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二三五鬼话连篇

二三五鬼话连篇

“这里就是苍云西郡的上云城了……到了此处,离宗门已经不远了!不过还要去其中修整一番才好!”

若沈言在东城门口,自然知道说话之人是谁。正是万剑宗此次盛会派来的亲传弟子白廖,他旁边跟着的,只有寥寥数人。

一袭白纱遮面,冷若寒霜的慕芝涵自然不消多说。

沈言认识的,还有此次在那登天台上大放异彩,也让他避免从天空中跌落而受伤的黑衣男子,以及沈正先的儿子,沈宏图!

其余的人,沈言也是根本不认识。

至于他们这一队人,却是并没有谁护送!凌霜伤势颇重,已经被牡丹仙子先行一步带回了万剑宗,自然没有多余的长老来护送他们。

那白衣男子……

只怕这世上能让他护送之人,还没有出现。万剑宗大多数事物他都不会过问,除非到了真正生死存亡之际。

不过没人护送,倒也不代表他们会很危险。

慕芝涵内息九重巅峰,只差半步踏入并济境界的修为,还是足以撑起大局的。更莫说身边还有一个真正到了并济境界的白廖,加之有意破坏此次盛会之人,已经被沈言的师父全部收拾了,所以他们也是没有遇到半点危险便来到了上云城。

“咱们在此休整一番,而后也好再赶路!”

白廖笑笑,而后当先一步,跨入了上云城中。

慕芝涵和黑衣男子紧随其后……直到三人走出数步之后,沈宏图等人方才反应了过来,连忙跟上了他们的步伐。

……

“让清雪河结冰?这么看来的话,他们还真是要给本城主找些不自在了?不过好的一点却是没有什么阴谋……”

欧阳岚目光中泛过一抹森然之色。

“这些该死的魔门妖人,一年之中总有那么几天不安生!若不是陨星天障那边的事儿,只怕本城主这些天就别想安稳了!”

虽然沈言就在一旁,但欧阳岚似乎并不在意让他听到自己的喃喃自语。

“好了……你继续说!”

思索了半响,觉得自己的猜测和沈言所说的基本相符,而且后者也没有道理在这种小事情上欺骗自己,所以欧阳岚示意沈言继续说下去。

其实,他还是对自己的威慑力太过于自信了。

他以为沈言根本不敢在他的威压下,有半句谎话。加之沈言捏造出来的东西刚好和他心理一致,所以心底那仅存的一丝怀疑也就少了七八分。

“清雪河现在没有凝冰……依我看来那些魔门妖人似乎并不会善罢甘休!而且……而且……”沈言说到此处,故意顿了顿。

“而且什么?”欧阳岚果然没有忍住,或许他也没有发现,不知不觉他已经顺着沈言的思路去考虑这一件事了。

心底暗暗一笑,沈言还是故意发出了倒吸一口冷气的声音来。

“若是上次我隐约中没听错……似乎听到他们争吵的根底,是因为上云城附近,亦或者就在上云城中,有着一件宝贝!”

“他们真实的目的,就是为了经过多番的摸索和捣乱,让你的耐心被消磨一光!那么他们的行事,自然便宜许多!”

沈言似是没看到欧阳岚眼中那一闪而过的冷芒,话音中藏着一抹淡淡的憧憬道。

这憧憬之意恰如其分,不多不少!就好像是一个常人想象着自己有一天能大富大贵一飞冲天一般,没有丝毫别扭的地方。

“该死!”

欧阳岚忍不住握了握拳头,他最厌烦的便是那种繁琐之事。这也和他的性子有关系,风急火燎,绕不得半点弯子。

看他那一身火红色的长袍,就足以知道他的脾气是多么暴躁了。

若是那些魔门妖人真的如同沈言所说,三天两头跑来捣乱的话,欧阳岚恐怕还真得担心自己会不会被自己给气炸。

“而且那宝贝……似乎是一件内甲!”沈言并不知道该说什么东西,不过他恰好听到了当时那僵尸道出希麟身上的蓝鳞轻丝甲时,明显略有一丝不可思议。

这样一来,他自然醒得,这内甲似乎在修者眼中,是很珍贵的东西。

“内甲?”

欧阳岚不疑有他……一般人最多说个仿佛类型的宝贝也就罢了,沈言能直接道出那东西是一件内甲,恐怕应该不会有假。

(但……上云城附近有宝贝,我怎么不知道?)

欧阳岚唯一奇怪的地方,就是这里,上云城周围有宝贝,他怎么可能不知道?上云城主之位,他不知道做了多少年,怎么可能会让上云城周围的宝贝从自己眼皮子底下溜了?

(怕是那内甲等级太低,还不足以引起我的注意!)

心头思索了一番,欧阳岚也是自己给自己找了个理由。他极为自负,所以大多数时候沈言都不需要解释,他自己在心底就给沈言圆了谎。

“……对了!”沈言仿佛突然想到了什么一般,轻呼了一声,这也直接引起了欧阳岚的注意力。

“他们商议之间,提了好几遍‘出世之期’,‘快了……’‘黄级内甲这种宝贝,一定要抢到手中!’这些类似的话语!”

沈言所幸直接再加了一把火。

他不知道内甲有多珍贵,但黄级九品的九转金丹他可知道!内甲在防御内宝物中本来就贵重,一件黄级内甲,应当是比九转金丹贵重的。

而且他也清楚,欧阳岚当了这么多年的城主,显然不会不清楚周遭有什么没有什么!所以沈言,所幸就伪造出一处不存在的密地,这样一来,所有的一切就都可以解释了。

“什么!!!”

欧阳岚再也没有忍住自己神色之剑的震惊,而后猛的一拍桌子,站了起来。

“黄级内甲!黄级内甲!这东西……这东西一定要抢到手中!若是让魔门妖人拿去,简直是暴敛天物!”

“出世之期……莫非这内甲还隐藏在某个上古遗迹中,这段时间才会浮出水面来?这样一来,倒也可以解释为何我不知道此处还藏有内甲之事了!”

沈言说一句,便占尽先机,加之欧阳岚先前怒火中烧,方寸本来就已大乱!自己又不断的在心中给沈言的话找理由,此刻被黄级内甲一冲击,沈言所费的一番苦功,硬生生的把莫须有的事情捏造的犹如真实一般,现在对欧阳岚的影响自然立刻便显现了出来。

“黄级内甲……”

欧阳岚不断的在书房中踱着步子,神色阴晴不定。

“罢了,此事不能让他们知道!免不得到时又多生事端……”

言及此处,欧阳岚看了看沈言,露出了一抹阴沉的笑容。

“……小子!你所说的一切,想必不会有假!你也不敢在我欧阳岚的面前扭曲事实,何况黄级内甲之事,若非真的从他人口中听来,你也理应不晓得这种宝物的存在!”

“念在你到目前为止尚且诚恳的份上……本城主也不食言,马上就会给你取出三枚养息丹和十枚塑体凝形丹!”

欧阳岚说到此处,话音一转,变为了极度的森然。

“但……你却不能走!还要带我前去那妖魔同你会面的地方,到时我隐藏起来,待得他露面,必然以雷霆之势将其拿下!”

欧阳岚说到此处,心头却是猛然一突。

(对了……这小子说了半天,压根就没提他背后的妖人是谁!今日我感应到了御寒草原传来的血魔一道的气息,若他言语之间不符,只怕此事还要多多计较一番!)

欧阳岚说到底也算是粗中有细之人,到了此时也不忘确定一下,沈言所说的,到底和他感应到的魔门妖人相不相符。

虽然威胁沈言的妖人,不是血魔一道的可能性也有,但欧阳岚相信,既然他感应到了血魔一道的气息,那么必然不会是偶然。

“……在此之前,我且问你最后一事!”

沈言心头一颤,旋即对上了欧阳岚那对寒光流转的眸子。他知道接下来的这个问题,必然牵扯极大,答的不对,可能就会直接丧了性命。

“欧阳城主,但讲无妨!”

“……在你背后胁迫你的魔门妖人,是谁?他修炼的,是哪一种魔道,施展功法亦或在你面前现身之时,又是何种境况?”

欧阳岚一字一顿道,说话之间气机也已经完全锁定了沈言。

(……这厮似乎是察觉到了不对劲,不!应该是突然想到了这一点……否则先前他就该问出来,难道说……)

沈言心思电转。

(那一株御寒草是他人埋下的,盗取地脉之气……我明白了!说不定这株草就是某个魔门之人放在御寒草原的,但没想到被我收取了!)

想通了关键点,沈言一下子就明白了前因后果。

(看来我收取这东西之后立刻就跑的做法是对的……那魔门之人丢失了此物,想必立刻前去御寒草原查看,于是便被欧阳岚给察觉到了!)

(……这样一来,在上云楼中那一出,想必就是因为我怀中的御寒草,泄露出了气息,所以才会引来欧阳岚!)

沈言想罢这一切,不过须臾之间。待得他抬头之时,欧阳岚的目光还是那样森然,一动未动。

(事到如今,也只有赌了!)

已无它路,只有赌一赌自己的运气够不够好!

“……我偶然之下,知晓他的名姓叫做杨血炼!他修炼的,是嗜血魔道!在我面前现身之时,血雾弥漫,周身鬼气纵横!”

欧阳岚死死的盯着沈言,目光中的杀意猛然暴涨到了极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