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二六六紫薇还是紫薇

二六六 紫薇,还是紫薇

贼心不死?亦或者是异想天开?明明知道无数年來,大长老从未收过徒弟,却还想要尝试一番,。难道自己这个天霜剑的名头,已经不那么让人敬服了?凌霜心中不由暗自道。

兰维眸中的坚决和狂热,凌霜看的分明。正因为如此,所以更显无奈……

“罢,!”

凌霜怒极反笑,指着兰维身后,一脸呆滞的沈宏图。

“既然他不愿意入我门下成为亲传弟子受我衣钵,那你可愿意?”

“不……可……”白廖刚刚抬起手來,最终还是化为了喃喃自语。沈宏图的天资还摸不到成为亲传弟子的门槛,但既然是凌霜的决定,他也无权干涉。

再者如果此时出言,岂非让沈宏图对他生起怨怼之心?白廖自是不会怕沈宏图的,但他这个人心性平和,如非必要,否则对别人有害的事情,是万万不会去做的。

是以他话刚出口,便被自己强制遏制住了。

其他人倒是沒有听清他到底在喃喃些什么,但凌霜却听得一清二楚。

自己的话出口之后,凌霜面上倒也浮现了一抹微不可查的后悔之色……但他沒想到,白廖居然将阻止他的话又咽回了肚子里。

既然沒有台阶可下,那么凌霜自然不可能当着四人的面自食其言。

“嗯?莫不然你要学这兰维一般,去试试能否得到大长老的青睐?”凌霜面上露出了一抹似有似无的嘲讽之色。

也不知道是在嘲讽沈宏图的不堪心性,还是在嘲讽自己和那个人的巨大差距。

或许,两者都有。

“弟……弟子愿意!”

沈宏图瞬间的呆滞过后,听闻凌霜话语中隐带的不满之意,当下便是一急,而后再不迟疑,顿然跪伏在地,行了一个大礼,言语之间满是惊喜和不可置信的语气,。

“如此看來,你天赋虽然稍次了些,但却比某些人懂得把握局势和机遇!你今后,便是我凌霜的第十七位亲传弟子!”

凌霜那种面对个人私事时的睚眦必报和斤斤计较心态在言语之间暴露无遗,不过沈宏图却根本就沒有在意。

他已经被这股巨大的惊喜给冲昏了头脑,差一点沒有对着天空大喊感谢上苍了。

“既然收了你为弟子,那么为师也必然会对你一视同仁!虽然天赋较之你其他十六位师兄师姐略微差了些,但为师相信天赋并不代表一切!”

凌霜有些无奈的低下头,右手在额头上摸了摸,旋即沉声道。

他其实并不想收沈宏图为亲传弟子,因为那就代表着多出一份资源的分配。而修炼资源这东西,尤其是培养亲传弟子,肯定是耗费极大的。

可修炼资源,无论是丹药还是灵器,亦或者是其他,又不是白白从天上掉下來的。更何况沈宏图的天赋连亲传弟子的门槛都碰不到,可想而知投入和收获必然不会成正比。

但又不能不培养沈宏图,不但要培养,只怕下的功夫还会比其他十六位弟子更高。

因为沈宏图是他的亲传弟子,同样代表着他的颜面。无论日后是出去历练,亦或者其他,一举一动都会被旁人牵扯到他凌霜身上來。

所以只有尽心竭力的培养沈宏图,才能堵住悠悠众口。

……

听闻凌霜这有意无意针对自己的话语,兰维面上的狂热却是分毫不减。

他所有的一切,都是自己拼出來的。说白了……从他的心底深处,认为凌霜所能教导他的东西,是有限的,。

若是机缘巧合,得到了那个人的青睐,那么他的未來,就是无限的。

用一次拜师的机会换取一个无限的可能性,兰维觉得自己很划算,他从生下來到现在,还沒有做过这样划算的买卖。

至于常人怎么看他,那根本就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

“你且随为师來,拜见祖师爷,而后行拜师之礼!在那之后,你才能真正的成为我天霜剑峰的弟子!”

既然话已出口,那么凌霜自然不会再去反悔。

所以面对沈宏图,他的眸中也带上了一抹认真的意味……无论怎样,始终这人会成为他的弟子了。

那么就拼命的让他成长吧,天赋不够,用灵丹來弥补,凌霜不信,依靠自己一峰长老的力量,砸不出一个天之骄子來。

至于兰维,到时候想必一定会后悔的。

凌霜心中念及此处,神色之间泛起了一抹淡淡的挪揄之意。

毫无疑问,面对个人恩怨,哪怕只是一点点的不顺心,他那种斤斤计较的态度,足以让所有人为之动容。

若放在寻常修者身上,只怕会被别人骂一句小气鬼,但凌霜的这种心性,却会让所有人认为理所当然。

是该给那个叫兰维的小子一点教训,让他知道什么叫做人不能太狂妄。

“至于你……哦,忘了告诉你,大长老如今不在万剑宗内。”凌霜此刻仿佛突然想起來一般,站起身來对兰维道。

“而且现在宗门之内,除了我之外,只有一位丹峰长老……你若是想等大长老,便等吧,!若是等不住了,不妨去丹峰看看,你有沒有炼丹的天赋。”

“还有每月的一号,十号,十五号以及二十五号是各大剑峰长老指点内外门弟子的时间,要是有了修炼上的疑问,说不定因此可以解惑!”

凌霜的话语若是让别人听來,只道是一个师长循循善导指点着宗门的弟子。但兰维的心内却是无奈的苦笑了起來,对方的话,明显是对他先前所作出的选择有些不满。

内外门弟子统一获得指点,想必也就是那些内长老,甚至是外长老來统一讲解一些功~法上的疑问,去接受这种指点未必沒有收获,但想必也是甚微的。

“好了……你离去吧!”

凌霜说完,见兰维除了先开始听闻大长老不在宗内而流露出一丝可惜之色意外,居然沒有任何剧烈的心境波动。

以至于他也觉得有些索然无味,是以挥了挥手,示意兰维可以离去了。

他先前的话已经说得很明白了,既然你当着我的面拒绝了我的收徒之意。那么天霜剑峰的大门自然也就对你关闭了……

等不到大长老,那就去丹峰拜师吧,看看十二峰之一的丹峰会不会收你。

“宏图……你随我來!”

凌霜说完,便是换了一种较为温和的语气对沈宏图道。

“弟子遵命!”

沈宏图这个原本被白廖带來只是作为陪衬的人物,如今看來似乎是取得了最大的好处。给人的感觉未免有些太过于戏剧化,亦或者是凌霜的处事之法有些太过于武断了,。

不过凌霜的决定,白廖管不着,慕芝涵管不着,万剑宗的宗主……也管不着。

只要收取的亲传弟子不超过宗门规定的数量,剑峰长老想收哪个人为亲传弟子,完全是人家自己的意愿。

反正莲花主峰下发的资源就那些,你收谁,都一样。

天资高的,用同样的资源可以达到更高的成就,所以为什么各大剑峰长老,对于天资达到一定程度的弟子,是那样的趋之若鹜。

因为一个亲传弟子,在外行走,变相的也就代表着他们的名声。所以收取亲传弟子,一般各峰长老都是较为谨慎的。

最差也是要收取兰维这种天赋跨入门槛的,而像沈宏图这样,做一个内门弟子可以,可要是真的让哪一个长老在他身上付出巨大的资源和代价,只怕还真沒人会愿意。

凌霜今日此举,也诚属兰维的态度让他有些忿然,所以才会说出这一番话來。

沈宏图自然知道,自己能成为亲传弟子,绝对是走了天运的。所以他此刻在凌霜面前,可谓是要多谦卑有多谦卑,要多恭敬有多恭敬。

完完全全就是一个乖宝宝的模样,让人挑不出半分不对劲的地方來。

“弟子告退!”

兰维心头暗自摇了摇头,旋即拱手弯身行了一礼道。

凌霜却是已经转过了头去,仿佛根本沒有听到他的话一般。兰维也不恼,礼数尽到了之后,便转身走出了房门。

他转身之时眼眸中闪烁着的狂热,是那样让人双目刺痛。

身后在常人眼中恍若仙子一般的慕芝涵黛眉微微蹙起,似乎并不明白,为什么兰维会放弃已经摆在面前的亲传弟子身份,而去追求那虚无缥缈的大长老的青睐,。

要知道,大长老可是从來沒有受过……徒……弟?

不。

慕芝涵和白廖对视一眼,他们此时才记起來一个似乎已经被抛却在脑后的人物。那个人在登天台的时候,万众瞩目。

但却是那样的不显眼,如同一粒微尘,以至于慕芝涵和白廖竟在不知不觉间忘了他的存在。直到此时,想去了大长老,才顺带记起了沈言來。

好像……大长老破例了。

不是好像,而是真真正正。这是无数修者同时见证着的,虽然有些人可能不清楚大长老的恐怖,但丝毫不会影响他在万剑宗所有弟子心目中的地位。

一切,只因为那名为最强的剑。

紫薇剑。

“师叔,大长老在登天台的举动,你应该也清楚……不知道那个让大长老破例的人,已经到万剑宗了么?”

白廖话音出口,凌霜的身形瞬间顿住,站的笔直。

身后因为白廖这番话而记起那个和自己侃侃而谈,做出一笔交易少年的沈宏图,面色突然变得难看之极,所以沒有收住脚步,撞在了凌霜笔挺的背上。

不过两人都沒有在意,沈宏图心中思绪翻腾,眸中满是不甘之色。

那是最强的剑啊!凭什么,凭什么一个废物能得到最强之剑的赏识?

沈宏图愤怒,妒忌,艳羡,更多的还是无奈,。正如同凌霜选择了他不需要给任何人解释一般,那个男人选择沈言,也同样不需要给任何人一个交代。

凌霜不给他人解释,是因为沒有违背宗门的规矩,只要不违背规矩,所有人就都沒有话说。而那个人……那个人……

哪怕堂而皇之的破坏了规则,也无人敢质问他,无人敢问他要一个解释。

一切,依旧是因为那柄剑,那柄名为最强的剑。

紫薇剑。

“……日后凡在我面前,不得提他!”

沉寂半响,在空气都有些凝滞的时候,凌霜终于沉声道,而后拂袖而去。沈宏图自然紧紧的跟在了他身后,两人离去之后,屋内再度陷入了半响的沉默。

“凌师叔,是害怕因为听到沈言的名字而想起大长老么?”白廖的声音里,蕴藏着一抹淡淡的敬仰和骄傲。

“害怕么?应该……是吧!”

慕芝涵粉嫩的双唇微微合在了一起,而后露出一个清冷的笑容。一瞬间的美,让白廖都忍不住为之侧目。

待得回过神來,伊人的身形早已不见,只余下一缕香风兀自在原地徘徊不去。

“哎……这番倒是让沈宏图捡了个大便宜,不知道兰维师弟这个选择是对是错!或者……他的想法是对的吧!”

白廖走出屋外,看了天穹之上那无尽的繁星一眼,旋即缓步走入了夜色中。

……

“蚕食草在前两天两夜,四十八个时辰内不会蔓延到极致,!但到了第三天它的繁衍速度就会暴增,就会彻底将这片药园毁掉!”

沈言蹲在药园边上,查看着蚕食草的长势。因为金涛陷害他必须要不留痕迹,所以这些蚕食草,都是刚刚撒播下去的种子生长出來的。

如果对方移植那些生长了数日,已经根深蒂固的蚕食草來祸害他,沈言根本就沒有能力杜绝这片药园被毁掉。

不过金涛显然不会那么做,因为他觉得种下种子已经足够了。三天的时间,沈言肯定來不及驱除体内的他残留下的真气。

如果因为害怕宗门惩罚妄动真气驱除蚕食草,那么必然会落下隐患。就算后面将他的真气炼化,但对于道途的影响,绝对是巨大的。

“七十二株,有点棘手!”

虽然对方只是撒下了数粒蚕食草的种子,但沈言坐在那里调息真气,梳理体内气机也过去了数个时辰。

所以这些蚕食草也蔓延到了七十多株的数量,但显然不算糟糕。

但到了第三天,只怕这七十多株蚕食草,就会变成数万株。所以沈言此刻,也要抓紧时间清楚这些蚕食草。

并且他还要计算剩余的蚕食草繁衍分裂的速度,所以七十二株,对他來说的确很棘手。

“以雷霆真气的湮灭之力,试试看能否彻底让这蚕食草消弭!”

沈言略微沉吟片刻,手掌上泛起一片蓝白色光芒,而后握紧一株蚕食草,让手中的雷霆真气彻底喷发了开來。

但接下來的状况,却是让他瞪大的自己的双目,张开了自己的嘴巴,不可置信的看着身前三尺范围内的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