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二三一给我拿下

二三一给我拿下

沈言的修为虽然弱了点,只有强身阶一层。不过也并非那等烂泥扶不上墙之流,这般年纪,只要肯下苦功,虽不说能进入那易骨炼髓之境,但锻骨境界,总也还是有几分希望的。

一个修者,居然去学了十数年的礼仪,简直有些太不可思议了。

不需用怀疑,举手投足之间,不是真正王朝册封的正统贵族,是绝对不能会散发出这种气息的!

这是王朝上人,大宋朝建朝之时,国师钻研无数年,方才订立的礼仪。只有王朝册封的贵族,才能学习这种礼节。

不管如何说,能十年如一日的学习这么繁冗的东西,也多少可以看出几分宠辱不惊,云淡风轻的心性来,所以欧阳岚话语之间的冷意,倒也淡了几分。

“我且问你……方才你落座之时,这周围可有他人?无论是一直坐着的,还是已经离去的,你都告诉我!”

“若是已经离去,你便形容出他的模样来,让我看看能否揣摩出对方的身份来!”欧阳岚虽然话语之间的冷意少了几分,但多年担任城主之位流露出来的威严,还是让周边所有修者战战兢兢。

沈言心头豁然一亮,借着眉宇之间泛起了一抹轻松之色。

(看来这欧阳岚,还没有猜出我身上藏着他要找的东西……不过他来的突然,这番话也问的突然,却不知道为何他来了这里,却又不知道东西在谁身上……)

沈言自然不知道,他眉宇之间的轻松之色虽然极淡,可还是被一直观察着他的欧阳岚给捕捉到了,后者心头便是猛然一沉。

(纵然此事不是他所为,也必然和他有莫大的关系!)

欧阳岚此番遇见了沈言,他心头的怒火自然再度升腾了起来……不是他怀疑一个强身阶的小修士,而是事实就摆在面前,容不得他不往这方面想。

“……我落座于此,正是因为此处清净的缘故!所以前后丈许之内,绝无他人!若要说有,却是只有一小厮和我说过话了……”

既然心头猜到了欧阳岚还摸不清自己要找的东西在哪里,那么沈言自然也是有什么说什么,难道他还要编一个莫须有的人出来不成?

那样岂非是自己告诉别人,你找的东西就在我这……别的不说,这满楼的修者,也许寻常无人会注意他,但至少他这边只有他一个人,却是很容易就可以知道。

“是么?”欧阳岚似笑非笑,那张清隽的脸,此刻却是阴森无比。

“怎么我听说,你同魔门妖人勾结,意图祸乱上云城呢?你若不是先行探路准备摸清我上云城的虚实,一个小小强身阶修士,怎会在我面前如此坦然自若?”

沈言心头一突。

他的的确确没料到这一点,前世他见过的强者自然不少,可以说他的修为虽然下来了,可眼界还没有跟着下来……也就自然而然的把自己放在了跟欧阳岚同等的地位上,甚至还要更高!

“这……城主说笑了!”

摸不清欧阳岚的话到底是个什么意思,沈言也只有如此陪笑道。

此刻他的那份淡然也略微收敛了几分,也装出了几分寻常人觉不能分辨真假的惶恐来。

欧阳岚的眼中带上了一抹莫名的意味,然后也不说话,就那么看着沈言。这目光倒是让后者心中发虚了起来,毕竟……实力不对等,欧阳岚怎么做随他高兴,但一个不对劲,死的绝对不可能是欧阳岚。

……

“这修者……莫不是真的和魔门有所勾结?看他的模样也算知书达理,一表人才,怎么会被魔门妖人收买?”

是人都有好奇心,修者也不例外。此时见欧阳岚和沈言的对话暂且止住,当下许多修者便开始低声议论了起来。

声音虽小,但许多人聚集在一起也显得颇为嘈杂了。不过欧阳岚却恍若未觉,似乎是想要看看,沈言怎么往下编!

“谁知道呢……魔门妖人的手段总是出人意料的,否则也不可能和我们斗了无数年,都不能分出个高下来了!”

“不过欧阳城主既然出现在此处,想必定然不会冤枉了他……欧阳城主是什么境界的强者,怎么会无聊到跟一个强身阶的修士过不去?”

“说的不错……不过这修者也真是足够无耻了,生长在大宋王朝的疆土之下,还是一个贵族,居然甘愿为魔门妖人卖命,简直是我辈的耻辱!”

沈言面上的神色有些难看,他感觉欧阳岚是故意等着这些人说出来这些话给他听……他倒不是因为这些话感觉到了羞耻。

沈谪仙被羞辱了十数年的记忆,那是多么沉重的东西……他都能云淡风轻的收容下,这几句嘲讽,倒也算不得什么。

可他听到这话,却是暗道糟糕。

有些修者说的话,虽然符合实际情况……但他们的话,却是直接把沈言逼上了绝路!因为如果欧阳岚不对他做些什么,那么就会落一个“无聊到跟一个强身阶修士过不去”的名头,要真是这样,那这上云城主的脸,可就真的丢大了。

“欧阳城主……我乃是紫云城下辖湘云镇沈家的族人,族谱之上皆有明确的记载,怎么可能与魔门妖人勾结在一起?至于探察上云城,那更是无稽之谈,我今日方才入城,若是去探察,也该到处走动,怎会呆在此处吃喝玩乐?”

沈言这一番话合情合理,殊不知,欧阳岚听到他这话,心头一下子便觉得自己的判断没有错,所以顷刻冷哼了一声。

“……紫云城?紫云城离此不下万里,你若不是和魔门勾结,万里迢迢到我上云城来却是何意?万里路程,你需要日夜兼程多久?”

“这般说辞,实在是可笑之极!”

沈言心头一动,那苍梧大草原离此大概三千里路,但紫云城离湘云镇却又有五千里的路程!加上翻山越岭,说是万里迢迢也不为过!

“……城主休怒,我来此是因为要入那……”

“无需多言!给我拿下,带入城主府,本城主要好好拷问一番!魔门此次又准备有什么动作……”还不待沈言说完,欧阳岚眉头一挑,而后大手一挥。

沈言瞬间便被一对黑衣甲卫前后夹了起来,跟随着欧阳岚的步伐,被拖出了此处。

身后那一袭蓝色短衫的小厮,看了看沈言,张口欲言,但沈言却是听不见了!只怕看见,必然晓得这小厮想说的是

“这位公子,您的菜钱还没结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