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二三六登门拜访

二三六 登门拜访

半响之后,欧阳岚眸中的冷光消散开来。

沈言心头也不由暗自松了一口气,他赌的就是,欧阳岚这老鬼察觉到的气息,正是嗜血魔道一脉的气息。

其实一瞬之间他压根不知道该怎么说……因为他接触到的魔门之人,也只有登天台之时,杨血炼,鬼魔以及魅妖幽兰三人罢了!

严格来说,幽兰还是天魅妖一族,属于妖族,所以也仅仅只有两人而已。

若是没有看错,那鬼魔修炼的应该是隐杀魔道,注重暗杀之术,藏匿之术。这隐杀魔道在魔门中,修习之人只能算小众。

至于嗜血魔道,那可是真真正正的大魔道!当然不是说他有多么厉害,而是一个总称罢了,大魔道的意思,便是指这嗜血魔道修炼之人极多。

正因如此,沈言自然不会说出受众小了很多的隐杀魔道……而是直接拖了杨血炼下水,信与不信也只看欧阳岚当时感应到的,到底是那一脉魔道之人的气息了。

(嗜血魔道……血魔一道的分支,看这小子的形容倒也无错!那森森血气,和嗜血魔道的功.法并无相左……)

欧阳岚心筹到此,却是忍不住面色一寒。

(杨血炼!居然是这个家伙……好好的自在魔门不待着,跑来我上云城捣乱!这一次有心算无心,少不了要和其余几个家伙联手,将你这老魔留在此处!)

欧阳岚心底已经打定主意了,纵然分享出那即将出世的密地也无妨……跟城中其他几人联手,只要能拿下杨血炼,便也值得。

“……你可有办法同他会面?”

赢了!

沈言心中暗道一声,赌赢了!这欧阳岚纵然察觉到的不是嗜血魔道一脉散发出的气息,那也相差无多。

至于对方是谁,沈言无暇多顾。

总而言之在他看来那杨血炼也不是好东西,丧魂幡这种魔宝本就是正道所不容,也能看出来这厮到底是怎样的嗜杀。

管你是不是来上云城捣乱过,反正沈言这一次,却是把杨血炼给拖入了水中。

“有!”

自然是有,若是没有,怎么会让你心甘情愿的留我一条性命……沈言毫无迟疑的应了一声,心中却是暗自冷笑道。

“他教给我一招能让消息传送给他的秘法,在御寒草原之上使用,若是他看见的话,便会前来见我!”沈言虽然心头冷笑,却直接如此道。

时间拖得越久便对他越不利,谁知道那盗取地脉之气的魔门之人是打得什么算盘。若再等下去,对方再来上一二次,势必要被欧阳岚察觉,那时他自然原形毕露。

所以现在只能直接将欧阳岚诱出去,而后再想办法逃离。

机会虽然很小……但沈言却不在乎,因为即便他联系那魔门妖人失败,也有推脱的理由,只要逃跑的动作不要被欧阳岚注意到,那就还有无数个机会。

“即是这样……那便速速带我前去御寒草原!说不定那贼人并未走远,若能打他一个措手不及,纵然不能留下他,也要先逼问出那密地的消息来!”

欧阳岚早已被黄级内甲四个字乱了分寸,现在听到沈言所说的话,自然是大喜!他本以为沈言需要等对方主动联系他才成,没想到竟然还可以直接通知那魔门妖人!

这样一来,再去通知城中的其他强者,却是有些不妥了!杨血炼倒是次要的,欧阳岚更看重的,还是所谓的密地一事。

(逼问?正如你现在逼问我一般么?)

沈言心头冷冷一笑,面上却是不动声色。

“欧阳城主似是忘了一件事……”

“什么?”欧阳岚却还没有反应过来,有些诧异的看着沈言。

“塑体凝形丹,养息丹!不拿到手,你认为我会单凭你的口头许诺,便带你去寻那杨血炼么?若你不认账,倒是又如何?”

欧阳岚面色一青,而后冷哼了一声。

“我会不认账?你拿我欧阳岚当什么人?……不过是区区十枚塑体凝形丹和三枚养息丹罢了,我这便让人取来给你!”

沈言佯作恭敬的拱了拱手,道了一声多谢。

他为何多此一举这时候讨要丹药加深欧阳岚的怒火?因为沈言压根就没想着什么联系杨血炼之类的,他完全琢磨着怎么才能让欧阳岚放他走了。

杨血炼?自在魔门六长老,一手丧魂幡吞魂噬魄,万鬼横行,让他联系?他联系个屁啊!沈言宁肯在这里和欧阳岚周旋,也不愿意碰到杨血炼。

因为杨血炼绝对记住他了,这一点肯定没有错!凌霜让他办的事儿,杨血炼也是一清二楚!若是两人遇上,沈言肯定被啃得连骨头都不剩。

“在此等着!……还有,别妄想着溜!念你刚才一番话倒也诚恳,虽有言语不详的地方,却也不甚为重,老夫暂且留你一条性命!”

欧阳岚见沈言模样,倒也没工夫跟后者生气!总而言之一句话,欧阳岚现在的心思,七成都放在了那压根就不存在的密地之上。

“若是这次行动留下了那杨血炼,本城主便绕过你!但你若是妄图溜走,被府中侍卫格杀,倒也怨不得我!”

沈言陪着笑脸。

“欧阳城主说笑了……既然事已至此,沈言除了配合之外,理应无法!我自然晓得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欧阳岚闻听此言,点了点头之后,方才转过了身去。

(我呸!你个老东西……敢骂我爹娘,还敢威胁我!若非实力不够,早杀了你炖汤了,还跟你在这叽歪个什么劲儿!)

沈言见欧阳岚转过身去,心头当下便是一阵怒骂。

(现在还得小心行事儿……这次出去若是没有好的机会可以溜掉,就暂且跟他回来!只要我推脱那杨血炼并未在附近,想必这厮为了那所谓的密地,也不可能轻易取我性命!)

沈言现在只盼,真正想要在上云城捣乱的魔门之人,下一次的动作不要来的太快才好。否则被欧阳岚察觉到一些端倪,他必然有死无生。

欧阳岚刚推开门,却迎面撞进来一名老者。

老者约莫花甲之年,虽是满头白发,面容倒也清隽之极!虽然并未修行,但看其穿着,在这城主府中的地位也并不低!

“……城主!”

那老者正要敲门,却突然一下子撞了进来,不过他也并不慌张。反而是恭恭敬敬的对欧阳岚行了一礼,而后道。

欧阳岚虽然刚才进门之时,对他那废柴儿子丝毫不客气,但此刻却并没有因为老者差一点便撞着了他而恼怒。

“陈管家……你急急忙忙的冲进来,可是有什么要事?”

这管家只是普通人,自然比不得他寿命极长。可好的一点却是数十年来忠心耿耿,将府内大小事务打理的井井有条!

所以欧阳岚对其倒也没有摆什么架子,因为城主府中,能让他放权而又放心的人,怕也只有面前这陈姓老者一人了。

“城主……这事儿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但总归你还是要亲自去一趟的!”老者平复了一下呼吸,而后道。

“万剑宗不是派人去宗门盛会了么?近几日就是他们返山的时候……你知道去那苍梧大草原,想要回万剑宗的话,我上云城可以说是必经之地!”

“这万剑宗的数名弟子,却是想要拜见城主!虽然这次并没有长老随同,可来的人却是那天辰长老的两名高徒,白廖和慕芝涵,所以城主还是见上一见为好!”

沈言本来还是一副无所谓的模样,此刻神色之间却是泛起一道精芒。

不过转瞬之间,却又被他很好的掩饰住了。

(……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在这个时候来,这下好了,想要回头都没可能了!)

沈言想到此处就有点无奈。

先前的话说的太满了,现在纵然能让白廖等人为他解释一番,可欧阳岚只怕会更为愤怒!说不定当场取了他性命都有可能,虽然不知道上云城城主手中的权力有多大,但想必杀了他也不会有人多说什么。

毕竟……此事却是因沈言而起。

更遑论他还鬼话连篇的将一个堂堂二等贵族耍得团团乱转,若是让欧阳岚知晓根本没有什么密地,没有什么杨血炼……

只怕顷刻间就会怒到无以复加的地步。

被一个魔门妖人耍还过得去,好歹是能让他平等对视的强者!但被沈言这么一个强身阶的小家伙拿来开涮,可就不是欧阳岚能受的了的了。

“天辰长老的亲传弟子?那倒是要见上一见……既然人家都登门拜访了,我若不去,也显得有些不妥!”

欧阳岚沉吟片刻,而后点了点头。

“陈管家,我去客厅见一见他们……你带这小子去灵级下品丹药房,取十枚塑体凝形丹,以及三枚养息丹给他!”

顺着欧阳岚的手指看了过去,老者方才注意到了沈言。

虽然略有些吃惊,但他却并未表现出来。

欧阳岚交代完毕也不再迟疑,毕竟白廖和慕芝涵虽然天赋不错,但也仅仅是天赋而已!但他们背后站着的,却是万剑宗的天辰长老!

既然对方已经亲自上门拜访,欧阳岚若还是摆谱,那便是不给天辰长老面子!白廖等人回去略微提一提这事,总归也能影响他和万剑宗的关系。

虽然还不会让两者之间出现什么大的裂痕,但这种影响毕竟也不好。

所以他也暂时放下了心头的激动,先去同白廖等人会面,而后再让沈言带着他去找到那杨血炼,只要逼问出密地的下落,就足够了。

待得欧阳岚出了书房,那老者方才对沈言示意了一下。

“随我来吧……”

(这老鬼……见到白廖他们,有可能会说出我的消息来!不过他们知道的,是沈谪仙而非沈言,但怕就怕欧阳岚形容我的容貌,可就糟了!)

沈言心筹道。

他自己也明白,一旦知道了他是万剑宗的弟子……那么先前的一切,都会被推翻。一个通过了盛会的万剑宗弟子,翻越骆驼山来到上云城,再正常不过了。

那么杨血炼和所谓的黄级内甲,必然就会被欧阳岚知晓是一个谎言。沈言现在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所以也只能静观其变。

……

“天辰长老足下高徒,来我城主府登门拜访,实在是蓬荜生辉!”

听闻外面传来的声音,慕芝涵和白廖等人立刻站起了身来。

“欧阳城主……久违了!”白廖倒是见过欧阳岚,所以也不甚拘礼。“此番没有事先告知城主,便冒昧来拜访,实则也是代家师问候欧阳城主一番!”

欧阳岚抚了抚衣袖,而后跨入大厅之中。

虽然明知此话客套的意味居多,但是他显然对这一番不着痕迹的马屁显得很是受用。

“烦劳天辰长老惦念了,你们此番是带着宗门盛会选拔出的弟子返回万剑宗吧?”欧阳岚当先坐下,而后示意众人不必多礼。

白廖还了一礼,面上却是带着一抹笑意。

“不错!我和师妹奉命前去主持大局……”

“我听说好像魔门妖族前去捣乱了?不过你们既然带回了弟子,难不成因为陨星天障一事,魔门和妖族派去骚扰的人,并没有多么厉害?”

话还没有说完,欧阳岚突然想起一事来,旋即询问道。

身为上云城的城主,一些大事多少也能收到消息。所以他也知道,今年的宗门盛会,似乎有魔门前去骚扰,于是随意的提出来问了问。

“……说来话长!此番的确有三人前来搅局,不过还好凌霜长老出面,维持住了局面!才没有让魔门之人得手,以至于酿成大祸!”

白廖微微愣了愣,不过还是解释道。

毕竟他也不可能责怪欧阳岚打断他话的无礼之罪。

“三人?我就说么……魔门和妖族此次也是无人可派了,凌霜长老以一敌三,想必也是很轻易的便收拾了他们?”

欧阳岚端起茶杯,轻轻抿了一口,而后笑道。

其实他对这些并不感兴趣,也是随意问一问罢了。天霜剑凌霜的名头他自然也知道,既然露了面,这次的盛会更是不可能出现丝毫差错的。

“……欧阳前辈,这次你可是失算了!此次并非是凌霜长老一人之功,百花宫的牡丹仙子,以及千草门的赵长老都出手,才勉强拖延住了对方三人!”

白廖苦笑了起来,毕竟这也不算什么丢脸的事儿……公平战斗之下,输赢不定!此番凌霜之所以会败给杨血炼,也是因为累赘太多的缘故。

“噗”

欧阳岚一口茶还没咽下去,听到白廖此言,却是直接喷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