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二六七一年之内让你认罪

二六七 一年之内,让你认罪

我干,!

沈言心头只來得及骂出了这么一句,旋即便发现自己的雷霆真气,虽然毁灭掉了许多蚕食草,但蚕食草消弭之后,却是引动他的雷霆之气扩散到了雪雁花之中。

一掌雷霆真气排出,沈言身前一尺地内的蚕食草沒了,但同样的,雪雁花也沒了。

本來他开启了蚍蜉雷窍,控制雷霆气息的能力绝对是极强的。所以他敢肯定,波及到雪雁花的原因,绝不在于他自己。

那么很显然,必然是这蚕食草有古怪。

……

沈言略微愣了片刻,旋即便恢复了过來,。蚕食草在前两日的扩散程度终归是有限的,所以他还有很多时间。

“虽然看过一些种植灵药的书籍和技巧,但终归沒有自己亲自试验过!至于蚕食草,我也只是了解它的特性,似乎并不知道应该怎样驱除它!”

沈言的眉头有些不自主的皱在了一起。

他知道万剑宗内沒人敢动他,但那是基于未知之上的。所以凌霜不暴露他的身份,有好处也有坏处。

坏处是沒人知道他的身份,所以金涛这种人才敢对他肆意妄为。之所以不敢做的太过分,一个是因为门规,另一个则是因为不知道沈言的真实身份。

而好处,就是沈言少了很多麻烦。

凌霜如果将沈言的身份放出來,那么等待他的绝对是无数内门弟子甚至亲传弟子的邀请。当然不是去赴宴,而是约战。

大长老的徒弟这一个身份,注定会让许多弟子不服。

而此刻大长老不在宗门内,若是有人能将他打趴下,那么说不定会影响到大长老的决定。这是典型的一种嫉妒心理,我们不能拜大长老为师,你也别想。

且不说其他,沈言知道自己虽然依靠龙象金身和九转雷霆诀,比寻常弟子要多了不少底牌,可还是无法弥补境界上的巨大差距。

所以等到大长老回來公开收徒,绝对比他现在自己跳出來告诉别人他是大长老的弟子要好的多。

沒有相对应的实力之前,太过于招摇绝不是什么好事情。

弟子之间的战斗,就算沈言被打趴下,大长老也不会为他出头。

想要避开,那么就只有不应战,但不应战……绝不是沈言所能做出來的事情,。他在危险境地分析局势决定去留是一回事,被对方站在面前挑衅,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这金涛,心机也算了得!”

沈言想到此处,不由暗道。

沒有确定一切信息之前绝不做出超过自己掌握之外的事情,到底是个混迹许久的老油条,若非沈言身上在他意料之外的事情太多,只怕这次还真不定着了他的道。

“按道理说,我來看管这雪雁花,是根本不会出现半分困难的……若是会出现要植灵老手才能处理的问題,凌霜也不可能让我到这來!”

无论如何,毕竟是这半亩的雪雁花还有五年就要成熟,凌霜不会做出这种白痴举动來,仅仅只是为了惩戒一下沈言。

不值得。

所以沈言猜测的根本沒有半分不对的地方,新入门來看管药园的弟子,其实要做的事情很简单,无非就是除草,浇水,松土等等罢了。

而分配给这些刚來药园弟子的药田,也是前期不会出现问題和困难的药田。否则一旦出现了问題,这些新弟子根本处理不了。

但不代表前面三五月沒有麻烦,后期就沒有。

可是只要在药园呆上三五个月,自然会有先入门的师兄师姐,亦或者是管事教导相关的技巧。

等到相关的地方了解到了,懂了,即便后面遇到什么麻烦,也不至于束手无策。

而沈言现在,完完全全就是一抹黑。

……

“拔也不敢拔,也不敢动用真气肃清……这蚕食草,还真是麻烦,!”

沈言徒然的在原地來回徘徊着,面上的神色显得无奈之极。天穹的冷月终于是逃脱了云朵的束缚,露出了半边脸來……夜,已深了。

沈言先前准备拔掉一株蚕食草,沒想到这东西仿佛和泥土凝成了一体似的。幸亏他的肉~体之力极为强悍,所以才能不动用任何真气,便将其连根拔起。

一离开那灵气充裕的药田,手中的蚕食草立刻枯萎掉了,沒了半分生机。不过与之同时枯萎掉的,还有在它旁边的一小片雪雁花。

雷霆真气湮灭了一片,拔掉这株蚕食草又弄沒了一半,沈言这下可真是不敢轻易尝试了。毕竟这里面的门道他完全不懂,再折腾下去,说不定不用等三天后蚕食草彻底覆盖这片药田,只怕今夜出不去,这半亩雪雁花就成为过去了。

“这金涛……铁了心要让我倒大霉!可见白天对他的猜测并沒有错,若是谁此刻再说他沒有在弟子的奖励和物资上动手脚,我却是必然不会相信的!”

沈言心头自然知晓为什么金涛会如此针对于他,不过他却不后悔说出白天那一番话來,毕竟为求个本心通畅,某些话憋在心里,反倒是不妙之极。

“这蚕食草必然是雪雁花成长时,会出现的麻烦之一!金涛绝不可能随意的弄几株可以破坏药田的植物來,否则不是明摆着告诉别人有人陷害于我。”

略微思筹片刻,沈言倒也大概判断除了此时的情况。

这蚕食草,只要懂了一定的灵植技巧,应当是可以消除掉的。因为雪雁花的种植范围太大,消耗也极大,若这东西的清除很困难,那就太不合理了。

“不过这些克制蚕食草的技巧,那金涛也沒有教我……想來他打定了以此惩戒我,也是不大可能教导我这些东西的……甚至……”

沈言念及此处,眉头不由得微微一皱,。

“甚至可能会告诉其他的弟子,让他们不得教导我这些常识……”

修炼之途何止万千。

剑道是道,阵道是道,丹道也是道。那么这种植灵药,自然也是道。所以必然的,这种植灵药,也是一门极大的学问。

想要学精学深,恐怕也不是简简单单的事情。

“不对!只有三天时间而已……这东西就会蔓延到四处!说不定,我根本沒有足够的时间驱除掉它们……”

如果蚕食草的蔓延速度比他清理的速度快,无论怎样挣扎,还是改变不了结局。

沈言看过关于蚕食草的记载,但却只知道这东西是一种害草,可以说灵草级别只要沒到一定程度,都要受到蚕食草的迫害。

三天。并非指三天蚕食草只能蔓延半亩地,而是到了三天,灵气不到一定程度的药田,就会完全被它吞吃的一干二净。

土壤灵气消失,所有的灵草自然会顷刻间毁掉。

沈言此刻甚至觉得,金涛根本就沒有打算让他安稳。如果换做别人,只怕先前撑着体内被对方的真气搅乱而依靠真气去湮灭蚕食草,结果却发现根本不行,还不知道会露出怎样一番脸色呢。

不过他现在体内的危险倒是解除了,可貌似药田的困境还是让他束手无策。

“想要驱除掉这些蚕食草,只怕还要学习一些相应的手法技巧,甚至某些特殊的灵植功~法,三天时间……”

沈言露出恍然大悟之色,。

“这金涛果真打着即便我不顾体内紊乱真气去清除蚕食草,也不会成功的算盘!”

“……不行,得找人帮忙!”沈言抬头看了一眼天色,却是让自己平复了下來。

“现在太晚了,待得明日一早,便去寻最近的师兄师姐,让其帮我除掉这些祸害!而且以防万一金涛那厮警告众弟子,还得尽量把时间提前!”

虽然有可能金涛今日已经警告过众位弟子了,但说不定他也抱着无所谓的心态,沒有多事的去告诫其他弟子呢?

“就算沒人帮我,也要想办法从他们那里找到对付这蚕食草的办法!”

知道了怎么做,就等于成功了一半。

“金涛……一年之内,不教你自己跪在地上认罪,我沈言……”

沈言前面的话有些阴沉,不过说到最后的时候,他迟疑了一下,方才露出了一抹玩味的味道。

“一年……或许用不到一年吧!”

……

“这墙壁之上有着一股特殊的韵律!”

沈言抚摸着这一间石屋的墙壁,而后轻声道。

他体内的雷霆之气,从木而生,但多少还有些不同。加之因缘际会下接触过玄元一气的气息,所以对墙壁上那隐隐流动的气息并不陌生。

那是一种类似于元气,却低于元气的波动。

玄元一气是元气级别的天地气息,但这石屋墙壁上的气息,却较之它低了一筹,。

“想來这印刻着隔灵阵法的石屋,能隔绝的气息,超过精纯天地灵气,但若是达到元气的级别,它就无法隔绝了!”

沈言心头暗道。

不过这必然是足够的,天地间的灵气,驳杂灵气最多,精纯灵气大概十中有一。

而元气,根本不是他们这些弟子,甚至于一般强者都吸收和察觉到的东西。所以只需要隔绝了精纯灵气和驳杂灵气的波动,不让其影响到外面药田的灵气,就已经足够了。

“在这石屋里修炼,只能吸取驳杂灵气了!就连依靠真气吸收雷霆属性的灵气都有些困难,五行气息太浓郁,所以只能吸收木属灵气,而后自己炼化了!”

雷,风皆从木而出。

炼化掉木属灵气中的某些杂质或木之气息,就可以让其转为雷霆灵气和风之灵气。多多少少对修炼,还是有着一些影响的。

无法靠体内功~法引动屋外灵气,那么就很难捕捉到天地中原本就少于五行灵气数量的雷霆气息,所以只能依靠自己來炼化。

“……对了!”

沈言盘膝坐在木床之上,刚刚闭上双眸,突然想起了一件事來。

“早在上云城的时候,似乎龙象金身就发生了一些变化……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不过还是得先查看一番才能定夺!”

ps:昨天晚上后台打不开,然后就沒传。早上沒时间开电脑,这会儿刚吃完饭,然后这章是昨天的,先传上來,等会儿还有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