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二六一谈话

章 节二六一 谈话

灵晶,分为上中下三品,

沈言以前自然是沒有见识过的,五行灵晶当然便是指的金木水火土这五种最为常规的,衍生万物的天地灵气,

而若是他让雪雁花成熟之后,那么相当于五年的时间,他可以得到三十枚下品灵晶,

雷属性灵气从木衍生而出,所以他得到的灵晶自然便是木属性的五行灵晶,

内门弟子一个月就可以领取到十枚,而药园弟子种植雪雁花五年的时间,居然才三十枚,且不说沈言知道不知道灵晶的价值……

单单看这个差距,想來也是极不可能的,

下品灵晶,其实就是天地灵气在某种特定的情况下,凝聚而成的晶体,不过其中所蕴含的灵气质量,必然是比天地间自然逸散的灵气要高很多的,

而上品灵晶和中品灵晶的形成过程也大概如此,不过论起价值來,自然是更高的,

量的差距倒是其次,关键是质,

吸收下品灵晶中的灵气,虽然比纯粹的从天地之间吸收要强上很多,但下品灵晶中的灵气始终还是有些局限的,比如说其中的杂质是必不可少的,

只是同存在于天地间的灵气相比,少了许多罢了,

而中品灵晶和上品灵晶,自然杂质就变少了……相应的,吸收起來更为容易,同化为自己本源真气的时候,所需要浪费的功夫也就越少,

正因为这种便利性,和对修炼上的帮助,使得灵晶成为了修炼界一种公认的流通货币,

像是灵技,法宝之内的,都可以通过灵晶交易得到,毕竟除了有些不能外传的传承功法以外,大部分功法与其只能烂在自己手中修炼,倒不如换成灵晶,

就算不准备用这些灵晶买另外的法宝或者功法,灵技,但想來对修炼也是有些好处的,

所以一來二去,灵晶也就堂而皇之的成为了整个修炼界所公认的流通货币,交易之间,也大多都以灵晶來作为衡量,

一枚上品灵晶可以兑换千枚下品灵晶,百枚中品灵晶,

而中品灵晶,却也是可以兑换到百枚下品灵晶的,但对于强身阶,甚至锻骨境界乃至以上的修者來说,下品灵晶中蕴藏着的灵气,已经足以供应修炼了,

如果换成中品,或者上品,反而有些不好,

盈满则溢的道理,所有人都懂,

是以那些上品灵晶,大多也就是等于一种极为硬性的流通货币罢了,至少沒什么人会用这种东西來辅助修炼……

那些再恐怖的超级大世家,也不可能承受住用上品灵晶來供应子弟们消耗,

下品灵晶等于铜钱,即便是用一贯,百贯來形容都不为多,中品灵晶就等于银子,但基层的百姓却是不怎么会出现如此之大的钱币交易……

难道一个农妇去买菜,会掏出來一锭白银给菜农么,且不说这样会不会显得招摇,就算给那菜农一锭白银,想必对方也是找不开的,

而上品灵晶就等于黄金,就等于珠宝,

赏玩可以,保存可以……想來沒有谁会大大咧咧在任何时候都使用黄金來彰显自己的身份,因为那样,沒有谁能消耗的起,

在沈家这样的落魄贵族里,自然是不可能给子弟们提供灵晶的,哪怕是最低等的下品灵晶,沈家也是消耗不起的,

不要说他们现在只是贫门,即便还是以前名门贵族的时候,要是给每一个子弟都提供灵晶修炼,也是承受不住的,

只有万剑宗这样,雄霸整个苍云西郡的顶尖宗门,才有着这样的手笔,

十枚下品灵晶,只是内门弟子一个月领取的月例罢了,这是万剑宗对所有有天赋的弟子的培养,是毫不掩饰的财大气粗,

而自己,要足足干够五年,才只有三十枚,

沈言心底有些自嘲的笑了笑,一个月连一枚都不到,这种程度的奖励……不要也罢,但他也不是那等俗人,在心底思索片刻,便已然明了了面前的金涛管事,打的什么算盘,

以万剑宗对内门弟子的培养程度來看,想必对于宗门内的弟子,是必然不可能亏待的,

五行阵法便不说了,每个月十枚灵晶,以及那些月月都要领取的丹药,足以让人知晓万剑宗对培养后辈子弟的看重程度,

就算是外门弟子和杂役弟子,但是五年时间,矜矜业业照顾好了半亩地的雪雁花,想必万剑宗也是不会吝啬那些奖赏的,

对于底层弟子來说,那是非常大的一笔财富,

但对于那些高高在上的剑峰长老來说,这些奖赏,论是丹因者是灵晶,都是次要的,半亩地的雪雁花,就不知道可以作为多少凡级丹药的药引……

哪怕赏赐下去百枚千枚,都是所谓的事情,

既然不可能是万剑宗吝啬这点奖励,那么其中的问題自然就出在这所谓的金涛身上,

所以沈言很自然的笑了笑,旋即嘴唇动了动,金涛的面色瞬间变得铁青,手中握着的茶杯倏然被他捏成了粉碎,

“金管事这些年來,倒是从中谋了不少好处……”

“……放肆,我金涛这么多年对宗门呕心沥血,怎么可能做那等监守自盗之辈,你身为一个外门弟子,对我这个管事冷嘲热讽,已然是大不敬,你可知罪,”

暗地里是怎么一回事,就算所有人都清楚,但金涛也是不可能会承认的,

这种事情,承认是一回事,不承认那就是另一回事了,只要沒有证据,哪怕是宗主,也不可能莫名其妙的定他的罪,

虽然说对于万剑宗宗主來说,杀他不如一条狗,但想來这只聪明的狗,也不会当着自己主人的面偷吃锅里的肉,

“呵”

沈言轻笑,

他不是故意找对方的茬,而是他看不惯这种养不熟的白眼狼,固然万剑宗财大气粗,根本不在乎这些东西……

但那些外门弟子总该在意吧,这些奖励的丹药和其他的东西,对于他们來说,就是宗门对他们的肯定,对他们的关怀,

而金涛却因为一己之私将这些奖励揽入手中,如此做法,异于断了好多看管着药园的弟子们的前路,

困难和苦楚,永远比不上被遗忘和遗弃,

当宗门的大部分奖励被吞吃了情况下,那些弟子拿到的,就好像是宗门随手赏赐下了一点点垃圾安慰他们一样……

虽然万剑宗的高层,并沒有抛弃任何一个弟子,

但阎王好见小鬼难缠,金涛这样的做法,异于寒了诸多药园弟子的心……修炼一道,心寒了,自然也就累了,不想走了,

虽然外门弟子和杂役弟子成就也许不会很高,但这种断绝别人希望的人,沈言最为厌恶不过,

从他对凌霜的态度就可以看出來,

虽然他先前在宗门之前,知道了对方是在自己的私事上斤斤计较的小人,便可以说对凌霜的看法已经改观了,

但在凌霜陷入心魔之中的时候,沈言还是开口点醒了对方,

因为沒有必要……沒有必要因为一点点的小事,便断了这样一个在大局上有着滔天豪情和傲气之人的前路,

沈言不屑于那样去做,只要对方和他责,

凌霜斤斤计较的时候虽然有些让人厌烦,但想起他在登天台的那一幕,沈言心中还是言的沉默……

让其自生自灭,明明自己能管却不能管,能救却不救,他做不到,

所以他即便是想要在万剑宗安安稳稳的看管药园,不与他人发生争执,但听到金涛言语之间的小人嘴脸,却还是忍不住的开口嘲讽了一番,

不为其他,只是因为看不惯,

道心要清明,便要顺心而为,

既然看不惯,说上一番那又如何,沒有指着鼻子骂金涛狼心狗肺,已经算是沈言的态度足够温和了,

不清楚为什么,越是知晓白衣男子身后掩藏着的光辉,沈言对万剑宗的归属感就越浓,

虽然现在他的身份只有凌霜等寥寥数人知道,但并不妨碍他想要尽自己的力量维护万剑宗的一份心意,

即使不能改变,痛斥一番也是好的,

因为,他是那个人的弟子,

那个人,是万剑宗的大长老,

沈言知道,就算他做出了什么过激的举动……但是借给金涛十个胆子对方也不敢对他下死手,若是受一些伤,能出了心头那一口郁郁之气,倒也妨,

正因为知道后果,所以毫恐惧,

如果知道金涛敢下手杀他,沈言却也是不会如此举动的……他会把那份郁郁之气强自压下去,等到实力足够之后,在彻底将其释放出來,

因为沈言,从來不是一个将自己彻底陷于危境之人,

“按照宗门的规矩,以下犯上的弟子,是要受罚的,不过念在你初入宗门的份上,我便饶了你这一次……我金涛对万剑宗诚诚恳恳,哪里会做那等小人之事,”

金涛虽然面色铁青,但还是忍住的心头的那一丝怒气,他虽然是个阴狠的性子,但至少在沒有完全弄清楚沈言的身份和背景之前,他还不想动手,

毕竟是严青带过來的人,金涛心底还是存着一丝谨慎的,

“明人不说暗话,我沈言自问也是堂堂之人……如今就我两人在此,所幸你也说个明白,至于之后你想如何,那便是你的事了,”

沈言听闻对方推卸的话语,再度扬了扬嘴角,旋即说出了这样云淡风轻的一番话來,

ps:小仙想哭了,2351分写完,破电脑卡的要死,一直打不开网页,就差几分钟,居然断了一百多天的更新记录,这个月的全勤也沒了,本來还有五百块,也就拿不到了……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