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二六零金管事

二六零 金管事

鲜血浊了双手,却沒有浊了心。

“这么说來……二长老在那之后,受了重伤?”沈言眉头一挑,旋即看着面前方才从回忆中回过神來的严青道。

“何止……”严青摇了摇头。

“足足用了五年才恢复过來……二长老和东來师兄在精神世界的接触,竟也是被那股煞气给侵入了自己的心神之中!”

沈言点了点头,并沒有多么惊讶。

三百八十万妖族的鲜血凝成的杀气,足以侵蚀掉任何一个人的心智。叶东來的修为境界也许沒有二长老高,但却能谨守住心头的那份清明,可以想象他的心智过人之处。

“那他……是怎么恢复过來的?”沈言最好奇的还是这一点,虽然严青口中的涤魂剑阵应当是很高明的,可他不认为足以洗清叶东來心头的煞气。

“……”

严青张了张嘴,却只是沉默。

“那个人出手了……”

虽然沒有说是谁,但沈言却知道,想來也是给叶东來那株凡梨树的人。不过这却并未解开他的疑惑,反而让其更盛。

“那个人到底是谁?万剑宗的隐世长老么?”

沈言道。

若是隐世长老的话,那么倒也可以解释的通。毕竟万剑宗立宗至今不知过去了多久,拥有着极为强大的隐藏力量,也是必然的。

“……呵,若是隐世长老,只怕东來师兄都不会服!”

严青嗤声而笑。

“在这万剑宗,二长老是让东來师兄敬重的人,他才能干涉东來师兄的想法和作为!所以说,如果刚刚东來师兄真的想杀你,那么必然会杀了你!”

沈言心头一颤。

“除非……”

“除非什么?”沈言倒不是害怕死之一字,而是他嗅到了一丝让他都感到震惊的味道。

“他知道你是谁的弟子!”严青冷声笑道,小脸之上再度浮现出一抹不知所谓的神色,仿佛是不明白,为何叶东來那样的天才他不要,偏偏去选沈言这样一个废物。

“现在你懂了……那该死的,将那株可笑的凡梨树给东來师兄的人,许下那一个根本不可能实现的开花的诺言之人,就是你的师父!”

“我万剑宗的大长老!”

严青小脸之上的傲然之色闪过,旋即大踏步朝前而去。想说的不想说的,都已经说了,他心底深处那份天生的骄傲还有对沈言的厌恶自然也便再度浮现了上來。

“那个唯一让东來师兄佩服,尊敬,甚至可以放弃一切的人!”

沈言默然。

他想到了,但仿佛又什么都沒有想到。叶东來此人,虽然只见过一面,但沈言却能看出來对方的天资和骨子里那份傲然。

这样一个以二十九岁之龄领悟浩然真意的绝世天才,居然仅仅只能换來那白衣男子一个可有可无的承诺,那么他呢?

他为什么有那个能力拜对方为师?或者说,他有什么资本,能让对方为他动容?若仅仅是那一句“你教不了我”的话,岂非太过儿戏?

沈言莫名有些心慌。

他不是担心白衣男子对他不利,而是担心自己受不起这份殊荣。沈言觉得自己若真的辜负了那样一个男子的期望,便是千古罪人。

所以……他要让白衣男子同样以他为骄傲。

万剑宗的大长老,是他的师父!待得日后,男子碰见好友知己的时候,可以大大方方,傲然的说一句

沈言,是我的弟子!

……

“药峰!上品药园二十四处,其中所栽种的大多都是天材地宝和炼制灵级丹药的药材!年份最低的药材,都在百年之上!”

小半个时辰之后,沈言终于是随着严青來到了一处山谷之中。

面前的无数座山峰,仿佛被雾气笼罩了起來一般,显得深邃而又幽静。这里沒有沈言在无数座山峰之上,见到过的五行阵法!

沒有所谓的试剑台,甚至沒有丝毫剑修的凌厉气息。

但深深的嗅一口气,都能闻到周边无数山峰中蕴藏着的清香……那是无数药材混在一起的香味,让人意驰神迷。

“中品药园三百六十五处,药材年份多在五十年至百年之间!这也是我万剑宗药园中最主要的组成部分……”

沈言点头,虽然他的目光沒有在看严青。

“至于下品药园,无数!只要不出这山谷,那么只要栽种着药材的地方,都可以算作下品药园!其中栽种的药材,皆在五十年之下!”

“而你,初入药园,自然是要去看管下品药园的!”

严青小脸之上露出一抹满意之色,他年龄尚小,平时哪里有这种对别人指指点点的机会。何况是对他看不起的落魄贵族子弟显摆,少年自然是极高兴的。

“十二剑峰中的天月剑峰,以丹修为主,剑修为辅!而天月剑峰的剑峰长老,便是整个药园的掌控者!”

“当然,你是不可能看见剑峰长老的……甚至连掌管药园事物的一些内长老,外长老都是看不见的!”

甭管沈言有沒有认真去听,但他表面上,还是装作一副极其认真的模样出來。

沒必要因为这些小事,让严青这种少年心性之人,对他的厌恶再盛几分。沈言从來不会莫名其妙的去展露自己所谓的傲气和傲骨……

沒实力去维系那些东西,只能是自取其辱罢了。

“我天霜剑峰也直接接管着许多药园……既然已经到了这出山谷,那你便去金涛管事下辖的药园之中做事吧!”

严青抬步往前走去,话音落罢,而后回头不怀好意的看了沈言一眼。

“对了……我听说那金涛长老的脾性可不怎么好,要是受了委屈,不妨來告诉我,我让凌霜长老为你出头!”

沈言苦笑着摇了摇头。

他也沒有在意这句话中的戏谑和嘲讽之意,只是有些无奈罢了。

……

沈言看着面前站着的中年男子,神色之间有着一抹淡然。

他会无缘故的傲气冲人,也不会莫名其妙的卑躬屈膝,云淡风轻最适合不过。

严青将他交给面前的男子,便施施然离去了……只是对方临走前的那一眼,还是让沈言有些心惊肉跳。

“我叫金涛!”

那中年男子话音落罢,旋即坐了下來。

他的声音如同一柄生锈了的刀子,在木头上拉扯一般,显得刺耳无比,却又让人不得不耐着性子听着。

毕竟一个管事可大可小,往小了说,也就是和一个内门弟子的地位差不多罢了。

往大了说,他对看管药园的这些外门弟子和杂役弟子,可是掌握着极大处罚权力的。

看管药园,就意味着不能享受五行阵法对修炼的加持。但所有看管药园的弟子,每个月都是可以在管事这里领取十枚强身健体丹的。

这东西,可以说就是他们拉平和外界弟子差异的最大依仗。

若是沒有了这十枚丹药,那么这些弟子的修炼效率自然要减缓不少。沈言虽然不在意这些,但大长老此时未在宗门之中,如此一來,他便算寄人篱下,行事之间必要慎之又慎。

“你以后,负责东北方向那半亩的药园……其中栽种的的药材,都是炼制诸多凡级丹药所用的药引的雪雁花,而且都在十五年份以上!”

“雪雁花二十年成熟,三十年花谢!现在还有五年,敞若你那片药园在这时间内出了问題,那么我便为你是问!”

金涛抿了一口茶,旋即挑了挑那道有些阴厉的眉毛。

“看管药园的所有弟子都称呼我为金管事,你便也随着他们如此叫吧!”

“想必你是今年宗门盛会参加门派试练的通过后的外门弟子,既然沒有成为十二剑峰的万门弟子,那么就好好跟着我干!”

“五年之后这些雪雁花成熟,你足足能拿到三十枚下品五行灵晶的奖励!”

沈言神色略微一滞。

“灵晶?”

金涛本來因为他突兀出言正要发怒,闻言却是在心底冷笑一声。

(果然是个土包子,怪不得过了外门弟子的试炼,也入不了剑峰,还要被分配到药园來!)

他自然是不知道沈言的真实身份的,因为凌霜沒有大肆宣扬……那么他手下那些长老和弟子,就算是再多十个胆子,也是不敢将其公之于众的。

大长老的弟子?等大长老日后回來再说。

凌霜是什么意思那些长老们并不清楚,但他们心底,自然而然的就以为是这个意思。所以沈言现在,在旁人看來,就是一个通过了外门弟子试炼入宗的弟子。

至于叶东來为何不往这方面想,是因为他的直觉知道,沈言不止于此。

“灵晶就是一种天地灵气的凝结物……其中的灵气比天地间的灵气自然要浓郁上无数!”

沈言恍然大悟。

至于浓郁,那是肯定的,都已经成了固体,自然是比天地灵气本身要浓郁和纯净无数的。

“下品灵晶比所谓的强身健体丹要珍贵无数……一般内门弟子一个月才能领取到十枚!三十枚下品灵晶,足以算作一笔很大的财富了!”

金涛神色之间是丝毫不掩饰的嘲讽和不屑。

沈言连灵晶都不知道是什么,想來也并非什么贵族子弟,家底丰厚之辈……那么他自然是分毫好处都不会有,所以对沈言肯定是用不着客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