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二六八识海之变

二六八 识海之变

在上云城的上云楼中,沈言怀中揣着那株御寒草的时候,便是和欧阳岚的第一次会面。仅仅一次而已,他就得罪了这个上云城的城主,霸主一般的存在。

让沈言疑惑的是,欧阳岚明明是感觉到了什么,但最后却不了了之。虽然还是将他带走,但其实和事实已经大相庭径。

根本沒有什么背后之人,完全就是沈言误打误撞自己搅了进去而已。

不过那个时候在城主府内,已经是危急万分,等到白廖他们几人同欧阳岚会面,自己的谎言就会顷刻间暴露的情况下,也容不得沈言去细想。

來到万剑宗则更沒有时间,便一连串的发生了诸多事情。

所以只有此刻,沈言才再度记起了自己体内的变化。

他知道有变化,但到底是什么变化,他自己却还不是很清楚。

……

“心神澄明,识海通透……”

沈言缓缓的运转了一遍九转雷霆诀的行功路线,而后彻底让自己的内心平复下來。

无论是对于金涛的怒气,亦或者是其他。

佛宗有云,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

识海之内,自然也是无边广阔的。而常人不能见,修行者在修行中,会慢慢的将识海中的阴霾驱散。

识海代表着精神力的境界,精神力是一种比真气要玄奥许多的力量。

沈言修炼了龙象金身诀,所以沉入识海深处后,所能见者,便是一片荒芜大地。

他能看到的地方,皆是荒芜的。但他却仍然不能看到那荒芜的尽头到底是什么,也许只有等他龙象金身诀修炼到了那一个地步的时候,才能看清那前方的景象吧。

……

无论如何去想,沈言也绝料不到此刻自己识海内的情况居然会是这样。

那足以让他震惊的目瞪口呆……

无边无际的荒芜大地之中,居然出现了一片带着浓郁灵气的土壤。但这已经足以让沈言震惊到无以复加了……

要知道龙象金身诀,前期就靠这观想之术來以神炼体,以魂锻体。

而让这一片荒芜的土地充斥满灵气,让其变得肥沃鲜美,而后绿意盎然,乃是沈言观想龙象金身的一大目标。

虽然从來沒有修炼过龙象金身诀,但沈言知道……等到他识海完全化为绿洲的那一天,便是龙象金身诀第一重天小成的时候。

之所以说是小成,乃是在大地之上观想,由黄牛入猛虎,再从猛虎入铁甲牛……而后是云纹虎,其后才是镇天神象。

无论是世间的凡牛俗虎,亦或是那传说中大荒深处的云纹虎,都是脚踏大地的生物。

因此在识海中观想,只能修出一象之身。

想要修出下境界的龙之力,却还要等到沈言象之身大成后,方才能去尝试。

……

按道理说,识海是无定的。所以沈言上次虽然在这硬如铁石的地面之上耕耘出了许多沟壑,不过按道理此次进來应当是沒有理由存在的。

因为识海,不在真实具有形体的物事。

不过此刻,那一道道如同刀削斧剁的沟壑却是极其鲜明的出现在沈言的眼中。他的神情有些沉寂,不过转瞬间却转为了坚定。

纵使大地无疆,也要追寻他想追寻的道。

龙象金身,就是为了让他一点点的拥有这种力量。只有力量足够,才能追求自己想追求的,守护自己想守护的。

地面之上那一道道沟壑,竟然是一道道凌厉无比的刀气。

沈言丝毫不记得他使用过真气凝结刀芒來开辟这一片荒芜的大地,但那一道道沟壑之上的气息,却偏偏又是那么的熟悉。

那就是他自己。

一象之身,乃十云纹虎,百铁甲牛之力,是万只猛虎,十万黄牛之力。

以黄牛作为观想之物,可想而知其中的苦和累。

任劳任怨,沒有半分怨言。这就是俗世间人对黄牛最深的映像……俗不知,耕耘大地在它的眼中,便是它的目标,它的梦想。

俗世间人,以自己的目光去看待黄牛,又怎能想象那任劳任怨的身躯中,那永远踏在泥土中的双蹄,那一颗永不会枯寂的心中,蕴含着怎样的力量。

那是耕耘天与地的力量,那是俗世中人所不能懂的力量。

……

沈言猛然深吸一口气,他强自按捺住自己心神之中那股蓦然而來的震撼。

他想到了一个情况,或许正是让这荒芜大地出现变化的原因。

御寒草。

那株御寒草到底是什么东西沈言并不知道……但欧阳岚必然是因为那东西才和他有了交集,怀疑他背后有魔门之人。

沈言眉头倏然一紧。

断天刀魂!

上云楼中断天刀突兀的显现过一次,而后体内的御寒草才显露气息,方才导致欧阳岚从城主府而至。

不过好像,对方最后并不知道那株御寒草在他的身上。

这样说來的话……

“那气息是被断天给吸收掉了?”沈言的猜测虽在意料之外,但也在情理之中。

毕竟欧阳岚那么强大的修者,沒有道理感应不到他体内一株御寒草的气息……何况那东西之中,似乎还隐藏着什么。

只有断天刀魂将其中的气息或者某些东西驱除,亦或者吸收,才会让欧阳岚感知不出來。气息消失,欧阳岚自然就摸不清东南西北了……

所以只能将怀疑的目标放在了沈言的身上。

相比于驱除來说,沈言更相信是断天刀魂吸收了那御寒草中隐藏着的某些能量……若是直接湮灭,想必他的识海之中,也就不会生出这么一番巨大的变化了。

……

识海是他的主场。

沈言心神一动,倏然便出现在了那离他本來还很远的肥沃土地之上。

这片肥沃土地相比于硕大的无垠荒芜土地來说,根本连九牛一毛都算不上。但沈言站在其中方才发现,原來这片肥沃土地,若是换算过來……

只怕相当于外界近乎二三十亩的范围了,近乎上千丈方圆。

抬了抬眉角,看了一眼远处那刀削斧剁的沟壑,沈言再度沉吟了起來。脚下的肥沃大地,土壤绝对是稀疏了许多,比外界的那些荒芜大地,不知道要好耕耘了多少倍。

虽然那一道沟壑只有不长的一段距离便戛然而止在了无垠的荒芜之中,但沈言此时,却也顾不得那分别扭感。

……

我心向往,大地无垠。身如黄牛,脚如铁蹄。

耕耘天地,不以刀剑。恒心所致,不动如一。

沈言明明是个人,但此刻所有的动作,让常人看到,只怕都会以为这是一只黄牛。一只老迈的,托着犁头耕耘了无数亩田地的黄牛。

第一次观想的时候,虽然心神沉入了黄牛意境之中,但似乎那荒芜的大地太过于坚硬了,所以沈言居然在未可知的时候,莫名以真气开辟出了那些沟壑。

只是这一次,他沉识之前,在心中对自己的意识做了吩咐。这一次耕耘,只依靠他自己的肉身之力,而不依仗半分真气之功。

万牛之力归一,那是何等磅礴雄浑恐怖的力量。

只怕想要耕遍苍澜领,都不是虚言。而沈言所要做的,就是在日复以夜的观想之中,让自己小小的身躯,容纳十倍于万牛之力的力量。

黄牛不被世人所知的梦,是犁掉这天与地。

PS:写到七十万,终于有点卡文的感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