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二三三儿子也滚

二三三 儿子也滚

气运似江流,往来紫貂裘。

金瓦琉璃墙,足以道春秋。

上云城,城主府。

沈言固然已经想到了是多么的恢弘,但却没有想到竟然达到了这样的地步。大宋王朝律法,除公用之物,比如城墙一类以外,修葺建筑的时候,都有硬性的规定。

贫门府邸,府门最高不得超过三丈。而后三等中级贵族宗族一级,府门不得高于四丈!名门则是五丈!

只有到了二等下级贵族这一级,府门才可以超过贫门两倍,也就是达到六丈的地步。

沈言目测之下,这欧阳岚的府邸府门竟然不下六丈,也就代表着,对方最少都是二等下级贵族这一个级别。

这等身份加上这等实力,做一个上云城城主,当之无愧。

因为疾行的缘故,只有押着沈言的两名近卫紧跟着欧阳岚。其它的甲卫,看欧阳岚越走越快,心知是让他们回归自己的岗位。

所以此刻,反倒是比之刚刚清净了不少。

“带进去……”欧阳岚冷哼了一声,只差没有掐出沈言的脖子询问那魔门妖人的消息,押着沈言的两人一听,手上也是多用了几分力道。

若非沈言明面上是强身阶一层,但暗地却有着龙象金身这般逆天的法诀,只怕这两人用力之下,他就会受伤。

虽然只是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力道,但沈言拥有一牛之力的身躯,可不会在乎这力道。不过他还是佯装出一副呲牙咧嘴的样子,倒不是因为疼痛,大部分反而是做给欧阳岚看了。

沈言毕竟还知道轻重,现在越傲气,就会让欧阳岚心中的愤恨越重。

此刻他稍微表现的屈服一点,说不定对方心底的怒气也会少上几分。这等强者只要冷静下来,那是断然不可能和他计较的。

事实上,那欧阳岚听到他故意压抑着发出的惨嚎,面上的神情还是舒缓了几分的。

毕竟他是因为多次被戏耍而发怒,需要的只是一个宣泄口……顺便,看看能否找出那魔门妖人来。

至于沈言……

欧阳岚心头思索了半响,还是决定先盘问一番再说。

……

这边进了城主府,那远处注视着欧阳岚动静的几位,也算是松了一口气。

欧阳岚入了城主府,整个上云城东城城区到上云城区的这一段道路上,所有的一切再度恢复了先前的模样,嘈杂声议论声都有,不过这一次,可没人再去怒骂他们了。

尤其是那韩钧,上云楼的主人,才是最轻松的一个。知道此事和他的上云楼无关,他自然一下子就放下心来。

但直到此时欧阳岚走进了城主府,他才真正的将心口那股惊惧之意给吐了出来。

虽然不知道沈言到底是个什么来历,有什么根底……可他只是一个生意人,却不在意这些,只要牵扯不到他身上,那么一切他都不会过问。

……

欧阳岚刚刚踏入府中,迎面却是走来一人。此人倒是俊秀非凡,面如冠玉,身上穿着也是华贵异常,看起年龄约莫双十出头。

“爹……此人……”

那男子一脸笑意的迎了上来,虽然沈言和对方并不熟,但也从这人的神色里看出了几分惧怕和那佯装出来的亲热。

“滚!!!”

欧阳岚大袖一挥,此人便是直接倒在了地上,唯唯诺诺的不敢再有任何言语。直到欧阳岚和沈言等人渐渐转进了另一条道路上,这男子方才一脸阴沉的从地上爬了起来。

看了看周围,那守门的八名侍卫却仿佛连看都没有看到这些事情一般……男子面上的尴尬倒也疏散了几分。

毕竟这些守门的侍卫,绝不是那等碎嘴之人。而且欧阳岚也给了他们见到自己不用行礼的权力,所以先前入门之时,才没有什么大动静。

不过这男子因为刚好在家,事先又听了小厮的言语,知道欧阳岚归家了,所以准备迎接迎接,也好改善一下自己的地位。

但显然,他选错了时候。

欧阳岚此时一肚子火气,再见到他这种只知道吃喝玩乐的二世祖,哪里还高兴的起来。若非他的儿子,只怕早已经一巴掌拍死在地上了。

……

沈言倒是莫名其妙的,这欧阳岚再怎么混蛋也不至于连自己儿子都打吧?何况就算对方是佯装出来的,但好歹也算是恭恭敬敬的来迎接你……闹了这么一出,沈言反而是摸不清这欧阳岚到底是个什么性子了。

毫无疑问,这种情况下,他的处境也是极其危险的。未知,就代表着一切皆有可能!分析好了这欧阳岚的性子,只要对症下药,不愁无法逃出生天!

但摸不清,不知道……也就是说,欧阳岚无论问什么还是做什么,他沈言都不清楚对方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因为你连对方的性子都不清楚,那么就几乎是连做出判断都不可能。

一个冷血无情的人,和一个心善无比的人,对同样的一件事的应对方法,显然不可能会一致,相反还会有很大的不同。

(无论如何……见机行事便也是了!这欧阳岚不知道他要找的东西在哪里,这就是我最大的凭仗……)

沈言其实已经有了两个决断。

至于搬出来他是万剑宗的弟子这一点,沈言却是没有再去考虑!说不定刚说出来,便被这欧阳岚认为是威胁他而一招杀了,那可就真的是自寻死路了。

他的两个决断,其实很简单。

第一个就是顺其自然,在欧阳岚一无所知,全靠自己猜测的情况下!沈言想怎么回答就怎么回答,只要将对方稳住,说清自己的来历和根底,想必欧阳岚也不是那等恃强凌弱的无理之人。

再说了,他一个强身阶的小子,实在没有什么值得对方下死手的地方。只要不彻底的激怒欧阳岚,一切还有转机。

第二条路,若是谈崩。

那么沈言就可以佯装惧怕而捏造出一个莫须有的妖人,再说对方受了伤,让他来此是为了寻找灵药之类的一个理由……

这样一来,欧阳岚自然必会追问那妖人在哪里。沈言推脱一番也就佯装惧怕被杀带着欧阳岚前去,而后再伺机逃跑。

欧阳岚这种心性,就算能听出沈言话中有假,但也不会放弃可以杀掉多番羞辱自己的那个魔门妖人的机会。

至于引出去之后能不能逃掉,又是两说了,但多活一会儿,机会自然就更多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