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二七零灵植师初解

二七零 灵植师初解

沈言手中拿着一本灵植师初解,面带感激的对面前的男子再次道谢,。

“多谢师兄了……日后若有什么需要我的地方,只要我力所能及,便一定会帮你的!”

交给他这本灵植师初解的男子叫做刘平,是六年前入门的杂役弟子。强身四层的修为,决然可以称其一声废柴了。

而且还是比以前的沈言,更废的那种。

因为这刘平,今年已经整整二十三了。以前的沈言再不济……到了二十三岁,最起码也能越过强身中段的槛,达到第七层的地步。

但即便对方修为此刻还较他低了一筹,但沈言却也不在乎的称其一声师兄。

这倒不是因为对方的年龄大,而是对方为他解决了个大麻烦,。他不怕金涛,但是那些雪雁花,沈言实在不想让它们白白毁掉。

毕竟,那些雪雁花是许多丹药的药引,也可以变相的认为是下发给一些外门,甚至内门弟子丹药的根源。

这雪雁花若是毁在他手里,哪怕是间接的,沈言也有些无脸面对自己那个便宜师父。

刘平穿着一身灰色长衫,他的个子并不高,紧紧和沈言齐平罢了。

头上的长发被拢在一起,而后梳了一个有些散乱的发髻,上面穿着一根木簪。听闻沈言的话,刘平那一副老实巴交的面庞之上,顿然泛起一丝不好意思的微笑。

“师弟说笑了……”

“不过是一本灵植师初解,就算我不给你,管事和其他的师兄也会将这东西下发给你的……因为我们日后管理药田,这东西是必须要吃透的!”

沈言点了点头,摆出受教的样子。

他第一眼便觉得这刘平应当是一个老实人,只是从对方眼中的那种淡淡的平和可以看出來,这个男子行事应当很优柔寡断。

“……我这边药田中种植的,是鸩草,按五行來分的话,药草属性为火中有金!而你那雪雁花则是水属性的药草,我却是无法救治的!”

沈言有些不解。

虽然对方拒绝了他,但他也沒有丝毫生气的地方。毕竟人家又不是他什么人,能给他一本灵植师初解,已经足够说明刘平这人心地不错了。

所以他也沒有多问,不过沒想到现在对方居然主动给他解释了起來,。

“灵植师初解中,记载着一些普通药草会遇到的突**况,和救治方法!但万剑宗下发的灵植师初解里面,还同时收录了五种初级的灵植法诀!”

“分别是锐金诀,衍木诀,寒水诀,以及火焰诀和厚土诀!”

刘平似乎察觉到沈言眼中的不解,憨厚的笑了笑,旋即再度解释道。

“我这片药田中的药材属性主火,所以我修炼的法诀是火焰诀,还略微掌握了一丝锐金诀!……但若是以火焰诀去救治雪雁花,属性相冲的情况下,那些药材反而是不可能存活了!”

沈言恍然大悟。

“多谢师兄了……按你的说法,我看來得修炼寒水诀,而后想办法在不伤害雪雁花的前提下驱除掉那些蚕食草!”

沈言刚想转过身去,刘平的眉头却是一皱,而后赶忙拉住了他。

“你说……蚕食草?”

沈言本來还想问拉住他还有什么其他事么,但刘平的声音却是有些郑重。沈言观其言行,知道对方性子憨厚老实,以如此郑重的口气跟他说话,恐怕另有玄机。

“不错,昨夜不知为何从土中冒出了三五株來,因为正准备修炼的缘故,所以我也沒有太过在意,但今日早起,却发现药田已经被蔓延了大半!方才去查探了一番典籍,是以才知晓了那东西就是鼎鼎大名的蚕食草!”

沈言肯定不可能实话实说。

如果牵扯出金涛的话,反而会给刘平一种心理上的压力。

只要现在沈言不说,刘平自己沒有压力,那么金涛必然不可能知道沈言是从何处寻得救治蚕食草的方法的,。

他也不可能会去细查,因为此事究其根底,终究还是沈言站了个理字。

“师弟……这事情,只怕有几分不好办了!”刘平叹了口气。

“你还是去找罗师兄吧,他五门灵植功法都步入了小成的地步,那些蚕食草对他來说,根本不是难題!”

沈言很细心的捕捉到了刘平眼中的一丝无奈。

“只是……你日后一年内在宗门领取的灵晶还有丹药,都要上交给罗师兄了!”

“灵晶和丹药?我们这些看管药田的弟子,也会有这些东西?”

沈言倒是为他的言语吃惊了一下,按照金涛的说法……应该在这里修炼,门派是不给下发灵晶和丹药的。

不过沒想到,居然还真的有。

“怎么可能沒有?我们身为万剑宗的弟子,纵然是杂役弟子,但也同样是万剑宗的一份子……虽然比不得那些内门弟子,甚至是外门弟子,但也算不错了!”

刘平反而瞪大了眼睛道。

“原來如此。我昨日刚刚被分配到这里來,对很多事情并不是很清楚……还有劳师兄指点了!”

沈言口中虽然如此说,心中却更是忿然。

(好你个金涛……居然连新來到此处弟子的这一份资源也私吞了,简直是可忍孰不可忍。只怕那些新入门的弟子日后便算知道了真相,也根本是敢怒不敢言!)

念及此处,沈言的眼中泛过一抹凌厉的冷光。

(不过在我沈言这里,可沒有这个理,!)

沈言在局势不利于自己的情况下,可以忍可以退让……甚至只要对方不逼迫到他的底线,可能他有了实力也不一定去报复对方。

只要沒有对自己构成真正的威胁,沈言对这种事情,看的向來比较淡。

被别人暂时欺辱了,难道日后实力找过了别人就一定要打回去?纵然你的实力比对方高,打赢了对方,那又如何?

旁人不会真正的在意这些,就算在意,也是出于旁观的心态。

可知道金涛对万剑宗底层子弟的压迫,还有露出的那副狂傲姿态后,沈言却是将这些东西全部搁在了心中。

话已落毕,无论一年之内如何,他绝不会让金涛好过。

哪怕对方所做的一切,都是在影响最底层最底层的万剑宗弟子……可沈言仍然看不过去,只要他心中认为此事要管,那便一定管得。

何况此时又听闻金涛居然贪墨了新分配來此地弟子的那份资源,更让沈言怒火中烧。

其罪当诛!

“我们这些杂役弟子,只要药田不出事,每个月都可以领取十枚灵晶,还有三颗强身健体丹!”刘平点头示意自己明白了,而后如此道。

不过他话音落罢,沈言却是一脸震惊的看着他。

“十枚!”

“沈师弟误会了……”

瞧见沈言的模样,刘平知道对方是误会了什么,会心一笑后,便准备给他解释,。但身后却不合时宜的传來一个阴测测的声音

“刘二狗,你丫的居然端起师兄的架子了……欺负这小子刚入门不懂事么?”

沈言眯起眼睛,看了一眼來人。

对方身材有些瘦小,仿佛一只瘦猴。眼神之中的光芒不是闪來晃去,但却能从中察觉出一抹阴沉的意味。

看其年纪,应当也在二十上下,不过修为,却是比刘平高了许多,已经达到了强身五层巅峰的地步。

“陈达,你莫要无理取闹!这位师弟的的确确是刚入门,我只是为他解释一下这里的规矩罢了,哪里会端什么师兄的架子!”

刘平摇摇头,言语中带着一抹息事宁人的意味。

“规矩!什么规矩?”那陈达三角眼猛的一瞪,如同一只择人欲噬的毒蛇。

“你只消告诉这小子,这里的规矩便是罗老大就成!敞若那小子不服,我陈达不介意代替他父母管教管教他!”

刘平眼中泛过一抹怒意,终究还是叹了口气。

沈言嘴角带着笑意,虽然对方扯到他的父母,可终究正面针对的还是他。加之似乎对方來此的目的并非为了折损他,所以沈言也沒有动怒,反而颇有兴致的看着和刘平站在一起的黑瘦男子。

“行了……我懒得跟你废话,罗老大让我问你一句,三日前的事儿你可考虑清楚了?敞若你仍是不愿,那么其后果你自然清楚……”

刘平闻言,背在身后的手掌猛然紧握在了一起,旋即又松了开來。

沈言看的分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