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二六二白云无定天我回来了

龙象金身 二六二 白云无定天 我回来了

金涛何许人也。放在整个万剑宗他或也算不得什么。但在药园这一亩三分地。他对于这些弟子來说。那就跟土皇帝似的人物。

又何时受过沈言这般的冷嘲热讽。或者说。又有谁敢如此这样的嘲讽于他。沈言偏偏就这么做的。而且还是不留半点情面。

虽然沈言和他之间。的确也沒有什么情面可讲。

“你这厮。年龄尚小。口齿倒是极为伶俐……我金涛身为一方药园的管事。那手底下的账自然是一本长长久久。清清楚楚的买卖……”

金涛看到沈言的模样。反倒不怒了。

他从太多新入门的弟子身上看到了这种所谓的归属感。但终归是要被时间磨灭掉的。

“本管事料得你被分配过來当个看管药园的弟子心中觉得委屈。但这也不能成为你污蔑我的理由和借口……”

“贪图小利。断送弟子前程的事。如同我这般忠于宗门之人。又如何会去做。这些话此番说说便罢。此后再不得污蔑于我。否则定不会饶了你。”

金涛虽然脾气暴躁。但总归也不是一个白痴。

有些事情暗地里是一回事儿。承不承认那可就是另外一回事了。他不承认。上面也许是沒工夫管。也许是不想管。但无论怎样。都不会对他造成什么影响。

但若是直接承认了。那谁能料到这里。会不会被隐世的那些太上长老时刻掌控着。

那些隐世的长老。都是修为绝顶之辈。一个念头就能将整个万剑宗之事尽归于心底。这药园的事儿若是想知道。也不会有多么困难。

此刻那些长老究竟有沒有探察着这里。倒也还是未可知的。但金涛也不会傻到自己承认沈言所说的事儿。而后狂妄自大的抛下一句。就算是我拿了。你这厮又能怎么着。

所有人都清楚不要紧。但自己承认。那么上面就算是不想管。也得管。

万一撞在了枪口之上。可能话刚出口。就死无全尸了。

“可笑。”

沈言摇了摇头。

金涛脾气就算再好。此刻也是怒意盎然。

他一卷衣袖。一阵狂风扬起。便是直接朝着沈言而去。那股风來的莫名其妙。但却足以让人知道其中的力量。

一阵风起。前方的尘土和桌椅茶盏。便顷刻间被掀飞了起來。

而后叮叮咚咚的响成了一片。茶盏掉落在地。自然也就摔成了一地的碎片。其中的茶水溅落一地。而后渗入了地面之中。

龙象金身。不动如山。

这股风本身沒有什么。沈言甚至连眉头都沒有皱一下。但那股真气形成的风中所带的锻骨境强者的压力。却是让他蹬蹬退后了数步。

锻骨境。这是一个和塑体阶完全不同的概念。

塑体阶九层。就是塑形凝体。还可以算作打磨身体的地步。实力相对來说。还是在比较平稳增长着的。

但一旦筋骨打熬到了一定的程度。达到了塑体阶九层。而后踏入了锻骨境界。那个差距可就完全不是言语能轻易形容的了。

君不见当时在针齿草平原之上。希麟和那僵尸对战之时。待得对方破入了锻骨境之后。纵然用出了无双剑。。斩魄。却依然无法对后者造成太大的伤害。

锻骨锻骨。便是锻造筋骨。

筋骨齐鸣。周身百脉皆通。到了这一个地步。自然已非普通人力所能及。锻骨境。增寿百年。足以证明达到这个层次之后。对修者的影响有多大。

真气入筋骨。锻周身百脉。筋骨的活力达到一个极为可观的地步。就算出现了损伤。甚至是筋骨折断。只要活力生机沒有尽逝。那么就能在数月之内复原。

每每动作之间。就会自然有着一股常人无法想象的力量涌动而出。

严青是塑体阶六层的模样。沈言知道自己的估计不会出错。但十个严青放在这金涛面前。也只有变成包子的份儿……

想怎么捏怎么捏。连分毫的反抗能力都沒有。

当然。严青的地位摆在那里。且不说金涛敢不敢对他出手。就说他藏着的底牌。也不是金涛可以忽视掉的。

正如同沈言借助那一道玄元之气。瞬间灭杀了那僵尸一般。

战斗的胜负。

修为理应排在首位。其次便是法宝。再次就是功~法。灵~技。三者相辅相成。只要在某一方面将对方彻底的压制住。那么胜利就触手可及。

沈言的功~法。乃是九转雷霆诀。他的秘法。是锻体的龙象金身诀。两者绝对是常人难以接触的神功秘典。至少他自己是这么认为的。

但纵然功~法。灵~技再怎么神奇。他的修为还是太低。

强身阶一层和锻骨境。不论层次。单单大境界便相差了两个。足足二十层小境界的地步。怎么比。一岁的孩童和二十岁的青年打架。

就算孩童手中有刀。那也沒用。

功~法是刀。但青年出手就可以将孩童手中的刀夺下來。更甚者。一个一岁的孩童挥刀。可能根本就对二十岁的成年人造不成多大的影响。

这是硬性的差距。不是简简单单的一柄刀。一把利器就可以弥补的。

想要胜。那自然可以。

除非那孩童手中的刀子。乃是一道令牌。可以命令比他。比那青年强大了无数倍的力量。沈言灭杀僵尸的那一道玄元一气。无疑就是这样的东西。

但那种足以翻盘。百分百彻底逆转局势的东西。沈言哪里会有那么多。一道玄元气。只能算作机缘巧合罢了。

若非步入强身阶。顺带知晓了那玄元一气雷的引动之法。就算有一道玄元一气。也只不过是摆设而已。

何况。就算再给沈言一道玄元气。他也不会浪费在这金涛身上。

毕竟金涛只是一个小小的管事……而且沈言知道对方不敢杀他。既然如此。又何必对此人抱有太多的戒备。

舒一口心中郁郁之气。已然足以。

至于之后……正如同沈言所说。他怎么说怎么做是他的事。而金涛想要将他如何。便是对方的事了。

他管不了别人。但可以决定自己怎么做。

“哈哈哈……知道自己的力量有多大了么。”

金涛猛然放下自己的手臂。而后大笑了起來。眸中晕着一丝微不可查的嘲讽。他不是嘲讽沈言这个人如何。而是嘲讽自己的震慑力居然如此之小。

单单依靠言语。居然还不能让折服沈言。

动手。逼退沈言数步。

看起來很好的胜利。但对于他这种锻骨境的强者來说。倒更像是一种耻辱。

沈言皱了皱眉头。却是沒有说话。

“若是知道……便给本管事滚出去。那半亩雪雁花。五年后便会成熟……还是那句话。其间出了什么差错。我为你是问。”

金涛摆了摆手。有些不耐道。

“小人之志。何足道哉。”

沈言这句话倒不是针对金涛。他只是有感而发。轻轻的呢喃了一句而已。话音落罢。少年便轻拂衣袖。转过了身去。

正待踏出门槛。身后一股冷意袭來。

沈言双目一凝。旋即瞬间回身。

入目的却是金涛那如同精铁的五根手指。其上青筋暴露。真气凝而不散。蕴藏着一股极为强悍的力量。

“登天九步。。白云无定。”

沈言心神电转。知晓硬拼不过。瞬间便运转起登天九步的口诀來。

登天九步。号称九步登天。

沈言虽然握有九步的所有口诀功~法。但他却只修炼成了前面四重。因为第五重。非得要真真正正的天仙。才能习练而成。

他來到这个世界第一次施展登天九步之时。却是彻头彻尾的失败。

因为意识和身体不协调。还有便是修为不够。

但现在达到了强身阶第一重。加之身体经过这么多日的熟悉。也已经完全和意识协调同步了。所以这第一步白云无定天。却是异常容易的便被施展了出來。

仿佛一缕白云飘荡而过。风吹也动。雨打也动。风静也动。雨停也动。

动静皆有己。不在乎他人。

沈言身形晃动之间。正如那苍穹之上朵朵白云。显得玄奥之极。不可捉摸。

登天之九步。第一步白云无定天。正是合白云无定。漂泊天穹之意。沈言今生虽然只是第一次用出这步法。但前世无数次的使用。这白云无定早已被他铭刻进了灵魂深处。

不能忘。不敢忘。不可以忘。

在沒有踏上前世那个名为最强的宝座之时。手中的断天刀就如同催命符。一旦忘了这步法。沈言离死亡亦然不远。

锋芒九式。登天九步。

两者相合。才是真正的无敌于天下。

攻者。锋芒也。御者。登天九步也。无守。踏入九天。便无人可以捕捉他的痕迹。无人能捕捉。也就代表着。不需要防守。

是以前世的沈言。只有身法。只有刀法。沒有防御之法。

“怎么……可能……”

金涛双目圆睁。不可思议的看着离自己明明只有一尺距离的沈言。只有一尺。他断山爪出。莫说沈言。纵然是那严青。也要被一爪擒住。

可现在的情况。却是。。

他根本就连沈言的半分衣襟都触摸不到。

PS:兄弟们。我回來了。小仙怎么会放弃。怎么可能放弃。话已出口。必然不会食言。小仙先跟还在等待的朋友们道一声歉。再同你们说一声谢谢。无以为报。只能努力将仙誓写的更加精彩。

明天会有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