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二六五最强的剑

龙象金身 二六五 最强的剑

沈宏图面上神情虽然显得很自然。但若是沈言在此。必然可以知道他内心并不像他表面上那样毫不在意。

凌霜和白廖交谈之中。并沒有过多的言及他。虽然他也被白廖带來了此处……不过沈宏图自己也知道。只怕更多的还是为了起一个比较的作用。

他是强身八层。兰维是强身九层。

看起來差距不大……但若是计算年龄。他今年二十三岁。足足比兰维大了六岁。所以相比之下。他至多也就是成为一名内门弟子罢了。

所以让他來到此处。恐怕就是为了告诉凌霜……这一届的弟子天资。普遍比不上前几届。至于其他方面的原因。也许就沒有了。

但无论怎样。沈宏图听闻兰维的话之后。还是有些愕然。

他不管怎么想。也想不到兰维面对凌霜的收徒之意。居然还问出了一句不知天高地厚的话來。这句话甚至欠揍到了极点。

……

“您……是万剑宗的最强么。”

兰维眸中的狂热。显然并非是因为凌霜对他生起的收徒之意而出现。

最强。

简简单单的两个字。却蕴藏着让人心神都忍不住为之倾倒的力量。这两个字所代表的。不仅仅是天资。不仅仅是毅力。

那是真真正正的名为最强。那整个万剑宗最强悍的武力巅峰。

沈宏图为他的言语惊愕不已。白廖自然也是如此。这个清俊神郎的男子。听闻面前一袭黑衫的男子话音。面色顿然一滞。

仪容清冷。眉眼如皎月疏星的慕芝涵。却是眼波流转。微不可查的看着说出那一句话的时候。兰维面上出现的狂热神色。

这份狂热。让她也为之动容。

“……”

凌霜猛然合上双眸。两道如同被利剑削过的眉头紧紧地锁在一起。屋中一时之间陷入了沉寂。只有不时响起的呼吸声。

一种叫做强者气势的东西。缓缓在这种无声的沉寂中开始凝聚起來。

周天大成境界有多恐怖。慕芝涵不清楚。白廖也不清楚。自然兰维和沈宏图就更不会清楚了。但那种犹如实质的。仿佛刀子一样的气势。却让四人一时间连呼吸都困难了起來。

凌霜自然也有傲气。

凡是强者。亦或者自认为强者的人。都有这种傲气。

所谓傲骨天成。傲气却不定。正因为这种傲气。所以兰维先前的那一句话。毫无疑问是对凌霜最大的亵~渎。

当沈宏图忍不住的双腿一颤。差点退后一步的时候。凌霜的眸子再度睁了开來。

“那名为最强的剑。。”

“你那日已经见过了。”

如果万剑宗沒有那个人。那么除了二长老可以算作他的长辈以外。面对任何长老。凌霜都不会弱了自己的威风。会自信无比的告诉兰维一句。谁是最强还不一定。

但偏偏。那一袭白衣。一头白发的男子。那天外西來的一剑。却是让他生不起任何抵抗和与之拼斗的念头。

那闪烁着湛然紫光的剑。就是万剑宗最强的剑。

沒有人能否认。甚至包括万剑宗的宗主。

其他人不知道。但凌霜知道的一清二楚。那日二长老和宗主交谈时。他巧合之下听到了一句话。

我不及他。

万剑宗主的声音很淡。也很自然。沒有丝毫谦虚。也沒有丝毫懊恼和嫉妒之意。在他那云淡风轻的话音中。自然蕴着一宗之主的气势和威风。

这四个字。如同九天落下的滚滚雷霆。这四个字。彻底碾碎了凌霜心中那一丝妄想。这四个字。明明确确的告诉了他。谁才是万剑宗的。。

最强。

他虽怒。怒兰维此问。但却不得不承认。因为他这是他本心都认可的东西。他认可那个人手中的剑。是万剑宗最强的剑。

所以即便再愤怒。也必须要说出自己本心所认同的这句话。

兰维微微一愣。包括慕芝涵等三人在凌霜的话音落罢之后。也是有些疑惑的对视了一眼。虽然先前因为先前的恐怖气势而渗出的涔涔冷汗还沒有消逝。但在几人反应过來凌霜话中所指的人之后。似乎都不算什么了。

“您的意思是……他。”

兰维声音有些颤抖。

“不错。”凌霜冷哼一声。望着面前声音都隐隐因为激动而有些颤抖的兰维。而后漠然道。不过这些东西。他却也做不得主。

有资格步入亲传弟子门槛的人。是可以自己去拜师的。

无论是何人。都可以去尝试一番。对方收不收。那便是之后的事情。但他凌霜。也是沒办法强行将兰维留在天霜剑峰的。

更何况。他真的沒有想到兰维会拒绝。

大长老不知道经历过多少届宗门盛会选举。但他从來沒有收过徒。所以根本无人再去拜他为师。还是因为剑峰的排名问題。

弟子想要获得更快的修炼速度。那么自然需要资源。

因此十二剑峰。也就分出了高低來。

这和十二长老的排名不同。完全等于万剑宗内十二个分支的大局排名。而现在排在第一的。是天辰剑峰。

这个排行十年会发生一次变化。但大体上來说。变化并不是很剧烈。

弟子实力前三的剑峰。大抵会出现在天意剑峰。天辰剑峰。以及天澜剑峰之间。而其中天意剑峰的长老李敬之和天辰剑峰的长老衍天辰。分别在十二长老的实力之中。排在第四位和第三位。

而剑峰实力三强之一的天澜剑峰长老。一手沧海剑道使的出神入化的墨白。在十二长老之中。却只能排在第八。

所以剑峰的实力排行。大部分全靠弟子自己在剑峰排比大会之上争取。

而十二剑峰的资源。无论是丹药亦或者其他的东西。都掌控在莲花主峰手中。大部分都被隐世长老控制着。每半年都会按照各大剑峰的排行下发资源。

排行首位的剑峰。得到的资源。比排行第二的剑峰足足多了一倍。第二剑锋又比第三剑峰多了五成。所以可想而知。这排名对于资源分配的影响有多大。

衍天辰。李敬之以及墨白。为了名下弟子的修炼。甚至不惜自己亲自去外界寻找资源。补充弟子们的消耗。

一來二去。差距自然也就被拉开了。

当然和他们三人的争夺之心也分不开关系……虽然后來下面的那些剑峰长老。也意识到了这些。不过等他们意识到的时候。差距已经太大了。

想要靠自己一个人去外界寻找资源來补足整个万剑宗分配下來的资源。这种事情沒有任何一个剑峰长老觉得自己可以办得到。

办不到。必然不会有人去办。

拿不到上三峰。那么中三峰也可以争上一争。丹峰阵峰不在剑峰排行其列。所以通常來说。剑峰有九。再多其一。

紫薇剑峰是剑峰。但沒人把他当剑峰。

其他剑峰的长老。为了亲传弟子能在剑峰排行大会上取得一个好成绩。通常都会尽心竭力的去教导那些天分极佳的弟子们。

纵然和天意剑峰。天辰剑峰以及天澜剑峰沒法比。但每上升一个名次。所能拿到的资源。也就比后一位要多了五成。

不得不争。

想要继承自己衣钵的弟子越來越多。想要在有生之年挑选一个足能让自己收为关门弟子的人。可不是那么容易的。

剑峰的实力越强。愿意投入这一峰的弟子也便越多。

所以那些长老纵然不想争。也必须要争。

但紫薇剑峰的剑峰长老却是一个例外。那个一袭白衣的男子。对所有的一切似乎都不放在心上。

原本以他的实力。只要想收取亲传弟子。只怕前几届天资最好的苗子。都不会拒绝这样的诱惑而投入他的门下。

但他沒有这样做。

甚至连原本有些天资过人。可以成为亲传弟子的人。宁愿投入紫薇剑峰做一个内门弟子。以期能通过大长老的考验。

可很长很长的时间过去了。大长老甚至连为紫薇剑峰的内门弟子讲解一下功~法。教导一番剑法这样的事情都从來沒有做过。

一來二去。紫薇剑峰终于只剩下了二十七名内门弟子。

这还是万剑宗主一心想要保住紫薇剑峰的缘故。才东拉西凑从各峰扯來了二十七名弟子。以便附和剑峰存在的规矩。

因为万剑宗有门规。内门弟子不足二十七之数。剑峰名实俱消。

也就是说。从此就沒有紫薇剑峰这一峰了。

但现在。却是名存实亡。紫薇剑峰仍然在。但每十年的宗门排行大比。都是垫底的存在。以至于上一次比赛。紫薇剑峰那二十七人大部分都不堪露面。

剑峰排名。一到九。自然分为了上三峰。中三峰和下三峰。

纵然是第九名。也可以称一句是下下峰。纵然是下下。可也入了下峰之列。而紫薇剑峰……是第十名。

不入流。

第九名是下下峰。那么第十名自然连下峰都不算。只能算作不入流。试问那些逼不得已挂名在紫薇剑峰的内门弟子。怎能不耻于露面。

但这一切。丝毫影响不了那个人的地位。

无论怎样。他始终还是最强。

凌霜心中如是道。

……

是他。

就是他。兰维沒有说是谁。凌霜也沒有说出那个人的名字。但所有人都知道两人言语中的他。到底是何人。

除了那惊天动地。贯彻天穹的一剑。沒有任何人。能让凌霜心服口服。

兰维深深吸了一口气。心中思绪一瞬间变得紊乱之极。

(最强……那个人是最强么。最强的剑。那这样说來。那个沈家的少年郎。隐藏着的天资。根本是我们这些凡俗之人难以看清的么。)

(……我。是否该尝试一番。)

(此番挂兰家名头前來参赛。若是进了万剑宗。明明有一线机会得到那最强之剑的赏识。若不尝试一番。也不是我兰维的性格。)

也罢。

兰维长叹一声。旋即左手拉住衣袖。而后猛然抱拳。朝着凌霜躬身行了一礼。

“兰维谢过凌霜长老厚爱……只不过。晚辈还想要尝试一番。看看能否得到大长老的青睐。”

话音落罢。屋中再度死寂一片。

凌霜双目如电。死死的盯着那一袭黑衫的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