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二三九给老子滚

二三九 给老子滚

“沈言……沈言!你一个小小的修者,竟有如此狗胆,敢来我城主府如此撒泼!老夫若不杀了你,难消心头之恨!”

欧阳岚一道真气打入陈管家的体内,后者瞬间醒转了过来。

“……城主……老朽无用,那少年打晕了我便拿走了两瓶丹药……”陈管家的话还没有说完,欧阳岚冷冷笑了笑。

“不止丹药,还有你的腰牌也被他摘了……不过此事却并不怪你,也是本城主失算!没想到那小子坑门拐骗的本事还真有一套……”

“杨血炼,杨血炼!成也是他败也是他,若非白廖贤侄来此,只怕老夫还要被那贼子瞒在鼓里当猴耍!”

白廖连忙躬身行了一礼,道了声不敢。

“陈管家,你且先去休息……这小子溜得够快,心思也是异常谨慎!若是他进了这丹药房中,只怕此刻也出不来了!”

老者缓缓站起身来站起来道了声告退,旋即身形便转入了另一条长廊中不见。

“兀那小子,你眼神闪烁了半天……却不知有何见教?莫不是你与那贼子勾结在一起,此刻想着用什么办法拖延时间?”

待得陈管家离开,欧阳岚目光一滞,旋即看向了沈宏图。

后者顷刻间满头大汗,而后连连摆手。沈宏图眼神闪烁之间自然没有其他人注意到,不过欧阳岚是什么等级的强者,这种小动作显然无法瞒过他的眼睛。

“不是不是!城主息怒……我看陈老管家身上所受的伤,似乎是雷霆诀所造成的!”沈宏图此刻心底也盘算了起来。

(沈言,沈言……莫非是那沈谪仙化了名姓,而后巧合之下被这欧阳岚抓住了?这雷霆真气虽然略显不一样,但雷霆诀却做不了假!)

欧阳岚听闻此话,面色一冷,正要发作,白廖却是连忙上前一步,暂且安抚住了他。

“欧阳城主……却是白廖糊涂了,你口中的沈言应当是此次拜入万剑宗的一名弟子!不过却因为某些事情,比我们先行了一步!”

白廖先是赔罪,而后方才解释了起来。

欧阳岚虽然怒极,但也知道对白廖发火于事无补,所以只能耐着性子让他继续说下去。

“虽然不完全是……但至少有八成的可能性,就是拜入我万剑宗的另一位弟子!毕竟他的雷霆诀乃是家传功.法,宏图应当不会认错!”

慕芝涵皱了皱眉头,还没有说话,黑衣男子便是哼了一声。

“师兄此言差矣,世间功.法万千,雷霆一道的法诀虽然比之五行一道少了许多,但也是无法忽视的大道!”

“单单凭借一缕气息便去判断,未免太过于武断了!”

(真的是你么……沈谪仙?!!!)

口中在辩驳,心中却是暗自叹息。不过既然有可能是沈言,那么他自然不能让其白白受冤,能解释的地方,还是要解释一番的。

白廖到底是万剑宗亲传弟子,听闻此言只是一笑,虽然没有恼怒,但是一时之间他也找不到什么好的言辞来反驳黑衣男子的言语。

(这家伙……想说的话,怎么和我一样……)

慕芝涵黛眉微微一蹙,但并没有露出厌恶和不耐的神色,反而带着一抹说不清道不明的韵味,好似

窃喜?

“不!我沈家雷霆诀自然有判断其真伪的方法,虽然这气息略有不同!但必然和雷霆诀有莫大的关系,想必是他做了些许掩藏!”

沈宏图摇了摇头,他对沈言可没什么好感,能一脚踩死的话,他自然不会放任沈言从他脚底下溜走。

“不必说了!被这小子三番两次戏耍,还抢夺我府中丹药,打伤陈管家!既然此时已经确定了他是万剑宗弟子,那么我定然要前去拜访一番!”

“倒要看看,收下这沈言的长老是何方神圣,竟教出来这样鸡鸣狗盗,心中龌龊之辈!”

欧阳岚摆了摆手,压下了白廖欲言又止的话来。

“白贤侄不用劝了,此番前去万剑宗,我只找沈言一人的麻烦,绝不会牵扯到他人!”

听闻此话,白廖叹了口气,旋即也只能点了点头。

(……沈谪仙啊沈谪仙,得罪谁不好,偏偏得罪了上云城的城主,这一次我看你死不死!)沈宏图倒是没有丝毫的惋惜之意,他心头反而高兴之极。

沈言被那强绝天下的白衣男子收为了弟子,他心头自然如同压着一块大石般压抑。现在却是一下子舒畅开来,只等沈言被欧阳岚斩于剑下了。

虽然那白衣男子极为厉害,但是他也不相信对方会不讲情理的去一味维护他!加之欧阳岚位高权重,实力也是通天彻地,沈宏图自然对取掉沈言的性命之事信心十足。

“事已至此,白廖也便不多说什么了!”

白廖拱了拱手,旋即沉吟了片刻。

“慕师妹,以及诸位师弟师妹,咱们也便随着欧阳城主一道同去万剑宗吧!这上云城离宗门也近,待得有了闲暇再来细细游玩倒也不迟!”

其他人能有什么意见?慕芝涵将一切都置身事外,黑衣男子更是无所谓。沈宏图此刻正盼望着沈言死呢,这样一来其余人也就无话可说了。

毕竟他们面前的,可不是一般人,而是上云城城主

欧阳岚!

……

“爹,终于找到你了……爹,你看我送给悦悦的花全被毁了!你快帮我想想办法啊……”众人正要离开此处的时候,却见一人捧着两个花坛朝这里跑了过来。

欧阳岚神色一寒,不过听到悦悦两个字,却也是收回了心头那丝烦躁的怒意。毕竟两家若是能联姻,对他也算一件好事。

“这花长的好好的,怎么会毁呢?虽然你从未养过花,但为父找人在那园中加持了阵法,纵然不动手,也不可能轻易死去啊!”

“爹!不是啊,刚才有个家伙拿着陈长老的令牌直接闯进了园中,这些花就被他撞得半死不活了……我本想拦他的,可是他说老七快死了,所以……”

欧阳岚那个怒啊!上前一步直接扇了自己的儿子一个耳光,只把后者打的眼冒金星,瞬间瘫软在了地上。

若非这一掌连真气都没用,肉体之力也只用了不到一分,只怕就不是犯晕那么简单了。

“妈的!反了天了……我城主府居然被那厮视若无睹,还敢诅咒老七,简直是可忍孰不可忍!最可气的是你这小子,一个强身阶的家伙,你拦住他老子现在还会受这些鸟气么?养你还不如养条狗……”欧阳岚此刻也顾忌不得面子了,直接破口大骂了起来。

白廖等人面面相觑,却是也无人在这个时候不知趣的插嘴。

“走!立刻前去万剑宗寻那小子的踪迹,我一时片刻都不相等了……”欧阳岚头也不回的直接带头朝着府门之处走去。

临到那被一巴掌扇的此刻还迷糊着的男子身边,欧阳岚兀自不解气的将其一脚踹到了一边

“给老子滚!!!”

PS:好痛苦,早上起来一会儿就莫名其妙的感冒了,好久没感冒了,真是太难受了。天气越来越冷的,大家也要多穿点衣服,注意保暖,别着凉了,爱你们的小仙O(n_n)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