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二三二畅通无阻

二三二 畅通无阻

且说这欧阳岚风风火火的闹了如此一出,这下倒好,东城门这上云楼中的修者,是话也不谈了,饭也不吃了,直接朝着上云城区而去,!

欧阳岚既然亲自来此,那么显而易见,必然是要将沈言抓回城主府亲自审问的。毫无疑问,沈言就算不是盗取地脉之气的魔门妖人,也必然牵扯极大。

因为……以欧阳岚的实力,若真有那等强者能悄无声息的消失在他眼皮子底下,那还麻烦个什么劲儿?直接灭了他这上云城城主不就一切介休?

对方既然没有出手,便必然对他有所顾忌!

无论这顾忌是对他的实力,亦或者是和上云城命数相系的万剑宗,!总而言之,既然有顾忌,那就代表着那妖人不能肆无忌惮!

只要对方不敢乱来,那就还有让其浮出水面的机会。

从这件事的开端,欧阳岚就憋着一团火……他莫名其妙的从城主府跑到御寒草原,没想到却连个人影儿都没见到。

只是丢了三成的地脉之气,欧阳岚倒也不怎么在意……他只是觉得,可能魔门又有什么小动作了。

去万剑宗商议与否其实他还在考虑之中,毕竟魔门无数年来,在各大城池搞些破坏,弄些小动作,恶心恶心王朝的修者这些事儿,做的也不少。

所以去不去商议,倒是两说。

甚至欧阳岚就想着既然对方已经逃了,那便算了,想必对方只是想取了此处的地脉之气,好让清雪河凝结,恶心恶心他这个上云城主。

不过他也不在乎,就算清雪河凝冰,找来万剑宗的隐世长老,莫说再度让清雪河流动起来,就算是再截出一条河流,也并非难事。

况且地脉之气只被收取了三成,那就更不堪一提了。这点地脉之气虽有影响,却不是很重,欧阳岚也就不想再去多费周折寻求万剑宗的帮助。

本来他差点就下定决心不了了之了,没想到突然就在自家城池中感应到了那地脉之气!而且还是近乎招摇过市的显摆的露了出来,其中的嘲讽和不屑之意,不予言表!

什么玩意儿……

欧阳岚心中只差没有大骂出声来,不说他跟个猴似的在御寒草原和上云城来来回回,单单对方这般无视他的做法,他就不打算轻易放过对方。

开玩笑,被欺负到了门口,若是还打算不了了之,那他这城主当得,也未免太没种了,!先前是找不到人,所以不得不报着作罢的心思。

但此刻对方自己现身,欧阳岚又哪里肯住手。

……

一肚子火气的欧阳岚带着一大队甲卫,朝着城主府浩浩荡荡的行去。

沈言被两名塑体阶的修者夹着,步步紧跟在欧阳岚的身后。看来这两人也是被欧阳岚这么大的火气给吓到了,不敢有丝毫懈怠的地方。

欧阳岚之所以不管不顾沈言,是因为心底暗自有了计较。

他觉得暗地里操纵沈言的魔门妖人,应当已经离去了。因为他并没有感觉到沈言的修为有丝毫的异样,所以压根就不在意沈言如何。

在他的眼皮子底下,若是还能生出什么事端,那才有鬼。

之所以抓了沈言,是因为欧阳岚需要一个宣泄口……这个宣泄当然不是单纯的杀了沈言,而是要找一个让自己舒心一点的事情。

比如……逼问沈言说出那魔门妖人是哪一个门派的,亦或者说不定还能直接问出来是谁,到时候

直接杀了!

欧阳岚的眼中闪过一抹厉芒,而后冷冷的扫了身后一眼,。

“谁再敢跟上前一步……马裂之刑伺候!”他心情本就烦躁,后面的修者若是静静的跟着倒也罢了,可偏偏都在议论纷纷。

“都给本城主滚!!!”

所以这一声大吼,反而是带上了几分刚才和沈言对话之时都没有蕴含着的威压。

轰轰轰

很正常的一句话,但在寻常修者听来,丝毫不亚于天雷阵阵!而且这声音还是直接出现在他们的脑海中,许多修者当下便是直接被震的倒飞了开去。

除了强身阶的修者,也不乏塑体阶根基不稳的修者。

之所以无法将塑体阶修者也震出去的缘故,还是因为欧阳岚没有用上真正威压的缘故!否则莫说是塑体阶,纵然是锻骨境,也休想硬抗下这一声大吼来。

一声大吼落罢,周围顿然出现了极其诡异的场景,。

那可以并行一百八十六马的街道之上,密密麻麻的倒下一大片修者!欧阳岚却是冷哼一声,而后直接往前走去,所过之处,所有人皆是从呆滞中惊醒而后让开了道路。

不得不说,这一番发威倒真有一些用,所有人几乎都止步不前。

但他们心中……除了畏惧,更多的还是尊崇!这就是上云城主,这就是守护上云城的顶梁柱!

到了欧阳岚这等地步,如果不是与他地位实力相差不多,无论做什么,都不会有人胆敢生出怨恨之心。

就算是有,也得给我牢牢的压在心底。

好吧,结果就是……除了欧阳岚一身红色长袍和身后的一队甲卫之外,街道之上连个敢动弹一下的人都没有。

生害怕一有动作之下就会被欧阳岚杀了出气,这可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

虽然说上云城主如此怒意这么些年还是头一回,但强者发怒的可怕和疯狂之处无论是谁都清楚,尤其是到了欧阳岚这种地位和实力的时候。

不怒则已,若是真的怒了,便是翻江倒海,地覆天翻!

所有人都知道,被欧阳岚抓住的那小子……这一次,八成是要倒霉了!活命的可能性极小,欧阳岚想要杀谁,还不需要考虑后果。

在如此思索下,许多人反倒是怜悯起那被两人拽着的沈言来。

……

(……按照目前的状况来看!欧阳岚知道他要找的东西在我身上的可能性,极小!那么他抓我,只有两个可能性,!)

沈言虽然被两人抓着,但是他面上的神色仍然一如既往,没有丝毫涟漪。

(第一个就是他觉得我并非一个人,身后还有着主谋,想要逼问出我身后那人来……第二个可能则是单纯的为了抓我而抓我,因为恼羞成怒,所以抓我泄愤!)

沈言心头不由得有些无奈,如果是第二个可能,那还真不好猜测接下来他会遇到什么。

如果说欧阳岚是为了逼问他,那么倒还好……沈言毕竟不是和魔门妖人有所瓜葛,所以无论怎样,他都不会露怯。

因为他也同样知道,欧阳岚并不知晓自己要找的东西就在他的身上。

既然这样,只牵扯所谓的妖人,那么显然只要查清楚事实,自己的安慰应该可以保证……想到此处,沈言的心底却又突然一愣。

(倒是漏了一点……如果没料错的话,怀中那特殊的御寒草竟然是某个魔门妖人埋在此处的?但却被我拿了?这样一来……)

沈言念及此处,反而是摇了摇头。

反正虱子多了不痒,债多了不愁。已经得罪了一个欧阳岚,便是再得罪一个魔门妖人,也无非就是那么大点事儿。

若是第二个可能性,却是真的糟了。

一个恼羞成怒的强者会在愤怒之下做出点什么,沈言不敢保证。但是以他强身阶的修为,是断然没有可能做出那咸鱼翻身之事的。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现在的局面就是这么简单。

但可惜的却是,拿着刀俎的并非自己,而是一个即便手中没有刀俎,自己都没有丝毫对抗心性的欧阳岚,。

一路行来,再无阻碍。

没有任何人跟着,甚至前方也不存在任何敢乱动的修者……因为欧阳岚身上那股肃杀之气凌然而起,几乎所有人都能感觉到。也不知道他是想到了什么,还是觉得自己被多番戏耍是一种莫大的耻辱。

对于弱者来说,耻辱只能忍着。但对于强者来说,戏耍耻辱的只有一样东西,鲜血!不是自己的,便是敌人的,绝无它路!

这种森然的气势席卷天穹,所有人都感觉心头沉沉的压着一块秤砣般,难以上下。

欧阳岚步履之间几乎是没有丝毫停歇,到了最后,压着沈言的二人居然不得不动用真气奔跑了起来,方才跟上了这上云城城主的步伐。

……

上云城区虽然离东城门的上云楼极远,但欧阳岚一路行来几乎没有任何停歇,加之行人修者络绎不绝的道路,硬是被他的气势和威风给开辟出来了一条空白的道路,所以只有小半个时辰,倒也步入了上云城区。

欧阳岚自然知晓沈言没有办法挣脱身后两名近卫的押解,但他却是觉得万一那魔门妖人再度戏耍他一番,待他先行离去之后,再救下沈言岂非再是狠狠的扇了他一个耳光?

但没想到,连个影儿都没有看见。毫无疑问,欧阳岚自己做出的决定虽然出错,没有见到他所想的魔门妖人,那么他自然而然的觉得自己又被戏耍了。

那妖人居然没有出现!!!这么大的动静他不相信对方感觉不到,但对方不出现,很明显就是为了让他制造的声势化为虚无,再度戏耍了他一番。

欧阳岚越想越怒,越怒越急。也丝毫不觉得自己把这事怪在那所谓的魔门妖人头上,其实是很没道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