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二三八先下手为强

二三八 先下手为强

沈言跟随着那老者走出了书房,便是在府邸中迂回辗转了起来。

这城主府无疑是极大的,只怕到那所谓的药房还需要些许时间。

(白廖他们跑来这里……无非是要拜访那欧阳岚!不过只要两者谈论之间,那白廖说出了杨血炼的踪迹来,我刚才的谎言岂非不攻自破?)

沈言一边跟着老者在府邸中走者,心头却也是暗暗叫遭。

(不行……刚刚和那欧阳老鬼周旋,我心中吃定了他,没有八分把握也有七分!但现在却不能赌,那白廖丁点儿不提先前登天台之事的可能性

沈言念及此处,心头却是蓦然一寒。

(为零!)

零啊!沈言就算无惧生死,但也不可能去下这必败的一盘棋。何况……

沈言苦笑了笑,嘴角勉强扯出了一个弧度。

何况这次若是被那欧阳岚识破,只怕连性命都不保!刚才的交谈中,沈言也能看出来这欧阳岚完全就是一个极为自负的人。

先前不杀沈言,是因为有黄级内甲以及所谓密地强自按捺下了他的杀心。不过在知道了这些都是虚假的以后,欧阳岚能放过他的话,那才奇怪。

(不过到嘴的肉可不能飞了……权且先拿到丹药再说!)

沈言知道他此刻即便转身就跑,也是不可能成功的。就算欧阳岚没有下达命令,但府门口的侍卫,自然也不是摆设。

他明明是被押入府中,若是让人看见,哪里还能放过了他。

……

“你且先在此处等着!”

那陈姓管家看了沈言一眼,也吃不准对方到底是个什么身份……所以言语之间倒也一视同仁,并没有怠慢之意。

见沈言点头,老者从怀中取出一枚银色的钥匙,打开了面前那小屋上的锁来。

(这是……)

沈言双目一凛,旋即心中一动。

(与其坐以待毙,不如拼上一拼!心底的寒意越来越重,只怕那欧阳岚此时已经识破了我的谎话正往此处赶来!)

(若是等他到了此处,才是真的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沈言念及此处,刚刚抬起头来。那陈管家便是拿着两个玉瓶走了出来,一乳白,一玉青!对方看见沈言的目光,略微愣了愣。

“屋内光线不好……所以我便将这药瓶拿出来取给你十枚塑体凝形丹以及三枚养息丹!”说吧,老者便准备揭开玉瓶之上的瓶塞。

(光线……那屋中虽然昏暗,但对于修者来说想必也不算得什么难事!这样看来,这老者只是一个普通人……)

(不过也是,若实力强劲,欧阳岚又怎会对其推心置腹!)

心中思绪闪转之间,沈言却是再不迟疑……雷霆真气运转至右手,而后以掌代刀,一下子砍在了老者的后劲之处。

没有丝毫悬念,老者身体一软,便是直接倒在了地上。

沈言心头蓦然松了一口气,旋即赶紧将那两个玉瓶取了过来放入怀中。看了看身后放着丹药的房门,沈言目光闪烁一阵,旋即变得清明无比。

(心底的寒意,已经到了极致……丝毫耽误都不能有,若是因为贪念坏事,那可就糟糕了!)沈言一把夺下老者腰间挂着的腰牌,几个起落之间便是朝着府门处跃起。

他很聪明的将腰牌拿在了手上,一路奔驰一路高高的举起让每一个角落都可以看见。

刚刚举起腰牌,沈言便察觉到周围那冷冽的杀机消失不见。心头当下松了一口气,他知道这老者的地位不低,没想到竟然还是欧阳岚的真正心腹,单单这可以让任何人随意出入府中的权力,就不是一般人能有的。

不过他也不是那等滥杀之人,所以刚刚只是拍晕了那老者罢了。

“停!”

沈言刚刚穿过一片园林,也不顾那些被撞得乱七八糟的花花草草……正要再加一把劲跑向府门的时候,忽然被突然伸出的一只手给拦了下来。

“……世子拦下小人却是何故!”

沈言心头寒意凝然,虽然焦急但他却也没有乱了分寸。看了面前这人的穿着一眼,便暗地里和入门之时遇见的那人比较了一下,结果发现错差并不大。

此人纵然不是欧阳岚的亲子,但称一声世子总是无错的。

“……你擅闯我的园子,还问我有何事?”面前这人面上泛着一抹阴邪之色,眼角光芒虽然凌厉,但却**~秽不堪。

可惜的却是,沈言居然察觉出对方竟是塑体阶一层的修为。那种整整压了他一个境界的修为,他不会感觉错!

(这些豪门世家的子弟果然是得天独厚……纵然是这样的酒色烟花之徒,居然也能靠着丹药,阵法之力硬生生的砸到塑体阶去!)

沈言心头不由得暗叹了一声,不过他却也知道上天公平公正的准则。给了你一样东西,那么必然不会给你另一样。

所以心头虽然暗自叹息,面上神色却分毫不变。

“世子息怒!全因……世子他在外与人争执,所以受了重伤!城主见过只是冷哼一声便拂袖而去,所以陈管家让我带着他的令牌前去找灵医师来查看一番!”

沈言含糊其辞道。

因为他不知道先前入门之时那个窝囊废到底排名第几,不过面前这家伙也是酒色之徒,所以言语之间沈言丝毫没有慌乱。

他现在只担心的是,欧阳岚不要来的太快。

“……你是说老七那个废物?哈哈哈……受了重伤,爹不想管也是活该!他哪一次不是被人欺负的料,我欧阳家的脸都被他丢尽了!”

面前这男子先是略微愣了愣,旋即哈哈大笑道。

“行了……既然是奉了老管家的命,那我也不为难于你!”这男子虽然让开了道路,却还是郑重的看了一眼沈言手中的令牌。

沈言心头一松,身形倏然朝着府门所在激~射而去。

(这男子倒也谨慎……不过我这可是真货!按时间来看,逃出府门应该不成问题!不过却是不能在此停留了,得尽快出城!)

和那男子擦肩而过之后,沈言心头最后一抹紧张方才疏散开来。

“该死……我亲手种了这么久的花,说好要送给悦悦的,都怪这该死的……不过他是陈管家派来的人,却也无法阻拦他!”

男子的面上泛起一抹苦笑。

“虽然老七是个废柴,但受了那么重的伤势,爹也不可能不管不顾!所以这小子,还是让他尽快去找灵医师的好!”

“小……小子?!!!”

男子言及此处,心头大骇。

“刚才那家伙是谁?陈管家的腰牌好像从未离身过,更何况老七受了伤,只怕他早就自己动手去请灵医师了,怎么还会让刚才那小子去?”

“难道……不,不可能,怎么会有人胆敢在我城主府撒野!还是让爹想想办法,看看能否让我这些养了好久的花卉活过来!”

眉头皱了皱,他突然想到一件很有可能的事儿。不过转瞬间他却直接否认了这个猜测,毕竟先前的想法也是突然窜进他脑海中罢了。

他心底,自然不可能真的以为这种事会发生。

……

那高达六丈的府门终于出现在了眼前,沈言却无暇顾及。

府中的仆人根本不会拦他,因为城主府中规矩极重,哪一人负责哪一片区域都是极为严厉的,稍微越了线,可不是简简单单的惩罚那么简单。

说重一点,掉脑袋都有可能。

所以沈言虽然极为明显的到处乱跑,但也没有哪一个仆人敢多嘴说一句话。能有胆子在城主府中乱跑之人,显然不是他们得罪的起的。

沈言唯一担心的,还是府邸门口那些侍卫。

他先前入内之时,就感觉到了一股凝如实质的杀气。丝毫不用怀疑,一旦有了什么变故,这几名侍卫,绝对会同时发动攻击。

深吸一口气,沈言大摇大摆的踏上了台阶,而后一步步的朝外走了出去。

所有侍卫看到他手中令牌的瞬间,便是同时恢复了先前的神色,根本没有人多问一句。虽然有人看见先前沈言是被押进来的,但谁能料到对方是什么身份。

还是一句话,没人认为有谁敢在城主府肆意妄来。

沈言……是第一次。

第一次说谎和作假,在有准备的情况下,也是极容易成功的。因为没人怀疑你,那么成功的可能性,自然极大。

直到错开最后两名侍卫的身影,沈言心头那股寒意,终于是轰然扩散开来。

他的身躯都忍不住一颤……欧阳岚此刻,必然已经知道了他先前所说的一切都是假话,而现在他又跑了,对这上云城城主,也是一种极大的侮辱。

“总算是出来了……事不迟疑,得赶快出城!”

沈言运转了一下真气,驱散了那股莫名而来的寒意,旋即辨认方向之后,踩着无垠白雪,在屋顶之上纵跃起来。

修者这样赶路,并不禁止。

只要不破坏他人财物,不扰乱城内治安,并不会追究你的责任。毕竟城池太大,想要快速的到达另一个地点,自然只能从高处走才是最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