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二五零要动手了

二五零 要动手了

因为严青和沈言的动作只在须臾之间,加上那些长老和弟子也不把沈言这小小一个强身阶的修者放在眼中,所以根本沒有人去关心后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得!那询问严青的弟子笑了笑,旋即直接点了点头。

“成!那师弟你待会儿就带他去药峰,我同诸位长老便先行一步了……”

药峰离宗门所在之处极远,就是害怕剑峰弟子修炼之时,引起的天地灵气变化影响到灵药的成长。

毕竟弟子们修炼之时,体内真气属性是不定的。

比如沈言,如果现在修炼九转雷霆诀,那么周围的雷属性灵气就会稍微活跃一些。这些雷属性灵气对修者的影响其实不大,但对于灵药來说,却不一样。

灵药对于天地灵气极为敏感,尤其是一些天材地宝……

比如俗世里可以驻颜,疗伤的圣药天山雪莲,就喜欢在寒冷的气候下生长。因为它的属性偏水,自然会喜欢冰雪严寒的气候。

如果将其种在火焰山,就算是再好的植灵师,都不可能让天山雪莲的种子发芽。

无他。属性相驳而已,尤其是灵药,生长必须要时时刻刻的吸收天地灵气……所以天地灵气有丝毫变化,它们都可以轻易的察觉出來。

是以万剑宗的药峰,比莲花峰的位置还要深。

但那并不代表药峰的地位就比莲花主峰高,而是因为特殊需要罢了……就连药峰的弟子修炼,都必须在抑灵石建成的屋子里。

抑灵石,顾名思义就是抑制天地中灵气属性的失衡。

也就是说,一般的修炼是无法影响到的。这种东西很常见,不过一般來说,也只会在药峰之上用其建造屋子。

毕竟修者修炼,天地灵气稍微波动一下,更加附和自身的属性才是最好的。沒有谁会自己给自己找不自在……

打个比方,沈言的属性是雷属性。

从木而出,让他在天空中雷鸣电闪,风雨大作之时修炼,自然真气就顺畅之极。

若是让他在战场之上修炼,矿脉中修炼……自然多多少少会有一些影响,虽然并不是很大,但也始终会觉得真气运转不是那么的顺畅。

不到不得已的情况下,沈言也绝不会选择一个天地灵气中金属性,火属性偏多的地方來修炼。

所以在抑灵石建成的屋子中修炼,天地灵气是不会因为你修炼的功~法而产生波动的。这样一來,自是要比外界稍差上一些。

影响不大,但也是一种羁绊了。

让沈言去药园,可谓是最大限度的限制了他在万剑宗的修炼。

万剑宗内阵法无数,五行阵分散各处。

其实无论是冰属性功~法,雷属性功~法,都脱胎于五行。五行阵虽然只有金木水火土五种,但已然足够宗内弟子修炼。

真气运转周天,进入阵法的范围内,自然最好。

但到了药园,沈言显然就无法享受万剑宗专门为弟子设立的木灵阵的诸般好处。加上他的天赋,而且还无人教导,可以说在大长老回宗之前,他來这万剑宗,一点好处都沒有。

反而那药园出了差错,还要倒霉。

就算凌霜碍于大长老不敢真拿他怎么样,但沈言相信……随意想出來一个法子整治他,恶心他,就已经足够了。

……

既然严青已经答应了带沈言去药园,前面的那些长老和弟子,自然也就不会再等着沈言二人,毕竟他们又不是闲的沒事干。

待得那些弟子和长老全部拐了个弯消失在视线之内后,严青面上佯装出來的轻松一下子消失不见,转而紧锁在了一起。

他忍不住朝下看了一眼,膝盖之处已经渗出了鲜血。衣衫都被浸湿了一大片……撞击之下,只怕皮肉直接就裂了开來。

虽然只是让筋骨错位,但这股巨力,也是足以让他震骇不已了。

要知道虽然先前他是仓促之间动用了些许真气,但那些真气只怕也达到了强身阶七八层修者不动用武技的情况下,全力一击的程度。

但却被沈言直接以肉体之力抵挡住,而且还直接撞伤了他,足以让严青惊骇不已了。

刚才碰触到沈言右腿之时,他仿佛感觉自己触碰到了钢铁一般。

骨如精钢,要知道这是锻骨境的修者,才能做到的地步。一个强身阶一层的子弟,肉体强度居然如此恐怖,实属不可思议之极。

(绝对是大长老传授给他的秘法……否则一个强身阶一层,落魄贵族出身的废物,怎么可能会拥有如此恐怖的肉体之力!)

严青面上满是妒忌之色。

肉体之力,并非只能靠修炼功~法和提升境界增加。比如有些大世家,从小就让家族子弟的身体浸泡在天材地宝之中,他们的肉体,就会无比的坚韧和灵敏。

也有些秘法,可以在使用出來的瞬间,将自己的肉体力量硬生生的提高好多个层次。

但肉体之力,除了修炼炼体功~法的那些修者以外。其余的修者都觉得这是末流之道,真气和对天地的感悟,才是最重要的。

诸如剑修之类,修炼的功法就是以真气为主,感悟剑道为辅。

而法修,无论是阵修,符修,都是以感悟天地自然为主,真气修炼,只是辅助而已。真气只是在引导和布置阵法,绘制灵符的时候,必须要用到罢了。

法修,相信只要境界足够,就等于无敌。

你力量再强,若是在境界之上我稳稳的压制住你,任由你千般本领,也沒有丝毫作用。毕竟,到了高阶的时候,一个境界,足以死死吃定对方。

譬如凌霜,先前突破到了周天大成。

别看只是同周天小成一个境界的差距,但真的动起手來,人数多上数倍,周天小成境界仍然不会是周天大成境界的对手。

所以除了功~法,还有秘法,灵技,以及丹药灵符,法宝之类,可以支持越级战斗的东西存在。

一个强身阶修者,若是拿着九龙离火符,只要他能引动符咒,也可以一招秒了换血境,炼髓境的强者。

但让强身阶修者的肉体之力,直接增强到锻骨境的程度,绝对是一项不简单的秘法。

严青如何能不妒忌?他现在是塑体阶,碰到锻骨境的修者,无论是真气,还是肉体都要被甩下去不知道多少。

沈言一个落魄家族的废物修者,如今只怕都十六岁的年纪了,居然才刚刚步入强身阶,严青每每想到此处,就更是觉得不公平之极。

他如今只是内门弟子,连亲传弟子都算不上。虽然比之外门弟子享受的资源要好了很多,但也不能和亲传弟子相比。

甚至在天霜剑峰的内门弟子中,他也只是中下流的水平罢了。

当然,指的是在他这个年龄段。若是同那些三十余岁的内门弟子相比,不过是自取其辱罢了。

严青这种天之骄子,最喜欢的便是和同龄修者相比。

此时居然输给了沈言这样一个废物,简直是让他难以接受。

看到自己腿上渗出的大片血迹,感受到那因为剧烈的撞击造成的疼痛……严青面上的神色越來越阴狠。

(不行!若是在此处击杀了他……)

严青根本就不在乎沈言到底是死是活,在他看來这种天赋低下,出身贫贱的废物,活着还不如死了好。

但他突然间也是想起了这是什么地方,若是在万剑宗内击杀了沈言,莫说他一个内门弟子,就算是亲传弟子,关门弟子,只怕也得偿命。

大门大派,最忌讳的便是自相残杀。

若是弟子在宗门之内互相残杀,因为其天赋好而不惩处的话,那么整个宗门根本就会乱套,在宗门之内连性命都不能保证的话,那还呆着干嘛?

所以哪怕是一个杂役弟子碰到了关门弟子,就算是激怒了对方,但只要他自己本身沒有违背宗门的规矩,那么后者最多将其打成重伤罢了。

这些恩怨,都无妨,宗门不管。

敞若杂役弟子沒有违背宗门规矩,而亲传弟子动手击杀了对方……不管是什么理由,只要让执法长老知道,就是必死无疑。

这样硬性的规矩,才能让宗门在一定程度上团结起來。

严青虽然先前被嫉妒和怒气冲昏了头脑,但他却也不是白痴。就算他能击杀了沈言,那他自己也得殒命。

(……惩戒这贼子一番,应该不会有问題!但待会儿还要送他去药峰,若是见到了药峰之上的长老,看见他受了伤只怕也要询问一番!)

(将其打成轻伤,只要不影响他的行动,那便行了……用剑气冲击他的识海,让他精神受创,必然很长一段时间都无法修炼,而且还会精神萎靡!)

严青心思闪转了片刻,旋即嘴角微微的勾勒出一个阴森的笑容。

……

(龙象金身,好像发生了什么变化……不过此时不是思索这个问題的时候,这小子受了伤,想必还要跟我有一番计较!)

(此时那些长老和弟子尽皆退去,这样一來,他必然无所顾忌!该死的凌霜,若非他的作为,只怕这些弟子还得顾忌师父……)

沈言此时却是恨极了凌霜,若非后者有意无意的暗示,这些弟子只怕还沒有那个本事无视了大长老的存在。

他自己也有自知之明,先前两人暗地里的碰触,看似是那严青吃了亏。但真的动起手來,沈言的肉体即便强横,但也不可能是严青的对手。

纵然他不惧怕,但拼斗起來,吃亏的绝对是他。

说不定一个不小心,还真要被对方给好好的惩戒一番……先前那僵尸虽然是塑体九层,但毕竟沈言一直都沒有和对方硬碰过。

可是此刻的情形,却是由不得他了。

严青周身真气刚刚有了波动,沈言便瞬间察觉到周围的火属性灵气活跃了不少。

(这家伙看似也不像是绣花枕头……这般凌厉的气息!不过也得先同他交过手才知道根底,而且龙象金身也发生了变化,即便受伤,也不会严重到哪里去!)

(交手之后若是不敌……直接不与他拼斗便好!)

沈言面色一沉,体内雷霆真气严阵以待。

修为相错太多,他此时也不知道对方到底要如何……所以此刻也只能以守代攻,静观其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