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二四零出城

仙誓 二四零 出城

沈言身形闪转腾挪之间,不多时,已经离开城主府极远。

“这腰牌是那管家之物,难免其上没有被欧阳岚那老狗做过手脚!虽然有这东西极为方便,但万一被欧阳岚借此找到踪迹,也是不值!”

害怕做手脚倒不是说欧阳岚在腰牌上弄什么玄机,而是沈言害怕对方在上面施展个可以确定持有者踪迹的小秘术,那他岂非自投罗网?

沈言看了看,也便顺手将这腰牌扔到了一旁。

……

“谁……谁敢砸大爷?要是让大爷抓到你,非扒了你的皮不可!”那腰牌从有两丈之高的屋顶上落下去,却是直接砸在了一名汉子的脑袋上。

那汉子骂骂咧咧了几句,而后头一偏,直接一屁股瘫在了地上。

地上那腰牌之上,只有一个大大的岚字,再无任何花纹做装饰!但偏偏这样一枚简单的令牌,却是没有任何人敢轻视。

“城主府……”

莫说是被砸了脑袋,就算是被砍了一条胳膊,这汉子此时也必然是连屁都不敢放一个。

看了看地上那简简单单的一枚令牌,男子再不敢停留,连滚带爬的便离开了此地。

别说拿这令牌归还给城主府去邀功,稍微聪明一点的人就明白,既然这令牌出现在此地,那么其中的牵扯必然极大,能走多远走多远,才是最明智的做法。

……

人潮似江海,霜雪谱华年。

若说上云城的东城门,还算正常的话,那么西城门,就真的可以反映出这上云城到底有多么繁华了。

至少来来往往,形形色色的修者,常人皆是络绎不绝。

西城门出去,便可以算是走入了绝大部分宗门的地域。其中妖兽精怪,早已被宗门弟子在历练中,消灭了十之八~九,所以对普通人来说,倒也没有多么危险。

何况西城门出去之后,可以让修者历练的地方也是极多。

雪云沼泽之中虽然危险,但也盛产天材地宝,若在其中寻得一块巨岩精金,焰火灵草之类的宝贝,却也合算之极。

是以虽然雪云沼泽危险,但来往历练的修者也是极多。

沈言只看了一眼,却也不敢再迟疑。毕竟心头的寒意可是时时刻刻在提醒他,再待下去,绝对会有危险。

这是一种近乎直觉的预感,对威胁自己性命的危险的预知。

“万剑宗必须去……”

沈言知道,只有万剑宗才能承受住上云城城主的怒火。

虽然其他人他不清楚,但白衣男子,也就是他的师父,绝对不可能袖手旁观。不需要任何理由,纵然整个万剑宗也反对保他性命,但白衣男子,也必然不会。

这是一种直觉。

“……此事倒也真够莫名其妙的,得罪了欧阳岚那老狗,显然不是什么好事!”沈言一边朝着西城门行去,一边苦笑道。

“若是先前白廖他们早来个一时半刻,也不用提心吊胆的去欺骗欧阳岚这厮了!”

沈言念及此处,嘴角的苦笑却是消失不见。

“不过也并非不可以接受……三十枚塑体凝形丹,二十枚养息丹!这些丹药,足够我稳稳当当的步入强身阶九层!需要的,也只是时间而已!”

塑体阶,沈言倒也不急。

到了强身阶九层,只等一个契机,就可以迈入塑体阶。虽然每一个境界之间都有屏障,但沈言却并不担心,因为塑体阶的屏障,对他来说算不得什么。

修炼的前期,还是很容易的。

哪怕天赋一般,进入塑体阶都只是时间问题罢了。但到了锻骨境界以及其上,突破瓶颈就必须要有足够的天资和悟性。

要么便是有一颗能直接破开屏障的灵丹,不过那种东西,对今后的修炼损耗极大,加之珍贵无比!除非是大世家的嫡系,而且被确定了日后不会有丝毫成就,否则谁也不可能会给自家子弟服用这种自毁前程的东西。

“奉欧阳城主之命,赴万剑宗请宗门长老前来一叙,闲杂人等,速速避开!”

沈言到了跟前,才知道想要离开西城门,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因为此地不单单聚集着无数修者,更甚者居然还有着受了一些外伤的修者直接服用丹药盘膝而坐恢复伤势。

上云城中,无人敢肆意乱来。

只要步入了这里面,纵然只剩一口气,只要不是必死,也不会有人再在城内对你下手。但想要常住,要么花大价钱住专为修者设立的客栈,酒楼,要么就是给巡城官缴纳一定的金银,直接可以在城中买下一席之地的使用权。

就如同这些盘膝而坐恢复的修者一样,他们大部分都是痴迷历练之人。所以受了伤,直接就在西城门口恢复,而后再度出城历练。

在野外,保不准就被人背后捅了刀子,但在上云城,显然不用担心生命问题。

除非有人敢挑衅欧阳岚的威风,挑衅万剑宗的威风。

上云城,屹立苍云西郡无数年,有了这赫赫威名,绝不是任何人胆敢轻易触怒其威严的。

一入上云城,生死延后论。

哪怕是被千百人追杀,进了上云城,谁敢再动一刀一剑。不是简简单单的留下自己的性命,而是所有牵连此事之人,都要殒命。

这是铁血手段,只有用这样的手段,才能保证这种气氛,这种无人敢挑衅的威严。

沈言看到此地的情形,便知道想要出去,只怕还要顺着人潮一点点的往前走。

毕竟这儿可没有让他在空中腾跃的建筑,那五十八丈的城墙,沈言想都不用想,根本就不可能越的过去。

但是他耽搁不起,欧阳岚在城中是什么地位?只怕随意询问一番,就知道他往何处去了……所以只有出了上云城,回到万剑宗才有一线生机。

反正已经得罪的不轻了,沈言也不在乎再多得罪欧阳岚一下。所以他也不管不顾,直接是将雷霆真气运转于双腿,呈奔腾之势朝城门掠去。

随着一声大喝,所过之处,无论是修者亦或者寻常人。以及就地摆放着摊位买卖丹药,武器或者各种材料的修士,也是迅速让开了道路。

(欧阳岚在这上云城的地位,果然是深入人心!怪不得当时在上云城,那名为韩钧的老者也是唯唯诺诺,不敢有丝毫违逆之意!)沈言本来还以为这一声大吼不会起作用,他心头也有点遗憾,早知道西城门是这样的一番情况,刚才就先不扔掉那管家的令牌了。

没想到一声大吼之下,所过之处尽皆让开了道路,无一人敢阻拦。

距离城门虽说尚有数十丈,但沈言雷霆真气运转之下,也是瞬间便从城门出掠了出去。只留给无数修者一个略显消瘦,让他们惊讶之极的背影。

……

“那少年不过十五六岁的年纪吧……竟能得欧阳城主如此重用,看其对雷属真气的控制,怕是已经到了极为精妙的地步!”

沈言身形渐渐消失在众人的目光之中,便有一名中年修士忍不住的赞叹了一声,也不知道是对欧阳岚的恭维,还是真的对沈言拥有如此的控制力而惊讶。

这修士全身真气流转顺畅,大约有了塑体阶七层的地步。放在一般修者中,这修为也算是不错了,他话音落罢,便也有数人跟着附和了起来。

就算修为不行,但沈言先前那雷霆真气运转双足,流转不休的一手,可谓是漂亮之极,大部分人都觉得若换做他们,只怕能否做到那个程度,还是两说。

“……雷属真气?纵然是锻骨境强者来,也休想比他做得更好!”在纷纷的议论声中,突然有一名身穿素色长衫的花甲老者冷哼了一声。

塑体阶九层的修为,纵然先前的修士不满,却也聪明的没有去应声。毕竟因为一件小事和对方发生了口角,实属不智。

“吹牛吧?锻骨境强者,我在西城门呆了这么久,也只不过见过数次罢了!那种级别的强者,怎么可能对真气的控制,还比不过一个强身阶的小修者?”

“是啊!强身阶和锻骨境的差距,大家都明白……老前辈也许见识比我们广了些,却也不能如此妄言吧!”

话音刚落,引起的反响却是比刚刚大了许多,当下便有几名修士开口辩驳道。

“嘿!这倒不怪你们……那小子虽然修为不够,但是对雷属真气的控制,绝对可以称得上精妙绝伦四个字了!”

那老者也不恼,反而是嘿声笑道。

“老前辈,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快给大家说说!”

“既然你胸有成竹,那便说出来让我等见识见识也未尝不可!”

老者虚按了按手,示意让所有人安静下来。

对这秘密。其他人倒也表示出了足够的兴趣,所以也都是配合的停止了议论。

“你们知道……有一种特殊的东西,叫做瞒天窍穴?”

众人皆是点了点头,对于窍穴一说,只要是个修者,想必都不会陌生。

说到此处,便是有人反应了过来,正要询问出声,那老者却也露出了一脸的艳羡之色——“若老朽没有看错,那少年便是开启了体内的蚍蜉雷窍!这窍穴的作用,便是让自身对雷属性真气的控制,达到精妙至极的地步!”

话音落罢,周围尽是一片倒吸凉气的声音。

Ps:今天一更,昨晚上因为感冒盖了两床被子,没想到作茧自缚,因为太热了一脚踹下去一床,所以今天更严重了,打字都有些迷迷糊糊的,抱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