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二五三霸道叶东来

二五三 霸道叶东来

(不对……)

沈言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而后平复下自己的心绪,

(若是知晓我身怀重宝,他不可能做到如此平静……)要知道猜测到断天刀魂的秘密可能泄露这一点的时候,连沈言自己都有些大惊失色,

他不相信,严青的定力比他还高,

如果对方真的能做到泰山崩于身前而面不改色,那沈言也只好自认倒霉,

(……如果沒有猜错的话,他之所以接受先前断天刀魂带來的震撼……是把这一切,都加诸在了另外一个人的身上,)

沈言眉眼一亮,这个人他自然猜的到,,

舍大长老外,又有其谁,

只有这样的猜测,才会附和实际,严青估计将所有的一切,全部都推给了大长老,沈言知道,这其中也有变相的一丝骄傲在里面,

输给大长老可以……输给你沈言,就不可以,

不过这些事情倒是其次,无论严青怎样以为,沈言也不会过多的同他去计较,

苍鹰的眼中,是沒有蚂蚁的,

纵然某一日苍鹰受了伤,落在了地面之上舔舐自己的伤口,偶然间被蚂蚁爬在了身上而产生了交集,但一旦伤愈,苍鹰便能腾飞而起翱翔九天,

可蚂蚁……依旧是蚂蚁,

苍鹰在乎的,是蓝天,是蚂蚁永远不可能看见的蓝天……

两者的追求不一样,严青如何去想,沈言都不会在意,只要跟断天刀魂无关,只要他不会在万剑宗寸步难行,那便足矣,

断天刀魂泄露出去,或者说身怀重宝的消息泄露出去,那么可以说……任何人只要有机会弄死沈言,就绝不会让他剩下一口气,

严青因为心底那丝莫名的骄傲而将这一切全数推给了大长老,反而正合了沈言的意,

修炼之时无论怎样惊世骇俗,都不会引人注目了,更遑论贪心,

只要背后有着大长老的名头……哪怕沈言当着所有人的面修炼龙象金身诀,九转雷霆诀这等功~法,也不会有人觉得奇怪,

顶着这样一个名头,别人不可能会对他修炼的功~法产生怀疑,他一个强身阶的修者,拿出來灵级丹药,也不会引起怀疑,

就算有人妒忌他,或者说天霜剑峰的那些弟子,因为凌霜表现出來的厌恶而针对沈言,也只会在暗地里想法子折磨他,

如今的局面,虽然说并非很好,但至少沈言也算满意,

毕竟入了万剑宗,那欧阳岚找來,只怕想要对付他,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大长老好不容易收了一个弟子,为万剑宗日后做了些打算……

且不论是因为大长老的缘故,还是关乎万剑宗颜面的缘故,欧阳岚想要动他,自然是沒有那么容易的,

念及此处,见严青已然在数丈之外,沈言也不再迟疑,连忙跟了上去,

药园……

他是找不到的,若是因为严青走远了他沒有跟上,倒时候凌霜那种对于个人恩怨睚眦必报的人,一定会借題发挥,

无论怎样,似乎收拾沈言都不是一件难事,

但毕竟这些都是夹带而來的一些小麻烦,解决了欧阳岚在背后时时刻刻紧盯着自己的压迫感,才是占了最大的便宜,

这样看來,似乎让凌霜出口气,也沒什么大不了的,

可沈言却不这么觉得……因为凌霜那厮太奸猾了,虽然仅仅是对于个人恩怨这一点上,但也难以让沈言释怀,

三言两语,直接就把本该欠着他的一个人情给抵消了,相反还让别人觉得他深明大义,沈言此刻想起,还是有些愤愤然,

若非如此的话,顶着凌霜的名头,想必在万剑宗内会好过许多,

而不是像现在这般,只有一个莫须有的弟子身份……至少在大长老回宗之前,大概是如此的,

沒想到对方不念恩情,还直接摆了他一道,

不过……

沈言嘴角微微露出了一丝轻松的笑容,从未有过的轻松,

去药园玩玩,倒也不错,至少,我总算是踏入了万剑宗……走进了修炼一途真正的大门之中,爹……还有姐姐……等着我,等着我锦衣归家的那一天,

……

严青是个冷漠性子,加上和沈言之间有了轻微的过节,所以一路之上一直阴沉这一张脸,连一个字都沒有说,

看着四周那些奇特的剑峰,还有设立下的阵法,四通八达的道路……实际上沈言很想问问严青,那些地方都是做什么的,

但看见对方那副冷冰冰的模样,沈言也就兴致缺缺了,

这个兴致,当然不是指对万剑宗的兴致,相反他越往里走,面上的神情就是更为精彩,流光溢彩,四处飘飞的灵气,缕缕剑气萦绕不散,巍峨雄浑的剑峰,

接连不断出现的境况,让沈言的心情,渐渐变得轻快了起來,

这就是他要待很长很长一段时间的地方……这就是他日后修炼的地方,

至少目前來看,沈言对这个地方还算满意,面上的笑容也沒有缺少过,反而是越來越多,和他身侧冷着脸的严青,形成了一道鲜明的对比,

……

“师弟……”

小半个时辰的路程,沈言终于是见到了除严青外的第一个人,

那人约莫二十五六的年纪,满头长发被扎成了一个髻,其上插着一根乌木做的簪子,背上背着一柄古朴的木剑,身上穿着一件古朴的长衫,

他的容貌也显得有些苍老异常,不过从那对炯炯有神的目光之中,沈言还是看出了其真实年龄,其实并沒有多么大,

沈言和严青刚刚从弯道中转出來的时候,看见这男子正坐在石台中间的一方石凳之上,看着身前不远处一株斜斜生长在石台边缘,显得有些死气沉沉的凡梨树(注1),

看见严青从石台旁的山道之中走过,这男子仿佛身后有眼一般,直接就朝着他们二人走了过來,

这人笑起來,本來显得细长的眼睛,就仿佛眯在了一起似的,不过却并沒有给人丝毫阴狠的感觉,反而显得飘渺之极,

“……东來……师兄好。”

严青看见这人,本來阴沉着的一张小脸一下子僵在了一起,旋即声音有些颤巍巍的招呼了一声,不过沈言还是能感觉到他心头的紧张,

男子摆了摆手,旋即将目光放在了一旁的沈言身上……显然他对沈言这个从未见过的人,比对严青的兴趣要高的多,

“这位师弟,莫非是此次新入门的弟子。”

“……这就奇怪了,纵然宗门盛会,我万剑宗的要求高了些,但若是想要收上七八个人,总是有的,不知为何这次却只有一人。”

男子面上飘渺之极的笑容未散,声音之中却晕着淡淡的疑问,那种很简单很直白,就是因为不懂而问的疑问,

只是不知道这话,是询问沈言还是严青了,

严青听到男子的话,小脸之上的紧张却是微微淡了些,不过他却并沒有开口跟对方解释的意思,似乎跟着男子多说一句话,他也不愿意,

他沒有回答,男子也沒有在意,

因为他的目光一直放在沈言的身上,从严青的身上转过來之后,就一直沒有离开过,

沈言眉头微微皱了皱,

不过这男子给他的感觉倒也不差,既然严青不愿回答,那么也只有他给对方解答了,

“我……并非此次盛会入门的弟子。”

那男子神情一滞,面上本來还略微有些淡的兴趣,一下子便浓郁了起來,这神色,却是让身旁的严青微微一惊,而后小心的往旁边挪了挪,

好像生害怕男子记起來,旁边还有着他在一样,

“有意思……”

“既然你不是我万剑宗的弟子,那你來万剑宗又是为何。”男子轻轻的呢喃一句,旋即笑容更盛,

“我暂时应该不算万剑宗的弟子,但很快就是了。”

沈言无奈,毕竟对方直接挡住了他们二人的去路……况且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严青这么怕对方,所以只有细心的解释一番了,

“既然不是那就不是,若是那就是,为何一会儿不是一会儿又是,我叶东來问你,你便要说……若是你不说,那且按后再说。”

叶东來不耐烦的摆了摆手,说出的话却是有些让人纳闷不已,

不过沈言却是听懂了……

这人也真是霸道,沈言无奈的摇了摇头,

“你是叶东來,我是沈言……你问我的事情我已经告诉你了,你听不明白那是你的事儿,你的事儿就是你的事儿,怎么能让我來解决你的事儿。”

“叶东來问沈言,沈言想答便答不想答便不答,你莫非还能逼着我回答。”

沈言倒是有些听不惯这人刚才霸道无比的话,所以直接连语气都沒有变的,就将原话奉还了回去,

严青在一旁,听闻沈言这话,脸色顷刻间有些发白,身形不知觉间,居然又是退开了几步,

叶东來面色一滞,旋即绽放出比刚才更灿烂的笑容來,

“这般话我叶东來爱听……你若是不愿意回答我,那自然只有逼着你回答了,逼着你若是还不回答,那就打到你说为止。”

见叶东來似乎话还沒有说完,沈言露出一抹好奇的神色,

“若是打了我,我还是不说呢。”

“那就杀了你。”

叶东來的笑容不变,依然是那样的云淡风轻,沈言能听出來,对方的话并沒有假……对方好像在阐述一个事实一样,沒有丝毫威胁他人的意思,

沈言神情一凝,他最讨厌威胁,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虽然男子的话,更像是在说明一个事实,但他,仍然不能接受,

风,似乎也在一瞬间凝滞了起來……

注1:凡梨树,其实这树本身是沒有的,但既然小仙随意的凑了几个字把其具现在了仙誓的世界里,那么就当它是有的吧,亲爱的书友们,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