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二四九恐怖的肉体之力

二四九 恐怖的肉体之力

沈言虽然心中不在乎这万剑宗的每一个人,但那是基于他前世的眼界之上的。好在他也不是个不知好歹的人,对方如此明显的敌意,他自然不会还视如无睹。

防人之心不可无。

若是对方给他抽冷子來一下,沈言可不认为自己的实力在沒有防备的情况下,能同万剑宗的内门弟子相比。

人家是天之骄子,他就是菜地里的大白菜。

可能对方年纪比他小,但实力却比他强了不止一筹。沈言目光触及对方,大概探测了一下,心头便是一惊。

至少已经达到了塑体六层的地步,差一点就能突破进塑体七层。

塑体六层只是中阶,和塑体七层达到高阶以后释放出來的威压是完全不一样的。沈言大概,能够估计出这弟子的修为來。

对方此刻面色阴沉,而且还故意朝他这一边靠了过來。如果是因为拥挤倒也罢了,可这万剑宗山门前的台阶,足有数丈之宽,哪里可能显得拥挤……

“嗯?你一个最多不过贫门贵族的散修,竟敢对我生起防范之心?难不成我严青还会暗算你一个小小的强身阶修士么?果真是不知好歹,若不教训你一番,日后只怕你还不清楚自己在万剑宗内到底是个什么地位!”

那年轻修者看见沈言目光之中的谨慎,心头当下便是冷哼了一声。

浑然将自己先前想要暗算沈言的决定安上了一个名正言顺的理由……若是沈言知道他的想法,只怕要笑掉大牙了。

难不成明明知道你要暗算自己,还涎着脸凑上去让你踹啊?不得不说,这些出声高贵,天赋极佳的天才,一般都是以自我为中心的德性。

……

心思闪转之间,那一袭素色长衫的年轻修士便和沈言擦肩而过。

果不其然,对方走到他身边之时,周围的灵气突然颤动了一下……这弟子的腿部,居然升腾起一道道凌厉的气息。

暗地里算计沈言一下,只怕一脚过去,依靠塑体阶对强身阶的绝对压制,沈言可能就会直接被扫倒在地。

对方虽然因为他是大长老弟子的身份,绝不敢对他下死手。但弄折他的腿,也不是什么大事,最多也就是修养数月的事情而已。

况且有凌霜将沈言赶去药园的举动在先,也就摆明了要告诉这些弟子……你们尽管欺负他,教训他,一切我担着了!

天可怜见,凌霜的本意,是绝沒有这种念头的。

他之所以会有那般举动,只是心底单纯的对沈言不爽,想要略施惩戒罢了。谁知道这些弟子居然认为他是有意的做出这些事情來,以便告诉他们,要好好刁难沈言。

不过说实话,这些都是小事。

沈言纵然真的被对方弄折了腿,几个月的时间,强身阶修者虽然修为还是很低,但依然足够恢复过來了。

到时即便大长老知道了此事,以其性子,也是绝不会过问这些琐事的。

(居然想一招废了我的右腿?让我三五月行动不变?想不到这少年小小年纪,心性居然如此狠辣……)

沈言暗自皱了皱眉头。

他却不知,这些弟子本身就是天之骄子……虽然沈言被大长老收为弟子,但一个强身阶的修者,实在让他们难以信服。

这严青也是根本不放他在眼里,打残了便打残了,一个废物而已……这就是心性的优越感,这些弟子,自然而然的认为高沈言一等。

所以弄残沈言,他们也不会有半分愧疚。

就像是俗世,某个富贵人家的主人,杀了一个婢女或者仆人,官府都不会追究。地位上的差异,甚至能影响到人与人之间的平等对等关系。

(也许正面拼斗我绝不是你的对手,但想要随意一脚弄残我?也要看看你一个塑体阶的修者,有沒有这个本事!)

塑体阶?算个屁!

沈言在针齿草平原的小镇遇到那僵尸的时候,纵然对方的实力已经到了塑体阶九层……但他还不是敢奋力一搏?

要知道他当时还处在养身阶的层次,连修炼的门槛都沒有踏进去。

若是常人,只怕遇到这种情况早就转身逃跑了。可沈言却能冷静的分析局势,最后靠着光芒一闪,雷电成河的虚假雷霆逼退那僵尸,也绝不是一般修者能够做到的事情。

虽然严青的修为比他高了一个大阶,还有五个小层次,但是沈言也不在乎。

“龙象金身

心头沉声暗道,沈言体内筋骨居然发出了一阵脆响,那巨大的肉体力量一下子迸发了出來,他的身躯仿佛都增大了一圈。

不过这筋骨的响动,却是体内之音,所以外界是听不到了。加之龙象金身的境界太低,所以对身体的改变还不算大,虽然增大了一圈,不过也只是一点点罢了。

是以沈言运转这龙象金身之后的异动,也沒有任何人察觉。

……

龙象金身。

一天一地,先修象之力,再铸龙之身。

象代表着绝对的力量,龙代表着无尽的神威。龙象加持己身,就等于借助天之势,地之力!无穷无尽,绵绵不绝。

沈言此时运转功法之后,竟然感觉大地之中仿佛有着一种奇特的韵律一般。一次次的颤动着,让他的龙象金身诀运转的更加顺畅。

(这……)

沈言双眼一瞪,心头有些骇然不已。还沒等他仔细查看,那严青错过他身边之时,右腿猛然一矮,膝盖之上萦绕着无穷剑气,一下子撞上了他的小腿。

……

(一个落魄家族里的废物,竟然敢在我万剑宗前耀武扬威……简直是不知死活!这一下弄残你的右腿,看你这几个月还如何嚣张的起來!)

严青心头冷哼一声,他这一撞的威力,莫说沈言一个强身阶一层的修者。纵然是强身阶七八层的修为,都不敢以肉身去抵挡。

毕竟除了一些专门炼体的功~法之外,大部分功~法还是以修炼真气为主,肉体也只是依靠真气滋养罢了。

严青毕竟沒有感觉到沈言体内的真气波动,自然是以为沈言还沒有觉察到他的念头,心头更是对后者不屑之极。

强身阶七八层的修者,被他这附有真气的膝盖一撞,只怕也要急匆匆的将真气运转至双腿來抵挡,才能幸免。

但沈言居然连真气都沒有运转,严青不知道对方是托大,还是被他吓傻了。不过无论是哪一点,都足以说明沈言跟废物沒有两样。

如果是托大,就证明沈言是个猪脑,面对比他强一个大境界,五个小级别的修者,居然连真气都不动用,简直是……白痴都不会做的事。

若是吓傻了,能被他露出的一点点气势吓到,那么沈言的修炼之途,纵然有大长老的辅助,恐怕都走不远。

所以严青,面上的阴狠此时已经消失不见了。沈言这种人,在他看來就是一只不知道天有多大的井底之蛙,实在沒有什么好计较的。

此刻弄断他一条腿,让其三五个月不安生,也就足够了。

察觉到自己的膝盖和沈言右腿相撞的一瞬间,严青面上满是厉然之色。

不过转瞬间,他却感觉到了一些不对劲的地方。

沈言居然沒有丝毫的惧怕和震惊,反而是静静的看着他,嘴角一直带着一抹戏谑的微笑。严青看了看前方,其他的弟子和长老,距他和沈言所在的地方,已经有数丈之远了。

纵然是看见他的作为,想必长老们也不会责怪于他……严青有些纳闷,这小子笑的这么渗人,到底有什么阴谋?

(仓促运转之下,聚集在腿部的真气就想弄断我的腿?你的肉体……难道凝如钢铁了么?如果沒有……给我退回去!)

沈言心头一阵冷喝。

右腿猛然一颤,体内筋骨噼啪作响,筋骨震颤之下,一股浩然的肉体力量,一下子涌入了双腿。

(不好!)

严青触及到沈言右腿的瞬间,心知不妙。

砰!

他膝盖之上萦绕着的凌厉真气,居然在这一撞之下瞬间激荡了起來,好悬沒有直接消散掉。严青还沒有來得及惊骇,便是倒抽了一口冷气。

他的膝盖因为真气被撞击的消散了大部分,相当于以肉体撞上了沈言的右腿。

虽然真气还沒有完全消散,但也消失了足有七八成。这一下撞击,就算不承受十分力道,至少也有六七分。

严青只感觉到自己的右腿膝盖以下,好似麻痹了一般。旋即便是一股从体内反噬而來的剧痛,还沒等他缓过劲來……

一股巨力从沈言的右腿之处涌了出來,直接对着他轰然撞击了过來。

又是一声脆响,严青面上的神色一滞。

“嘶

他不用去看,也知道自己的膝盖已经脱臼了。这股巨力,也是直接让他“蹬蹬”退后了数步,差一点沒有撞在台阶旁边的山峰之上。

(这家伙的腿,是钢铁做的么?……居然这么硬!)

严青心头一颤,旋即体内真气运转,而后猛然抖动了一下右腿。骨头错位的疼痛瞬间被他矫正了过來,不过这份疼痛感,却是让他直接轻呼出声……

……

“师弟?怎么了?”

前方七八丈之远的台阶上,一名内门弟子转过身來,朝着嘶哑咧嘴的严青问道。他正是先前被枣脸老者点出來,要带沈言去药园的修者。

不过沒想到,沈言和严青两人,居然都逗留在后面。若非严青发出了一声轻呼,他此刻只怕还以为沈言跟在自己身后呢。

“沒……沒事!脚指踢到了台阶,沒有大碍!”严青赶忙摇头,如此丢脸的事情,他怎么可能大肆宣扬

“对了师兄,你们先行一步吧……这沈言,就由我带到药园去吧!”

旋即严青神色一动,正色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