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二五二规矩

二五二 规矩

纵然外界风雪刺骨,但万剑宗内,连风都是柔的。

偏偏此刻这柔风,吹拂之间,却是直接把严青掀飞了出去……他的身躯直接被一阵莫名的冲击抛飞,而后狠狠的砸在了身后的山壁之上。

嘭的一声脆响过后,严青的身躯方才缓缓从山壁之上滑落了下來。

刚刚落地,严青便一下子用手掌撑起身子,半跪在地上,哇的吐出了一滩猩红的血液來。他的眸子中,满是难以置信的惊骇神色。

先前那股力道,仿佛是直入灵魂般不可抵挡……

严青甚至感觉,纵然他是锻骨境,炼髓境……不!只怕就算是换血内息境,也根本难以抵挡那瞬间的声威。

他的灵魂直接被震颤住了,他的识海直到现在都还在忍不住的颤动着。那是惧怕,灵魂深处一丝抹不掉的恐惧。

那……是什么?

严青舔了舔满是鲜血的唇角,心中暗道。

他不知道,而且也根本猜测不出,只是他的真气刚刚渗透到沈言识海最边缘最边缘的地方之时,他就直接被反震了出去。

那股力量并非作用于肉体,而是直接作用于灵魂。

好像……

严青心头沉吟了半天,方才想起來一个似是而非的答案。

刚才那股莫名而來的冲击,就如同凌霜当初给他们这些弟子讲解修炼常识的时候……提到的一种叫做“规矩”般的概念。

他的身体在接触到那股冲击的时候,并沒有受到实质的伤害,此刻之所以肺腑震颤,完全就是因为撞到墙上的力道太过巨大。

那股气势,似乎也不是实质存在的。那气势介于虚实之间,但你只要接触到,就不得不承认它的存在。

总而言之一句话。

我让你倒飞出去,你就得倒飞出去。

规矩。

凌霜当初说出这个概念的时候,脸上的憧憬和畏惧,直到现在严青都记得一清二楚。

无规矩不以成方圆。

这已经近乎一种“道”了,是那种真正踏入门槛的“道”。不是他们这种修者,还处于摸索中的道。

这规矩让他自己以为他自己要倒飞出去,而且还要撞在山壁之上,弄得肺腑颠倒,受到创伤。

那么他就必须遵守这规矩,无论如何,他就得倒飞出去……哪怕,先前的气势冲击,其实连一丁点儿作用于他肉体的力量都沒有。

很恐怖的规矩。

这是定死了的规矩,不遵守……恐怕还会有更恐怖的后果。所以严青先前,灵魂深处的本意,就直接控制自己的身体猛然生出一股力,而后直接撞在了山壁上。

从沈言体内瞬间闪现过的气势,就是这般凌厉,就是这样的不可违逆。

严青挣扎着支撑起身躯,毕竟只是肺腑受伤,还不算太严重。加上他已经到了塑体阶,筋骨凝实之极,血气浑厚,真气运转之下,很快便压抑住了伤势。

虽然还不能有大动作,但至少支撑自己站起來是沒有问題了。

此刻严青也沒有再动手了,他不知道先前那气势到底从何处而來……但他知道,只有一个人有这样的力量。

万剑宗

大长老!

只有大长老那个层次的人,才能在一个强身阶修士的识海中,设立下这样恐怖的一道屏障。任何企图攻击识海的人,都要接受那“规矩”。

除非,攻击沈言之人的实力,比大长老更强。

不过到了那个程度,如果真的要对付沈言,只怕后者跟只蚂蚁也不差多少。

但在现在这个层次,至少在塑体阶的层次,严青知道自己是拿沈言沒辙的。肉体有秘法,识海有大长老设下的屏障……

可谓是精神与肉体并重,简直就像是狗咬刺猬

无从下口。

严青现在也学乖了,他不能对付沈言……那就不对付了。他也并非一个不识时务的人,明知道两人谁拿谁都沒办法,再强硬下去,吃亏的还是他自己。

如果想要破除沈言那血气浑厚之极,犹若钢铁的肉体,那么他就必须动剑!动剑之后,生死就不在他的掌握之中了。

但严青可不会因为这点儿事情,就将自己的性命也压在其中。

杀了沈言固然是好……但他可不认为沈言的性命可以和他相比较。两者之间,必然是不等价的。

纵然沈言现在有了大长老的庇佑,但一旦离开了大长老,他什么都不是!严青理所应当的撇了撇嘴,略有些苍白的面庞上,满是不屑神色。

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严青现在虽然不愿意承认,但他确实有些嫉妒沈言。

一个强身阶的修士,肉体之力比他还要强,识海上更是有着大长老亲自出手设立下的屏障。不想闹出人命的情况下,他也是拿沈言沒有丝毫办法。

动识海?那是找死。

严青刚才虽然只是感受到了瞬间的气势爆发,但他已然管中窥豹,知晓了那到底是多么不可思议的力量。

甚至他觉得,纵然是修出了灵识的强者,也是不敢越雷池半步的。大长老的恐怖,早就已经深入所有万剑宗弟子的心中,甚至……灵魂深处。

三十二年前那一剑的风情,万剑宗下至杂役弟子,上到宗主,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宗门藏典阁中,就有着存像阵法……这阵法中留存的景象,就是三十二年前,大长老那云淡风轻的一剑。

这一剑……所有人弟子都可以去参悟,但从沒有人能窥得半分端倪。

几乎于道。

这就是无数万剑宗弟子,对那存像阵法中的一剑给出的评价。太简单,也太玄奥……矛盾?不矛盾!返璞归真的道理,大概如斯。

既然牵扯到了大长老,那么严青理所应当的认为,再敢去打沈言识海的念头,就是自作孽不可活。

那种“规矩”,他要遵守,比他更厉害的弟子,也要遵守。

规矩就是规矩,不讲情面。

除非……你的拳头比设下规矩的那人更大……严青舔了舔嘴唇,打了个冷颤,旋即赶紧摇了摇头。

比大长老的拳头更大更硬?他沒想过,或者说是不敢想。

凌霜不敢,他更不敢。

(……看來这小子动用秘法之后,变得比我气血还浑厚的肉体,并不是他的依仗,反倒是一个突破口!那识海,才是他最全身上下,最严实的地方!)

严青眉头蹙在了一起。

他不是不想收拾沈言,问題是……他根本沒有丝毫办法!动剑,那就等于说把他和沈言一起拖入了死亡门前,后者死他也得死。

不动剑,单单凭自己的肉体,严青用尽全力,只怕也只会让沈言蹬蹬退后几步。而后体内筋骨噼啪作响之后,依旧生龙活虎!

严青有些欲哭无泪的感觉……他倒不是在乎大长老会不会收拾他,大长老其人若是对这些小事关心,给他是个胆子他也不敢生出对付沈言的心思。

不过现在,纵然是大长老不管,他也得认命。

至少到目前为止,他还沒有什么办法,能将沈言教训一顿,而后好好的出一口恶气。

对于先前所受的伤势,他倒沒怎么在意。

若真的是败于沈言之手,只怕严青会面如死灰,心神震荡不能自已……但败给了大长老设立在沈言识海中的屏障,他却沒有丝毫不忿的地方。

大长老什么境界?他什么境界?

难道一个小孩子跟一个壮汉扳手腕输了,还得哭死不成?小孩子输给了大汉,只怕还得卖一个好萌要糖吃。

若是小孩子又哭又闹,而且还因为自己输了便不可置信,那也只能让大汉徒然一笑罢了,沒有丝毫的意义。

(锻骨境界……锻骨境界,就可以稳稳的压制住你的肉体之力!大长老此去不知道要耽误多长时间,等着……)

严青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旋即平复下有些激动的心情。

毕竟亲自尝试到大长老的厉害,他也是非常兴奋的。

(等到我步入锻骨境界,再來找你算一算总账!到时候,纵然你有这恐怖的秘法,我也仍旧能以旺盛的气血,凝如精钢的筋骨压服你!)

沈言现在,不过身躯有如精铁罢了。

但到了锻骨境,却是周身筋骨齐鸣,直接就是凝如精钢。百炼铁才叫做精,孰强孰弱,自然一眼就能辨个通透。

严青毕竟骄傲。

不是那等输了之后,便想着去请师兄來出气的白痴……毕竟请人办事,哪怕是欺负人,也得欠下人情。

人情债又最重,欠下了之后再想还,可就不是那样好还了。

所以他宁肯待得以后步入锻骨境,亲手解决了自己今日所受的侮辱,也不愿意因为一次的失败,就想着让他人出头。

更何况,这次的失败,有八成是败给了大长老……实在是沒有什么可灰心丧气的。

“沈言……药峰离此甚远,你随我來吧!”

严青冷冷道。

他并沒有在如何针对沈言,或者想些什么小把戏恶心沈言。虽然他在境界上,确实是稳稳的压制住了沈言,可两者之间,因为大长老的存在,却是对等的。

你拿我沒办法,我也拿你沒办法。

所幸让你直接滚去药园……严青可不认为,沈言的修炼速度,会比他更快。若是真有这么天才,只怕早就步入塑体阶多时了。

今日只怕他还要吃个大亏……强身一层,连想都不用想,严青就知道沈言有多么废柴!还是那种……百里挑一的废柴。

念及此处,他转过身去的时候,嘴角却又带上了一抹笑容。

……

沈言莫名其妙的看着他,神情之间却是晕着一抹淡淡的笑意。

(这就完了?……不过好像也由不得他!断天刀魂的威势,并非人力所能及!至少在他这个阶层的时候,还是知道该如何选择的!)

沈言很清楚,严青之所以不与他拼斗,只怕还是因为断天刀魂的力量太让人震撼了。

(不好!这厮见识了断天刀魂之力……若是我身怀重宝的消息泄露了出去,只怕在这万剑宗内,都会有无数人觊觎!到了那时候,岂非进退两难?)

沈言刚刚思索到此处,立刻便是大惊失色。

所谓财帛动人心,前世他已然站上了整个修炼界的顶端……渡劫巅峰的实力,都不能让那些修真者收起贪念,更恍若他现在只是一个小小强身阶的修者。

Ps:不要担心啦……沈言的实力,绝对是处于可控制的范围内的。仙誓的境界很多,但篇幅也很长……境界提升太快,很多需要解释的地方就得漏掉。

月空写了很多建议,我都看过……但是这些天时间太晚的缘故,所以也就沒回复。那些东西可以让仙誓更完整,以后小仙会逐一将其揭露出來。

那么还在等更的童鞋,晚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