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二四八看药园去

二四八看药园去

万剑宗外,千里冰封万里雪飘。

但其内却是一片生机盎然,沈言看到这境况,竟连带自己先前和欧阳岚发生了争执的抑郁心情,都疏散了开來。

(果不愧是万剑宗……泛过骆驼峰之后,天地灵气的浓郁程度,大概是湘云镇和苍梧大草原的十二成左右!)

沈言眉眼放光。

(沒想到这万剑宗内,居然还比外界高了三成有余!)

这万剑宗内的灵气程度,足足比湘云镇高了一点五倍。沈言开了蚍蜉雷窍,对自身雷属真气的掌控力可以说达到了极致,外界灵气有丝毫的变化,他体内的雷霆真气就也会随之而变化。

灵气浓郁,真气自然流转的更为顺畅。真气流转舒畅,心境通明之下,修炼起來肯定也要快上许多。

这万剑宗乃是苍云西郡的最强宗门,依靠阵法的增幅,能达到这种地步也是很不错了。

不要以为阵法只增幅了三成觉得很少……要知道,就算是翻越了骆驼山,到了苍云极西的地方,依靠地势的影响,也才仅仅比湘云镇浓郁了两成罢了。

天地之力的影响才仅仅让其加深了两成,一个阵法能达到三成的地步,已经是非常难得了。

若是小一些的宗门,只怕根本就沒有能力设立下这种庞大到笼罩整个宗门的聚灵阵法來。他们,也只是借天地之利,在这种灵气比其他地方浓郁的地方设立下宗门罢了。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沈言如果在湘云镇要花十五天才能突破到强身阶第二层。那么翻过骆驼山之后,只需要十二天左右。

进了万剑宗,更是只需要不到十天的时间。

仅仅以天來算似乎还不够惊人,但若是以年來换算,那就很恐怖了。

不过也沒有哪个修者,会在同一个地方闭门造车。除非是那种知道自己沒有天赋,沒有毅力的修者,宁肯在一个小地方贪恋俗世繁华。

对于沈言來说,自然不会如同那些人一般。

逆天而行,对他來说,甚至比生命还要重要。

“苍穹的尽头……会是什么……”

念及此处,沈言不由再度抬起头來,轻轻的望了望天穹,而后喃喃道。

前世沈言不知道,今生……他想知道。

这种念头,一如既往,从未改变过。纵然前路茫茫,哪怕最后身陨道消,魂飞魄散,但沈言却也要昂首挺胸,大踏步向前走!

喃喃自语的话音,凌霜等人自然沒有听到。

随手朝着身后一挥,这惊天剑阵再度封闭了起來,根本无人能进的來。本來不需要如此慎重,可现在宗门高手几乎全部离开,不得不谨慎而行。

凌霜做完这一切后,皱着眉头看了看沈言,旋即心头一动。

“沈言!”

虽然的确是对方助他度过了一劫,不过凌霜心中却并不感激沈言,因为他觉得如果不是沈言,自己根本就不可能会有心魔。

如此想着,凌霜自然不会对沈言有什么好脸色。

他认为能让对方入宗,已经是天大的恩情了。

一脸傲然的站在沈言身边,凌霜随意的喝道。

……

纳闷的收回了自己的目光,沈言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着凌霜。

“凌长老,莫非是反悔了?若是如此,那小子现在便离去……”

凌霜闻言,面上的傲然之色一滞,半响之后方才冷哼了一声。

“我凌霜言出必行,既然让你进了万剑宗,又怎会出尔反尔……我只是想告诉你,大长老近日不在万剑宗,紫薇剑锋之上也无人可以教导你!”

“所以……你入宗之后,便暂且去那药峰之上看守药园吧!等到大长老回宗之后,再作商议!”

凌霜此话倒是沒有说谎,紫薇剑锋之上确实沒人在。

如果大长老在的话,就算再怎么不乐意,也得留下來数人伺候着……万一有什么事吩咐他们而人不在,就算以大长老的性子不会怪罪,宗主那儿也不是好解释的。

不过现在大长老去了月之海,紫薇剑锋之上那仅剩的三个内长老和一些弟子,早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

或许是外出历练,亦或者是去了万剑宗的其他地方潜修……不过也沒人管的到他们。如果说轻松,或许整个万剑宗,紫薇剑锋之上的弟子和长老,是最轻松的。

其他剑峰还要争门内资源,争夺地位,保持自己在宗门的名次不会下落。

可紫薇剑峰,从來就不知道宗门大比是个什么东西……从沒有人参加过。大长老甚至连去看都沒有看过一眼……

紫薇剑锋,在万剑宗完全就是超然物外的一个存在。

无数年來,一直都是十二剑峰垫底……但剑峰峰主,却又是所有长老中当之无愧的最强。三十二年前是,三十二年后依然是。

不过凌霜此举,却是有些故意捉弄沈言的意思在其中。

毕竟就算紫薇剑锋沒有任何人,但沈言呆在剑峰之上修炼,也沒有任何人会无聊到去管他,毕竟大长老的威风,已经深入每一个万剑宗之人的心底。

可现在凌霜的做法,明摆着就是给沈言一些绊子。虽然沒有什么大的危险,不过沈言自己也可以料想到接下來的日子恐怕沒有那么好过。

凌霜说完,心筹总算是出了一口气,神色之间也泛上了一抹淡淡的笑意。

“药园么?沒问題……沈言自当尽心尽力,否则难以报凌长老之厚恩!”

出乎凌霜意料的是,沈言居然满面喜色,而且还恭恭敬敬的给他行了一个抱拳礼。

少顷,凌霜才反应过來,沈言这明摆着就是跟他过不去。你越是想要我觉得委屈和难堪,那我反而就越高兴。

“……哼!到了药园之中,要同外门弟子好好看管药园,若是你负责的药园除了差错,我便拿你试问!”

凌霜此刻也沒有什么心情跟沈言在这纠缠了,毕竟他一个周天大成境界的强者,和一个强身阶的小娃娃斗气,实在有些说不过去。

但偏偏看到沈言的笑容,凌霜就是忍不住的想起先前的心魔一事來。或许他压根以为,自己这等境界的强者,根本不需要沈言多此一举的去点醒他吧……

冷哼一声之后,凌霜拂袖而去……沈言身侧不远的凝雅,沒有丝毫迟疑便紧紧的跟着前方那个冷峻的背影朝内走去。

见凌霜离去,沈言心头冷冷的笑了笑。

他并不在乎现在到底被分配到哪里去……纵然在药园,倒也无妨。就算那些弟子再怎么让他不安生,想必也比在外面流浪,时刻要面对欧阳岚的追杀要好。

而且凌霜想要舒心,沈言自然不会让他如意,所以便装出來一副大喜过望的模样來。

沒想到凌霜对他的成见还不小,果然被气的直接转身离去了。

……

剩下的一些弟子和长老面面相觑一番,那枣脸老者方才恍然大悟,而后随意的对身旁一名身穿素色长衫的弟子招了招手。

“成了……小子,你跟我來吧,我带你去那药园!”

那弟子倒也沒有对沈言表现出太大的敌意,只是对枣脸老者点了点头之后,便对着沈言随意的说道。

凌霜离去,就是要让他们安排沈言,否则也不会不管不顾。但既然他都说了要让沈言去看管药园,那么枣脸老者也自然不会违背。

毕竟他们都是属于天霜剑峰的,是凌霜这一脉。

而且凌霜刚才的举动,也明明白白的告诉了这些人,要对沈言略施惩戒。就算大长老怪罪下來,前面还有凌霜顶着,他们也无须担心。

沈言应了一声,旋即低着头思索着什么。

枣脸老者和中年文士嘴唇嗫嚅,好似传音在议论着什么……顺着入了宗门的这一条阶梯往内走去,也沒有去管沈言到底在干嘛。

他们身后的几名弟子,在路过沈言身边的时候皆是狠狠的瞪了沈言一眼。

其中年纪最小的一个,约莫十四五岁的模样……望着沈言的眼神,竟蕴藏着一抹阴狠。这些弟子,无异于对凌霜还是异常敬重的。

加之沈言先前的举动,实在有些让他们难以释怀。

长老们不放在心上,那是因为他们的身份不便,并非他们不介意……不过这些弟子,对沈言的敌意和不满,自然就沒有丝毫掩饰的表露了出來。

(凌霜这厮……简直是个怪人!)

沈言心头暗筹,在登天台和杨血炼一战之时,连他都有些被对方的那种虽死不退的精神折服,不过沒想到对方居然把小小的一点个人恩怨,记的那么死。

这或许也不能算是对方本性有问題,只是心境之上的一些小漏洞罢了。

太过自负,太过执着于小事。说來如此,但凌霜执着的这些东西,却真的有些让人哭笑不得。

(罢了……既然进了万剑宗,也就不强求了!照顾药园就照顾药园,就是不知道师父几时才能回宗……)

无奈的苦笑了一声,沈言刚刚收回自己的心思,便察觉到一阵阴狠的目光射了过來……心头一凛之下,不由的顺着來源望了过去。

居然是一个十四五岁的修者,虽然年纪尚小,但眸中的阴狠却丝毫不弱。

(……这么强的敌意?因为……凌霜?还是我先前有些太过于不把他们放在眼中了?)沈言倒也沒有在意。

不过那修者看见他的目光之中的一抹淡淡笑意之后,面上的怒意一下子升腾了起來,到底还是年幼……

居然立刻从台阶的另一侧偏了过來,想要顺着沈言的身边走过去。

见此情形,沈言面上的笑意,也是瞬间收敛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