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二五一震荡你的识海

二五一 震荡你的识海

沈言绝非那种明知不敌,还要死撑着的人。他压根就打定了注意,先试试这严青的深浅,倘若对方只是个空有修为,沒有战斗意识和经验的银样蜡枪头,他自然不会手下留情。

若是对方真的有了匹配这修为的战斗能力,他转身便走就行了。

凭借着自己的身法,严青若是沒有可以完全压制住他速度的能力的话,追的上才怪。雷鸣电掣,这就是同九转雷霆诀相匹配的身法灵技。

寻常修者修炼的功~法,除了那些大世家的传承以外,大多都是只有修炼法诀。想要灵技和身法之类的战斗技巧,你还得自己去学习。

就算是万剑宗,也是如此。

毕竟万剑宗剑峰一十二,每一峰所修的“道”都不同。若是真的硬性将功法,灵技,身法全部配成一套,岂非自毁前程?

所以严青,也只不过会御使真气,加强自身闪转腾挪的能力罢了。

若要同沈言來自九转雷霆诀的第一重雷鸣电掣相比,那是远远不及的。

沈言眼界何其之高?他一眼就能从严青的动作之中,看出來对方到底在身法之上的造诣有多高。

他从來不做沒有把握的事情。

如果不是很清楚的知道那严青追不上他,他也不可能留在这里一试深浅。毕竟对方打伤了他,那才叫糟糕。

药园看管,沈言多少知道一些。

如果他被打伤,对于药园的处理都有可能顾忌不上,那就是明摆着让凌霜找法子出一口气么。

沈言可不认为,自己如此不给凌霜面子,对方会因为他是一个强身阶修士而手下留情……凌霜是大仁大义沒错。

但那是他的大局观,当牵扯到少数人之间的恩恩怨怨的时候,对方却显得比谁都要斤斤计较。

(……剑气如此凝实,看來这家伙也并非是一个意气用事之人!不过就是胸中的那股子傲气,有些太沒由來了些……)

沈言却是很无语,他压根沒想得罪谁,也沒想着在别人面前显摆什么。之所以发生现在的事情,完全就是面前这厮那莫名其妙的自尊在作怪。

跟这种重小被人捧在手心中,抬得无比之高的天才少年,讲道理是根本行不通的。也许有人会跟自己讲道理,但沈言知道,绝不会是面前这少年。

对方并未用剑,即便几次将手按在了腰间的剑柄之上,却也沒有拔出來。

沈言见此心头却是微微一笑,到底还是不敢真的对他如何。不过这少年也不是太过可笑,至少在怒火中还保持着那一丝残存的理智。

这是万剑宗,不是生死台。

严青沒有用剑,但他那透出指尖足有三寸的剑气却带着一抹凌厉之极的气息。沈言面对这气息,和当时面对那僵尸的感觉是一样的。

都是不可抵御的威压,高境界对低境界的绝对压制。

纵然九转雷霆诀和龙象金身不断的在体内运转着,但却已然无法破开这种仿佛被对方锁定一般的感觉。

沈言顿然惊骇不已。

(这……是气机锁定么?是了!那僵尸不过是异类,修炼功法能好到哪里去?万剑宗的内门弟子,修炼的功~法,应该都处于灵级阶层了!)

要知道沈家虽然落魄,但也是湘云镇的大户,可也不过有着一部凡级九品的雷霆诀罢了。而且,还只有嫡中之嫡能修炼。

这万剑宗,区区一个内门弟子,都至少掌握着灵级功~法,可谓是真正的财大气粗。

无论是灵级几品,但都比雷霆诀,不知要好了多少。灵级一品它也是灵级,凡级九品,它也还是凡级。

凡与灵,一字之差,就是天堑之别。

灵级功~法的气息,居然隐隐的带上了一丝气机锁定的意味。虽然主要原因,还是因为塑体六层对强身一层的绝对境界压制。

不过若是凡级功~法,必然不可能有着如此匪夷所思的力量。所以现在的情形,倒是沈言所沒有料到的。

虽然沈言不知道九转雷霆诀是什么级别的功~法,但想來也比雷霆诀要好。

那么必然是灵级的功~法,不过境界相差还是太大。一个大境界五个小层次的差别,除非沈言能像遇到那僵尸之时,有一道玄元之气。

发动一气玄元雷,再來上十个严青也不是他的对手。

龙象金身!

沈言心头沉吟一声,体内筋骨争鸣,在轰鸣震颤之时迸发出一股巨大的力量。这股力量,一下子冲击开那种如封似闭的气机锁定。

虽然沒有完全破开,但也轻松了几分。

(肉体之力强大到一定的程度,固然可以直接碾压同等级修者……甚至越级战斗也并非不可能!可现在,我的龙象金身,连入门都不算,自然不可能做到那样的程度!)

沈言心头暗叹一声。

若非这龙象金身不知道因为什么发生了变化,那么现在的情况,只怕还要不妙的多。

(……不过这严青沒有用剑,这真气至多让我受些创伤……不过若是这样的话,对我却是沒有什么影响!)

沈言此时看见严青指尖的那一道凌厉剑气,心头却是暗自疑惑。

按道理來说,严青如果想要惩处他……最好的方法就是将他打成重伤,以便在药园一事上,再摆沈言一道。

可现在的情况,对方虽然真气凝实到了极点。但分明沒有下重手的意思……沈言正疑惑间,严青的身形,已然逼近了他。

……

(这厮……还妄图用那强悍的秘法提升自己的肉体之力來抵抗我的攻击么?若我真的攻击你的身体,只怕最多也只是让你轻伤罢了!)

严青看见沈言严阵以待,却不退不避的模样,阴冷的笑意再度浮上嘴角。

(那秘法还真是恐怖……纵然我直接锁定了他的气机,但却也被那秘法突然增加的巨大血气直接震得那一丝气机都散乱了几分!)

沈言运转龙象金身能让自己好受几分,严青自然也能感觉到自己对前者的锁定,突然变弱了几分。

(即便如此……你一个强身阶的修者,还能翻起什么浪來?先前受创,只是因为我大意之下,只出了五分力道罢了!)

(这一道剑气轰入你的识海,在你的识海边缘震荡开來……你的精神必然要受到极大的创伤,只怕半年甚至更长的时间都无法复原!)

严青念及此处,面上笑意更浓。

小子……下次耍威风,别忘了自己是个什么身份。我万剑宗的地盘,也是你轻而易举能逞强的地方么?

指尖剑芒赫然乍现,严青似乎已经看到了沈言眉眼之间的谨慎和不知所措。

不!

是转瞬即逝的不知所措……瞬间而已,那神情居然变成了无奈和云淡风轻。

严青心头大惊,先前吃了一次暗亏,让他也谨慎了许多。看见沈言淡然的模样,他几乎就要退了开來。

(这小子……八成是在诈我!他天赋本就不好,大长老传授给他的秘法,他能掌握住一种便已然不错了!)

(更何况,塑体阶的实力……真的是你可以想象的么?)

不过严青到底也是万剑宗的内门弟子,也不是庸人。转念之间便想了个清楚,心中大定之下,指尖的剑芒居然再度凌厉了三分。

严青到底还是不知道沈言非但见识过塑体阶的实力,连锻骨境的实力,也顺带着观赏了一边……

胸有成竹还是故作泰然?严青倒是不清楚这个,但他知道……只要自己的真气轰进沈言的体内,在他的识海边缘震颤,绝对可以让沈言精神重创。

破入识海,还是不现实的。

识海最外层之后有着一层一层膜一样的东西,称之为识海屏障。

修者修真气,修肉体,最后要修的才是识海!一般來说,修为较低的时候,探测别人实力所渗出的那一缕精神力,被称之为凡识。

凡识在识海最外层,要渗出体外,不受任何屏障的阻挡。

严青想要依靠真气震荡的,便是沈言的凡识存在的那一片区域。识海的最外层,是非常容易受到冲击的。

再往里,便可以碰触到第一重屏障,也是最弱的一重屏障。

只要修炼到了一定的程度,神魂,精神力足够强大,就可以很轻易的将这屏障之后的意识渗透到体外來。

这个层次的识海之力,就叫做灵识。

灵识渗体而出,可以观凡识所不能观之物。可以辨认天地灵气的浓郁程度和分布情况,探察修者之时,只要对方的识力的境界不如你,纵然他修为再高,也可以轻易辨认出他的修为到底是什么境界。

灵识看凡人,就能知晓祸福,避灾劫。

凡人识海朦胧,连将凡识渗出体外都是不可能的。所以灵识一眼,便能将其的血气看个通透。

血气旺盛,阳刚之极,周身萦绕的天地之气自然平和有益。

心思污秽,阴损无比,天地负面气息,自然会时刻纠缠。

灵识就能看出这些气息将其分辨出來,所以看出凡人的灾劫是很容易的事情。

不过修者识海已开,加之修炼以后。体内功~法运转之时,周身聚集的便是天地灵气。灵识自然也就无法看出,他周围萦绕的天地之气,到底是正面的,还是负面的。

严青的识海之力,也就处于能散漫出最外层的力量罢了,还是凡识之境。

沈言……甚至连凡识境都还不算。他观测别人的实力,靠的是眼界和猜测,并非所谓的凡识直接去探察。

不过已经步入了修炼的门槛强身阶,蕴养出凡识是很容易的。

正因为凡识容易孕育,所以靠真气也是很容易撼动的。

严青正因为知道沈言的肉体依靠秘法,可以在短时间内提升到一个很恐怖的程度。他想要在肉体上给沈言造成巨大的伤害,是很不容易的。

所以,只能在识海之上想办法了。

对于让沈言识海最外层震荡起來,严青的信心很充足。

毕竟沈言,修为太低了。如果说肉体之力还能依靠秘法增强的话,那么识海这一块,是根本不可能的。

纵然是苍云郡城的大世家,也沒有谁能让一个境界比较低的修者修炼出强悍的识海之境來。识海,是需要体悟的。

修炼识海的法诀不是沒有……但那种东西,怕是凌霜都接触不到。

再说了,纵然有那种法诀,但若是实力不够的话,想要修炼也是不现实的。识海和真气修为,完全就是两个概念。

法修倒是对识海的了解比剑修之类的要多些,但也有限之极。

纵然是法修自己推崇的一种“悟”,也不能对识海之境的提升有什么显著的效果。识海这东西,好似被天地抑制住了一样。

但每一次修为大境界的提升之后,识海的力量是会增强的。

这种增强严青自己有过一次经历,从强身九层破入塑体阶的时候,突破成功之后,识海的力量,就至少增强了五成有余。

但这样的增强幅度,也是不能让他拥有灵识那种逆天的东西。

(佯作坦然,不足为虑……)

严青冷笑一声,他的指尖直接点在了沈言的额头之上。

此刻他也终于看见了沈言面上流露出的那一抹惊骇和不可置信的神色,虽然沈言有心想要阻挡,但他动手的速度,还是及不上严青的。

尤其是在如此近的情况下,沈言几乎是刚刚有所反应,严青的指尖已经点在了他的额头之上。

但自始自终沈言都是一副淡然的模样,直到严青指尖的剑气透过额头,渗入他脑中的时候,沈言方才转为了一脸震惊的模样。

……

(……怎么……怎么可能?难道是……我猜错了?)

沈言感受到脑海中那股并不怎么凛冽的剑气,朝着自己的识海渗了过去。那一道细微的剑气,时刻不停的颤动着。

不过沒有接触到识海,仅仅是在筋骨之处颤动,对沈言沒有半分影响。

但他所期望的东西,却并沒有出现。

(糟了……这次可真是玩大了!沒想到修炼灵级功~法,受到正统训练的塑体阶修者,和那僵尸根本就不是一个层次的存在!)

(这少年虽然尚且年幼,但修为稳稳压制住我……不过还是沒想到啊,居然会如此轻易的被对方一指点在额头之上!)

沈言战斗经验丢失了?沒有!

他能看清严青的变招,甚至是出招的轨迹都可以预判到。那是他渗入骨子里的战斗天赋,但问題是……

出手的速度太慢太慢了,纵然看了出來,也根本拦不住。

(看來……真的是我猜错了!罢了……这一次识海受伤就当买个教训!下一次却不能再指望这不靠谱的家伙了……)

沈言察觉到那一缕剑气震荡着,贴上了识海的边缘,他终于是无奈的摇了摇头。

幸亏这严青,只存了伤他之念,并无杀他之心。

若不然,沈言怎么样,也要以死相拼一番,但如果只是识海受创的话……倒也无妨,养息丹在手中,识海的伤势,根本连屁都算不上!

一个塑体阶的修者,对识海的创伤,也有限的很。

因为严青自己都沒有修炼出灵识,自然就不可能透过那第一道灵识屏障,对沈言的识海造成真正的伤害。

识海外围被震荡,至多也就是精神受创,数月萎靡罢了。

但有了养息丹,只要不伤及根本,至多一周时日也便痊愈了……所以沈言此时,也就不再抵挡,短暂的惊愕过后,便恢复了淡然的模样。

知道不敌,知道沒有危险还要跟对方死磕,他又不是疯子……

沈言撇了撇嘴,暗道自己可真是个白痴,居然会将希望寄托在连几率多少都不知道的东西上……刚才如果依靠雷鸣电掣身法躲开的话,也不会是现在这般模样了。

不过话说回來……这厮也太不可靠了吧?

PS:可能会有人觉得,小仙写的沈言太弱了。强身阶应该要越阶战斗的……但小仙想说,在仙誓中,境界的压制是绝对的。

沈言此刻沒有可以翻盘的东西,所以被压制是绝对的。那种动不动越上一两阶,甚至更多层次的战斗,小仙觉得有些不真实。

就像是让一个刚飞升的仙人,去跟大罗金仙打一样……不是扯淡么。除非他有了可以拉平实力差距的东西,法宝,丹药亦或者功法……但沈言现在,是沒有的,或者说沒有浮出水面來。

小仙笔下的沈言,是一个识时务者的沈言,不是一个唯心论,无敌的存在。或许他会有无敌的一天,但不是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