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二七二一成九分的巧合

二七二 一成九分的巧合

“且不说这些……若是真的不行,只怕也只有去找你口中的罗寒山出面了!”沈言倒是不在意下发的次品灵晶和几枚强身健体丹。

要知道他手中可还有着从城主府那管家手里夺來的一瓶塑体凝形丹,还有一瓶养息丹呢。区区一个月三枚的强身健体丹,实在是可有可无。

“不过你和那罗寒山,到底有什么纠葛?”

沈言疑惑道。

他是抱着能帮则帮的想法,如果可以通过某些方面解决这事儿的话。也算是还了这刘平帮他的一次人情,这种人情可有可无……

如果你不把他当回事儿,那别人借给你一本本就要下发的典籍,这就不是人情。可沈言,还偏偏就把这事放在了心上。

有恩必报,有仇思量。

只要不触及沈言的底线,前世和今生加起來,沈言倒是看明白了很多东西。

报仇,那也要看值不值当。如果只是因为一些小事,比如因为对方出言不逊,你就要杀他全家,那并不代表你对自己的家人有多么看重。

只能说明,你定心的功法还不够。

得饶人处且饶人,沈言并不介意这样做。当然,如果对方会带给自己极大的威胁,那么沈言同样不会感觉斩草除根有什么不对的。

……

“这事儿……”刘平为难的看了沈言一眼。

“倒是我唐突了,不过我也就是随口一问……敞若师兄你不愿说,那便算了。”沈言倒是无妨的笑了笑,对方和他不过刚刚见面,沒道理把私事全盘托出。

“其实倒也不是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只是这件事情,师弟你也管不了!”刘平听闻沈言的话,赶忙摇了摇头,示意自己并非不愿告诉他。

“我和看管这里的另一名弟子当初一同进入这药园,不过此事却引起了罗寒山的不快……”刘平言及此处,沈言突然打断了他。

“女的?”略带玩味的扫了刘平一眼,后者果然面色大窘。

“是。”片刻之后,刘平也是毫无顾忌的点头应是。

“她叫慕薇,我们三年前同时拜入万剑宗,而后尽皆被分到了药园……只不过她和我并不在一处。”刘平承认之后,那份窘迫似也消失不见。

“我们在金涛管事手下,她却是在另一位管事的手下!”

沈言倒不听这些无所谓的话題,所以他一出口,便直接问出了自己想知道的事情。

“你们两是道侣?”

刘平憨厚的脸上顿然露出了一抹羞意,让沈言忍不住的露出了一丝笑容。

“还……还不算……”

“那就是说,你们俩以前一直在一起了?青梅竹马?”

“恩。我们两家是世交,所以我们俩是一起长大的。”刘平也不介意沈言的笑容,反正也就他们两人。

再加上他对沈言的印象还不错,沒有感觉到如同先前那陈达身上流露出來的那种让人不舒服的阴厉之气,所以才愿意和沈言交谈一二。

“唔……”沈言点了点头,而后摸了摸下巴。

“这么说來的话,你是喜欢她了?”

刘平被沈言的目光扫的有些心惊肉跳,微微侧了侧身子,方才应是。而后便将自己和慕薇的事情,大概给沈言讲解了一番。

“听你这样一说,你和那慕薇应当是相互爱慕,只差最后一层窗户纸沒有捅破而已。但我奇怪的却是,这事跟罗寒山有什么关系?”

沈言皱了皱眉。

“莫不然那罗寒山是慕薇的亲戚,不愿意看见你们两人在一起?”

刘平瞪大了眼睛,有些无奈的看着沈言。若非后者举止礼数尽全,言语之间也是井井有条,他还真以为沈言是來消遣他的了。

“若是这样倒也罢了……”

“那罗寒山的修为虽然只是强身五层,算不得金涛管事手底下的最强……但他对锐金诀等五门法诀的掌握程度,都达到了小成的地步,所以金管事管辖的这些弟子之中,他的影响力是最大的。”

刘平有些憾然的叹了口气。

“因为这些灵植五行法诀他都达到了小成的地步,所以许多人处理不了的难題,也自然而然的就只能找他!”

“比如你遇到的蚕食草,这东西只会出现在凡级药材之中,等灵草等级达到了灵级,它根本就繁衍不了……”

“可在凡级之中,那就是灾难。三天之内,别管你多么大的灵田,其中种植了多少灵草灵花,一瞬间就能给你全部化为虚无!”刘平兀自惊骇道。

“四门灵植法诀才能制住这蚕食草,但谁能全部掌握四门法诀?就算是时间允许,但道骨也不允许!”

“一般來说,我们这些能被分到药田來的弟子,大多都是五行之中的一项属性超不过两成五分的道骨根基。所以就算其中有三属性的道骨全是二二之数,那么也有一种属性是一成五分。只占了这一样,你就不可能掌握这一门的灵植法诀。”

刘平无奈笑道。

“道骨根基低于一成九以下,几乎是无法修炼这一属性法诀的。除非境界和修为达到了极高的地步,也许能勉强学习一两个简单的法诀。”

“这不是废话么……有那种修为,谁会去修炼这些东西。”沈言摇了摇头。

他对修炼的基础知识了解的实在还是很少,但听刘平讲解了半天,多多少少也弄懂了一些。

“按照你所说的话,那罗寒山又是怎么一回事?”

如果道骨根基中有一项在一成九分以下的话,那么就很难修炼这一门的灵植法诀。

“不多不少,他火属性道骨根基在两成一分,水属性根基一成九分,其他都是两成。”刘平苦笑道。

沈言倒是稀奇了起來,要知道两成五分,或者是三成四成道骨根基,都很正常。但偏偏卡在两成一分上,确实有些巧合。

少一分就是五行均衡,无法修炼的资质。

“因为道骨根基太弱,连可以塑体的两成五分都沒有达到。所以他便钻研起灵植來,仰仗道骨根基的特殊,居然五种灵植法诀,全部达到了小成地步。”

“他强身五层的修为,也是靠着丹药和这些资源,硬生生的砸出來的……因为不但金管事手下的许多弟子要去找他帮忙,连其他管事手下的弟子,有时间也回去找他帮忙。”

“在凡级药田这一片,他说话还是极有分量的。连那些强身七八层修为的师兄,也不敢轻易得罪了他。”

刘平此言落罢,沈言反倒是更好奇了。

“这人地位不错,那你和他之间,又怎么会出现纠葛?”

“哎……还是因为薇薇的事……”刘平叹了一口气,倒也沒有隐瞒沈言的意思,缓缓的叙述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