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二三四狮子大开口

二三四狮子大开口

沈言被两名侍卫直接带进了欧阳岚的书房之中……屋内的檀香袅袅,因为门掩着的缘故,一直没有散去。

缭绕的烟雾映衬出的,却是欧阳岚那张将心底怒火忍耐了许久的脸庞。

书房中的摆设极为简单,除了丹木书柜以及书桌之外,还有一张卧榻。而后便再没了它物,环境倒也清幽。

将沈言带入书房之后,那两名近卫便退了下去,走之前还掩上了房门。

此时书房中,却是只有沈言和欧阳岚。

后者自己坐了下来,至于沈言,则是只有站在那儿的份。不过欧阳岚倒也没有像审问真正的犯人般,让沈言跪伏在地。

毕竟沈言懂得那些礼仪,应当也有贵族嫡系的身份。

再没有证据证明对方违反了王朝律法的情况下,纵然他是二等下级贵族,也是没有资格让沈言下跪的。

当然……若是欧阳岚非要逼迫沈言如此做,那也无人管得住他。不过显然这上云城主,对王朝还是极为忠心的,并没有刻意去违背律法。

说实话,沈言并没有丝毫畏惧。

因为可以说直到现在为止,所有的事情都还没有超出他的预料。是以他也不惶恐,静默的等着欧阳岚开口。

……

檀烟在屋中缭绕了半响,变得更为浓郁了一些。

欧阳岚神色终于是变了变,而后目光转为了森然,紧紧的盯着沈言。

“说吧……你是与哪一门哪一派的魔门妖人勾结?亦或者可以清晰的形容出他的容貌?……只要你能全盘托出,本城主可以考虑不追究你的过失!”

话语虽然声音不大,但在沉寂了许久的书房中,也特别清晰。更何况欧阳岚的声音中,还蕴藏着一抹淡淡的森然杀意,更显得压抑无比。

沈言并未答话,过了片刻,方才缓缓摇了摇头。

欧阳岚面色一变。

“……这是何意!”他的怒火本已经逐渐压制了下来,此刻看见沈言那张欠揍的脸,却是越想越气,好不容易压下去的怒火,再度浮了上来。

“……我是从紫云城下辖湘云镇沈家之人……”

沈言无奈,不过现在好歹还有的解释,所以他也只有从头说起了。

“停!我知道你是紫云城的修者……你若不是来此有阴谋,万里迢迢之路,就算你星夜兼程,怕也得行上七八日,实话说吧,你来此,到底是为了什么?”

不料还如同先前在上云楼见面时一样,还没吐出几个字来,就直接被怒火冲冲的欧阳岚给打断了。

欧阳岚也是怒了,认为沈言完全就是为了敷衍自己。一个强身阶的修者,若非没有什么阴谋,吃饱了没事干辛辛苦苦跑来上云城难不成还能闲得慌?

“……没想到你礼数周到,也是个头脑糊涂的主儿,怕是你父母压根就没有好好教导过你这些……”欧阳岚冷声哼了哼。

“好好地人类修士不好,非要去和魔门勾结……他们能给你什么?无非便是些黄白之物,亦或者低等级丹药,就能买走你的良心?”

“也罢!我换个方式问你……”

沈言目光中泛过一抹冷意,他不允许任何人侮辱自己的父母,纵然是因他而且,欧阳岚也只是顺便提一句,并无意针对沈正天和他已故的母亲,但……

那也不行!

不过这些许冷意,被他略微低了低头颅给隐藏了起来。一旦发怒,脾气就极度暴躁的欧阳岚也并没有察觉到。

或许察觉到,也只是莞尔一笑罢。

“御寒草原的地脉之气,丢失了近乎三成……你直接说,那魔门妖人盗取地脉之气,有什么阴谋?”欧阳岚暗地里想了想,觉得沈言知道那魔门妖人身份的可能性不大,但毕竟他怒火难消,所以还是决定看看能否从沈言口中勘到一丝半缕的消息。

若能找出那魔门妖人藏匿的地方来,那自然更好。毕竟怒火不发泄出去,实在难以让欧阳岚的心境平复下来。

沈言神色闪烁不定,他知道在欧阳岚的怒火上,想要说清楚自己的来历,一时半会儿是根本做不到的。

就算说出来,欧阳岚这时已是怒极,说不定反而弄巧成拙。所以他便盘算着,是不是应该捏造出一个消息来,先将对方的怒火引到别处去!

“……你说出来,汝赐你三枚塑体凝形丹!不论天资如何,单这三枚丹药,管教你迈入强身五重境界之上!”

见沈言目光中光芒明灭不定,欧阳岚心中暗笑一声。果然无非还是利益的缘故,三枚塑体凝形丹,由不得这小子不动心!

无错!沈言的确动心了……塑体凝形丹,是灵级一品的丹药,比凡级丹药好了不知道多少!凡级五品的强身健体丹在这丹药面前,那就是渣!

塑体凝形,说白了,其实塑体阶服用才可以发挥出最大的功效来。

但强身阶一样可以服用,那庞大的药力足以让强身阶的修者势如破竹的突破掉任何屏障!那等超级大家族,甚至可以硬生生的靠着这丹药,直接把一个强身阶的废物,砸到塑体阶的修为!

不过养身阶,却是无法服用这丹药,毕竟身体孱弱,处于蕴养的状态下,还不能肆无忌惮的吞服这种拥有巨大药力的灵级丹药。

欧阳岚也是知道沈言处于强身阶一层的修为,所以知晓这塑体凝形丹对他的吸引力,绝对要远超过其他的东西。

因为……三枚丹药,就是实打实的修为。一枚丹药可以至少破除一个小级别,三枚至少都可以让沈言步入强身阶四层。

但欧阳岚却可以清楚的看出来,沈言天资虽差,但也不是那等废柴!所以三枚丹药让其提升到强身阶五层,是没有丝毫疑问的。

(塑体凝形丹……有了这丹药,毫无疑问可以省去我数月苦修!)

沈言心头不由得思索了起来。

(……这欧阳岚怒火是一压再压,现在只怕不找个宣泄口,我绝对要倒霉……既然有这三枚丹药,那么……)

沈言神色一亮,旋即猛然下了一个决定。

“……的确有魔门妖人来盗取地脉之气!我甚至可以告诉你他是谁……但我要十枚塑体凝形丹,三枚养息丹!”

要么不玩,要么就玩个大的!既然已经到了这种地步,干脆先把欧阳岚的目光转向他人,至少再没有确定下来他是否还有剩余价值的时候,他绝对是安全了。

因为魔门有什么动静,若单单是为了恶心恶心欧阳岚倒还好,但真的有了什么大动静,那么欧阳岚必然不可以轻视。

所以在没有将一切弄清楚之前,沈言的命不会丢!

至于丹药,沈言自然是狮子大开口。因为他知道,这些东西对他来说珍贵,但对于欧阳岚这种强者来说,也不算什么宝贝。

十枚塑体凝形丹,足以让他破入强身阶七层!这塑体凝形丹,虽然没有什么隐患和副作用,但靠丹药突破,总归需要调养一番。

可有了养息丹,那么一切都不是问题。

养息丹定神养息,对气机和真气的调养绝对是灵级丹药中数一数二的。有了三枚养息丹,沈言有信心,不出三个月,必能进入强身阶七层!

而且,根基稳固,绝不会出现真气散乱的情况。

既然事情已经无法挽回,那么所幸祸水东引!这个祸水引给谁……沈言心头森然笑了笑,既然他狮子大张口,自然早就有了人选。

“什么!!!”

欧阳岚本就怒极,听闻沈言云淡风轻的话语,却是忍不住拍了一下书桌,而后大声的朝着沈言怒吼了起来。

“不要忘了你自己的身份……到现在为止你还是有可能与魔门妖人勾结的奸细,还敢在本城主面前如此大言不惭的开口增加筹码,不要得寸进尺顺杆爬,否则不小心失了足,便会跌的粉身碎骨!”

沈言面上带着一抹淡淡的笑容。

既然敢开口……自然就有信心吃定你!沈言就不相信,欧阳岚不想找到那个戏耍他的魔门妖人,出一口怒气!

至于他自己,反倒是可有可无!一个强身阶的小修者,在这种级别的争执中,根本没有丝毫的作用。

充其量,也就是欧阳岚自以为是罢了!

但沈言不怕……又想要丹药,又想平安无事,显然不可能!虽然他耐心等到欧阳岚怒火消失之后,好好道清来由,自然会被释放。

但当欧阳岚说出塑体凝形丹几个字的时候,沈言已经决定了!

有一句话叫做

富贵险中求!既然有了为自己谋得利益的机会,沈言自然不可能轻易的放过!

更何况,就算他解释清楚自己的来历,能不能被释放,却还是两说。

倒不如直接让欧阳岚和那“魔门妖人”狗咬狗,说不定来个两败俱伤,他不但是没有了危险,还能坐享其成。

心中底气十足的情况下,欧阳岚那愤怒的似乎想要吃了他的目光,都没有让沈言心头有丝毫波动。

一汪秋水,不起涟漪。

欧阳岚看了半响,却是愤愤然的坐了下去。虽然明明知道,还需要从沈言嘴中知道所谓的魔门妖人是谁,不过他面上却是不动声色,反而冷冷的哼了一声。

“……这些丹药虽然珍贵,但对本城主来说却不算什么!你只消说那人盗取地脉之气是为了什么,他又是谁,我不但将这些丹药交给你,而且还可以饶你一条性命!”

欧阳岚绝不是个善人,能修炼到这种地步的,没有一个人不心狠手辣,区别只是程度的不同罢了。

但他却不能直接对沈言下杀手,一个是强者的骄傲不容许他这么去做……另一个则是因为,沈言可以透露给他一个重要的消息。

不但可以让他发泄怒火,而且说不定阴差阳错之下还能破坏一次魔门的计划……虽然对他没什么实质的好处,但也少去了之后的许多麻烦。

莫不然魔门在上云城捣乱一番,虽然不至于让他束手无策,但也能恶心死他。

不需用多了……只消多弄出几处事端来,他这上云城城主就得到处跑去查看。譬如今日发现御寒草原有魔门之人露出的气息,他连迟疑都没有就赶了过去。

那么对方只需要气息外泄着,到处乱跑就行了……制造不出大麻烦,也的确能恶心死欧阳岚,就算恶心不死,也得让他郁闷死!

成了!

沈言心头暗道一声,不由得在心中露出了一抹笑意。但他面上却是不动声色,还是那副佯装出来的胸有成竹!

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让欧阳岚这厮相信他确实知道什么消息!一旦露出了丝毫破绽,这老鬼必然瞬间就能察觉出来。

“……你的条件本城主答应了,也希望你老老实实的说出一切!好教我拿下那魔门妖人,让这些贼子有来无回!”

欧阳岚眼中泛过一抹精光。

沈言被这光芒刺得胸中一阵气闷,而后忍不住闷哼了一声,退后了一步。

(好得很……以势压人!欧阳老贼,我沈言记下了!)

心中暗自笑了笑,沈言神色却不变,仿佛刚刚的一切都没有发生一般。拥有一牛之力的身躯毕竟还是强盛之极,沈言转瞬间便开始胡乱捏造起来。

“……御寒草原的地脉之里,众所周知最重要的一个作用是透过地脉,让清雪河不至于凝冰!”沈言是根据记载,随意的搬出这一番话来。

毕竟这是事实,无人可以否认。

刚刚说到此处,欧阳岚眸子却是一亮,也不再管顾沈言到底有没有真的受伤,转而是听面前这少年侃侃而谈起来。

(……看他的模样,似乎切入点不错!)

沈言心头暗笑。

“这一次他们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盗取御寒草原的地脉之气,而后让清雪河结冰……好让你费一番周折让清雪河解冻,说白了就是让你奔波劳累一番!”

欧阳岚眉头皱了皱,心道果然如此!

沈言却不知,他这一番说辞,和欧阳岚自己心中猜测的并无差错!所以对方居然没有去怀疑他言语之间,到底是真是假。

若是沈言知晓,怕也只能大呼巧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