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二七三我又不是神仙

章 节二七三 我又不是神仙

“……就是这般,敞若我不这样做,那么可能会被罗寒山直接废掉,以他在药园的地位,只怕也不会有人为我出头,”

刘平将來龙去脉道于沈言之后,说着说着,竟然是忍不住的呜咽了起來,

“但我要是这样做,岂非狼心狗肺,可若是不做……连畜生都不如……你说说,你说说我该怎么办……呜……”

沈言沉吟不语,

其实说起來这事儿,的确不怪刘平,起因还是在那慕薇身上,非就是一出因为容貌引起的祸事罢了,

可偏偏慕薇在养药一路上颇有天赋,所以虽然同在药园,可根本不受这些管事的差遣,她直接被掌管这一片义的外门长老派遣到了上级药园,帮忙照看去了,

当然,这是最近一段时间的事,

前些日子那慕薇还是属于金管事手底下的,所以罗寒山才会惊为天人,不过慕薇却对他不假颜色,罗寒山这一次似乎铁了心要去打动前者,因此并未用强,

等到他不耐烦想要霸王硬上弓的时候,那慕薇却偏偏被外长老调到了上级药园去养药,他即便想要用强,也根本进不去那里,

万剑峰剑峰有九,莲花为一,而义,种植灵药的地方却是不计其数,

上品药园二十四处,中品药园三百六十五处,这都是明明确确的,因为其中所有的药材,都是珍宝,

而下品药园数,数量不定,但却也有个下上,下中,下下之分,

像是雪雁花,凡级二品灵草,沈言所管理的那一片药园,就是下下等的药田,即便毁了,也最多就是少了这一块,其他药园还有,

而慕薇所去的,便是下等上级的药园,

其中种植的虽然还是凡级药材,但却已经达到了凡级七品乃至以上的地步,

比如冰心花的等级虽然只是凡级八品,可它却是灵级一品丹药清心丹的辅药,而且不可或缺,

也正是因为慕薇的养药功夫到家,才能被外长老派过去帮忙照看上级药园,

上级药园虽然还比不上那三百五十六处的中品药园,但也不是下品下级药园可以比拟的,即便罗寒山再怎么吃得开,也还是不敢擅闯,

但是他想要约慕薇出來,那显然是不可能的,

所以这罗寒山,便逼迫刘平,让其带着慕薇去他们设下的圈套之中,否则……罗寒山便会休书一封,让刘平满门尽灭,

罗寒山家底殷实,再加上他在外门中的地位很高,所以付出一些灵晶之后,早就在管事那里,弄到了刘平入门时登记在册的信息,

刘平不想让慕薇落在罗寒山手中,但他更不敢用自己那年逾花甲的父母性命去赌,

世事难两全,

若是寻常,搁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便要看看刘平到底是选情,还是择孝了,

可偏偏……沈言遇见这种事,也不可能不管不顾,

“妨……师兄不消忧心忡忡,竖日寅时你在此地等我,我若不到,万不可鲁莽行事,”沈言思索片刻,而后胸有成竹的道,

刘平微微一愣,刚想抬头拒绝沈言的好意,但触及那一堆灿若星辰的眸子之时,他嗫嚅了半天,终还是重重的点了点头,

“此番多谢师兄仗义,既如此,那我沈言便不能袖手旁观……明日罗寒山那贼厮若不來便罢,否则……”

沈言转过身去,刘平并沒有看到他眼角一闪而过的寒光,

“管教他有來回,”

沈言怒了,但此怒非彼怒,若非刘平今日对他好言好语,只怕沈言也不会如此多生是非,但正是因为如此,他觉得是不是以礼待人根本就是个错误,

还是说,在这个地方不立一番威风,就站不住脚,

不管是如何,反正在沈言出口之后,他便已经决定,今天这件事情,管定了,

强身五层算个屁,沈言现在肯定,自己一巴掌都能拍死强身九重巅峰的修者,

“沈师弟……”

刘平看着那个略显萧索和瘦弱的背影,伸了伸手,终还是沒有说出话來,

……

“找到了……蚕食草,先以火焰诀抵消它的水属恢复之力,而后以锐金诀斩去木属再生之力,用厚土诀湮灭金属的肃杀之气阻止其祸延其他灵草……”

沈言的食指随着口中喃喃自语,缓缓的在书页上移动着,

“最后便是借寒水诀中的凛然寒意,冻结蚕食草最后的根源……顺便还要借寒水诀的润泽之意,让灵草重新充满活力……”

“这……”

沈言合上灵植师初解,而后蹲坐在石屋门槛上,看着不远处已经蔓延灵田一半的蚕食草,不由得露出一丝苦笑,

“真他娘的是个混蛋啊……”

沈言当然不是骂自己,他骂的是那金涛,

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居然就拿出了凡级药田中最恐怖的两个问題之一來对付他,蚕食草是凡级药草中,最难处理的两个难題之一,别说沈言,哪怕是刘平这种在这里呆了数年的弟子,也毫办法,

另一个是灵气失衡,

五行失衡,灵植技术再高,也得靠边站,那时候就得请求修为比较高深的强者來重新将失衡的五行平复,否则不但灵田灵草会毁掉,一不小心,说不定还会蔓延到其他灵田去,

这两个问題论是哪一个,都不简单,蚕食草需要靠的是灵植高手來处理,灵气失衡则是修为高深的修者來处理,

入门,粗略,精通,小成,大成,圆满,登峰造极,

真修各诀,法术,皆以这七个标准來衡量境界,火焰诀等等灵植法诀,其实是最低等的凡级法诀,

但即便是灵级药草,也得需要这数门法诀去料理,因为灵植和战斗以及阵道丹道都不一样,它也有自己特定的规则在其中,

天地的规则,

论是逆天还是顺天,其实都被规则限定了,想违背,就要有面对天谴的觉悟,

当然,高等级的灵植法诀也有,但却是那种专修丹道的宗门特有的东西……像是万剑宗这类剑修宗门,就只能给灵植弟子提供大众灵植法诀,

而想要驱除蚕食草,就得学习四门灵植法诀,

其中三门达到入门阶段就可以,但锐金诀却得步入粗略地步,才可以斩断蚕食草那六成的再生木属之力,

金克木,锐金诀的境界是针对蚕食草的关键,

“我他妈的就算是神仙,也不可能在短短一天多的时间里,将四门法诀修炼成功啊,何况锐金诀还要步入粗略的境界……”

沈言终于忍不住破口大骂了起來,

不过看了一眼远处的药田,沈言却又打开了灵植师初解來,翻开第一页,上面写着八个大字五行灵植法诀总篇,

“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不试试,谁知道成不成……若是不成,反正明天也要跟那罗寒山见面……”

“到时候揍他一顿,看他來不來帮我处理这些问題,”

沈言翻到寒水诀那一页,嘴角扯出一个弧线,而后不屑的撇了撇嘴,别人怕那罗寒山,他可不怕,

凌霜都拿他沒办法,只能变着法的恶心他,让他难堪,而不敢真的出手教训他……真的将事情闹大了,他沈言倒也不介意给大长老丢一回脸,所以沈言此刻,沒有丝毫担忧的地方,