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二三零无妄之灾

二三零 无妄之灾

还未待沈言心中思索出什么应对的方法,一袭红色长袍的欧阳岚,便出现在了所有修者的视线中。

无论是何人,包括那从五六楼感应到那滔天气势动静的炼髓境,甚至换血境强者,一个个都是屏住了呼吸,

面前之人是谁?上云城城主欧阳岚!纵然是如韩钧这样,能在上云城建立无数座上云楼的强者,也不是他一合之敌!

可以说,在上云城所有修者中,欧阳岚就是无敌的存在。

此等强者,竟然会忽然现身上云楼,而且还是东城的偏楼,怎会让人不惊讶?况且,好像还是因为有人彻底惹怒了他……

谁敢有这样的胆量?或者说……到底做了什么?竟然能让欧阳岚这种境界的强者,愤怒到此等地步!

……

欧阳岚刚刚踏入上云楼,而后目光一凛,瞬间站定。

他的眼神,也在瞬间朝着一个方向偏了过去……而那个方向,此刻唯一还坐着的人,只有心中突突乱跳的沈言而已。

其余所有修者,见到欧阳岚,虽然没有在正式的场合下,也不必行礼,但对于上云城的第一强者,所有人还是给予了他足够的尊重。

(……若没有猜错,看着模样,八成是因为我怀中那东西而来的!)

沈言神色中不断闪烁着光芒,他并没有去可以注视欧阳岚,但也能察觉到对方那滔天的怒火,和一进门便转过来的目光。

(该怎么办?……如果不能有一个合理的解释,只怕当场就会被对方格杀!这等强者,可不在乎你说的是真是假!)

沈言猜的不错,如果他的解释不能合乎情理……那么欧阳岚才不管你是谁,绝对会当场让他魂飞魄散。

因为……盗取上云城的地脉之气,这是重罪。

纵然是欧阳岚知道沈言是万剑宗的弟子,他也不会手下留情。这事情无论怎么说,都是他占着理。

其实说实话……地脉之气在特定的情况下有用,但在某些时候,却是没有什么能需要到它的地方。

也就代表,这东西需要的时候就很珍贵,不需要的时候,就是废!御寒草原上的地脉之气,其实主要就是维持地势不崩坏,御寒草的生长环境不会被破坏。

但只需要一丝地脉之气循环不休就足以维持这一切了,被偷去了三成倒也无所谓,因为只要有剩下的七成在,那么迟早会恢复过来。

欧阳岚发怒的缘故,归根结底还是因为对方……太狂妄了!

盗取了三成地脉之气,等他察觉到有血魔一道的魔门修士气息的时候,对方已经溜了,不过欧阳岚也只道是魔门有什么阴谋,所以思索着要不要上万剑宗去商议一番。

可对方居然再度折返回来,堂而皇之的现身在上云楼……而且那散发出来的地脉之气,还是无比的巨大,好像生怕他察觉不到一般。

让人打脸打成这样,可以算的上鼻青脸肿了。欧阳岚这等强者,何时受过这样的暗嘲冷讽,所以从府邸出来到现在踏入上云楼,他一直憋着一肚子的火气。

而且,让他颇为高兴地,是那散发出来的地脉气息并没有消失!也就代表着,他要找的人还在这酒楼中……

虽不知道对方哪里来的如此自信,可欧阳岚同样不会在意这些!他手中掌握着的实力,足以让他无视掉一切。

我管你是哪一路的歪门邪道,有什么阴谋诡计,只消一拳,便能轰碎你的一切算计!到了那种地步……欧阳岚如何会在意对方是不是故意设下了陷阱?

更何况,就算明知是陷阱,他只怕也是付诸一笑!开玩笑,这里是什么地方?上云城!是他欧阳岚的主场,管你是真蒜还是装蒜,他都有信心让对方变成烂蒜!

一切尽在掌握!

实力到了这种地步,欧阳岚不消管对方算计着什么,一切都在他手中掌握着!这种自信的来源,就是实力!

所有的事情都在他意料之中,上云楼被围得水泄不通的情况下!对方根本没能溜出去,而且好像被他如此之快到来给吓住了一般,连位置都一动不动。

欧阳岚心头只想畅快的大笑一声……跑不掉了吧?任你千般算计,还是没料到我居然根本就不管你故布的疑阵,直接来此找你麻烦,没料到吧?

先前怒火滔天,这会儿欧阳岚反而感觉怒火发泄出来之后,是满心的畅快和轻松。

他的目光终于是转悠到了沈言所在的地方,而且他也确确实实只看到了沈言一个人。

欧阳岚使劲的瞪大了自己的瞳孔,心中却是蓦然一惊。

(人呢?怎么那气息突然消失了……难不成在我眼皮低下,他还能直接溜走不成?莫非……今日来此戏耍于我的,还真是魔门的一位超级强者?)

欧阳岚只感觉满身力气聚起的一拳直接砸在了棉花上,没有半分发泄的舒爽感,反而换回了满腹的郁闷。

(不!不可能……纵然是魔门强者,他们现在大多都前去了陨星天障!能派遣的强者始终有限,方远三十万里内所有魔门,有哪个强者能在我眼皮子底下溜走不泄露丝毫气息?)

转瞬之间,欧阳岚却又否定了自己的猜想。

不要说有人可以悄声无息的在离他只有数丈距离的情况下溜走,就算是有,也不可能出现在这个地方!

那等魔门强者闲来无事盗取御寒草原那么一点地脉之气,如果说是为了毁掉清雪河,直接将地脉毁了不就成了?

更何况,对方吃饱了撑的跑来跑去,就为了戏耍他一番?显然不可能!

(这小子……有些古怪!)

欧阳岚这时才注意到了直接被他忽视掉的沈言,先前因为沈言只有强身阶的修为,所以他连看都没有看一眼。

此刻他才注意到,沈言眸中尽是惊骇之色。

(气息的确是从这小子所在的地方传出来的……看其修为,也就强身阶一层,显然不可能是他的手段!)

(若是周围没有他人,那么此事必然与这小子有关!)

欧阳岚思索了一阵,旋即也不再迟疑,朝着坐在窗旁的沈言走去。

……

沈言这时,反而是比欧阳岚还震惊,还惊讶。

(断天刀魂……怎么突然迸发出那么强大的吸力?若要说是吸取天地灵气补充自身,但出现的时间未免也太短了吧?)

不错,那已经隐藏了许久的断天刀魂,居然就在刚刚再度现出了身形。还是那冰雪森然,冷芒四逸的刀,一如既往,如同冰晶般透亮。

最古怪的,居然是断天刀魂出现在他识海中的识海,居然爆发出一阵强大的吸力!不过显然不是针对沈言体内的真气,甚至连他自己也不知道断天刀魂是针对什么!

但问题是,这股吸力,持续的连刹那都没有。甚至沈言刚刚感觉到断天刀魂的踪影,那吸力和断天刀魂,便再度沉寂了下去。

(断天刀魂出现的古怪,不过好似现在不是计较这个问题的时候……那上云城主果真是朝我走来了,难不成是发现了我怀中御寒草的端倪?)

沈言心头不由的苦笑了起来。

偷谁的东西不好,居然偏偏去偷上云城城主的东西,而且还光明正大的放在御寒草原,最不可思议的是,还让他给遇到了!

你要说沈言不进来这上云城倒还好,可他还偏偏就自己撞进了上云城主的地盘。

这能怪谁去?沈言到现在为止,却还是认为这东西,就是上云城城主之物!不知道被哪个修者给盗了出来,而后藏匿在了御寒草原。

不过沈言倒也佩服那修者,居然将东西藏在此地!就算欧阳岚有心要找,只怕也不会无聊到去探寻整个御寒草原的地步!

(算了!该来的始终会来,既然贪了别人的东西,理应想到这一点……不过就是没想到,原主人找来的速度这么快!)

沈言心头不禁暗自叹了口气。

既然看见欧阳岚朝自己走了过来,沈言当下也没有破罐子破摔,而是恭恭敬敬的战了起来。毕竟事情还没有挑明,那就还有转机!

“鄙人欧阳岚……有礼了!”

还未待沈言有所反应,欧阳岚居然是直接冷冷的如此来了一出。说他是出于礼数吧,可问题是这话音,听起来多少有种让人心头发寒的感觉。

“不敢!在下沈言,却不知欧阳城主,是为何事?”

沈言所幸揣着明白装糊涂,再说了,既然欧阳岚都不急着挑明了说,那么他就更不急了!说不定对方并非因为那“御寒草”的事情,这样一来,自然皆大欢喜!

所以纵然欧阳岚语气生硬,带着一抹森然冷意。但沈言却没有丝毫怠慢的地方,这一番言语间倒也是做足了礼数。

不管怎么说,在他借体还魂之前,沈谪仙也算是贵族嫡系!纵然再不成才,该学的礼数那是丝毫都不能有错差的,而且还是当成了一种苦中作乐的手段。

对于这些礼仪,沈言自然不会生疏。

欧阳岚见沈言行礼,言语和神态举止间,既有对自己的恭敬,也不落了本身的气度,尤其是那只字片语间散发出来的涵养,让他也不由的有些愕然。

这倒不是说欧阳岚认为这些礼数有不对劲的地方……而是因为他也出身豪门,自然知道这些礼仪,没有十年如一日的培养,是不可能拥有的。

如果是真正的贵族子弟,为了修炼,可以说摒弃掉这些繁冗礼节的。毕竟这东西学起来,太耗费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