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二六四你有多高

第一卷 章 节二六四 你有多高

金涛用心之险恶,可见一斑。

阴险,除了这个词语外,沈言不知道该用什么词语去形容。

所幸人算不如天算。

金涛终究还是不知晓沈言底牌的强大和恐怖,且不说龙象金身诀对肉~体的增幅。单单九转雷霆诀,在功~法等级上,便可以绝对压制住金涛的真气等级。

是以对方的阴险手段对寻常修者來说是灾难,对于沈言來说就是个屁。

虽然驱除之时略微受了些苦楚,但比之其后可能出现的不妙局势來说,根本不算什么。

这一片雪雁花间接报废在他手中的话,沈言多少也能想象一下管理这片药园长老的盛怒。雪雁花,虽然不算名贵……

但却是许多丹药的药引,诸多长老培养弟子,对雪雁花的消耗极其巨大。

万剑宗无数下品药园,也不过堪堪够用。

半亩地的雪雁花,足能收上來三千株,这是一个很庞大的数据。即便是金涛也不敢轻而易举的将其抹过,但毁在谁的手上,那又不一样了……

毁在金涛的手上,金涛也必然无法抵消那惩罚,可他却将这一切推的一干二净……如果因为蚕食草的缘故,那么自然就等于毁在了沈言的手中。

毁在沈言的手中,局势肯定又是两说了。最主要的还是一点,凌霜会不会站住來保他,因为此刻万剑宗里,只有凌霜一人,有话语权。

另一剑峰长老醉心阵法,自然无心管顾这些东西。

更何况,他们也不知道沈言的真实身份。

只有凌霜,他才谨记这那一抹刺破天际的湛紫色剑光……那剑光背后所站立着的人,那一袭白衣的男子,任何人都无法忽视。

说不定凌霜保持缄默,他就被所谓的宗门规矩废去了修为。

到时候,只怕大长老回來,这事儿也沒处说理去。更何况,会不会为他说理,也还是未可知的。

沈言自问看人很准。

包括凌霜,包括严青,甚至包括今日遇到的叶东來……他都沒有走眼。

但唯独万剑宗的大长老,那个一袭白衣的男子啊!给他的感觉,只有一个字

深!深不可测的深,深邃如渊的深,除了深还是深!

未知,所有的一切都是未知。就算那个人站在你的面前,你也只能看到一个孑然立于风中的身影。

除此之外,什么都沒有。

你看到的,只是他想要让你看到的。他不想你看见的,哪怕你双目圆睁,也看不清分毫。未知,神秘,就等于恐怖和强大。

“我知道你很高……”

沈言看着北方天空中那连成一线的明星,面上有着一丝掩藏不住的惑然。

天空中的星光,在雪雁花周围,仿佛转成了紫色一般。如同当日那从西方天际而來的一剑,一样的紫,一样的绚烂。

“可是……有多高呢?”

有多高呢?

沈言扫了一眼氤氲在雪雁花上的那湛紫雾气,而后将目光再度投向了天际。

应该比那漂泊在半空的雾气高吧?应该比那在天空中游荡的白云高吧?亦或者……会比那白云之上的青天更高?

沒有人能解答他的问題,包括沈言自己。

这个问題显得太过简单,正因为简单,所以给人的感觉竟然是那样的深奥。深邃的犹若九幽之渊,深邃的犹若那个深不可测的白衣男子。

……

天霜剑峰。

冷冷的夜风轻拂而过,树木沙沙的声响也不能止住那浓郁的天地灵气怡然自得的游荡。

霜云宫。

乃是天霜剑峰的主宫之一,也便相当于寻常富贵人家的议事厅之类的地方。但霜云宫却不是简简单单的一间议事厅房,正厅,偏房,厢房,走廊,角楼等等之类一应俱全。

霜云宫的厢房,一般來说是凌霜接见自己这一脉长老,或者亲近之人的地方。

若是正规情况下商议事情和接见其他剑峰,乃至于外派的修者,便是会在正厅举行。

“这么说來,他们二人,便是此次盛会我万剑宗收取到的最好的苗子了?”

凌霜目光肃然,双手放在膝上,一丝不苟的眉头微微挑了挑。

慕芝涵神色清冷,一如窗外的月色星光,却是不发一言。白廖微微苦笑了笑,现在这会儿除了他,似乎也沒人去回答凌霜的问话了。

“师叔!这兰维今年不满十七,便已是强身九重巅峰的修为!虽然还较往届的亲传弟子还差了一筹,但勉强也可以踏足这个门槛!”

“苍梧大草原这里,是我万剑宗的主场,也只收取到了这么一个能踏足亲传弟子门槛的苗子么?”凌霜听到白廖的解释,眉头皱的更甚。

“照这么來看,前去苍雨郡,苍山郡,苍松郡等等郡地的那些真传弟子,也会带回來一群良莠不齐的家伙?”

凌霜此话,绝对是不留半点情面。

一袭黑衣的兰维面上神色如常,无喜无悲,仿佛凌霜所说的良莠不齐是正确的一般。

而沈宏图却是面带愤慨,却敢怒不敢言。凌霜虽然并未抬头,但这一切却是清清楚楚的落在他眼中。

两个不过强身阶的小子,面对着他,连分毫的隐私都沒有。

“其他郡地的情况倒是不清楚……且不说苍山郡,苍松郡,只是和苍云郡相接的苍雨郡,來往便要数月!”

“所以现在妄下定论还不是时候,至于这一次的盛会,整体情况上比不上前几届,但兰维师弟和宏图,也算是其中的佼佼者了!”

白廖言语之间犹若清风拂过,倒也不着痕迹的消减了几分沈宏图的愤慨之意。

凌霜轻嗯了一声,旋即摸了摸额头。

“罢了!我且问你,千草门此次收取的弟子,情况如何?至于百花谷……倒是不必过多关注!”

百花谷修习的乃是左道,主要还是术修和法修!术修倒在其次,毕竟苍云郡这么小的地方,对于术之一字还不算太过精深。

法修。阵道是法修中极为庞大的两道之一,另外之一便是丹道。借用天地自然,为己身助力,以天地成局,便是法修。

无关乎阵道,丹道,纵是器道,也可以归之于法之一字。

术修。范围则是局限了无数,但也更为精妙。

它的定性和法修其实很相似,都是借助天地自然。不过后者是请求,参悟,让天地而成局。而术修,则是掌控某一方小天地内的能量。

掌控能量。恐怖到刚刚出现,就足以让人为之心神巨颤的一个词语。

但其实术修并沒有这么恐怖。

他所掌控的,其实是小天地。所谓法修成天地局,术修控身前一尺地。

最直观的术修体系,便是印与真言,符咒和借神。

印与真言,这是所有听到术修二字的时候,都能反映过來的最直观的信息。

真修,最为庞大,修逆天之道。

法修,排于第二,修悟天之道。

术修,则是最末,修控天之道。

纵然只是身前一尺地,但如果能掌握起來,依靠真言与印,亦或者符咒引动,那么其中的威力也是难以想象的。

正因为起威力恐怖,所以苍云郡这个层次的修炼体系,对于术修之道,掌握的还很少。纵然百花谷这种左道门派,也只是略懂一二。

百花谷真正立足的,还是阵道。

千草门的丹,百花谷的阵,万剑宗的剑。苍云西郡三足鼎立的局势,便在于此。缺一不可,少了任何一方,这个铁三角便会崩溃。

但百花谷就如同隐世宗门一般,所以根本不会和其他任何宗门争夺什么。

但千草门不同,千草门虽然以丹为最!但丹药所能支撑出來的,却是一个极其庞大的修炼体系……

剑修乃是真修一道中攻击力最强的一脉,沒有之一。

但面对那恐怖的丹药长河所支撑出來的修炼体系,也只能以最恐怖的力量强悍压之。

而最直观的方面,便是下面的真传弟子和内门弟子。

内门弟子数量还是极多的,那么各门派比较的重点,还是放在真传弟子身上的。这是门派真真正正的核心力量,除过长老以外,最顶尖的力量层次。

真传弟子只能在盛会中收取,此次苍云郡居然只收取到了兰维这样一个勉强步入真传弟子门槛的人,可想而知凌霜不得不担心。

先前已经说过了,他的一切人生观,价值观,都是基于宗门之上的。

沒有任何东西,能超越万剑宗在凌霜心目中的地位。哪怕是那妖娆无限的牡丹仙子凝雅,在凌霜心中,也要排在万剑宗之后。

宗门,这是凌霜的命!

而宗门盛会明面上六十年一届,也就代表着。这一届之后,和其他门派真传弟子比较的人,就是兰维他们这些新秀。

兰维资质虽然尚可,但比起以往,只能算作一般。

所以凌霜有此一问。

好坏不在乎,但若是和千草门此番收取的弟子差距太大,那么也就沒有必要在兰维身上投入太大的精力。

“千草门在苍云郡收取到最好资质的弟子,也不过是一强身八层的弟子罢了!今年,和兰维师弟的年纪一样,十七岁!”

不相上下么?或者兰维还要略胜一筹?

凌霜不在乎,只要差距不大,那么他,以及整个万剑宗,便会全力培养兰维这一辈的新秀。不需要比千草门天资强多少,只需要不差太多便足以。

剑修的剑,可以压制同等级的一切。

这是凌霜的信念之一。

“我万剑宗共有剑峰一十二!十二座剑峰中,丹峰一座,阵峰一座,符峰一座!其余九峰,皆是剑修!”

“此刻在宗门之内的,只有我与丹峰的长老,你若愿入我天霜剑峰,那么过了此刻,便是我天霜剑峰的弟子了!”

兰维略微怔了怔,旋即抬起头來,眸中泛着一抹掩藏不住的狂热。

ps:庞大的世界,基层体系,术修,阵修,真修!亲爱的朋友们呀,后面的剧情,一定会更加缤纷!仙誓不一定会热血沸腾,但小仙会努力让这个世界变得完善,变得真实!o(n_n)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