他,反而耐心之极的解释道。

沈言恍然大悟,正要说那就准备灵食吧,不过转瞬之间,一想自己又没有灵石和可以用来交易的丹药,是以话还没有出口,便改了意思

“灵食是否能用俗世银钱付账?”

那小厮微微愣了愣,旋即点了点头。

“既然可以……那便尝一尝你口中所谓的灵食!”

沈言摸了摸自己腰间的钱袋,其中却是还有着半片金叶子和几十两碎银,既然能用俗世金银付账,这些钱财想也够了。

小厮略微怔了怔,而后刚要说些什么,却是被沈言接下来的话给堵了回去。

“你这小厮……还愣在此处作甚?既然能用金银付账,那便行了!将你上云楼的招牌灵食来上几样便行,莫不是还怕我在此撒泼不成?”

沈言倒是略有了一丝怒意,这小厮的模样似乎是觉得他没钱付账一般。再入了修炼界,虽然只是强身一阶,但沈言的心态却已然和先前养身阶时不同了。

这小厮纵然再如何知书达理,俊秀非凡,但也只是寻常人罢了。对于与天争命的修者来说,根本算不得什么。

听沈言这么一说,这小厮也就收回了自己想要说的话,而后在硕大的大厅中饶行了起来,却不知道将沈言的话传递给后厨,还需要多久。

无聊之下,沈言便细细的听起周围人的议论来。

这一听之下,倒也听到了许多有用的消息。

……

“……上云城主先前没有掩盖气息直接出城,却不知是为了何事!这会儿回来也是气势外露丝毫没有掩藏的意思,可能真的发生了什么大事!”

气势外放和不掩饰可不是同一个意思,就算是境界再高,但是外放气势的话,哪怕一个普通人都知道你是强者了。

所以先前的气息足以让这些人知道是谁出了城……沈言虽然也感觉到一股滔天的气势,但却并不知晓对方的身份。

毕竟苍云郡,亦或者说苍澜领之大根本无可估量,其中手段通天彻地的强者也并不在少数,沈言自然不可能无聊到去猜测对方的身份。

但现在听闻这些修者一说,沈言却也是知道了先前那气势,是这上云城城主散发出来的!坐拥如此之大的一个城池,其实力的恐怖自然可以想象。

“看刚才的气势去处似乎是东方……那自然是御寒草原!莫非还真有人胆敢在太岁头上动土?”

沈言听到此处,心头没由来的一突。

而后摸了摸怀中那一株特殊的“御寒草”!那御寒草突然散发出一阵微弱的气息融入了周围,不过沈言却没有察觉到。

……

上云城正中,一座青砖琉璃瓦,纵然白雪盎然都掩盖不住其宏大的府邸轰然坐落于此!城主府,上云城最强者的府邸!

“地脉之气……”

书房之中正在不停踱步的男子,忽然抬头朝着东方望了望。而后面色陡然一冷,旋即厉声喝了出来

“忽然有这么大的胆子,还敢在我上云城中露面!”

“……莫不然是欺我上云城无人?岂有此理!既然如此,我欧阳岚便叫你有来无回!”发梢略有些灰白,一袭红色长袍的男子面上满是森然之色。

随着话音落罢,他的身形也是倏然消失在了书房中。

……

上云城东城门,上云楼中的修者突然察觉到一股滔天的气势从城主府冲天而起,只是须臾间,便已然站定在上云楼前!

所有感应到这股气息的修者全部汇聚了过来,无论是路上的行人,亦或是上云楼中的修者,那一身火红色长袍的男子站立在上云楼前,足以让所有人望而却步!

……

上云城,上云区。

这上云城区也是上云城最中心最繁华的地段,城主府也是设立在此处。而在上云区中,也有着一座上云楼,这一座上云楼,竟然足足有着十一层。

而且无论外观之恢宏,浩瀚,比之城主府也不遑多让。

这一座上云楼的顶层,此刻正有着一名年约花甲的老者缓步而行。站在十一层的角楼上,远眺着城中的雪景。

突然间这老者便是面色大惊,慌乱之间差点一脚从楼上摔了下去。

“……东门那边到底出了什么事,竟然惊出了城主!千万不要是我那上云楼出了什么大事啊,否则不堪设想!”

喃喃自语罢,这老者也是倏然留下一道被风吹过便消散开来的身影。至于他本人,却已然不知去往何处了。

……

欧阳岚站定,目光灼灼的扫了四周一眼。所有远远围着他的修者皆是退后一步,这眼神中的威压,他们根本不能承受。

所幸虽然愤怒,但欧阳岚并未失了分寸,自己的威压也没有展露出来。否则这满街的修者,能站着的,恐怕剩不了几人!

“城主!”

刚要一步踏入上云楼中,欧阳岚的身边忽然出现了一人。正是先前在上云城区那上云楼中出现的老者,他此刻站在一旁,面带焦急和惶恐的看着欧阳岚。

不过能与上云城第一人对话,也足以让无数人知晓他的实力和背景有多么深厚。

“韩钧!我知道你想问什么……此事与你上云楼无关!你且让开,这气息还未消散,此人并未走远!”

欧阳岚大手一挥,直接堵住了身旁老者想要出口的话语。他的眸子,也是锋芒毕露,其中的杀意,让韩钧这等强者都忍不住感到了几分凛然。

“敢来我上云城撒泼耍野,也算他的本事!不过我欧阳岚今日在此,却要看看你长了几对翅膀,能飞往何处!!!”

欧阳岚话语中的怒意丝毫没有掩饰,取了三成地脉之气居然不走,还堂而皇之的在上云城中露面,并且散发出地脉气息,这等赤.裸裸打脸的行为,怎能让他心平气和的了?

韩钧有心想要插嘴,却是已经被欧阳岚的话给惊呆了。

他是被吓着了!欧阳岚镇压苍云西郡无数年,纵然是万剑宗宗主也要卖他三分薄面!谁敢在他面前撒泼,而且还是堂而皇之的打脸……

对于韩钧来说,欧阳岚这种从天下各大妖魔战场之中杀出来的强者,几招就可以让他化为灰烬!他实在不能想象,谁敢去戏弄这等强者!

“所有上云楼中修者,不得离开半步!若有任何举动,就地格杀!”

欧阳岚随口对已经将上云楼层层包围的侍卫大声厉喝了一句,而后一挥衣袖,便是直接踏入了上云楼中。

……

沈言刚刚感受到一股庞大的气息冲天而起,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没想到这股气息已经到了门外!

让他更为惊讶的,却是不停从楼上下来的修者。无论是塑体阶,亦或者是锻骨境,炼髓境,甚至还有几人的修为沈言也看不清……

不过不管怎样,所有人面上除了骇然和崇敬之外,没有半分它色!

(这就是上云城主的气势么……果然恐怖之极!不过他来这上云楼却是因为何事?这里面莫非还混进了什么大妖魔么?)

沈言心头随意的想到,不过转瞬之间,他的面色却犹若死灰。

(……先是去了御寒草原!然后又回到了城池之中……莫不然,莫不然是因为我怀中之物的缘故?)

且不论沈言心头如何胆颤心惊,如果真的是这样,谁都不可能救得了他!能让上云城主怒气冲天到这种地步的东西,显然牵扯不小!

沈言摸了摸怀中的“御寒草”,而后深深的吸了口气。

事到如今,也只有祈祷,上云城主来此,并非为了他手中东西,而是另有它意。莫不然,却是只有等着迎接上云城主滔天的怒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