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二六三阴险小人

龙象金身 二六三 阴险小人

“怎么……会在这个地方直接消失掉。”

针齿草平原。猎猎的夜风吹拂而过。一位黄衫女子孑然立在风中。如梦似幻的轻呓出声。她所在之处。正是沈言和希麟斩杀那僵尸的地方。

不过在玄元一气雷的强悍威力之下。那僵尸却是连尸骨都沒有留下。

“那气息……是在此处沒错。但现在去了何处。”

黄衫女子眸中泛着一抹疑惑。在夜色中美得不可方物。

一种犹若杏花的香味。亦或者。那本身便是杏花的香味……在夜色中缓缓的飘荡着。却不知是花香。还是女子香了。

“三千六百年了……难道。还要……等。”

女子神色凄苦之极。话音落罢。却是悻然叹了三声。

“罢罢罢。想來也是时机未到。既如此……我也不去寻你。天意未可知。此时不知。那便不去揣摩……”

“待得因缘际会。想來也是还会再见到你的。。”

“惜诵。果真……是惜诵啊。”

她能感觉到那种铭刻进骨子里的气息。但追寻到了此处。仿佛那气息猛然间消逝了一般。气息还在。但却沒有朝任何一个方向飘去……

戛然而止。

如同消散了一般。

“惜诵的气息消失的诡异。但此地居然有着天地元气的波动。反而更不可思议之极……”玄元一气。自然不是天地间的驳杂灵气。

它的气息。有着自己的运行轨迹。

黄衫女子玉指在空中轻轻荡了荡。便感觉到了那只有一丝。但恐怖的让她都忍不住为之惊骇的气息來。

虽然这丝缕玄元一气伤不了她。但既然对方能使出一道來。便能使出千道。万道。面对能掌控天地元气的强者。她比蝼蚁也强不了几分。

“既然寻不到惜诵的踪迹。便先回谷中吧……”

黄衫女子挥了挥衣袖。旋即身形已然消失不见。只留下一道香风在原地徘徊良久。久到夜都深了三分。还不肯散去。

“时机……什么时候。时机才会成熟呢。”

借着稀疏的星光。依稀还能听见女子那绵软的喃喃自语声。只不过佳人的芳踪。却早已渺无痕迹了。

……

沈言看着夜空中的星光。面上泛着一抹淡淡的愠怒。

他是真的有些生气。

毫无疑问。就算他使用出了白云无定天。但实力的巨大差距在那里摆着。金涛周身真气汹涌而出之后。他连反抗之力都沒有。便被对方擒住了。

金涛虽不敢取他性命。但沈言却也是被对方有意无意的饱揍了一顿。

拳拳到肉的感觉。自然不爽。

但沈言生气的缘故却不是这个。而是另有其事。

无论前世今生他看到金涛这种人。便心生愤慨。有能力便要去管……但今天他似乎错误的估计了自己的能力。

虽然对方碍于门规不敢对他下死手。但让他受伤。却是容易之极。这些东西。沈言都觉得无所谓有。也无所谓无。

毕竟他无论面对什么事。都是全凭本心。

只要消了心头郁郁之气。那便足矣。

让他呆呆坐在此处足有一个多时辰的原因。却还是金涛最后阴冷嘲笑着说出的那番话。

……

“老子今天打了你一十八拳。踹了你十二脚……”

“等你觉得什么时候有能力的。就上门找回來……至于你所说的那些污蔑我的话语。等你有本事将今日的这些拳脚尽数还给我的时候……”

“老子自己趴在地上认罪。。。”

金涛神色之间的傲然和猖狂。历历在目。

沈言不在乎这些拳脚。实力不由人。但嘴上却不想饶人。那自然要挨揍。这些道理他懂。但是他却受不了对方那种视诸多外门弟子前途如无物的态度。

一粒丹药。可能就能多塑造出一条金光大道。

事无绝对。

所以这种事情未必就不可能发生。所以沈言觉得不值。觉得愤怒。

对名为万剑宗的这个修炼门派的归属感。出现的就是如此的莫名其妙。

“耻辱。”

沈言喃喃道。

确实是耻辱。不止是对于他自己的。

虽然他挨揍并不冤。但他却咽不下那口气。想前世站在那名为最强的山峰之上的时候。他是何等的威风。

今日却被对方给他实实在在的耍了一次威风。

沈言极傲。正因为傲。让他有些忍不住那油然而生的些许怒意。

纵使明明知道自己不是对方的对手。但真正的被对方在自己面前展露出如此高傲和狂妄的姿态之时。沈言还是有些悻然。

最重要的。却还是因为金涛那最后一句话。。

“将今天的耻辱尽数还给你么。……这样來看的话。你跪下认罪的那一天。也不会太远的。”沈言用手背抹去了自己嘴角的血迹。

青肿一片的脸颊随着这个动作。却是泛起一阵的疼痛。

不过沈言却丝毫不在意。

“耻辱……也许我还给你的不仅仅是拳脚。在我沈言面前狂。在我沈言面前傲。这些都无妨……但你若以小人之心。毁宗门之前程。那我便万万不能容。”

“也许……只有鲜血才能让你们这些渣滓清醒。”

那个白衣白发的男子。已经在他的心底印上了一道痕迹。

对万剑宗的归属感。因此而生。

……

“狗日的。”

沈言刚才自然不是坐在门槛之上发呆。而是舒缓体内那些被金涛有意无意弄的紊乱起來的真气。

大半个时辰过去之后。他方才将体内紊乱的真气一一梳理的归了正途。

金涛的手段其实很阴险。平常弟子。若修炼的普通功~法。就算是凡级九品的雷霆诀那一等级。也不是如此容易能将真气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梳理开來的。

沈言暗自估计了一下。如果按照雷霆诀的速度。只怕至少都得三日。才能让体内的真气重归平静。

乱。

最要不得。无论是动还是静都好。但乱了。也就代表着动也不敢动。静。也静不下來。稍不注意。说不定就是走火入魔的后果。

也幸亏九转雷霆诀加上龙象金身。让沈言的体魄强悍到了一个极其恐怖的地步。纵然是金涛的阴险手段。也奈他不得。

龙象金身的恐怖。沈言自己都不敢去深想。

寻常强身阶修者哪里敢肆无忌惮的驱逐一个锻骨境强者留在自己体内作乱的真气。但沈言敢。

他肉~体极为强悍。所以根本无惧这些留存体内作乱的真气。

因为这些真气。根本对他造不成任何的影响。

沈言此时的体魄。因为龙象金身的缘故……其实在单纯的筋骨柔韧上來说。应该已经不下于塑体阶九层强者蕴养的地步了。

之所以和锻骨境无法相比。始终还是差了那么一步。

筋骨齐鸣。

简简单单的四个字。却让无数修者被卡在了塑体阶九层和锻骨境的门槛之上。沈言虽然前世不练体。但从后天步入先天之时。多少也了解了几分。

他不难理解这四个字的概念。

甚至可以说。锻骨境对于沈言这种眼界在前世达到渡劫期巅峰的人來说。不是障碍。

但沈言即便知道怎么突破。筋骨齐鸣需要怎么做……

可是欠了一个蕴养的地步。周身血脉筋骨沒有经历足够的真气蕴养。灵气灌溉。差了火候就不能进行这么一个步骤。

否则便是自寻死路。

筋骨蕴养好了之后。自己不能突破是一回事儿。眼界再高。悟性再好。也无人敢在破境之时胡作非为。

天赋再如何惊人。还沒有看见台阶。便知道了台阶要怎么跨上去……但一个小孩。伸出腿來。最大的可能性还是直接被绊倒在地。

毫无疑问。火候不到。哪怕是万中无一的天赋也不成。

其他境界不一定。但对于锻骨境就是如此……

塑体破入锻骨。增寿百年。筋骨齐鸣。百脉皆通。种种形容词。都在介绍着这个境界的不可思议和强悍。

所以。即便沈言知道筋骨齐鸣怎么做。但他也不敢去试验。

也许不是不敢。而是不会去做这个试验。

沈言和其他天赋惊人。领悟后面境界的人不同……他前世的底子摆在那里。不需要去试验。就能知道这个方法是行还是不行。

现在那样去做。必死无疑。

筋骨齐鸣之时迸发出的强大压力。会让他的筋骨完全化为灰烬。这一点。沈言丝毫不会去怀疑。

龙象金身虽然让他的肉~体达到了和塑体阶九层修者一个地步的程度。但那时功~法之利。算不得筋骨真正的被蕴养到了这个层次。

只有一步步的來。在实力突破到塑体阶九层之时。才敢毫无顾忌的去突破。

就算失败。至多休养数日。便也无妨。

沈言之所以此刻还有工夫骂出口來。不是他怒到了极点。而是他深感这金涛的睚眦必报和小人心性。

若非今日受了金涛拳脚的是他。只怕便要糟了。

因为金涛个狗日的。居然在沈言看管的药园里面。栽上了数株蚕食草。

蚕食草当然不是吃其他植物的。而是吞噬周围的养分和灵气……这东西一点用的沒用。吞噬的灵气和养分越多。生长繁衍的就越快。

不消两日。这半亩药园中。就会全部被这数株蚕食草所覆盖。而他先前那些拳脚之上带了真气的缘故。也正是为此。

若是其他弟子。第二日看见田中的这些蚕食草。怕是立刻陷入两难之间。

到底是除草。还是梳理真气。

蚕食草不动用真气根本无法轻易除掉。但妄动真气之后。说不定真气走进岔脉。性命危险到不至于。但一不小心。说不定直接就成了废人。

不除草。寻常弟子弄沒了这半亩还有五年就要成熟的雪雁花。无论有什么原因和理由。只怕也只有一个按宗门之律处置的结果。

废掉修为。只怕已经算是轻的了。

PS:这章是昨天的存稿。今天居然停电了。。晕死。。 抱歉。又食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