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二四七入宗

龙象金身 二四七 入宗

“人心有念。剑道无私。”

凌霜正处于自己的心魔中无法自拔的时候。却猛然听到了这淡淡的一句话。

这话音甚至沒有蕴含丝毫的气势在其中。但凌霜却如遭雷殛。

(什么……是什么。我忘记了……)

(不。我应该记得……那是我最重要的东西……我记得。我一直记得。纵然这红尘翻覆。日月倾倒。我也不会忘记。。。)

凌霜眸中的迷茫豁然消散。

(剑道之心。有舍有得。)

凌霜识海中巨颤。那纠缠不清的两种念头。倏然消散开來。一种从未有过的轻松和畅快之感。瞬间浮上了心头。

剑道。剑道之心。

剑修之路。杀伐剑道之路。杀风雨雷电。杀日月星辰……若不能舍身成仁。若做不到万物不存于心。这路纵然走下去。也只会离终点越來越來远。

凌霜清醒过來的一瞬间。额头的冷汗瞬间便滴落了下來。

差一点点。他就沉沦心魔之中万劫不复。

对沈言生了妒忌之心。阻碍了他自己的剑道。纵然此次度过心魔。但日后也绝对难有寸进。凌霜此刻。说是大彻大悟也不为过。

妒忌心魔念。就是妒忌之念而生。

此刻凌霜心头的那一份妒忌之念。早已随心魔的逝去而烟消云散。

沈言如何。大长老又如何。

人是人。我是我。本心不动。剑道唯一。

凌霜一直忘记的东西……是他的心。剑之心。剑道之心。心丢了。自然一切都沒了。

看似转瞬间凌霜便清醒了过來。但若沒有沈言出声提点……在场的每一个人。包括凝雅。都无法给凌霜任何帮助。

君不见先前那中年文士和枣脸老者。连丝毫的办法都沒有么。只有沈言。这种自己把自己一次又一次往心魔里推的人。才会瞬息洞悉凌霜的心魔到底是因何而起。

妒忌之念。只是小心魔。甚至不需要“悟”。只需要想明白。给自己的心一条出路罢了……凌霜丢了剑道之心。那么沈言便让他找回來。

因妒忌而起。皆是因为心中有私欲。

偏偏剑道无私。所以凌霜才会陷入两难之间。沈言先前的八个字。不仅仅是告诉凌霜。剑道是无私的。你别在意那些地位和虚名了……

最主要的。还是让凌霜自己找到了平衡。

原來自己的贪念和欲~望不是错误的。而是人之常情。人心之念无穷无尽……但只要紧守本心。自然心境通明。

所谓的有容乃大。无欲则刚也正是这个道理。

小心魔牵人心之念。无以计数。这妒忌心魔也正是其中之一。沈言一言点明了关键。凌霜自然而然也就明白了过來。

敞若是大心魔。无量心魔……

莫说凌霜。沈言前世都沒有遇见过。

大心魔。是一个人心中的某一种念头。放大了到了极点的呈现。可以说。人心不死。心魔不灭……

这种境界的心魔。想度过去。那是千难万险。

但若能踏过大心魔的槛。前途自然一片明朗……若是度不过去。便是魂飞魄散。小心魔尚在天地冥冥之间有迹可循。因果循环不断。纵然修者因小心魔而身陨。却也能再入六道轮回。

大心魔却是不在五行中。亦真亦幻。也实也虚的一种“念”。牵扯到了这东西。连天地规则都要被影响。被蒙蔽。

……

凌霜此时心神恢复过來之后。方才知晓先前的凶险。

不过他到底也是周天大成境界的强者。自然还不会对这些东西耿耿于怀。尤其是度过了这次的心魔之后。他更了解到了什么叫做有舍有得。

回头看了一眼凝雅。凌霜眸中满是柔情。

凝雅被他这一眼反倒是看的有些娇羞了起來。连忙松开了自己环住凌霜腰身的手來。

凌霜虽有千言万语。却也知道现在并非浓情蜜意的时候。

……

沈言淡然而立。

他此刻已经不在乎进不进万剑宗了。凌霜这种强者。居然还会对他一个小小的强身阶修者生起妒忌之心。

可想而知。凌霜的心胸其实并不像在登天台时所表现出的那么广阔。

莫要说來到这里见识了诸多强者。但诸如赵松尘。杨血炼……亦或者是面前的天霜。还有那风雪上云城的城主欧阳岚……

沈言并不在意。

前世渡劫期巅峰。差一步飞升的修为。让他的眼界宽广之极。纵然欧阳岚。杨血炼已经算是苍云西郡的顶尖强者了。但沈言却还可以同他们当面侃侃而谈。

这是一种心性上的平等。与实力无关。

……只有一人。

他來到这个世界的师父。那连名姓都不知道的白衣男子。

沈言不知道该怎么样去形容自己和白衣男子说话之时的感觉……当时在登天台。虽然他看似云淡风轻。

不过那也是沈言自知无望的情况下。

他同白衣男子说话的时候。声音之中。竟然带上了一抹颤抖……极深极深的颤抖。除了沈言自己之外。沒有任何人能感觉到。

沈言自己都不相信。面对白衣男子的时候。他居然有一种激动的感觉。

不错。就是激动。

那种似曾相识。那种一见如故。

沈言相信。这万剑宗上上下下……甚至包括那沒有露面的宗主在内。沒有任何一个人能教导他。引领他走上一条真真正正的修炼之路。

只有白衣男子可以。

所以沈言來万剑宗。只是想要见到自己的师父罢了。当然因为事出突然的缘故。此刻多少也有一些想避难的意思。

但若是自己的师父都不在万剑宗内。那么去和留。其实对沈言來说。并沒有多大的关系。敞若凌霜此番还是要让他走。那么他也沒辙。

毕竟度过了心魔之后。凌霜要怎么做可就是本心之念了。

就算是让沈言走。那也是他本心所愿意的……丝毫影响不到他的剑道之心。

不过进入万剑宗。却是好过四处漂泊的。而且沈言。也不想放弃自己來到这个世界以來。第一个从心底里认同的师父。

以白衣男子的性子。必然说到做到。

不管是如何。他三日之内沒有进入万剑宗。只怕这师徒情分。也就沒了。

一线希望。总好过沒有。

沈言心头如此筹思。目光却是一动不动的看着凌霜。

……

凌霜现在对沈言的念头。却是沒有先前那么复杂了。

纵然入了宗门又如何。纵然大长老全力培养他又如何。数百年的时间。谁知晓变数有多少……说不定沈言便会中途夭折。或者数百年间。他也有际遇那又如何。

凌霜此刻一念通透。心境自然不同。

“……先前心魔缠身。多有不是。反而还要多谢你偶然之言点醒了我……如此的话。我凌霜今日便让你入宗。纵然是宗主怪罪下來。也断然不会牵扯到你。”

凌霜微微点了点头。对沈言不咸不淡的道了一声谢。

凝雅和那枣脸老者。以及诸多天霜剑峰的弟子都是一脸不解之色。不知道为什么凌霜要对沈言道谢。还要赔不是。

但凝雅心中却更是柔情万种。她只道凌霜是真正的君子。既然对方助他脱离了心魔。那么自然不能抹杀这少年的功劳。

至于那些弟子。面上虽有愤慨之色。不过凌霜的决定也轮不到他们來管……所以一时之间。众人面上神色各异。显得古怪之极。

中年文士模样的长老看到凌霜的作为。微微愣了半响。方才露出了一个了然的笑容。

……

沈言愣了。

他沒想到凌霜居然还真的让他进了宗门……虽然度过了心魔。但对于长老地位的追求还是存在的。只不过不会让其影响到本心罢了。

按照他的想法來看。对方应该是让他滚蛋的。也就等于说。直接抹去了数百年后。有可能出现在他们头顶的那个身影。

不过转念之间。沈言却是心头大骂了起來。

(好一个老奸巨猾的家伙……我虽然只说了八个字。但却等于救了你一条性命。帮你突破了心境。助你得了一场小造化。)

(居然借坡下驴。顺着此番进入万剑宗之事。随意的给我道了声谢……便抹去了你欠我的人情。让我白白失了一番因果。)

沈言一念之下思量明白之后。却也只能无奈的暗叹。

本來凌霜此番欠下的人情是极大的……沈言对他來说相当于是再造之恩。若非沈言。只怕现在凌霜有可能已经陷入心魔中不能自拔了。

即便可以挣脱出來。但这十二剑峰长老的名头。怕也是名不符实。

这般巨大的恩情。居然被凌霜三言两语就抵消掉了。

还什么私自让他进入万剑宗。害怕宗主责怪。纯粹是。。放屁。沈言敢赌。以自己师父在万剑宗的地位。就算是一个杂役弟子跑來给他引路。让他进了宗门。只怕宗主非但不会怪罪。还要赞赏那弟子一番。

毕竟……大长老如果不收徒。谁也沒办法逼他。而收下了沈言。就相当于日后万剑宗的有生力量。再度多了一分……

大长老的传承。若是无人继承。的确可惜之极。

沈言随意的思索一番。就知道以自己师父的能力。万剑宗宗主只怕巴不得他收一个弟子。给万剑宗日后做准备……

不过现在宗主闭关。自己的师父又离开了此地……沈言也只能将这一份不满压了下去。

相当于救命之恩的恩情。若是凌霜真的算是个正人君子。那就不应该推脱。沈言也不求其他。只需要给一些对他有益的丹药或者天材地宝就足以了。

毕竟有些东西对凌霜沒用。对沈言可是大有益处的。

所以说这一次。沈言救了凌霜半条命。顺便说出了一番自己的体会。点醒了凌霜给其一场心境之上的小造化。

但却沒有受到回馈。稍微往大了说。甚至可以算凌霜把他想要的丹药和天材地宝的念头都给绝了。

沈言助凌霜得了一场小造化。后者反而抹去了他的一番机缘。

简直是……

沈言现在又发现凌霜另一个缺点。那就是睚眦必报和耿耿于怀。

妒忌只是一方面……沈言知道凌霜为什么不乐意将这一个人情留给他。因为对方只怕心底还在将这一次心魔的出现归结在他的身上。

纵然度过了妒忌心魔。对沈言沒有了妒忌之心。但他那耿耿于怀。将别人的过失牢牢谨记的本性却还是沒有改正过來。

当然这些只算是小问題。不会有妒忌之念引起心魔那么严重。也更不会影响到凌霜的修为。只是把自己进入心魔的原因归结到沈言的身上……

总而言之一句话。让沈言异常纠结。

点醒凌霜。是因为看到他当初在登天台之时的大仁大义。

不过这会儿沈言却是无奈之极。让凌霜自生自灭吧不符他的本心之意。但现在却是让他哭笑不得。

说是愤怒。倒也有些过了。

最多也就是在暗自咒骂几句老狐狸罢了。毕竟凌霜就算给他丹药可以助他在修炼之时加快一些速度。不过也至多是对塑体阶有效罢了。

增加到锻骨境的丹药不会沒有。但以凌霜的本事。那种丹药必然对身体有害。

既加深修为。又对日后的修炼沒有影响的高等级丹药。是异常珍贵的。尤其到了锻骨境这种地步的时候。以凌霜的本事也不是弄不到。不过却有些得不偿失。

毕竟那些丹药。也只有苍云郡城里面一些大势力大家族才会给天赋好的嫡系子弟服用。对于万剑宗來说。为宗门弟子提供的丹药。还是达不到那个层次的。

灵药师少。能炼制等级较高丹药的灵药师更少。

高级丹药之所以价值高。就是因为成功率极低。低级丹药低级药师來炼。成功率也是很低的。只有高级的要是來炼。才能增加成功率。

那么高级丹药。想要保持成功率。就只有更高级的药师才可以。

思來想去一番。沈言心头怒骂了凌霜几句。心头的郁闷倒也消散了开去。

他也不执著于这些东西。毕竟救凌霜。乃是他的本心之意。出言点醒对方的时候。也沒想到要什么回报。此刻再去纠结这些。却是有些着相了。

念及此处。沈言双眼微微一眯。而后冷冷笑了笑。。

“凌长老好大的威风……既然如此。那小子却之不恭了……”

沈言顶了凌霜一句。旋即手背负在身后。吊儿郎当的走入了那些弟子身后的剑幕缝隙之中。那些弟子面面相觑一眼。旋即抬头小心的看了看凌霜。

此刻凌霜脸色阴沉。毕竟沈言刚才的语气。也未免太不把他放在眼中了。

但现在……总不可能在让人家滚蛋吧。

凌霜这会儿也只有把这一份怒气硬生生的压回了心底。旋即拂袖步入了那一片绚烂的剑光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