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二六九五牛之力

二六九 五牛之力

一阵略有些冰凉的风触在沈言的脸上,却是让他睁开了那一直紧闭着的双目。

虽在万剑宗内,有无数阵法布置其中……但外界可是冰天雪地,所以初晨的风略有些冰凉,倒也正常不过。

“一朝顿悟,直上青云!故人诚不我欺……”

依稀可见沈言还略有些青稚的面庞上带着一抹喜意,窗外透进來的微煦光芒为他的侧脸染上了一缕光芒。

“不过一夜数个时辰之间,修为竟然直接破入强身五重天!整整四个小级别的跨越,简直是不可思议!”

沈言自己,都有些难以置信。

不过这也是水到渠成,情理之中的事情。

“但最主要的,却还是龙象金身的巨大变化……”

沈言站起身來,舒展了一下自己的四肢,嘴角勾勒出一个自信的弧度。

“五牛之力!”

一夜的功夫,识海之内那片因为御寒草而发生变化的肥沃土地,被沈言耕耘了很大的一片范围。

那土壤一旦被翻开,就仿佛透出一种巨大的灵气一般。沈言退出自己识海的那一刻,修为已经达到了强身阶第五重的地步。

而龙象金身,也随着他对识海中那片肥沃土地的一部分开辟,而直接买入了五牛之力的地步。

也不知晓是因为实力的提升引动龙象金身诀的变化,还是因为其他龙象金身迈入五牛之力后,导致实力直接提升到了强身阶五重天。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经过一夜时间,他的实力有了大幅度的提高,这一点很值得高兴。

……

刚刚高兴完,沈言却是又皱起了眉头。

顾不得其他,赶忙走出了屋门,看了一眼不远处那半亩药田的状况,沈言的神色果然变得有些难看。

在石屋中倒看不出來,不过沈言走出房屋之后,若有人朝地面上看一眼,便会发现每一步都会留下一个深深的脚印。

这是因为实力突破的太过于迅速的缘故,所以难免有些掌控不当。

前十步,沈言踏在泥土上的脚印,至少入土五寸。十一步到十五步,便只不到三寸。十五步后,更是突兀的变为了一寸……

再其后,居然再沒有了痕迹,就如同一个常人走在普普通通的地面之上一般。

这倒不是说沈言多么天赋异禀,只是因为他曾经拥有过比这更为强大的力量……所以才能如此迅速的彻底掌握突破后自身的变化。

若非如此,他也不可能刚來到这个世界数天,便能完全熟悉自己的身体了。

……

初晨的阳光透过上空迷蒙的雾气照耀下來,沈言身后那一行脚印,给人的感觉却是无比的震撼。

“只是一夜而已……”

沈言看着几乎覆盖了半亩药田近乎一半的蚕食草,心头骇然之极。

早知道蚕食草的繁衍速度和生长的速度极为快,但沒想到还是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这东西此刻虽然占据了半片江山,但却沒有对药田产生巨大的破坏。

就像是俗世里那些杂草一般……但沈言知道,一旦等到蚕食草蔓延完全之后,便会顷刻间将药田的灵气抽取的一干二净。

不动则已,一动便不留半分生机。

“不知道金涛那厮有沒有吩咐这里的弟子,叫他们不要指点我……敞若真的被他阴了,只怕还得好好计较一番说辞!”

万剑宗,沒人敢动他。

隐世长老不敢肯定,但从严青的话语中,他能听得出來。自己那个便宜师父到底在万剑宗有多么恐怖的地位……

万剑宗主保留紫薇剑峰的缘故,也只会出在他的身上。而不是什么冠冕堂皇的想要维护宗门的传统……

毕竟想要支撑一个剑峰的运作,至少表面功夫是不能落下的。

那么五行灵气大阵,以及药园,亦或者其他的方面……但大长老不管事,那么支持大阵的运转,药田的看管等等……

支持灵气运转的灵石从哪里來?炼丹的丹药从哪里來?想要维持那二十七名弟子,足够让他们留下的理由和好处从哪里來?

不是说你一宗之主就能强迫弟子呆在紫薇剑峰,那只会让你的名声不好听。只有足够的利益,才能让那些弟子在沒有剑峰长老坐镇的情况下,甘愿留在这么一个垫底的剑峰。

这些东西……其他剑峰不可能掏,那么必然就是宗主自己在维持。

虽然莲花峰掌管其他剑峰的资源下发,但主峰自己也是有弟子的。不过莲花主峰却不是剑峰,而是道峰。

道峰便是取修道之峰的意思,也就是说莲花峰的弟子,并不一定都要是剑修,但一定天资要高。

莲花峰沒有内门弟子亲传弟子之分,只以一个排行來区分……一百零八位,正合天罡地煞之数。

每一次的十二峰排行大比之后,还有一次个人实力排行的比赛。当然,十二峰大比是按届來算的,但个人实力排行,却是按年來算。

每年都有,每年都会比。

无论是内门弟子,亦或者是外门弟子,只要能在个人实力排行比赛中杀入一百零八名以内,那便直接授予亲传弟子的身份。

而后入不入莲花峰,便随你自愿。

一旦选择了进入莲花峰,那么最后一位便要退下來,另选剑峰加入,亦或者成为宗门独修,但无论如何,自始自终,莲花峰便只有一百零八名弟子。

万剑宗的资源又不是凭空來的,丹药,功~法,以及长老的教导,不可能做到大家都平等,因为平等,带來的势必便是沒有竞争。

而沒有竞争的宗门,迟早会被淘汰掉。

支撑着紫薇剑峰的,完全就是依靠万剑宗主分开属于莲花峰的资源,亦或者更甚,便是直接减少了自己的修炼资源。

他的资源,哪怕只是一部分,若是用來换算成沈言这种强身阶的修者需要的丹药,只怕都不知道怎么去计量了。

所以想要保住紫薇剑峰,万剑宗主一人之力,也不是沒有可能。

沈言可不是白痴,会认为那便宜师父真的让所有人对他钦佩不已。那不可能,敞若他沒有足够让万剑宗主都震惊和重视的实力,你看看万剑宗主还会不会留着一个挂名而不作任何事的剑峰长老。

但大长老偏偏就留下了,或者说万剑宗主做这一切,只是为了将大长老栓的更紧?不知为何,沈言觉得这个可能性最大。

不论大长老管不管,万剑宗主的这一招却极为高明。

你想走也走不了……只要紫薇剑峰还在一天,你便是万剑宗的紫薇剑。若非对大长老看重到了一定的程度,万剑宗主又如何会做这种事情。

……

沈言忽然想起自己似乎又走神了,看了看天色……此时大概寅时末了,天色虽未大亮,但对于他们这些修者來说,足以借着这丝丝缕缕微弱的光芒看清楚一切了。

“但愿还能找到其他弟子來帮我,最不济也要找到让这蚕食草断根的方法……无论怎样,现在实力不由人,总也要多忍耐几分!”

沈言念及此处,再度想起了金涛那副丑恶的嘴脸。

他的眸子里泛起了毫不掩饰的厌恶,以宗门弟子的前途作为自己满足私~欲的手段,沈言对此不耻之极。

“仍是你所说的那样啊!一年之内,我会让你……跪着认罪!”

沈言猛然站起身來,朝着另外的药田走了过去,眸中的寒光已然收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